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波三折的“警察枪击无辜青年案”

绿色冲击波 收藏 2 359
导读: [img]http://img1.gtimg.com/news/pics/hv1/189/162/567/36910674.jpg[/img]   谭贝公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我丈夫死了,像狗一样没人管。”1999年8月22日,她丈夫王文安被人打死,该案至今未破。本报记者 刘万永摄   这是一起并不复杂的案件,却由于案外因素的影响变得离奇曲折。   2000年7月24日,海南省东方市大田乡(后更名为大田镇)派出所民警文瑞强开枪击伤新宁坡村民邢亚盖。近6年后,开枪民警以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


一波三折的“警察枪击无辜青年案”

谭贝公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我丈夫死了,像狗一样没人管。”1999年8月22日,她丈夫王文安被人打死,该案至今未破。本报记者 刘万永摄

这是一起并不复杂的案件,却由于案外因素的影响变得离奇曲折。

2000年7月24日,海南省东方市大田乡(后更名为大田镇)派出所民警文瑞强开枪击伤新宁坡村民邢亚盖。近6年后,开枪民警以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此后,与此案有关的东方市公安局原局长李国和等3名警察也被判刑。

2009年11月24日,最高人民法院认定“原审判决确有错误”,指令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李国和案。

警察击伤的邢亚盖坚称自己是无辜的,开枪警察则认为邢亚盖是“8·22”案在逃犯罪嫌疑人,自己在追逃时将其击伤。

1999年8月22日,在大田乡零公里处,新宁坡村多名村民将保丁村村民符亚红打伤,将其哥哥王文安(出生后被送给同村王家)打死。

邢亚盖是不是“无辜青年”,破获“8·22”案便可水落石出。然而,由于某些原因,这起1999年发生的案件,虽经公安部两次挂牌督办,至今未破。

邢亚盖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2000年7月24日下午5点多,我骑摩托车到大田乡零公里处买菜,看到税务所的人在设卡收税。此时,文瑞强让我靠边停车,我知道他在配合收税,但害怕被罚款,没敢停车,随后就被文瑞强一枪打中背部,一枪打中腰部。

文瑞强否认击伤邢亚盖时自己是在协助收税。他强调,自己是按照所长章生贵的要求抓捕自己管区发生的“99·8·22”杀人案件的犯罪嫌疑人,而邢亚盖是自己在打人现场看到的犯罪嫌疑人。

文瑞强说,符亚红曾两次遭到新宁坡村村民的殴打。第一次打架时有群众报案,我赶到现场看到很多新宁坡村村民,有的拿刀,有的拿木棍,也看到符亚红嘴角流血。邢亚盖拿着木棍大喊“打死!打死!”,冲来冲去,还险些打到我,虽然当时不知道他的名字,但对他印象特别深。

文瑞强说,中午1时左右,新宁坡的这些村民又跑到另一条路上,我们拦不住,打110请求市公安局援助。我亲眼看到邢亚盖拿着木棍,喊着“打死!打死!”往北走。不久,有人报案称北边打死人了。在离此处不远的地方,王文安被打死了。

文瑞强称,“8·22”命案发生后,同年10月7日,新宁坡村村民又将马龙村村民吴亚成打死。追逃工作第二年仍在进行。公安局开会布置追逃任务落实到派出所后,所长章生贵在周一(2000年7月24日)例会上要求尽快抓捕犯罪嫌疑人。当天下午,自己去卡点执行任务。

邢亚盖向记者否认参与了“8·22”案件,称当时岳母病重,自己在家照顾病人,晚上睡在工地。证明人是其岳父。

2000年7月26日,公安局局长李国和请东方市人民检察院介入调查,同时要求公安局纪委书记陈文吉等调查枪击案。当天中午,公安局刑警队队长杨泽波等到医院对邢亚盖进行审查。

同年8月2日,东方市公安局作出《调查报告》,认定邢亚盖是“8·22”案在逃人员,文瑞强在鸣枪示警无效的情况下开枪并无不当。

2006年4月10日,东方市人民检察院出具证明说,检察院未向公安机关发出文瑞强涉枪案《要求说明不予立案理由通知书》或《立案通知书》。

“8·22”和“10·7”案件发生后,东方市公安局抓捕了新宁坡村几名犯罪嫌疑人。

1999年10月22日,在接受东方市公安局城东派出所民警讯问时,新宁坡村村民邢刚承认自己参与了“8·22”案件,并看到邢亚盖打了保丁村人(指符亚红)几巴掌。

同年12月15日,东方市公安局刑警队讯问了参与“8·22”案的新宁坡村村民吉怕月。笔录显示,吉怕月看见邢亚盖、吉亚良等人“围打两个保丁村人,我们见状也追了上去,动手打。当时很多人都打,打后我看见他们好像死了,我们所有人就一起回村了”。

2000年4月14日,东方市公安局呈请东方市人民检察院批捕新宁坡村涉案人员。检方批捕了吉亚平、邢诗华等5人。

2000年8月28日,东方市人民检察院对邢刚进行了讯问。笔录显示,邢刚再次承认自己参与了“8·22”案,且指证邢亚盖参与打人,并说明了邢亚盖的基本情况,如,5队人,20多岁,有老婆,三个孩子,岳父当村主任。

2000年9月5日,东方市人民检察院出具报告,认定邢亚盖没有参与“8·22”案。主要证据有:邢亚盖本人否认,其岳父证明邢亚盖当天在家照顾病人;对“8·22”案参与人邢刚、吉阳青、唐金龙、吉亚平、邢诗华的调查;文瑞强本人没有邢亚盖涉案的证据材料;东方市公安局呈捕名单中没有邢亚盖。报告认定,文瑞强在没有认定邢亚盖为批捕在逃人员或负案在逃犯的情况下,开枪造成邢亚盖重伤。

2010年6月22日,东方市公安局政委潘树光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警察抓捕犯罪嫌疑人时,无需事先得到公安局的指令,也无需根据此人是否列入批捕名单。只要有证据证明是犯罪嫌疑人,警察就有权力有义务进行抓捕。

2000年8月26日,李国和脱产学习三个半月,2001年6月,调公安部工作。

不久,被批捕的“8·22”和“10·7”案犯罪嫌疑人全部被取保候审,后释放。

关于释放的原因,东方市公安局在2007年5月8日向海南省公安厅信访处的《报告》称,由于吴亚青、吴亚全在逃,被抓获的吉亚平等翻供导致证据不足,经公检两家讨论,“8·22”案不符合起诉条件,对吉亚平等人取保候审。

《报告》称,在侦办“8·22”案中,吉亚平、邢诗华、唐进龙、吴亚雄均没交代邢亚盖涉案。在侦办“10·7”案中,犯罪嫌疑人邢刚说当天上午看到邢亚盖参与殴打两个保丁村人。经查,王文安、符亚红是在中午被打死打伤的;邢刚交代涉案的邢亚盖父亲叫“邢东明”,而被警察击伤的邢亚盖父亲叫“邢国明”;另一名犯罪嫌疑人吉阳青说到邢亚盖参与殴打,但没有说明邢亚盖的基本情况。

受害人符亚红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东方市公安局、检察院释放犯罪嫌疑人前,从未安排他前去辨认。

对此,《报告》的解释是,符亚红此前没有向公安机关及其他部门控告邢亚盖涉案。

2010年6月22日,东方市公安局政委潘树光对记者说,公安机关抓获犯罪嫌疑人后,肯定会让受害人辨认。没辨认,程序就是违法的,这个案件就是违法的。

海口市琼山区人民法院认定,文瑞强在协助税务机关征税,维持秩序时违法使用枪支,致邢亚盖重伤,其行为已经构成故意伤害罪。案件发生后,李国和一边安排陈文吉等进行调查,一边到医院控制邢亚盖,后组织警力到新宁坡村包围吉平汉等两户人家,电视台随后播放虚假的抓捕现场。章生贵、陈文吉未对枪击案深入调查。三人均构成玩忽职守罪。

“8·22”案犯罪嫌疑人邢刚的调查笔录显示,吉平汉是“8·22”事件的组织者。

文瑞强案二审中,东方市地税局称,该局及其所属大田税务所当天没有邀请文瑞强协助征税,但未被法庭采信。

邢亚盖及其岳父符光华曾控告警官文瑞强杀人没人管。海口市人民检察院调查笔录显示,这份材料由符光华和东方市人民检察院干部黄宗山撰写。黄宗山向符光华提供了东方市公安局关于枪击事件的调查报告、《今日东方》的报道。报告及报道都明确说明“警察开枪击伤了‘8·22’案在逃犯罪嫌疑人”。

记者注意到,在这份21页的控告信中,邢亚盖多次提及“10·7”案,并坚称东方市公安局诬陷他是“10·7”伤人致死案的在逃杀人犯,但却只字未提“8·22”案。


中国青年报北京7月6日电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