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就要天亮

我会睁着靡靡的眼睛走一段不是很长的路

到宿舍

如果可以,我会遇见一群人

他们不知从那里来 每个人都带着一身的谜语

我多半时间会和他们走在一快

他们总是喜欢叼着一跟烟

然后说我不懂的话


他们会吧唧着一双破旧不堪的鞋走上学校的工地

我则回吧唧着一只脑袋 趴在床上

有时醒了我会听到工地上传来的声音

那么的耳熟 于是我感觉到很温暖

像是爸爸在哼着摇篮曲


我喜欢去看他们的一双手

因为我喜欢看爸爸的

爸爸的那双手

总是沾着一些泥土

带着某种蓝色淡淡的香

我每次看都会很小心

所以他每次都没有发现


可是我看这些亲爱的一群陌生人的

我会很大胆

有可能 我会把爸爸这个词脱口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