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南山 雪地留恨 第二十八章 缺个排长

无真子 收藏 6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3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36.html[/size][/URL] 少顷屋内光线又是一亮,众人依旧回头看去,这次来的却是正主儿晁有宽。晁有宽进屋后也吃了一惊,心里转过几个道道后笑容满面道:“你们腿底板倒是摸了油的,有我的没有?” 赵德彰听这话立马将悬着的心放下了,自己退到一边道:“马上起锅,我们一人都吃了个把顶着,你后来,也尝一个试试,好吃得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36.html


少顷屋内光线又是一亮,众人依旧回头看去,这次来的却是正主儿晁有宽。晁有宽进屋后也吃了一惊,心里转过几个道道后笑容满面道:“你们腿底板倒是摸了油的,有我的没有?”

赵德彰听这话立马将悬着的心放下了,自己退到一边道:“马上起锅,我们一人都吃了个把顶着,你后来,也尝一个试试,好吃得很。”

晁有宽也不客气,径直过去把赵德彰位置占了,将所有人一一看过后道:“怎么不见崔宇春,去个人把他也叫来。”说话间,又有人推门进来,入门后便开口道:“班长让我把东西还回来,说早吃晚吃都是吃,等会儿大家一起吃。”

李强听过后转身偷偷往地上吐了口唾沫,石大田也在小四川旁边叹气。晁有宽没搞懂怎么回事儿,旋即明白过来,笑道:“那你再跑一趟,回去告诉你们班长,就说我说的,早吃晚吃都是吃,要大家一起吃,那就赶紧来。”

拿饼的二班战士这才看清人群里有晁有宽,少顷脸上涨得通红,哪还愿继续呆这里,欣然领命跑了。石大田听后却又偷偷叹了几口气,将嘴巴凑到小四川耳边道:“看见了吧,这可就更加的不好了。”

小四川本没太大兴趣,听他话后惘然不解,惑道:“我肚皮头全是稀饭油饼子,理会不过来,你详细说来听听。”

晁有宽新到,大家都忙着招呼,他自己也免不了应付几句,一来一往屋里倒也热闹非凡。石大田与小四川隔着近,嘀咕也不怕被人听去了,便大胆与他分析道:“你看,若换成你站晁代连长位置,来这里没发现少了崔宇春那小子,那证明崔宇春那小子在他心里可有可无。既然代连长一来就问崔宇春,自然证明他心里还是随时都记挂着的。若明知这里少了他,却不管他崔宇春,则必定是把他当外人了,让他等去,反正早晚也是有的吃的。可现在代连长让人去喊他来,尤其是后面那句‘要大家一起吃,那就赶紧来’,那话里却明显透着想用他的意思,来这里才好和大家打成一片嘛!”

小四川听后也觉得十分在理,刚升起的一丁点欲望也给灭了,旋即反觉得轻松许多,笑道:“我早说你娃子本事,看这分析的,换我一辈子也学不来。”

石大田却不想就此把话题说别处去,劝道:“要说冲锋打仗,崔宇春那小子没说的,论觉悟,人家也不比咱低。按说提干那也是无可厚非。可他心眼太小,容不得人,嘴巴子上的功夫也不耐,若让他爬起来,咱们临时一班这帮老弟兄他素来不太待见,大家都指望你能压过他一头,你可不能舍了大家不管。”

小四川想起马易军一直以来便和崔宇春横眉冷对的,倒有心听石大田一句劝,奈何一想起那些事儿来就心烦意乱,忙不迭推脱道:“天要下雨,谁管得住?”

石大田想事入微,嘴巴却也不是能博人欢心的,只和亲近的人麻溜些,见小四川不听,也只得作罢。少顷崔宇春便不疾不徐赶来,进门后客套道:“原来大家都在啊,我还想等着聚一块再吃好热闹热闹呢。”

晁有宽将身体往旁边挪了挪,招手道:“快来快来,这样边吃边等才有味道,只是苦了老王了。”

老王捞起个炸好的油饼递给崔宇春,摇头苦笑道:“我说这帮兵油子怎么脸皮这么厚,原来有个这样的头。”

崔宇春接过饼也不急着往嘴里送,笑着解释道:“这你可错怪咱们晁代连长了,平时他可不是这样,这不是看着我们大家前些日子苦了么。”

老王也是老兵了,听崔宇春这么说,自然也理会得,便不言了。众人围着灶台炸一个吃一个,十六七个人直吃了二十来斤面粉去却意犹未尽,最后还是晁有宽发话大家伙儿才散去,若不然那猪肉炖土豆只怕也难免灾,到午饭时还真就没东西摆出来了。

这样的好生活持续了好几天,兵们脸上也逐渐有了红光,这一日晁有宽领着两三个来召集大家集合,老兵们都知道,也该活动活动了。

马易军靠小四川身边站了,抬眼睛看时,只见晁有宽身边站着两男一女,其中一人着先前见过的人民军军服,想必是当地调派来配合工作的。

晁有宽待大家集合完毕,指着身后穿军服的引荐道:“这位是人民军的李恩智同志。”后又指着另两个引荐道:“这两位是当地的李全、李承楠同志。”介绍完后,晁有宽转过脸对着众老兵道:“毛主席告诉我们,‘共产党是鱼,老百姓是水;水里可以没有鱼,鱼可是永远也离不开水啊!’咱们想要打胜仗,那也是离不开老百姓支持的。如今是出国作战,吃了语言不通的亏。可今天不同了,我身后这三位同志都是本地人,又能通晓得两边语言的,有了他们的帮助,我们就可以通过实际行动让朝鲜人民了解我们,认识我们。也只有大家相互了解了,才能相互帮助,才能团结到一起赶跑侵略者。现在,大家鼓掌欢迎三位同志的到来。”

那李恩智见众人破衣烂衫不由得升起优越感来,挺胸阔步走上前来,轻咳了声昂头道:“欢迎志愿军同志们啊。咱们都是一家人,日后大家要是遇到什么困难,尽管来找我便是,但凡是力所能及的,我一定鼎力配合。”说罢一抬手敬了个极其标准的军礼。

晁有宽自打到了这里,暗地里对部分人民军的同志也是颇有微词。有些了解他们这支军队的还好点,那些不太了解志愿军这支队伍的来历的同志就不好说了,明里暗里总有些莫名其妙的优越感。

这李恩智便是属于不了解那一类,曾作为中国国民革命军的朝鲜义勇队到中国抗日,是以倒也说得汉话。晁有宽看他的神态心里略微不爽,只是出于礼节在他讲话完后带头鼓掌。

李恩智三言两语结束讲话后便推了李全、李承楠父女出来。朝鲜自来崇儒,李承楠是女儿家,有父亲在前面自然不好说话,那李全却是老实巴交的样子,嘟囔了半天也没整出个响来,便草草作罢。

走完了开场白,李恩智便告辞了晁有宽去找别的连了,由于要防止空袭,是以各连之间都是分散着的。晁有宽虑及小四川班上嘴刁的多,怕李全口拙吃亏,便将他派到崔宇春班上,将李承楠调拨给了一班,想他们总不至于去和个姑娘逞口舌之利吧。

有了当地向导,首先自然是要搞好军民关系。李承楠打头,小四川等随后,一行人便开始去逐户拜访左近住家。

晁有宽将工作安排了下去,与李金武作了些交待便奔团部去了。兵们清闲养身,团长却忙得不可开交,战后要总结,部队要重整,兵们要将养好身体,哪一样都要经他思量。晁有宽找到团长,团长自然也有话要对这日后的尖刀连长讲,正可谓一拍即合。

开场客套两句是免不了的,两句闲话扯过,团长便抢在晁有宽前面抛出话头道:“如今补充的新兵就快到了,咱们团这次基层干部损失很大,我找过首长要人,可缺人的也不止咱们一家啊。你们连一直是团里的尖刀,现在暂时还得靠你一个人撑着,新干部来时我尽量多给你派些得力的。”

晁有宽也正是想来说这些的,试探道:“团长,您的难处我理解,但你能不能给我说个准数,我也好有个安排。指导员是一定要的,最主要是排长,如果你给不够,我也好先物色人选。”

团长低头略想了想道:“你们连的李金武不错,这就有了一个吧,到时我再给你派个得力的指导员,再派个打过硬仗的排长,你自己再从老兵中物色一个,加上你们的骨干底子还在,休整一段时间下来,恢复战斗力应该就没什么大问题了。至于其它的副职,只要能办事儿就成,暂时先顶着,磨合一下就有经验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