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和许多统治者一样,罗马尼亚前领导人齐奥塞斯库也有着许多属于他的丰功伟绩。这没有讽刺的意思,齐奥塞斯库在公正对待少数族群问题上比现在欧洲许多国家的民选领导人都要强上许多。更别提在他统治时期罗马尼亚人均寿命、经济、工业等等方面较之以前巨大的进步。然而集权主义者的幸福永远是短暂的……很快齐奥塞斯库和他的罗马尼亚就不得不吞下“飞跃”所带来的巨大副作用。再然后,齐奥塞斯库就如同其他专制君主一样,被人民所推翻,被判处了死刑。值得注意的是:齐奥塞斯库是唯一一个被判处死刑并立即执行的东欧领导人,之所以会这样,理由很简单:相比其他人,齐奥塞斯库真正把人民的国变成了“他的国”……

齐奥塞斯库—唯一一个被判处死刑并立即执行的东欧领导人

后人及其亲属现状:

兄弟姐妹相继辞世

齐奥塞斯库兄弟姐妹共9人,前总统尼古拉排行老三,他共有5个兄弟,3个姐妹。老大尼库利娜是家庭妇女,老二马林常年担任罗驻奥地利商务参赞,老四玛丽亚(女)曾在布加勒斯特电磁厂当车间主任,老五弗洛雷亚为前《火花报》记者,老六安德鲁中将曾任内务部警官学校校长,老七伊利耶中将曾是罗马尼亚军事科学院历史系教授、国防部副部长兼罗军最高政治委员会书记,老八埃列娜(女)长期在家乡当教师、学监,老九扬曾任农业部长。随着老五弗洛雷亚的去世,目前尚在人世的齐奥塞斯库家族只有老四玛丽亚和老九扬了。

在5兄弟中,刚去世的老五弗洛雷亚长得最像前总统尼古拉。记得2001年1月26日,齐奥塞斯库诞辰日,弗洛雷亚去根恰公墓扫墓,聚集在尼古拉墓前的扫墓人群顿时惊呆了,许多人窃窃私语:“齐奥塞斯库复活了。”亲历这一幕的记者当时借用这句话作为标题为本报采写了新闻稿件发回国内,没想到罗马尼亚当地许多报纸第二天也都不约而同地采用了同样的标题。尽管长得最像他当总统的哥哥,但弗洛雷亚一生没有担任过任何公职,一直是罗共机关报《火花报》农村组一名普通记者。前来参加葬礼的前《火花报》记者波普提到弗洛雷亚就说:“这是一个愿意向任何人伸出援助之手的大好人。”

在这几年先后去世的齐奥塞斯库家族成员中,老七伊利耶中将的葬礼被认为是最荣耀的,他享受到了一个高级将领应该享受的一切礼仪。除了一大批退役将军外,一些现役的高级将领也身着便装出席了葬礼。

老八埃列娜则是1989年以后齐奥塞斯库兄弟姐妹中唯一下海搏击的一个。据她老家最知名的《南方日报》报道,她经历了哥哥死后最初那段艰难的生活,1991年出狱后鼓起了重新生活的勇气,靠借来的钱开了一个小商厅,出售各种生活必需品。然而,晚期结肠癌终于使这位73岁的老人倒了下去。该报报道说,2001年5月26日葬礼那天,大批大批的人从全国各地涌来,有她的亲朋好友、她在教育界的同事、还有她遍布全国各地的学生,斯科尔尼切什蒂(齐奥塞斯库家乡)几乎成了一个巨大的停车场……

儿子女儿现状不错

对齐奥塞斯库家族来说,1989年“12月事件”是一个重要的分水岭。齐奥塞斯库的直系亲属多少都受到了冲击,有的遭到当局拘留,有的还被抄家。不过,一切很快便平静了下来。除了老二马林在罗驻奥地利使馆里自杀,齐奥塞斯库夫妇两子一女中唯一从政的小儿子尼库被关押多年后于1996年8月因肝病去世,其他人被拘留不久便都获释,并慢慢适应新的生活。

目前,齐奥塞斯库的大儿子和女儿都居住在布加勒斯特,但很少露面,同其他亲戚来往也很少。在弗洛雷亚的葬礼上,记者也没有看到他们兄妹俩的身影。

齐奥塞斯库的大儿子瓦伦丁是一个早在“12月事件”前就已经出名的物理学家了,因此凭借一己之力足以过上比较富足的生活。他还像年轻时那样,酷爱足球,是罗马尼亚星队的追捧者。只要是罗马尼亚星队的重要比赛,他必定出场。

齐奥塞斯库的女儿佐娅1990年8月获释后,被原单位拒绝接收,只好提前退休。当时由于住房和财产全部被充公,他们夫妇只得四处流浪,在亲戚、朋友家里过一天算一天。现在,生活已经基本稳定,但佐娅很少出门。

兄妹俩前几年一直在为自己被国家没收的财产打官司,最后都打赢了,佐娅在2001年拿回了属于自己的财产,而瓦伦丁也将很快得到自己过去收藏的不少艺术品。尽管直到今天,佐娅仍然拒绝接受任何记者的采访,但她的名字却不断出现在各种媒体上。原因是,她近几年一直在寻找父母的安葬之地,为此她甚至把当局告上了法院。尽管大家都认为,齐奥塞斯库夫妇的坟墓就在根恰公墓,但佐娅并不这么认为,她一次也没有去那里扫过墓,她要求当局开棺进行DNA检查。不过,此事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结果。

齐氏功过尚无定论

这么多年过去了,谈起齐奥塞斯库,罗马尼亚越来越多的人已经开始把他当作一个历史人物来看待了。

具有讽刺意义的是,齐奥塞斯库晚年干的最不得人心的一项工程——议会宫,如今作为罗马尼亚人民勤劳和智慧的结晶以及世界上仅次于美国五角大楼的庞大建筑,而被认为是这个国家二十世纪中最伟大的建筑。今天,凡是访罗的外国人,不论是来自当年视齐奥塞斯库为敌的西方国家,还是来自像中国这样一直同罗马尼亚保持良好关系的国家,总会去议会宫参观。记得齐奥塞斯库政权刚刚被推翻的时候,有人提议干脆把整个大楼一炸了之,使齐奥塞斯库利用这一宏伟建筑为自己“树碑立传”的美梦彻底破灭。当时相当一部分人赞成这一建议。不过,相信现在绝大多数罗马尼亚人都在为新政权当初没有头脑发热而感到庆幸。

如何评价齐奥塞斯库,怀念者有之,痛恨者有之,真可谓众说纷纭。不过,对当年枪决齐奥塞斯库夫妇的行为,越来越多的人为民主竟然以野蛮地枪决前国家元首为开端而感到痛心。

现在,每到齐奥塞斯库的生辰忌日,总有不少百姓聚集在根恰公墓那个据称是齐奥塞斯库坟墓的地方,各大媒体记者也会前往寻找新闻。不过,每年到齐奥塞斯库坟地扫墓的大多是退休老人,年轻人很少。

如何评价齐奥塞斯库,对当今的罗马尼亚而言,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一个“禁忌”。记得一位资深的官员对记者说,齐奥塞斯库毕竟在罗马尼亚执政了20多年,在“12月事件”许多当事人还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时候,要想对他进行全面客观的评价是不可能的,还是留给子孙后代去评判吧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