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勋 编外卷 我的战争 第四十六章节

月亮下的船 收藏 9 2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1.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58746.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1.html


“排长,敌人坦克。”正趴在地上,等待着起爆的林深河发出了告警,紧接着一梭子重机枪弹便是横扫过来,打在混凝土石块上扬起一阵飞溅的碎片。

“**!”我大骂着滚身出去,压低了弹道的机枪弹紧接着掠过,啪啪啪地将那块偌大的混凝土块愣是给削去了一块。星星点点飞舞的曳光弹给了敌人的火力也很好的目标指示,各种火力纷纷冲着我们这边倾泻过来。

“走!我掩护!”我冲着林深河大喊,“快走!”

林深河稍稍扭转头来,做了个拒绝的手势,然后喊道:“你是排长,你先走,我掩护你。”

“妈的,别废话,我是排长,我负责这里!”我怒道,毕竟整个起爆的重新安排是我亲自经手的,我不想林深河这个狙击手这个时候处于在危险中来起爆一个他甚至不知道线路走向的爆炸装置。

“走啊,快走!”敌人的一辆M1艾布拉姆斯转过炮塔来,105毫米坦克炮黑森森的炮管直指向我们这里。

愣了下,林深河提起狙击步枪开始撤退,“排长,我等你!”林深河说着冲着我比划了下双手,这是告诉我,等与我拉开距离后,再来掩护我后撤,不过这需要两人配合默契。

我会意的点了点头,对林深河摆了摆手,示意他先下去。同时我还用无线电呼叫了冷班长他们,要求他们掩护一下。我不知道的是,为了掩护我们,连直属的迫击炮班居然调整了他们的炮击坐标,开始轰击敌人的装甲部队。

60毫米迫击炮火对那些皮厚甲坚的艾布拉姆斯主战坦克形成不了什么威胁,最多也就是将一些外置的探测器之类的零件给炸毁,何况那也得运气足够,炮弹直接命中敌人的坦克才能够达到如此的效果。然而从第一发炮弹开始落下的时候,敌人就乱了方寸,一辆辆战车轰鸣着纷纷转向,本就因为我们的反坦克手的攻击而后退混乱的队形更是乱糟糟的了。

轰的一声,一辆AMX-30在火球中炸得车身碎片到处飞舞,浑身是火的坦克手在泥泞之中打滚着,试图想要熄灭身上燃起的火焰,然而当其跌跌撞撞刚刚才爬起的时候,一发呼啸而来的迫击炮弹轰然落下,一片飞舞的碎泥和残碎的肢体在血雾中散开。这样的损伤让印尼人的战车兵们更是迫切的呼叫步兵的增援,而刚刚被打了个闷声的印尼步兵们在久久听不到我们的枪响之后,又见战车火力压制了我们,便是壮起胆子爬起身。

我扭头看了下,林深河已经爬远下去了,那家伙的脑袋在一个积水坑中闪了一下,便是再也不见,我估计他已经隐蔽好自己了。于是我飞快地接驳好电线,一共四组电线,我并没有费多大气力便是连结了起来,一来这是我经手重新布线的,二来,在我看来,狙击手不该干这样的“粗活”,这种事情怎么着也得我担待一下。

“冲啊!”一阵由远而近的狂吼如同决堤的浪潮样冲涌而来,这是敌人在发起冲锋。我稍稍猫出点头来,躲在瓦砾后来喵了一眼,敌人已经冲到我们的预设地带了。

然而饶是我只是稍微地探出头来,但敌人还是发现了我,一梭子弹咻咻地便是飞了过来,啪啪啪地打在石块上。“**!”本能地闪头,叭的一声,一颗跳弹所削碎的混凝土碎片擦着我的左脸颊飞过。**,疼。脸上一阵火辣辣地疼痛,而雨水一淋,更是疼得我龇牙咧嘴,“**,挂彩了!”我抹了把刺痛的脸庞,满手都是鲜血。

不过这个时候脸上这点小伤已经算不了什么了,我也无暇去顾及这点小伤,因为敌人这个时候已经进入了预设地带了。一阵轰鸣声中,纷纷后退的敌人坦克、装甲车也试图和冲将上来的步兵汇合,以便重新编组,发起新一轮的步坦克结合的进攻,以一举拿下我们的阵地。不过那样的话,那些试图采用高速突击的战术,来撕开我们防线的机动车辆可就不妙了。

我转过头去看了眼,虽然已是黄昏时分,且依然下着雨,但远处的2连防御当面却是火光一片,更远点的那条在昏暗的天幕下笔直延伸的公路上满是一堆堆的火光,就像是,就像是野营时的篝火一样。

履带疯狂碾压过娇贵的沥青路面,似乎这些陆战队的坦克手们一点也不担心坦克对沥青路面所带来的破坏,这是自然的了,毕竟是在别人的土地上作战。不过此时让我感到羡慕的是陆战队的那些家伙们显然正享受着猎杀敌人的痛快,敌人的那些十轮卡改装的装甲车在125毫米坦克炮面前就是不堪一击的薄铁皮盒子,淅淅沥沥的雨中,那些浑身是火的印尼人翻跳下燃起大火的车辆时,所发出的哀嚎简直让我难以忍受。

可就算是这样,那些陆战队员们也似乎并不留情,他们操控着炮塔上的12.7毫米、7.62毫米机枪不断扫射着如同炸窝的兔子样到处乱跑着的敌人,而那些可怜的印尼人也在纷纷点点的曳光弹的穿梭中被这些机关枪子弹给打得血肉横飞。这完全就是一场类似于屠杀样的战斗。不过当陆战队的坦克手们在疯狂屠戮着敌人的时候,我也正在忍受着印尼人的坦克对我的攻击。

12.7毫米重机枪压低了的弹道几乎就在距离我的头顶不到一尺的地方掠过,子弹划掠而过时带来的劲风擦得我阵阵头皮发麻,尽管我带着头盔,但也不由得一阵寒意横生,要知道任何一种头盔都无法低于大口径子弹的直接命中的,无论是我军的现役主装的芳纶头盔还是美军的MICH头盔又或者是凯芙拉头盔。我双手捂着头盔,让自己如同可笑的土拨鼠样埋首着,头盔有点歪斜,这是由于我并没有扣紧下巴处的勒带。

一个士兵在战场上居然不扣紧防护头盔的勒带?也许在负责风纪的宪兵看来这是有违军人着装条例的,也许在普通老百姓看来,这种样子有些吊儿郎当的。可这看似不讲究形象、甚至很是危险的一招却是战场上老兵对新兵蛋子们必授一课,甚至是每个老兵油子赖以保命的诀窍之一。不要觉得难以理解。诚然,头盔的勒带是要束紧的,以便防止头盔在奔跑中掉落,而且现在的四点双Y式头盔束带及下巴处的卡扣都很人性化,束紧之后一点都不觉得难受,可是要知道当束带被束紧之后也就意味着这个头盔紧紧地保护着你的脑袋,而下巴处的束带卡扣则是连接点,可战斗之中,头盔的作用有时候不仅仅是有保护脑袋不被子弹、炮弹皮杀伤,不被石块砸伤,还有一个副作用。如果子弹直接击中头盔,就算是头盔防护性能出色,能够抵挡子弹的侵彻,可也抵挡不了子弹带来的强大动能的冲击。这样一来,一旦这股动能的冲击因为头盔被束带紧紧固定在脑袋上,很有可能会沿着束带放大到人体的颈部,从而造成子弹冲击力间接折断人体颈椎的现象。于是战士们往往在战场上为了避免这种情况的出现,而刻意不扣紧头盔。

此时我要担心的可不仅仅是子弹的冲击力折断我的脖子,我更担心的是12.7毫米重机枪弹击中我的脑袋后,是能够直接将我的脑袋和芳纶头盔一起打碎得稀烂的。敌人的坦克真是太肆意妄为了,这些王八蛋是在欺负我没有反坦克武器呢。

哼哼,混蛋,等着吧,看看大爷我是不是没有办法你们。一阵簌瑟簌瑟的声音从头顶处传来,我知道这是敌人来了。我看了眼阵地的方向,林深河的脑袋在两个弹坑之间如同田鼠样的一闪,便是消失不见了。

看来他准备好了,我咬咬牙,骤然跳起身来,敌人坦克的机枪火力咻咻地从我身边划过,我什么也不顾地便是端起枪,冲着刚刚爬上废墟顶部的几个印尼人就是一梭子。

95式步枪的无托抵肩处狠狠地撞击着我的右肩窝,稍稍偏侧着脑袋的我在感受着这股撞击自己肩头的力量的同时,也能够看到弹壳不断地从抛壳口处跳出。唔,就像是数码高清摄像机的慢动作回放一样。

敌人没有想到自己刚刚爬上废墟,就会遭到攻击,他们措不及防之间,被我这横扫而来的子弹给纷纷打倒。啪啪啪啪,我一口气打光了弹匣,顺手便是摘下肩头携行装具卡扣上的手雷丢了出去,借着爆炸的尘烟,我一边换上一个新的弹匣,一边扑向距离我不过数米之处的起爆装置。

敌人在留下数具尸体之后,更是愤怒了,他们在一阵急促的叫骂声中分开两翼向我包抄过来,隔着废墟我都能够听到他们的军官在大声地呵斥着,笨蛋,你大爷我正是巴不得你们这样做。

看了眼那已经倾斜过来的桥墩,我冷笑着说了声“Bye bye”,便是摁下了起爆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