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锦衣卫 第一部 第10章 纵观天下(3)

3岁就很尜 收藏 15 2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3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32.html[/size][/URL] 胡欣突然挣开眼睛,微微一笑,开始分析起来:“大哥,二哥,就小弟看来,这事也怪,也不怪。你们想一想,那上官清风,乃是先帝钦命的四品知府,也算是个不大不小的朝廷命官了。凡历朝历代,即使小于此品阶级的朝廷命官遇刺,朝廷均要追个天翻地覆、鸡飞狗跳,甚至大肆牵连,上下左右,祖宗八代,不惜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32.html


胡欣突然挣开眼睛,微微一笑,开始分析起来:“大哥,二哥,就小弟看来,这事也怪,也不怪。你们想一想,那上官清风,乃是先帝钦命的四品知府,也算是个不大不小的朝廷命官了。凡历朝历代,即使小于此品阶级的朝廷命官遇刺,朝廷均要追个天翻地覆、鸡飞狗跳,甚至大肆牵连,上下左右,祖宗八代,不惜滥杀无辜,处处草菅人命,引发了多少轰动天下的大命案?西晋的‘八王之乱’,唐、宋以来的几大‘文字狱’,牵连了多少人?杀害了多少无辜?当今朝廷钦命四品知府,而且是闻名华夏的赫赫名吏,百姓爱戴的青天大老爷突然遇刺,朝廷居然不予理会,说起来也是够怪异的了。不过,仔细想起来,又觉得一点也不怪,似乎非常正常。”

周铁和杜森齐声追问:“怎么说?难道这里面还有什么玄机不成?”

胡欣脸上仍然是那么的平静!他继续解释道:“大凡清官,都有一个通病,只知勤政爱民,不愿媚上邀宠;只喜清正廉明,不爱同流合污。当今朝政如此污秽腐败,可谓豺狼当道,虎豹横行,好人遭罪,坏人欢心,在这种污浊的世道面前,哪还有清官廉吏的市场?想那上官清风,一生痛恨贪官污吏,不喜结交朝廷权贵,实在是不合当今官场的潮流,他的官运还能长久得了?他的日子还能好过了吗?”

经胡欣这么一提醒,周铁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他接着说道:“老三,听你这么一说,我也似乎明白了许多。我还听说,前年春节过后,吏部尚书尚长寿那个奸臣过六十大寿,各州各府许多四品以上大员,都是争先恐后的奉送厚礼,一个个都是舔着屁股,百般的巴结。就那上官清风,不光礼没送一点,就连照面也没去打一个。你们想想,那帮权贵恶吏还能饶了他?”

胡欣告诉他:“大哥,恐怕还不止这些呢,其实最忌讳的还不在此事。小弟听说,头年八月,上官清风为了给受害民众伸冤,居然派出他的手下护卫、号称‘武当四大剑客’之一的清水子出门,远涉梧州,遂然出手,把锦衣卫内廷总管吴铭的外孙、那个被称为‘梧州衙内’的纪小天给砍了,这才是最最要命的事情。据说,当时纪小天为了抢夺一笔宝藏,居然远离梧州,奔袭千里,潜入银州境内,恶意杀害了五名知道内情的无辜百姓,顿时激起公愤,受害百姓告到了银州知府衙门,上官清风马上接手了这个恶性案件,迅速进行了处理和了结。”

在一边听着老大和老三对话的杜森,早已满脸愤怒。只见他的右手缓缓地伸向地上尚未出鞘的大刀,恶狠狠地说:“他妈的,这天底下的恶人全都该死!哼哼!尚长寿!你这个奸臣恶吏,老子非宰了你不可,老子要让你‘长寿’变短寿!还有那个无耻透顶的混帐王八蛋吴铭,要是让老子碰上,老子一定狠狠的剐你,非得让你变成‘无命’不可!”

周铁左手缓缓地把带鞘的宝剑提起,然后转向杜森,低声安慰道:“老二,别那么生气,平静一点好不好?上官清风乃百姓爱戴的好官,且与你我有一些交情。上官清风被害,我们决计不能袖手旁观。对这件事,我们肯定是要尽点义务和朋友道义,朝廷不管我们管!就是豁出来了,我们也要插手处理这件事,非得要跟他们别别这个苗头不可,一定得给上官清风讨还一个公道。我们务必找到真凶,宰了他们,拿那些恶棍的头颅,来祭奠这位勤政爱民的好官,以安慰我们这位朋友的在天之灵。”

还没等周铁说完,杜森马上表示赞同:“大哥说得对!这件事情我们是该出手,一定要找出那些个杀胚,千刀万刮,坚决为上官清风报仇雪恨。否则,实在是对不起我们这位勤政爱民、有情有义的官场朋友。”

胡欣想了想,马上提议道:“大哥,二哥,小弟也赞同介入此事,马上出山,为上官大人报仇雪恨!但是,小弟估摸着,此事内情肯定极为复杂。要想准确出手,尽快找到真凶,我们就得先摸清此案内情。依我看,探查内幕、追查凶手之事,我们就从银州下手!”

话音未落,又是杜森第一个抢上:“好!老三说得对,就从银州开查!让我去!老子非得把那帮恶棍找出来,拿刀子一块一块剁了他们不可!”

胡欣双手提起尚未出鞘的刀剑,微笑一下:“大哥,二哥,还是由小弟我到银州跑一趟比较合适一些!我年纪轻,又显得消瘦文静,外表看起来,根本不象个武林人士,倒是很象个进京赶考的文弱书生。由小弟出行,不容易引人注意,更不容易被人怀疑,这样一来,行事也会方便一些,一路上的麻烦也会少一些!”

周铁也认为胡欣所说有理,急忙表示赞同:“好!就按老三说的做,你去跑一趟银州,好好的给我查一查!”

杜森还想争抢:“老大,这……”

周铁再次抬手制止他:“你还是省省吧,还这……那什么?办这种事,老三比你我都要适合得多。除了老三自己刚才所说的那些条件之外,还有一条是最重要的,那就是:在我们哥仨之中,就数老三行事沉稳,处事机警,他先下山查案,最为妥当。好!就这么定了!现在我们上山,路上再练一遍‘刀光剑影’第二十八式‘天地合一’。”

杜森虽然有所不愿,但老大说话,他也无可奈何。

再者,仔细一想,干这种需要隐秘形迹之事,他确实不是那么在行,因为他性格太过急躁,心里藏不住东西,遇事太容易喜于行色和怒于行色,哪象老三那样,泰山崩于前而不惊,万分险恶之中,仍然冷静如初,我杜老二实在是没法比,也就只好认了,让老三去就让他去吧!

周铁看了看杜森,微微一笑,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从地上捡起未出鞘的刀剑,顺手往背上一插,提纵转身,象一只黑燕,从古庙中飞冲而出。

杜森也和周铁一样,快速从地上捡起未出鞘的刀剑,顺手往背上一插,提纵转身,象一只黑燕,从古庙中飞冲而出,速度几乎与周铁相同。

胡欣也和两位兄长一样,从地上快速捡起未出鞘的刀剑,顺手往背上一插,提纵转身,象一只黑燕,从古庙中飞冲而出,速度似乎比周铁和杜森更快。

夜空中,“南岭三杰”飞驰的身影,闪电般地向高山之巅冲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