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个女兵做老婆 第二章 新兵连(上) 8、恋爱戏(1)

老海豹 收藏 9 22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14.html


红生和刘艳谈恋爱的传闻,是从二排一班传出去的,随后风一样不胫而走,哄遍了全连。故事版本很多,梗概大抵相同,即林红生与女兵排新兵刘艳,俩人利用后半夜站岗的机会,开展一场轰轰烈烈的生死恋。对于这场恋爱戏,新兵们惊奇、敬佩、羡慕、嫉妒, 自然羡慕的要占大多数。

胡鑫嫉妒红生,吃他的醋,这是有原因的。

几天前,胡鑫站上半夜岗时遇到了刘艳。在黑暗中,刘艳和他聊了一会儿,尽管东一鎯头西一棒的,俩人聊得不算深,但归纳起来,就有些意思了。刘艳问,听说,你们班长很凶,常体罚新兵。他是老班长,怎么能这样呢?刘艳又问,你也是里下河人吗,和林红生是老乡?刘艳还问,今天下午,林红生挨罚走正步,他又犯了什么错?诸如此类,内容大多与红生有关。

胡鑫没有生气,这么漂亮的女兵和他聊天,他怎么会生气呢?于是,他主动向刘艳介绍自己,说他来自县城,家里条件比较优越,从小在蜜灌里泡大。林红生是农村兵,还是初中毕业生,他是高中毕业后当兵的。入伍后,他和林红生也不同,工作克(兢)克(兢)业业,积极要求上进,干部都喜欢他,让他当了副班长。他还把自己的宏伟理想向刘艳和盘托出——明年入党,三年内考取军校……说到得意处,他竟然卖弄风骚,把胳膊在空中划出优美的小弧线,然后很轻巧地落在枪托上,异常妩媚地抿嘴一乐。

这个动作把刘艳逗笑了,她问,你学过京剧?

他故作高深地说,学过几年吧,不过水平还不算太高。你的歌唱得好听,我要向你学习。

学的是花旦吧?

他不知道花旦是什么东西,随口乱说,当兵之前,我挑过几次花篮,里面插满鲜花,到大街上叫卖,运气好的话,一天能挣七毛钱。但市管员很凶,不让卖就算了,还没收人家的花篮……

林红生也是苏北人,我发现,他怎么和你不一样呢?

胡鑫听不出弦外之音,认为她在赞扬自己,美滋滋地说,我之所以当副班长,而林红生总被班长征(惩)罚,这就是其中的原因吧。

刘艳想笑,又笑不出,提枪走了。

刘艳的不辞而别,让胡鑫多少有些遗憾,但不管如何,今晚他们不期而遇,他还详尽介绍了自己,至少说,自己在她心中有了深刻的印象,这就是最大的收获。接下来,他应该利用更多的机会和刘艳接触,增强她的感性认识。都说自古美女爱英雄。刘艳是全连最漂亮的女兵,当然是美女了;而他——全连唯一的潜水班副班长,应该就是英雄。刘艳不爱他,还会爱谁呢?

像夜晚天空出现的光亮,胡鑫心底那些被阴影遮盖的部分,刷地照亮了。他心花怒放,信心百倍,随即提枪在手,还拉开枪栓做了子弹上膛的动作,当撞针击发的脆声响过,他自我感觉良好到了极点。以后的几个晚上,他的被子上又出现了“大雨伞”,撑得老高,渐随着快乐的呼噜声,一晃一晃的,看得陈平差点儿笑岔了气。

像那晚的空枪一样,胡鑫没能击中预想目标。刘艳没有爱他,和红生谈起了恋爱。那几天,根据孙指导员的布置,他和叶班长充当全连暗哨,秘密盯梢夜晚值班哨兵,当他看到刘艳和红生亲亲热热的样子,还让红生帮她揉屁股,顿时傻了眼,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随着无人呵护的时间漫延,他的伤心还在加剧,他把这种日复一日的痛切,通通归结到红生头上。

他想到了报复。晚上,连里搞紧急集合,四周漆黑一团,哨声响彻营区。规定不许开灯,新兵们五分钟内摸黑打好背包,全副武装到大操场集合,然后徒步开进。紧急集合每星期都有,新兵有了些经验,睡前把背包带和胶鞋之类的预先放置好,还有人干脆军装也不脱,躲在被窝里睡觉,待紧急集合的哨音一响,爬起来就跑。哨声响到第三遍,红生发现胶鞋少了一只,沿着床铺摸了几圈,怎么也找不到了,急得满头大汗。

叶班长感冒,不参加当晚的行动,躺在床上摧命似的大喊,快快!快快快!那是谁?你妈的生孩子啊!

全连新兵在大操场上列队,班、排长检查着装。胡鑫神气活现,以副班长身份履行班长职责。他径直朝队伍中的红生走来,不由分说,揪起他的胳膊,把他推到一块空地上。那里已经站了一排垂头丧气的家伙——有的把背包带打反了,有人找不到武装带,只在腰间系了根背包绳。红生更可爱了,他老兄穿了一只胶鞋,另一只脚光着。

结果,这帮倒霉鬼被活活罚跑了十公里。

回到营房,全班人都没睡,一起帮红生找胶鞋,最后从陈平的枕套中找到了。陈平挥舞着两条瘦胳膊,疯狗似的哇哇大叫,卑鄙!无耻!小人!老子搞死他!

胡鑫满脸赤红,一言不发。

叶班长也觉得蹊跷,鼻子瓮声瓮气的,对红生说,你的胶鞋,怎么会跑到别人的枕套里呢?真他妈的怪事。

红生估计到胡鑫捣的鬼,要不然,他不可能从队列中,一眼发现他少穿一只胶鞋。他为什么这样使坏?就算他平时喜欢挤兑自己,也不该做这种缺德事啊。

那几天,胡鑫既恨刘艳,又恨红生,情绪极端反常。熄灯后,他睡不着,还叹息,饭也吃不好了,常常对着饭碗发呆,人也瘦了一大圈,脱了原形似的,憔悴得很。他平时舍不得花钱,是全班出了名的铁公鸡,连寄信用的八分钱邮票,也常向红生和陈平借,而且从来没还过。有几天,他突然变大方了,掏两块钱到临时小卖点买了几包红梅烟,一根接一根地抽。他不会抽烟,抽得眼泪鼻涕一大把。

陈平缩头缩脑的,躲到胡鑫背后,突然一个跃起,从他手中抢过那包刚拆封的香烟,咧嘴笑道,吸烟有害健康,这种简单的道理连小学生都懂,副班长不能明知故犯啊。胡鑫想抢回香烟,陈平和他玩起了猫捉老鼠的游戏,他追了几圈没追着,急得满面通红。

陈平从烟盒内抽出一根叼在嘴边,吐出一串烟圈说,最高指示:贪污和浪费是极大的犯罪。我遵照毛主席的教导,关心你,爱护你,怕你走上犯罪道路。他将烟盒中的剩余部分,统统发给会吸烟的新兵,神气活现地说,本大侠今日下山,打土豪,分香烟,杀富济贫,大家说好不好啊?

烟云弥漫,众人齐声说好。看到一包烟白白遭践了,胡鑫心疼,朝陈平放大了声音说,老子犯不犯罪,关你妈的屁事。

陈平挑衅地朝他脸上吐出一大团烟雾说,小子,和我说话要注意文明哦。

怎么了,当我怕你不成?

看到气氛不对,红生赶紧把陈平拉开。

胡鑫说,别以为你会两下子花拳绣腿,当别人怕你。告诉你,我胡鑫的拳头也不是吃素的。

陈平被红生死死抱住,挣脱了几次没成功,对胡鑫冷笑,如果你有种,星期天我们到海边单独练,老子只用一只手,不把你打爬下是你孙子。

他们越吵越凶,红生把陈平推到屋外,回过身又把胡鑫拉到一边,小声责备道,你是副班长,应当注意形象,要不然,以后怎么管好其它人?

胡鑫满眼都是敌意,鼻子里的气越喘越粗。

你怎么了?火气这么大,有话跟我说嘛。

滚你的臭蛋去吧。

你疯了?

胡鑫突然嘴一咧,抽咽着说,林红生,我***的!

红生的脸在瞬间变得惨白,看了胡鑫一眼,默默走开了。人在气头上,是不能火上加油的,否则就会烈焰熊熊,一发而不可收拾。他想待胡鑫平静下来,再和他谈谈。

☆☆☆☆☆☆

另一个莫名其妙的人是刘艳,她被喊到排长办公室问话时,还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一脸嘻嘻哈哈的样子。于巧巧坐在办公桌前,起先没想到发火,只想和她谈谈,开讨她主动交待问题。看到刘艳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大扁脸就悬挂下来了,成了标准的四方形。

刘艳,最近《纪律条令》学的如何?

你上次批评之后,我从家里带来的确良衬衣,早就收起来了,一次也没穿过。

不是衬衣,说点别的。

刘艳又位把手腕上的表带解下来,说,表是我哥刚寄来的,怕我早上不知道起床,影响了训练,是关心我呢。既然连里规定新战士不让戴手表,我请排长大人代为保管。

别给我打马虎眼了,我告诉你,如果你不认真交待问题,后果很严重的。

看到于巧巧气冲冲的样子,刘艳知道有事情要发生了,脸一紧,慌忙打住一个正在成长的微笑,我又怎么了?

别以为,你的那些破事儿别人不知道,告诉你,我们全掌握了。

什么破事?

昨晚站岗,你和林红生干了些什么?老实交待清楚!

刘艳捂起脸,绷不住笑起来,妈呀,我还当什么大事,原来就这破事啊,哈哈哈,哈哈哈……

碰上这么个胆大放肆的女兵,于巧巧火气更旺了,命令,刘艳,立正!等她站规矩了,她啪啪敲打写字台说,别嘻皮笑脸的,给我放老实点儿。于巧巧的嗓音尖厉刺耳,有点像石头划在玻璃上发出的那种声音。

没干什么呀,你当我们干什么了?

你违反连里规定,在操场上和林红生谈恋爱!

刘艳像刚下完蛋的母鸡,尖声嚷道,你胡说!我们只是聊天,根本没谈恋爱,你不要污蔑我的人格。

你还有什么资格讲人格?当兵几天,严重违反规定,和男兵谈恋爱。告诉你,这是部队纪律绝不允许的。

刘艳从小性格像男孩子,桀骜不驯,家里人怕她在地方上惹事生非,没办法才把她送到部队锻炼的。这天大的冤枉平地而生,哪里承受得住?她冷着脸说,告诉你,我还真的喜欢林红生了,如果你非说我们谈恋爱,那我就谈给你看看,怎么的?

我处分你!

一个处分拎着,两个处分背着,三个处分扛着,没什么了不起。嘿嘿……

面对这样的刺头兵,于巧巧简直气炸了肺,大声命令,刘艳,立正!

她挑衅似地叉开腿,轻蔑一笑,去你的立正,吓谁呀?

滚——给我滚出去。

滚就滚,哼!一扭腰枝儿,刘艳气乎乎地走了。

女兵班长李小莉埋着头,羞羞答答走进排办公室,瘦弱的肩膀一抽一抽的,好象还在小声哭泣。她来自海南,平时一口三亚腔的普通话,让人半天听不懂。她性格温柔得像猫咪,说话轻声轻气的,虽然只当了一年兵,但她处处体贴新兵,和班里的女兵们相处得像亲姐妹,深得新兵拥戴。

于巧巧对李小莉破口大骂,废物一个,瞧你带的鸟兵。

我问了柳叶眉,还有丹凤眼,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儿。排长,他们真的没谈恋爱……

你知道个屁,有人都看见她们亲嘴摸屁股了,你还帮她打埋伏,什么意思?

李小莉挺直了瘦小身板说,我保证,她们绝对没那样。

你真会带兵啊,晚上代岗上厕所,然后放空让新兵乱搞,行啊你。

那晚柳叶眉来倒霉……我代她的岗。后来,后来……我上厕所了……

上厕所要去一个小时吗?下哨了才装腔作势过来打一圈,是这样的吗?

我拉稀了,很厉害的……

拉你妈的稀,我看你是拉皮条,纵容新兵犯错误!

排长,她们真的没有谈恋爱,我保证,我发誓……

保证个鬼,你也给我滚!

李小莉一溜烟儿跑了。

于巧巧抓住桌面上的磁石电话,气急败坏一通猛摇,然后疾风骤雨般大喊,连长连长连长连长,连长连长……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