打不开创造之路,中国没戏

lixiaolan 收藏 1 46
导读:      从生存的角度看,生存资源永远是生物生存根基。我们通常把生存所需的资源总和成为财富。      在人类发明了种植、养殖技术以后,土地成为最重要的财富资源,因为土地能够给人们提供相对稳定和持续的食物。所以,在人类文明历史中,土地的争夺是最重要的资源争夺。土地是基本财富的观念根深蒂固,特别是对于长期生活在小农经济模式的中国人,更是如此。         但是,工业革命之后,一切都发生了本质的变化,创造能力取代了土地,成为财富的主要源泉。因此任何善于创造财富的民族和国家,都富有强大起来。



从生存的角度看,生存资源永远是生物生存根基。我们通常把生存所需的资源总和成为财富。


在人类发明了种植、养殖技术以后,土地成为最重要的财富资源,因为土地能够给人们提供相对稳定和持续的食物。所以,在人类文明历史中,土地的争夺是最重要的资源争夺。土地是基本财富的观念根深蒂固,特别是对于长期生活在小农经济模式的中国人,更是如此。



但是,工业革命之后,一切都发生了本质的变化,创造能力取代了土地,成为财富的主要源泉。因此任何善于创造财富的民族和国家,都富有强大起来。而停留在土地资源争夺、分配的民族,大多数都落后了。


据统计,现在人类财富之中,资源的成分已经不是主要成分。真正富有的国家,它们的财富形式主体已不是自然资源,而是人们的知识和技能,即所谓“无形资本”。


在排名居前十位的国家中,它们的无形资本占本国人均财富的比例居然达到63%—87%,其中:瑞士(84%)、丹麦(84%)、瑞典(87%)、美国(82%)、德国(85%)、日本(69%)、奥地利(84%)、挪威(63%)、法国(86%)、比利时卢森堡(86%)。


与此相对照,在中国人的财富中无形资本所占的比例只有区区44.8%!在中国人的财富中,无形资本的比例甚至比最穷十国中的马达加斯加(59%)、乍得(52%)、莫桑比克(62%)、尼泊尔(52%)、布隆迪(50%)、埃塞俄比亚(50%)都低。


今天,我们仍然抱着小农时代的财富观念,我们在过分关注我们的自然资源的人均比例,而忽视了一个巨大财富源泉——无限的创造空间。


这是可怕的,这种可怕的财富观念,导致我们注重资源的分配,而忽视了创造的价值。并直接造成无休无止的内争消耗。例如,计划生育理论和政策的实施,就是建立在这种错误的资源理论之上的。


通过创造而获取更大的财富空间,在这个问题上,瑞士、日本、香港、南韩,都是典范。



打通创造的路径,开拓创造的空间,是一个大民族的唯一出路。


如果一个社会把创造者当成当成掠夺、压榨、欺骗的对象,让创造者变成奶牛或羊群,成为别人的工具,创造者的内在动力就会丧失殆尽。因此,民主的社会结构,公平诚信的市场环境,一个服务性的政府,是创造者成长的必要环境。


由于个体自身的偏好差异,个体的创造模式和路径是多维的,因此,一个开放的市场空间是创造者的沃土,市场空间越开阔,创造者的空间就越大。因此,垄断,特别是行政垄断,是创造者的大敌。西方国家之所以对垄断行为进行打击的原因,其本意就是如此。而我们的政府却为了自身的利益,强制垄断了太多的空间。石油、电讯、电力、新闻、出版等等都被完全垄断,即使对空间极大的网络,也进行了许多的限制,处处设置障碍,设置栅栏,抬高门槛。这是对创造潜力的发挥是极为不利的。


要使一个民族成为创造性的民族,单纯的改变观念是远远不够的。创造需要一个适合创造的环境和广阔的空间。其实,我们的路还很长,紧紧改变社会环境,就是一个很大的难题。


在先进文明国家全力开拓创造空间的今天,我们如果不打开创造的通道,我们的前景肯定是暗淡的。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