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责不能只“问”鸡毛蒜皮的小事、小节,不能只打苍蝇不打老虎




各地近来发生了不少类似新闻。纪委偷拍监督发现公务员上班打牌,然后问责的;领导开会发现台下干部打瞌睡,就地免职的;媒体偷拍到有公务员上班时闲聊,也启动问责———从瞌睡、闲聊到打牌,再到高明的“开会缺席”和“上班网游”,在这些问题上又是怒斥又是撤职,看上去确实很严。不过,对这种问责,我却有些不以为然。


这种对公务员看似很严厉的管理,只不过集中在一些鸡毛蒜皮、无关紧要的小事上,而在真正涉及权力监督、官员廉洁等核心吏治问题上却缺少这种一剑封喉、雷厉风行的问责。


开会时缺席、上班时玩游戏,这些虽事关公务员形象和行政效率,但只能算是小事情,属非常浅表化的管理问题———这些问题是该在“幼儿园阶段”就应解决的问题。


对公务员的严管应该用在哪些事务上呢?应该用在那些维护公务员核心职业道德的制度上。比如在财产公开上必须严厉,因为这与一个官员的廉洁清正与否密切相关。比如对公务员配偶子女就业的监督必须严。一位著名反腐专家曾说过:要知道一个官员是贪是廉,看看其子女和亲属的从业情况就清楚了。对公共财政监督必须严,盯紧了财政可以遏制住不少腐败:公款吃喝、公车私用、公款旅游就没有了来源。还有人事任免、政务公开、权力约束等方面。


而我们的“严厉”恰恰没有体现在这些核心方面,却用在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上面。这很容易给人造成一种错觉:以小事上不近人情、近乎苛求的严厉,营造了一种严治幻觉,却未能在那些关键问题上管住官员,掩盖了关键事务上的制度真空。


在执行问责制的过程中,没有遇到过公职人员推诿扯皮、利用职务之便吃拿卡要、滥用公款吃喝、决策失误等现象,对这些事务不进行追究和问责,而拿开会缺席、上班玩游戏之类说事,抓小放大。这样鸡毛蒜皮化的问责实在令人失望。


抓小放大,以鸡毛蒜皮偷换大事,是忽悠民意的问责秀。期待高明的问责制能突破这种鸡毛蒜皮化,在大问题的问责上也“放一”,表示一下政府问责的决心。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