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柔情之古道惊风 第二十二卷 青海借粮 第四百六十四章 孤影浮萍

古道惊虹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4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45.html[/size][/URL] 第四百六十四章 孤影浮萍 “她一直都在寻你,只是你没有去寻她!” 楚枫立在窗下,呆呆望着窗外。外面依然滴滴嗒嗒下着雨,公主站在他身后,望着他,他已经呆立了两个时辰,不言不语。公主不知他在看什么,在想什么,也不敢惊扰他。 她忽然有点怕,小声道:“楚大哥,你不要这样,我……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45.html


第四百六十四章 孤影浮萍

“她一直都在寻你,只是你没有去寻她!”

楚枫立在窗下,呆呆望着窗外。外面依然滴滴嗒嗒下着雨,公主站在他身后,望着他,他已经呆立了两个时辰,不言不语。公主不知他在看什么,在想什么,也不敢惊扰他。

她忽然有点怕,小声道:“楚大哥,你不要这样,我……我好怕!”她确实怕,当楚枫在酒楼上突然飘身飞出窗外那一刻,她几乎以为楚枫要离她而去,她那心几乎不晓得跳动,楚枫永远不会知道那一刻她有多害怕。

楚枫转过身,伸手抹去凝淌在她眼中的两滴泪珠,然后把她靠入自己胸膛,柔声道:“我不会丢下你,不会!”

他这句话也不知是对公主说,还是对天魔女说。

……

漠漠苍凉的黄沙中现出一道身影,一袭黑衣,孤清的双眼,绝美的脸庞,背后是一把长长的头发,牵着一匹乌驹。

是天魔女。

她知道楚枫已经护送公主和亲,但并没有依约去寻楚枫。她离开了天山,牵着小乌走在漫漫黄沙之中。

她要去哪?没人知道,或许她自己也不知道。

漠漠黄沙中出现一湾泉水,很清很清,是月牙泉。那间木屋依旧还在泉边,静静的。她走到木屋旁边,看到自己正抱着楚枫从茫茫黄沙而来,奔入了木屋,将他放在床上,然后楚枫偎依在自己怀中,自已一勺一勺喂他吃着粥水……

然而,木屋内到底空荡荡,什么也没有,除了那一张空空荡荡的木床。她转头望向泉水,泉水依旧很清、很冷,自己与楚枫正偎依坐在泉水边,她双手正掬起一捧泉水,盈盈送至楚枫面前……

她立在泉水边,静静望着清冷的泉水。昏黄的日色拖出她长长的身影,除了孤单还是孤单,孤单的身影,陪伴她的依旧是那一把孤单的长发。

天空竟罕有地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洒落在她头发上,香肩上,还有她绝美的脸庞上,她一动不动。

不知过了多久,雨停了,她依然立在泉水边,黄沙、弯泉、孤影、长发,然后一滴水珠悄然从她眼角滑下,滴落月牙泉,引起水面一阵轻微涟漪,涌动着水面一点浮萍。

小乌“哒哒哒哒”走至她身边,用头轻轻蹭着她的腰,“嗯嗯”低鸣,仿佛在劝慰主人。

她回头,挽着小乌,抚着它长长的鬃毛,然后带着它静静离开月牙泉。

她来到了贺兰山,那一溪涓水前。溪水依然潺潺流着,她看到两条人影正隐伏在溪水边的树丛中,静静望着溪流,是自己和楚枫,然后一只硕大的笨熊从树丛窜出,扑入溪水中,拍打着水面捕捉鱼儿……

“怎么样,这大笨熊笨不笨?”

耳边响起了楚枫的话语,她嘴角动了动,然后走上山麓,来到那一个湖泊前,湖面依然很静,有两条人影正偎依坐在湖边,手上都执着一根钓竿。一个是蓝衫少年,一个是黑衣女子,蓝衫少年脸上有一弯指痕,黑衣女子有一把长长的头发。

她耳边响起两人的对话:

黑衣女子:“我们等了半日,一点动静也没有,是不是这湖根本没有鱼?”

蓝衫少年:“我教你一个方法,保管能钓到!”

“什么方法?”

“你试着什么也不想,连自己也不想,只想着天、地、和……”

“和什么?”

“和我!”蓝衫少年一指自己。

她嘴角又动了动,然后静静离开。不知走了多少路,来到了仙人渡,立在汉水边,望着眼前激流汹涌的汉水。当日楚枫就是伏着一块浮木沉沉浮浮漂来,恰好漂至她脚边……

她走入了树林,那间木屋已经没有了,四面墙壁被震飞在远处,压倒着一片林木。她立在木屋原来的地方,就仿似当日立在窗下一般,望着窗外幽深的树林。她看到自己将楚枫从汉水抱起,来到这木屋,将他放下,然后开始为他摘果、烧鱼,而楚枫则不停嘴地唠唠叨叨……

她走在树林中,眼前现出一张很大的蛛网,挂在两棵树之间,那只浑身赤褐的蜘蛛正趴在网上一角,等着下一个猎物落网。

她下意识地弹了弹网面,然而,没有小黄蝶,也没有小花蝶,更没有小黄蝶和小花蝶的依恋缠飞。

她抬头望去,前面就是那个很大的陷坑,她看到自己正立在陷坑边,出神地听着楚枫在陷坑下“咿——咿——阿——阿——”扯着秦腔的哼语。

她嘴角又动了动,慢慢走到陷坑边,楚枫正靠着坑壁而睡,睡得很香,很甜,嘴角还带着一丝俏皮的浅笑,有点天真。

然而,陷坑下到底是空空如也,只有她修长的身影孤单地映在下面。

她离开了陷坑,茫茫而行,来到了采石矶,上了蛾眉亭,立在捉月台上,静静望着下面蜿蜒江水。天上的明月依然倒映在江心上,随波荡漾,很美,很美。

一道蓝衫人影忽然从她身边跃落江心,她惊呼一声,伸手一执,却空空如也,没有江月,没有人影,只要她一个人孤零零立在石台上,陪伴她的只有孤零零一道孤影。

她出神地望着空空的手,她注定捉不住他,因为这一切注定是一场梦。

她下了捉月台,走入了石潭洞。潭壁上的小石子依旧发着幽幽绿光。她来到了水潭前那面平整光滑的石壁前,石壁还留着一副对联:“谪仙醉酒逐江月,太白飞升骑海鲸。”一句是她刻的,一句是楚枫刻的。

她立在潭水边,望着眼前一碧潭水。潭水依然很平很静,当日楚枫就是从这里冒出,带着一丝天真的笑容,她永远不会忘记那一刻,因为那一丝笑容已经在她心底留下一道深深印痕。

或许那个蓝衫少年会再次来到采石矶,会再次从潭面冒出,或许还是带着那一丝天真的笑容,或许……

天魔女静静立在,仿似一尊石像,幽幽的水纹波光映在她身后那块石壁上,刚好映在对联旁边的两行字上:

悲月影,冷无声,几许凄清几飘零;

叹铅华,堪洗尽,一潭孤影一浮萍。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