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战神传 第一卷中日第一次长沙会战 第十六章狗咬狗

犍为李聚 收藏 2 3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4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41.html[/size][/URL] 在我带伤歼敌的情况下,才取得了游击队的谅解,我才向游击队道出了我自己的身份,他们也向我说出了他们的真实身份,原来他们是蒋委员长派出来的中华特工部队,是奉蒋介石的命令是千里迢迢来营救我。鉴于面对日军的紧密配合,步步紧迫的战术,中华特工部队在小鬼子的进攻下显然是兵力不足,他们身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41.html


在我带伤歼敌的情况下,才取得了游击队的谅解,我才向游击队道出了我自己的身份,他们也向我说出了他们的真实身份,原来他们是蒋委员长派出来的中华特工部队,是奉蒋介石的命令是千里迢迢来营救我。鉴于面对日军的紧密配合,步步紧迫的战术,中华特工部队在小鬼子的进攻下显然是兵力不足,他们身上目前有更重要的任务,就是护送我离开此地,回到敌后的安全区域,回到长沙。与此同时,小日本的宪兵部队向中华特工部队的阵地发动了猛烈的进攻,这时川信佐夫接到我出现在秀水镇的电报后,他马上命令秀水镇附近地区的石原联队协助宪兵队拿下李聚和中国特工部队:“如有反抗,就地消灭。”

石原大佐是亲自率领一千五百多人的兵力向我们追击而来,石原大佐的亲自出马是向川信佐夫表示对于消灭帝国的心腹大患的李聚,我是尽忠尽职了,是否成功我就不知道了。

看到小鬼子的援军离我们已经不足一公里啦!

我和特工队决定避开日军之锐气,我们在顽强消灭屁股后面紧跟着的日本宪兵,经过一场激烈的战斗,特工队又消灭了小日本鬼子的宪兵二十多人,在战斗将要解决完时,我们从一个方向发现了升起的滚滚尘土,日军的主力师团石原联队赶来了。原来石原大佐听到枪声激战后,马上命令一支大队向我们的侧翼进行迂回包围,想切断我们的退路,想一举消灭李聚和特工部队。

特工部队马上适时撤出战斗阵地,按照他们预定的计划,迅速转移到预先设定的线路上,

这时一队日军为了争功,一名少佐率领一百名敢死队,从山间的树林里,越过了特工队的防线,向我们的侧翼猛扑过来,企图一举歼灭我们。再这关键时刻,四名特工队员是奋不顾身,马上占据着一个土包,他们手持着冲锋枪向小日本鬼子的敢死队是勇猛地扫射,身上的一颗颗手榴弹也抛向敌人,炸得小鬼子是血肉横飞。

“队长,您们快保护李将军离开,我们来掩护您们。”四名勇士向我们喊道。

我们只有热泪盈眶看着四名英勇顽强的中华特工撤离,心里只有默默地祝福他们保重。嘴里向他们喊道:“小心……保重。”最后四名勇士是全部战死在山林之中,为中国的胜利,撒尽了他们的最后一点血。

面对疯狂的敌人,我们以饱满的热情,坚强的毅力,人不歇脚,边打边退,企图冲开一条血路,给予尾追而来的日军沉重的打击。一名女特工员扶着我撤退她年约十八、九岁月的样子,面容极为清纯秀丽,白里透红的瓜子脸旦儿,淡淡的眉毛,长长的眼睫毛,高挺的秀鼻,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红润的嘴唇,她的身材是高挑窈窕,胸部坚挺,大腿是修长丰满。她的手里拿着枪,加上她坚毅的眼神,更显得她英姿焕发:“美女妹子,你叫什么名字,今天多愧你们啦!不然我李聚就已经落在小鬼子的手中啦!今天你们身陷敌境,也是李聚害苦了你们大家。”看见满天的炮火子弹,我向她们歉意道。

“将军阁下,我们早就该想到您就是李聚将军,因为只有您在危境之中还路见不平,把刀相助,从汉奸和宪兵队的手中救了我和飞雪。如果说我们当时相信您,我们现在也不会陷入日军的重围之中,将军,你就叫我林美吧。”

“林姑娘,我们此时为什么不走山林小道,避开日军的锋芒主力。而我们这一个时候走大道,就会永远避不开日军的追杀,”我看见中华特工部队不行山道,反行大道迷惑地问道林美。

“李将军,您有所不知,敌人在秀水镇的这一个地区是设下了重兵包围,还有战斗也暴露了我们行踪和目的,今天我们要安全脱离此地,只有乘座飞机才能安全离开,我们中国特工部队的一架飞机就离此不远,只要能把将军阁下安全送上飞机,你就能够安全抵达华中武汉,我们也完成了蒋委员长交给我们的这一次重任,”飞雪在一旁给我解释道。

“为什么不是直飞九战区的长沙,而是华中的武汉”我惊奇地问道她们。因为华中军事重镇武汉早也被日军占领,我们进入武汉,这岂不是“羊入虎口”自投罗网。

香飞雪眼睛一闪,不知是不是她的眼睛疲倦了,但她是面不改色对我说道;“将军阁下,这是蒋委员长给我们制定的战略撤离计划,敌人这一次也把通往长沙的空间划为禁飞区域,我们的飞机可能飞上天,不到几分钟的时间,就可能会被日军的炮火击落,我们今天反行其道,就是让小日本鬼子掌握不清我们的去向,我们才能安全脱离日军包围,才能把将军您安全送到华中武汉,还有请将军放心,华中武汉早就有我们潜伏的自己人和据点,我们在武汉早就给将军准备好了一切,包您满意。您在武汉呆一段时间,等风声一过,我们就马上送您到大别山战区的顾祝同部。”

“为什么是大别山战区,不是长沙、重庆。”因为现在我最想见到的是我的那些红粉知已。

“将军阁下,现在民族危难之际,将军还儿女情长,您对的起委员长的关心和爱护吗!委员长是给将军更重要的任务,为民族的解放再建勋功。”她们骂得了我是脸上是青一阵,白一阵,想不到我一个堂堂的五尺不到中国男儿却不如两个弱质女子。她们的话在我的心中是久久不能平静下来,我是不停地思考自己的对与错……!

为什么今天飞雪、林美对我称将军,是那样的恭敬,而顾祝同作为中国三战区的最高司令长官,又是蒋氏集团的反共急先锋的头子,是蒋介石对付中国共产党的一条忠实的走狗,顾祝同在军中的地位显赦,这个顾(墨三)比我李聚就不知要高多少个级别,香飞雪她们是直呼顾祝同的名字,难道说她们是中共延安的特工,才对顾祝同是恨得咬紧牙关,直呼顾祝同的大名。还是她们是汪精卫政府中的汪伪特工,可是看到她们英勇顽强地杀小日本鬼子,舍生取义的救我,怎么看她们也不象是汪伪特工和小日本特工。还是飞雪她们是故弄玄虚,是想要活捉我,为她们所用,在我的面前搏杀小日本鬼子是故意杀给我看的,但万一我被小鬼子击毙了,难道说她们不怕得不偿失。还是日本人也把我的性格研究的透彻,从我在小青山逃走后,就开始为我设局……。还是小日本侵略者的各个部门为了抢功……是互助残杀。我现在都不知道该相信谁,我是不由一阵迷惘……。虽然说有水落石出的一天,我只怕到了那一天,我也成了各方案板上的鱼肉。

我们跑过好几个山头,把身后的小日本鬼子是远远的甩在后面,我们远远看见有一块长方形的空地,土地还很平整,地上果然停了一架飞机,香飞雪扶着我向飞机奔去,我们看到了飞机不由一阵欢呼:“将军是我们的飞机,我们终于可以把您安全的护送离开。”

“飞雪、林美,你们赶快把将军扶上飞机。”队长向她们喊道。

看到我们现在终于可以脱离日军的包围了。

我们是兴高采烈来到飞机下,一名特工赶紧去拉开了机门,飞雪正要扶我上飞机,我们才突然发现飞机上没有飞行师。这时从机仓内也传出枪声,只见给我们开飞机门的一名特工被一梭子弹击倒在地上,我一听到枪声,就感到事情不妙,我赶紧抱着飞雪的身体是一起滚在地上。

“谢谢将军的救命之恩。”飞雪是脸色绯红的对我说道。

看到飞雪娇柔的样子,加上我们紧贴的身体,我的心里是不由一荡,我好想、好想,紧紧地抱着这一个令人心旷神怡的少女胴体。

可是飞机上冒出的几枝冲锋枪打扰了我的美梦,向我们不停地扫射,子弹在我们的身边猛飞,我抱着飞雪的身体在地上是不停地翻滚,我们才躲开子弹。但我们身边不少的特工战士中弹倒在了地上,特工队长知道中了埋伏,飞机也被敌人占领,他命令特工一边还击,一边从地上扶起我们,是不停的后退。

这时候,忽然又从飞机后面的树林中,冲出来一群全副武装的持枪人员,他们向我们展开了猛烈的进攻,看他们的武器装备,一看就知道他们跟飞机上的人是同一伙的人,他们的火力是高低搭配,再加上我们中了他们的埋伏,心头是惊慌不已,不少的特工战士牺牲在他们的枪下,双方都以猛烈的火力互相还击,好象有什么生死大仇似的,一场激烈的大血战在山林之间开始上演了……。

但凭我感觉伏击我们的武装人员好象不是小日本特工和汪伪特工,为什么大家身为中国人要互助残杀,还是他们都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激烈的枪战声也暴露出了我们的位置,吸引来大批的小日本鬼子,日军马上从四面八方的对这两支激战的队伍进行包围穿插攻击,想形成了“铜墙铁壁的合围”之势,妄图一举歼灭这两只队伍,最重要的是想消灭李聚。

两支队伍见了小日本鬼子的到来,他们都对侵略者是“分外眼红”,两支队伍同时向日军射出了仇恨的子弹,“一致对外”才减轻了我们的一点军事压力。两支队伍在日军的围攻下,现在是分头撤退,各自为战。

这时我们想到如果让日军形成包围圈,我们将面临灭顶之灾。我们想占领一个有利的地形进行还击,可是看我们的身后是无险可守。而小日本鬼子的一队骑兵是离我们越来越近啦!要撤退已经来不及了,现在只有消灭眼前的这一股日本骑兵,我们还有可能冲破小日本鬼子的包围圈。

日军的骑兵先头部队也没有料到我们会埋伏在这个山头的树林边边上,小鬼子的骑兵队是成群结队向山头的树林中冲来,在他们离我们只有二、三十米远时,他们是冷不防被树林边上冒出来的十多枝冲锋枪扫射,并且是一齐向他们和战马开火,我们的手榴弹也在小鬼子的骑兵人群中炸响。火光四起,爆炸是地动山摇。炸的敌人顿时人仰马翻,死伤一大片,战马受到惊吓,是拖着小日本鬼子乱蹦乱跳,到处乱跑。

小日本鬼子的骑兵部队素以凶悍著称,他们遭到我们的突然袭击,马上退后两百米稳固阵势后,又持枪策马向我们冲杀过来,我看见身边的一名特工死在了小鬼子的枪口下,我连忙从特工队员的尸体上拿过来冲锋枪,向小鬼子举枪射击。在我们的冲锋枪扫射下和手榴弹的爆炸下,小鬼子的人马是死了一批又一批。

我们用冲锋枪和手榴弹组织成了一道强大的防线,把小日本鬼子的骑兵部队阻击到了几十米开外,因为如果让小鬼子的骑兵靠近,他们一闪就会冲到了我们的跟前,骑兵不象打步兵一样,靠近打才有力。

小鬼子的骑兵遭到我们的沉重打击后,虽然锐气大挫,死伤惨重。但在军官少佐的威逼下,还是有几匹战马在密集的枪弹下突破了我们的防线,他们快速冲到我们的跟前,特工队长抬手就打死两名骑兵,一个小鬼子的骑兵冲到了我的面前,我马上飞身腾空而起,我双手抓紧马头,然后马上挥起一脚,就把马背上的小鬼子踢下了马匹。香飞雪也顺手牵羊就把落在地上的这个小日本鬼子干掉。

“飞雪,林美你们和将军赶快乘马离开,我们在二十公里外的周家集会面,我们去引开小日本鬼子,”队长向我们喊道。我和特工队的队员夺下了几匹战马,我们马上兵分成两路突围。我在马背上,伸手把香飞雪的身体一带,她就上了我这一匹马,我抱着她的身体,我们向荒郊野林外急驰,我们的后面也跟着一名叫林美的女游击队员。

我们和战马在敌人的包围之中是左冲右突,对于挡道的小日本鬼子,我和香飞雪是热血沸腾,胸中涌起了无限的杀机,我们手持着冲锋枪向前来挡道的小日本鬼子不停地点射,我们座下的这匹战马此时也显示出它非凡的能耐,竟然倏地提速,向包围圈冲去。四周是枪声不断,惨烈之极,无法用词语来形容。幸好山林间的树木丛生,不利于枪弹的射击。否则我和香飞雪、林美早也倒在敌人的枪林弹雨之下。

这时战马一阵嘶叫!前脚是腾空而起,我们差一点就摔下马来。我们才发现的前方的道路上,突然冲出来十多个小鬼子举着明晃晃的步枪,挡着了我们的去路,面对凶恶的小鬼子挡道,现在只有杀死他们,才能突出重围,我也顾不得身上的伤,我在马背上是腾空而起,象雄鹰一样由天空疾冲而下,手中的冲锋枪猛烈地向这一群小日本鬼子开火。小鬼子发出了惊心动魄的惨叫,被我击毙了七、八个的小日本鬼子,敌人惨遭厄运,登时乱成一团。

一个小日本鬼子躲在一旁,持枪向我的身体射击,我连忙一闪,子弹从我的衣服上滑过,我向龟儿子扣动了手中的冲锋枪,我咔……敌人在我的面前是活奔乱跳,我才发现枪里没有了子弹,我赶紧把手上的冲锋枪象利箭一样向小日本鬼子的头上扎去,小鬼子是躲避不及,冲锋枪扎得龟儿子是头破血流,我挥起一腿踢向小日本鬼子的胸前,小鬼子的身体在我的脚下,飞出三丈多远。

“将军小心啊!”

原来两个小日本鬼子乘我不注意,持枪向我的胸前刺来,步枪上的是雪亮刺刀,我的身体一转,小鬼子的刺刀从我腋下刺过。我赶紧把敌人的两枝步枪紧抓在手中,双手用力的一搓,巨大的震动传向小鬼子的双手,只听到小鬼子一声惨叫,他们的手上已经是血肉模糊一片。我是乘胜追击,挥起一拳击在一个小日本鬼子的心口上,他顿时七窍流血倒在地上,另外一个小日本鬼子,我本来想扭断他的脖子,我突然发现左侧有枪声传来,我只好抓起这一个小日本鬼子的身体做挡箭牌,敌人的一梭子弹射进小日本鬼子的身体。他们今天自相残杀,活该……!

狗日的小日本鬼子还想持枪向我射击,女特工香飞雪的手中冲锋枪难道说是吃素的,她一甩冲锋枪,就把小鬼子打成蜂窝眼。飞雪回头看见无数的小日本鬼子从后面蜂拥杀奔而来,“将军,我们快走。”我拉着她的手,跳上马背,我们又只有乘马落荒而逃……。

特工队长他们乘着战马,他们在敌人的包围圈中,是左冲右突也冲不出日军的包围圈,他们被小日本鬼子迫进了一个狭窄的地带,身下的战马也被小日本鬼子的子弹击中,他们的身体顿时跌落在地上,他们刚要想站起身来,才看见他们的身体四周都站满了小日本鬼子,他们几个人已经陷入进了日军的包围之中,日军的几百枝枪对准了他们,只要他们一动,可能马上就会被小日本鬼子打成马蜂窝。

为了不作无谓的牺牲,特工队长他们只好丢掉手上的枪,这时特工队长走到日军的一名少佐面前,在他的耳边小声说道……。

“八格呀噜”你们为什么不亮出帝国特工的身份跟我们陆军部合作,今天你们帮助李聚逃走,枪杀自己的同胞勇士,你们知罪吗!你们为了活捉李聚,这一次倒在你们枪口下的帝国战士有多少,你们知道吗!就死伤近三百名,你们帝国特工部门对得起大日本帝国和天皇陛下吗!日军少佐的脸色一变,挥起一个耳光打在队长的脸上,破口大骂道。

“少佐阁下,我们还不是奉了帝国司令部的命令,生擒李聚,是要为帝国所用,区区三百将士算得了什么,抓到李聚,就胜过千军万马,而今天牺牲我们帝国的战士,就是让李聚相信我们,在他毫无疑问的情况下,我们才能把李聚送到华中武汉司令部,今天如果不是支那人的特工前来袭击我们,李聚早就到了我们华中武汉大本营。李聚的逃走,你们陆军部门也要付一半的责任,支那特工队潜伏进了你们的战区都不知道,你们又该当何罪。”特工队长反咬他们一口。原来在秀水镇救我的中华特工是小日本的特工,看来他们今天的战斗是狗咬狗,一嘴毛。

“河野四郎,想不到你们的特工部门是倒打我们陆军部一钉钯,你们的如意算盘我们早也清楚,是你们帝国特工部门想独揽李聚的功劳吧。但我要老实告诉你们,李聚从我们陆军部的手上逃走,我们就有本事把他抓回来,今天帝国勇士死伤近三百人,我们会向你们的上司讨回一个公道。河野四郎,请你马上告诉我们,李聚逃跑的方向,还有他们要逃到什么地方,如果让李聚成功逃走的话,你们特工部门将要负全责。”

“少佐阁下,你们还不知道李聚已经落入支那特工的手里,我们马上赶快去追啊!不然让李聚逃走,你和我今天都承担不起这一个责任。”特工队长河野四郎向日军少佐说道。

日军少佐听了河野四郎的B话,神情是气极败坏,勃然大怒,冲上去就“叭”“叭”地给河野四郎好几个清脆的耳光,河野四郎的身体一下跌倒在地上,他刚要发怒,日军少佐是抽出佩刀,然后把武士指挥刀架在他的脖子上。意思再给老子B话,老子马上杀了你龟儿子。

河野四郎的脑袋顿时焉了,一声不吭。

“快说……我们明明看见帝国的两个女特工和李聚一起逃走的,你们如果不说,那就休怪我们今天以帝国军事条令来处置你们。你们的土肥原将军也拿我们没有办法,说不定他的大好前程也将要毁在你们的手上。”日军少佐的手式一挥。日军拉开枪栓,几百枝枪对准河野四郎他们几个人。

“少佐阁下,你敢对我们开枪,难道说你不怕惹上一身麻烦”。

“麻烦,放跑了李聚才是帝国的心腹大患,你们再不配合我们捉拿李聚,我马上对你们就地枪毙,”日军少佐愤怒地用脚把特工人员个个踢翻在地上,破口大骂道。

“好……我告诉你们,李聚他们往周家集的方向逃去啦,凭你们陆军部的本事,李聚一样会从你们的手上逃走……!

日军少佐从河野四郎的口中得知我们逃走的方向,命令通讯兵马上把这里发生的情况向川信佐夫上报,要川信佐夫向冈村宁次和华中司令部汇报,向帝国派遣军司令部提出抗议,要求特工情报部门全力配合陆军全力捉拿李聚。同时要求河野四郎协助他们前往周家集,一同捉拿李聚。日军少佐在向川信佐夫师团长发出增援的电报同时,也命令通往周家集沿途的日军对李聚他们进行阻击,日军的少佐是亲自率领大队人马向李聚追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