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手 正文 第十四章 护送

诺基不亚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9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98.html[/size][/URL] 又是“啪”的一声,刀尖挑断绳子的声音在姜坤的耳边传来,姜坤有些吃惊的看着在自己不远处有些模糊的石小男,不知道他到底是卖的哪门子药? 可还没有等他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就觉得自己的脸颊重重的挨了一下,巨大的力量瞬间就使的他失去平衡倒在了地上,而他倒下的同时耳边传来了黄羽慧的惊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98.html



又是“啪”的一声,刀尖挑断绳子的声音在姜坤的耳边传来,姜坤有些吃惊的看着在自己不远处有些模糊的石小男,不知道他到底是卖的哪门子药?

可还没有等他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就觉得自己的脸颊重重的挨了一下,巨大的力量瞬间就使的他失去平衡倒在了地上,而他倒下的同时耳边传来了黄羽慧的惊叫声。

用手努力的撑起身体,姜坤有些摇晃的又站了起来。火折子突然发出了光亮让他已经逐渐适应了黑暗的瞳孔急剧的收缩起来,当他缓过劲来的时候发现在自己身边的黄羽慧也已经恢复了自由。

寒着一张脸的石小男用一种生硬的语气告诉姜坤:“这是你构陷我的利息,我不知道你说的是否是真的,不过我给你一个机会。现在你领着你身边的女人走,我给你一个时辰的时间,一个时辰之后我去追你们,追上了那么就是这大山要留下你们,追不上那是你们命大该上哪里去就回里去。”

说完石小男把玩了一下手里的三零式刺刀,将刺刀插入刀鞘后递给了姜坤。

“拿着防身吧!你还欠我一条命呢!我希望一个时辰后能再见到你们,由我亲自将你们欠我的收回来,可别半道上让狼给刁走了。”

在跟姜坤指了一个方向后,石小男和石勇爷俩走了,无声无息的走了。

在经过黄羽慧的身边时石小男掏出一个硬硬的东西就塞在女孩的手里,低沉的蠕动了几下嘴皮子后,和他的老爹悄然的消失在黑暗中。

林间空地上只留下了两个还有些木然的男女。

脚底板踩在被雨水浸透了的枯叶上发出了“噗吇噗吇”的声音,石小男极度的郁闷的低头在林间穿梭。

他的心中不断的告诫自己:这是最好的结果了,自己已经给他们机会了。虽然不能把你们怎么样了,可吓唬一下也能出出心里的恶气!

虽然被人在自己背后下黑手让石小男极度的不爽,不过人家毕竟站在大意下面有N多的人在后面撑腰。被D教育了好几十年,打也打了骂也骂了该讨回的利息也差不多了,石小男还真的没有向先烈们下手的胆量。

当再次回到地窝子的时候翻看了一下手腕上的表时针已经指向了八点钟了,石小男有些颓然的一屁股坐在炕上,当真让女孩走后石小男看着这只有两个雄性生物空间格外的别扭,难道自己的心也让人给带走了?

在前世物欲横流的社会里石小男不相信一见钟情,到现在石小男也不相信有一见钟情的事情会发生,他更不会相信这种事情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一颗有板子弹不断的在石小男的指间跳跃,随着它在指间顺畅的翻腾中偶尔出现的停顿,可以让人发现手指的主人内心的微小变化。

“嘭”

被突然在自己身边响起的声音吓了一激灵,石小男有些愕然的看着将捆着弹盒的腰带丢到自己旁边的老爹。

“既然放不下心来,那就送他们一程。省的你的心跟猫爪的似地,我看着咋贼难受呢?”

石小男有些难看的冲着老爹露出了一个笑容,手上麻利的开始将一应的东西往自己的身上装,而嘴里却问起老爹:“老爹你怎么知道我不是要追上他们挑筋喂狼呢?”

粗糙的大手在石小男的头上胡乱的揉搓了一下,石小男耳边响起的老爹爽朗的笑声:“你个小兔崽子我大小看到大,你还没有撅腚我就知道你要拉什么屎。你那点小心思还能瞒得住我啊!”

撇撇嘴石小男没有再说什么?有什么好说的呢?

本来就是自己有些不放心那两个在林子里的菜鸟,石小男绝不会承认是担心那个让他人生中第一次心动的女孩。他给自己找了一个完美的理由:只不过是有些不放心他们独自就在林子里行走,如果真的出现了什么意外?那么自己就真的会成为害死无数同胞的凶手了!

“咔遢咔遢”来回的拉了几下套筒,石小男将花口撸子别在了自己的腰上。冲着老爹转了两下身子看着老爹对他点了一下头。石小男没有再跟老爹磨叽什么,默默的向地窝子的出口走去。虽然心里总感觉有点怪怪的像生离死别的感觉,可石小男没有犹豫和后悔。

抬头看了一下漆黑的天空石小男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雨后的清新伴着一股淡淡的泥土的芬芳钻入他的鼻子。回头看了一眼那昏黄的入口,石小男紧紧的攥了一下拳头。

漆黑的天空没有一丝的光亮再加上雨后的泥泞,这让在林子里蹒跚着向山外行走的姜坤和黄羽慧异常的痛苦。过低的能见度和湿滑的地面探他们不时的跌倒在地上,可是两个人谁也灭有叫苦,因为只有走出这片大山他们才能想办法将自己用生命保护的东西送交给上级。

吃力的从地上爬了起来,黄羽慧有些气喘:“姜先生,你说那个山民真的会按照山里的规矩追上我们,然后将我们喂狼吗?”

走了有一些距离的姜坤在大自然的淫威下也有些呼哧带喘的,不过对于黄羽慧问题他还是比较乐于回答的:“怎么不叫那个小子名字了?他可是咱们的救命恩人啊!这要搁过去你都得以身相许的,呵呵······”

姜坤有些略带侃调的回答让黄羽慧低下头,在黑暗中姜坤没有看到黄羽慧的双颊有些红润。

“放心吧!他不会来追咱们的。”

姜坤随后给了黄羽慧一个肯定的答案。

听到姜先生的答案,黄羽慧的心没由来的一颤。有些失望又有些期盼,一时间心里乱糟糟的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个心情。

坐在一头山狸子身上靠着大树假寐的石小男习惯性的睁开了眼睛,山间的薄雾朦朦胧胧的笼罩了整片的林子。掏出从鬼子身上缴获的望远镜石小男向远处望去,微微挑起的嘴角后他放下了手中的望远镜,扭动了几下身体把右手伸进后腰,当再次抽出来时他的指间出线了两个已经被捏死的虱子。

看了一眼身下的倒霉的家伙石小男乐哈哈的将它扛到了肩膀上,踏着晨露消失在雾气蒙蒙的树林间。

黄羽慧闭着眼睛有些呻吟的晃动了一下僵硬的脖子,坚硬的树木搁的她浑身不舒服。睁开眼睛后第一个近如她视线的就是挂在睫毛上的雾水,有些朦胧的眼睛看着被雾气所笼罩的山林仿佛让让她置身于仙境。

不过她这种好心情也只是维持了一瞬间,随之就让造反了的肚子给破坏殆尽。伸展了一下有些僵硬的身体,衣服摩擦身后的树皮发出的“沙沙”声,结果她发现自己将她身旁的姜先生给吵醒了,这时她突然觉得自己真的是好没有用啊!

饥饿的肚子不断的发出鸣叫,让黄羽慧有些不好意思的向姜先生笑了一下。随后她的笑容就僵到了脸上,一丝淡淡的香气飘入了她的鼻子。黄羽慧顺着香气飘来的方向用力的抽动着鼻子,当确认自己没有出错后她用力的晃了几下还有些迷糊的姜先生,在姜先生有些疑惑的神情中,冲着香气传来的方向用力的身手指去。

当两个跌跌撞撞的人跑到地方时,只看见已经快要熄灭的篝火上架着一个不断的向下滴着油脂的不知名的动物。被烤的喷香的动物不断的散发着香气,引诱着两个人的口腔分泌出打量的口水。

“看来我们的羽慧姑娘的魅力就是大啊!就连山里的动物碰见了都有赶紧跳到篝火上献身。”

略带调侃的话语让黄羽慧听了之后,脸颊不自然的红了起来。略带娇憨的跺了一下脚,黄羽慧有些不依的说:“姜先生您说什么呢?”

味道不错的烤肉让疲惫的两个人补充了打量的体力,黄羽慧不顾形象的拍了拍有些发胀的小肚皮。当她想发现什么似地向四周瞅去,映入她的眼帘的确是姜先生不知道从干什么地方摸出的水壶大口往嘴里灌的形象。

看着那个外表有些斑驳的军用水壶,黄羽慧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想起过去几天的种种,她突然感到自己的鼻子有些酸酸的。她不知道自己的路究竟要到什么地方是重点,不过她隐约的觉得自己在路上不会孤单。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