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老兵私分萨达姆长子58万美元后的悲惨下场

简氏平可夫 收藏 42 44694

一个伊战老兵因钱财惹祸上身的故事:现年36岁的厄尔·科菲曾在美军第三机械化步兵师服役,2003年,他和战友将伊拉克前总统萨达姆长子一处宫殿内的58.6万美元现金据为己有,不料被查出,从此,他的人生就像遭受了诅咒一般,先是被关进监狱,并被剥夺了退役军人的各项福利,然后离了婚、染上毒瘾、露宿街头……


漂泊了一段时间后,科菲返回家乡——肯塔基州哈兰县,成了一名煤矿工人,结了婚,告别了毒品。科菲表示,自己从没想过到伊拉克取回当年藏在那里的钱财。


1.出身军人世家


科菲的父亲参加过越战,退役后回到家乡——肯塔基州哈兰县,当了一名煤矿工人。科菲的爷爷是一名二战老兵。科菲还是个孩子时,爷爷和父亲便给他讲士兵从战场上带回钱财、武器、奖章等“诱人”的故事。


7岁时,科菲学会了射击,成为一名小“神枪手”。不过当时科菲并没有参军的念头,临近高中毕业时,科菲还在想,或许自己今后会和父亲一样,下井挖煤。


但情况很快有了变化。“一天,学校里举行了一个招聘会,没有我中意的工作,但几个穿军装的家伙吸引了我的眼球,”科菲回忆说,“招兵的人喜欢像我这样来自山区的孩子,因为我们知道如何生存,且射术精准。”


时年17岁的科菲加入肯塔基州国民警卫队,不久,他与高中时的女友结婚。在新兵训练营里,科菲格外卖力。后来,科菲在佐治亚州接受了狙击训练。科菲热爱军队的一切,“我很喜欢把军靴擦亮,把军服上的褶皱抚平的感觉。就如威斯特摩兰将军(越战期间任战区美军总司令)所说的那样,‘未经战事的年轻人总认为上战场打仗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2003年年初,科菲随美军第三机械化步兵师驻扎在科威特。当时,伊拉克战争即将打响,科菲和战友们的生活充满了火药味,科菲意识到,平静的生活已经离他远去。


2.在萨达姆的宫殿里过舒适日子


2003年3月底,科菲所在的部队开赴伊拉克前线,他和战友们一起,乘坐“布拉德利”步兵战车,从巴士拉打到纳西里耶,再到巴格达。一路上时刻要抵御伊拉克抵抗组织的袭击,还要承受当地可怕的沙尘暴。


后来,科菲在回忆这段经历时说:“所到之处,我们无坚不摧,不管是建筑物、碉堡、壕沟,或者人,对我们来说都无所谓。有时你会觉得这很可怕,有时你又会对这一切毫无感觉。”


有一次,在一处路障旁,科菲看到一名战友因太过害怕自杀式炸弹的袭击而神经过敏,不停地开枪,阻止当地人靠近,但最终炸弹还是爆炸了,一辆卡车被掀上了半空,一名男子和他的两个孩子当场身亡,孩子们的母亲在一旁怔怔地看着家人被烈焰吞噬。这一幕刺痛了科菲,“那种感觉,就如同把我撕裂一般!”


2003年4月18日,科菲所在的部队占领了巴格达机场,之后占领了底格里斯河畔的洛宫。附近还有萨达姆的总统府以及其他一些伊拉克高官的宫殿,后来这里成为戒备森严的“绿区”。


白天,科菲和战友们不是巡逻就是参与战斗,晚上睡在被废弃的宫殿和大厦里。闲暇时,科菲和战友在宫殿里溜达,期望发现意外之财。这些建筑物虽经炮火摧残,但仍有很多值钱的东西。


此外,镶金包银的浴室、精致的水晶吊灯、柔软无比的大床,以及豢养在笼子里的几只猛狮,都让这个来自美国山区的小伙子大开眼界。


科菲他们干脆搬进了家具齐全的房间里,那里有床、空调、冰箱、毯子等物品。


3.“我在乌代的宫殿里发现了一笔钱”


一天晚上,科菲和战友约翰·哥特兹一起来到一个被炸毁的宫殿里,意外地发现了4个保险箱。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他们打开了其中一个,发现里面装有用阿拉伯文和英文书写的文件,这些文件显示,这里是萨达姆长子乌代的宫殿。


科菲和哥特兹砸开了这些保险箱,里面是一捆捆钞票,美元、英镑、约旦第纳尔……事后经计算,这些钞票约合58.6万美元。


这么一大笔钱让科菲和哥特兹动心,他们决定把钱据为己有。他们觉得,自己在战场上卖命,有权利得到这笔钱,而且之前就有士兵这样干过。科菲想,这笔钱可以让他在车祸中受伤致残的妻子好好生活。


两人后来和几个要好的战友把这笔钱分了,其中所有的美元现金归科菲所有,一共18万美元。当时有个战友问科菲:“会不会惹上麻烦?”科菲回答:“这是萨达姆的钱,如今他倒台了,谁会管这事?”


起初,科菲用军粮包装袋把钱装起来,放入背包,后来觉得不安全,便在不执行任务时到处花钱,先是花800美元买了一部卫星电话,后来买了空调,还买来很多电话卡,给妻子和家人打电话。


战友卡洛斯·卡马霍注意到了科菲的反常行为。卡马霍在芝加哥的家中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忆了当时的情况。“每个人都想有一部卫星电话,他却买了两个。”


卡马霍问科菲怎么这么有钱,科菲坦率地将事情的经过和盘托出,并塞给卡马霍5000美元,说:“是的,伙计,我在乌代的宫殿里发现了一笔钱。”


科菲告诉朋友们,他回国后,要为妻子塔米在佛罗里达州买房买车,并将一张张百元大钞装入信封寄回家,至于确切的金额,他不愿说,只是在打给父亲的电话中说要带20万美元回家,父亲则警告他别这样做。


4.噩梦开始


不久,战友罗尼·基斯发现了科菲藏钱的地方。一天,科菲外出回来,发现钱少了39000美元。第二天,他把剩下的钱转移了,其中一部分埋在洛宫附近的沙地里。


科菲知道是基斯偷的钱,后来基斯还给他6000美元。军方的调查人员很快得知了消息,对此事进行调查。


在军方调查此事时,科菲回国休假,带妻子塔米在迪斯尼乐园里痛快地玩,还预付了一辆道奇大公羊车的定金。科菲经常跟家人开玩笑说,他的钱“是萨达姆叔叔给的”。


返回军营后的一天凌晨,军方调查人员将正在睡梦中的科菲带走。几个回合下来,科菲全招了,他觉得这事没什么大不了,但没有说出埋在沙地里的钱的下落。


调查人员告诉科菲,他偷窃的财物,属于“军方正在全力争取过来的人民的”,这种行为“不可饶恕”。科菲被剥夺了退役后的所有福利,被关入离家不远的一座监狱服刑两年。科菲骗妻子说,在这两年里,他所在的部队“将展开新的行动”。


基斯和哥特兹被判入狱一年,退役后也将没有任何福利。卡马霍被降为列兵,被关禁闭两个月。


在监狱中呆了14个月后,科菲被释放,但战争让他患上了“创伤后应激障碍综合征”。他申请了10多份工作,包括杂货店员、建筑工等,但无一成功。


这时家人知道了科菲入狱的事,妻子塔米与他离婚。


此后,科菲到了佛罗里达州萨拉索托市,希望在这里找回自我。他靠打零工过活,经常露宿街头。为了找一个栖身之所,他去医院看心理医生,假装有自杀倾向,因为这样可以被收容。疾病让他的睡眠成了问题,为了能睡着,他开始服用致幻药物,因此染上毒瘾。


5.“每个人都应该有再来一次的机会”


2008年5月,科菲因偷窃被判入狱6个月。这次入狱让他陷入了人生低谷。


这年11月底,科菲站在墨西哥湾岸边,手里拿着以前在军队里穿过的军服、拍的照片和获得的奖章。过了一会儿,他将这些东西抛进了大海,与13年的从军历程告别。之后,科菲踏上了返回家乡的长途跋涉。在搭便车路经北卡罗来纳州时,暴风雪不期而至。在汽车旅店里,科菲给母亲打了一个电话。


“妈妈,我正在回家的路上。”


“是时候回家了。”母亲回答。


母亲的话给了科菲无尽的温暖。不久,他回到家乡,成为克罗沃尔·福柯煤矿的一名夜班矿工。


2009年9月,科菲结了婚,32岁的新娘唐雅·格林是一位单身母亲,也是科菲孩提时代的朋友。唐雅说,结婚之初,科菲仍没能从战争的阴影中走出来,夜里常常睡两三个小时便突然醒来,浑身是汗,大喊大叫,后来经过治疗才慢慢好转,并戒掉了毒品。


父亲很高兴科菲能重新找回自我,但对他被取消军方福利仍百感交集:“在军中服役10多年的经历就这样一笔勾销了,他损失了退伍军人的所有福利。”


亲友们曾提出资助科菲重返伊拉克,将当年埋藏在洛宫附近沙土里的钞票取回,但科菲谢绝了。“说实话,我真的希望当年没发现那笔钱……我从没想过要回伊拉克。我也不想再得到那笔钱,那上面沾满了鲜血。”科菲将一口烟草吐到一个铁罐里,然后摩挲着臂膀上的狙击手文身,对《信使日报》的记者说,“我犯了错误,很大的错误,但每个人都应该有再来一次的机会。”(章鲁生)

5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