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将的摇篮:云南陆军讲武堂

军刀扩张 收藏 0 4084
导读: 先看一个猛人汇集的名单: 朱德(元帅,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司令,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   武元甲(大将,越南国防部部长兼越南人民军总司令) 叶剑英(元帅,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部长,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 武海秋(越南临时政府主席) 李根源(上将,陕西省省长,粤滇军总司令)    顾品珍(上将,滇军总司令,云南督军,云南省省长)    唐继尧(上将,云南督军兼省长,靖国军总司令,建国联军总司令)    李烈钧(上将,江西都督,护

先看一个猛人汇集的名单:

朱德(元帅,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司令,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

武元甲(大将,越南国防部部长兼越南人民军总司令)

叶剑英(元帅,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部长,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

武海秋(越南临时政府主席)

李根源(上将,陕西省省长,粤滇军总司令)

顾品珍(上将,滇军总司令,云南督军,云南省省长)

唐继尧(上将,云南督军兼省长,靖国军总司令,建国联军总司令)

李烈钧(上将,江西都督,护法军政府总参谋长

张开儒(上将,滇军总司令,广州大元帅府参谋总长)

罗佩金(上将,护理四川督军,靖国军第一军总司令)

刘存厚(上将,四川督军,四川陆军检阅使)

赵又新(上将,川滇黔靖国军第二军总司令)

杨杰(上将,陆军大学校长,代理参谋总长)毕业生:

崔庸键(次帅,朝鲜人民军总司令,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常委会委员长)

朱培德(一级上将,参谋总长,代训练总监)

金汉鼎(上将,代理滇军总司令,国民革命军第九军军长)

范石生(上将,滇军第二军军长,国民革命军第十六军军长)

胡瑛(上将,云南戒严司令部司令)

盛世才(上将,新疆临时边防督办,第八战区副司令长官)

赖心辉(上将,四川边防军总指挥,四川省省长,第二十二军军长)

龙云(二级上将,陆军副总司令,军事参议院院长;国防委员会副主席)

卢汉(上将,第一方面军总司令,云南省主席)

这些人有一个共同特点,要么在云南陆军讲武堂担任教官,要么从这里毕业。此外自我感觉良好的棒子国首任国防部长也从这里毕业。



在近代云南的历史上,有一文一武的两所学校,都非常著名,云南陆军讲武堂“文”指西南联合大学,“武”指云南陆军讲武堂。前者培养了一大批杰出的科学家、教育家;后者培养一大批杰出的军事家、革命家。正因为如此,曾经是云南陆军讲武堂的学员,后来成为共和国元帅的朱德,称云南陆军讲武堂是“革命熔炉”。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年轻时的叶剑英

创办于近一个世纪前的云南陆军讲武堂,直到今天遗址尚存,并且于1988公布为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这就是位于昆明城中心、著名风景区翠湖西岸承华圃这块土地上,现今还存在着一幢米黄色砖木结构的四合院的二层建筑。由东、西、南、北四座楼房组成,各楼对称衔接,并设有通廊,楼端各设拱券门一道。占地面积1390平方米。主楼西南尚存有大课堂(礼堂)和兵器库一幢。南楼中部设阅操楼,高约15米,宽13米。楼前即当年宽大的操场,不亚于两个足球场面积,不过今天已为云南省科技馆等高大的建筑所替代。然而,历经百年风雨的老四合大院尚存,配上四座长120米、宽10米的四座走马转角楼的楼房,不仅平添几分古色古香,也显现了讲武堂当年的雄宏气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越南军队的缔造者—武元甲

云南陆军讲武堂是中国近代一所著名军事院校,开办于1909年。与创办云南陆军讲武堂于1906年的北洋讲武堂(天津)和创办于1908年的东北讲武堂(奉天)并称三大讲武堂。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韩国首任国防部长李范奭,由唐继尧担保方得进入讲武堂

当时,晚清编练新军,计划在全国编三十六镇(师),其中第十九镇建于云南。新军编练亟需新型军官,清政府为适应这一新形势的需要,作出统一的规定:“各省应于省垣设立讲武堂一处,为现带兵者研究武学之所。”1908年(光绪三十四年),护理云贵总督兼云南藩台沈秉经向清廷奏准,筹办云南陆军讲武堂。校址设在昆明原明朝沐国公练兵处,占地7万余平方米。1909年(宣统元年)8月15日,云南陆军讲武堂正式开学,高尔登为首任总办(校长)。学堂开办之初,分步、骑、炮、工四个兵科,设甲、乙、丙三班。课程仿照日本士官学校加以调整而成,分为学科、术科两项。讲武堂聘用了一批国内武备学堂毕业生和日本士官学校中国留学生任教。朱 德 铜像至辛亥革命时,讲武堂已为云南新军输送中下级军官600余名。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满清挣扎的手段,却不料成为插向自己的利刃

辛亥革命后,云南都督蔡锷将军下令将云南陆军讲武堂改为云南陆军讲武学校。以云南讲武堂师生为骨干组建的滇军,在护国、护法战争中战绩辉煌,故学校声誉日隆,威名远扬。邻省甚至邻国许多有志青年纷纷来昆明报考求学。据不完全统计,从第十一期至第十七期,朝鲜、越南来留学的青年达200余名。

1930年,龙云在讲武学校成立滇军教导团,龙自兼团长,除步、骑、炮、工四兵科外,增设宪兵、经理、交通三个区队以培养专业军官。教导团共办三期。至此,云南陆军讲武堂、讲武学校共办22期,包叶剑英 铜像括校内举办的各种培训队、班,共培养各类军官、军士约9000人。

1938年,该校按黄埔军校系列,改名为“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第五分校”。黄埔军校的9个分校,均由蒋介石兼校长,具体实行主任负责制,昆明分校由龙云兼主任。依照黄埔军校系列定为黄埔第十一、十四、十六、十七、十八、十九、二十期,培训各类学员近8000人。抗日战争结束后,1945年9月,第五分校奉令停办。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西方风格的校舍

云南陆军讲武堂的创办与清末新军的建立有直接的关系。20世纪初,练兵场清政府决定在全国编练新军36个镇(师)。地处边疆的云南,因国防需要,计划建立新军两镇。1909年2月,云南新军编成一个镇,被授予第十九镇的番号,官兵总计为10900人;与此同时,全省巡防队也改为营制,共62个营,第十九镇与巡防营官兵总计约3.5万人。 新军的编练迫切需要新式军官,因此开办陆军学堂以培养人才,势在必行。云南陆军讲堂是清末各地创办的讲武堂中最为重要的一所。它初办于1907年9月,由陆军小学堂总办胡景伊兼管,开学之初有学员86人,而到2月,留堂者仅41人,学堂设施及教学质量均较差,结果才7个月就停办了。一年以后,由护理云贵总督沈秉堃及云贵总督锡良经过一番筹备后又重办。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学员宿舍,比起解放军咋样

云南陆军讲武堂复办之际,正好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第6期中国留日学教室生毕业回国,云南当权者便从中物色人才,任命大批回国留日学生为讲武堂的骨干和教官。在这批人中,同盟会员占有相当大的比例,如李根源、李烈钧、张开儒、方声涛、赵康时、沈汪度、唐继尧、庾恩旸、顾品珍、刘祖武、李鸿祥、李伯庚、罗佩金等。

据统计,在云南陆军讲武堂开办之初的47名教职员中,同盟会员就有17人,革命分子11人,倾向革命者8人,政治态度不明者11人,没有发现明显的反动分子。从学历来看,受过新式教育的占绝对优势,在已知的担任教官(教员)的40人中,日本各学堂毕业者有28人,就学于北京京师大学堂者有4人,就学于越南巴维学校者2人,情况不明者6人,这个分类的数据,反映了云南陆军讲武堂教员的政治、业务的基本情况。

与清王朝统治者的愿望相反,云南陆军讲武堂为同盟会提供了重要的活动场所,革命党人事实上掌握了讲武堂的毕业证大权,使之成为军服云南革命的重兵器要据点,成为西南地区团结革命力量的核心。筹备之初,讲武堂总办(相当于校长)由云南兵备处总办高尔登兼任,同盟会员李根源任监督(相当于主管教学训练的副校长或教务长)。到1910年5月,高尔登连名义上的讲武堂总办也辞了,李根源继为总办,沈汪度为监督,张开儒为提调,这样,讲武堂的一二三把手全为同盟会员所担任。正是因为如此,重办以后的云南陆军讲武堂焕然一新。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学校正门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现在是历史遗迹了

重要特点

第一、规模较大,班次较多,学生人数也比较多。

第二、学制较长。根据清末关于军事学堂学制的规定,讲武堂的学制每1期一般为4个月,除假期及往返时间外,实际在堂学习时间仅为3个月,而云南陆军讲武堂甲、乙班学制为1年,特别班为两年半,丙班为3年,学制要比规定的时间长几倍(而实际执行却又短一些)。

第三,课堂设置完善,教学质量较高。云南陆军讲武堂分步兵、炮兵、骑兵、工兵、辎重五种兵科。甲、乙班入堂后重点学习军事学科,如地形学、筑城学、兵器学、军制学、卫生学等,并学习兵科教程,如本兵科的典、范、令等。丙班、特别班先学习普通学科及军事学基本教程,如国文、伦理、器械画、算术、史地、英文或法文、步兵操典、射击教范、阵中勤务令、工作教范、野外演习等,然后分科专业学习军事学科和本兵科教程。

学校的制度和作风是仿效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纪律非常严格,每天上课6小时,上操2小时,早晨有体操和跑步,晚上还有自习,而且夜间有紧急集合的训练。由于课程较为完善、教学严格、纪律要求高,使得云南陆军讲武堂毕业生的质量在当时与其它军事学堂相比,高出一筹。

这所学校有自己的系列校歌,共七首,这是其中一首:

风云滚滚, 感觉他黄狮一梦醒。 同胞四万万, 互相奋起作长城。 神州大陆奇男子, 携手去从军。 但凭团结力, 旋转新乾坤。 哪怕它欧风美雨, 来势颇凶狠。 练成铁臂担重任, 壮哉中国民! 壮哉中国民!

中国男儿!中国男儿!要凭双手撑住苍穹。睡狮昨天,醒狮今天,一夫振臂万夫雄。长江大河,亚洲之东,翘首昆仑,风虎云龙,泱泱大国,取多用宏。黄帝之裔神明胄,天骄子,红日正当中。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校生参观


辛亥革命以后,云南陆军讲武堂改名为云南陆军讲武堂学校,继续办了19期,先后培养了数千名人才。讲武堂师生在后来的护国战争北伐战争抗日战争以及推翻蒋家王朝的解放战争中,继续发挥着巨大的作用,为中国人民以至世界人民的解放事业,作出了自己的贡献。

校园轶事:叶剑英击败日本剑道高手

叶剑英元帅早年在云南讲武堂学习军事时,一个日本教官精于劈刀术,经常找人比试劈刀,以对方败在他的刀下为乐趣。久而久之,输给他的人越来越多,他也就越来越不可一世。

叶剑英不服气。他找了一个叫金至顺的朝鲜人为武伴,每天早起晚睡,经过半年的顽强苦练,终于掌握了一手精湛娴熟的劈刀术。

临近毕业的一天,叶剑英主动找日本教官进行比武。消息传开,许多学员和教官都到场观看。开始,叶剑英对日本教官的频频劈杀采取守势,有意消耗对方体力。时间一长,日本教官的攻势减弱。叶剑英抓住时机,以熟练的刀法发起凌厉的攻势,使对方立时陷入忙于招架的被动地位。日本教官不肯就此败阵,突施绝招,挥刀向叶剑英猛劈过来。叶剑英眼明手快,敏捷地将身体一闪,顺势将对方的刀死死按住,使其无法动弹。日本教官见势不好,只得气喘吁吁地连喊:“不要太重,不要太重!”围观的人目睹往日耀武扬威的日本教官终于败在中国人手下,个个感到无比痛快

本文内容于 7/7/2010 9:54:53 AM 被军刀扩张编辑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