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天安”号事件调查又爆笑话:鱼雷设计图牛头不对马嘴(ZT)





自从韩国组织的“民军联合调查团”5月20日公布警戒舰“天安”号沉没事件调查结果以来,质疑不断:朝鲜小型潜艇居然能够悄然进入美韩军演海域,远距离攻击后又全身而退,太离奇了吧?小潜艇居然会发射大鱼雷,而且能让鱼雷到几公里外的舰艇下面爆炸,造成“泡沫喷射效应”,让舰艇断为两截,超精确。超威力嘛。出示的关键证据——鱼雷推进器生锈太严重,像是浸泡近两个月的样子吗?而“1番”字样又太清晰,“北韩”的墨水真是超能的,只需出口那种神奇墨水就能摆脱经济困难吧。一些旅美科学家从调查团的报告中找出老大漏洞,逐条反驳;一个韩国民间团体——“参与连带”致函联合国,表示不同意“调查结果”,在韩国掀起轩然大波……


为了消除疑问,“民军联合调查团”6月29日邀请"媒体三团体(韩国记者协会、全国媒体工会、韩国PD联合会)"举行说明会,针对几种疑问做了一番解释,却爆出新笑话、新疑问。


最大的笑话是5月20日作为“北韩攻击”证据出示的“鱼雷设计图”是错误的。


当初,韩军人士言之凿凿地说,捞出的鱼雷残骸和从“北韩”出口武器用的册子(catalog)中的设计图是一模一样的,故而完全肯定是“北韩”鱼雷攻击导致“天安”号沉没。


联调团一发表放大的设计图,就有人对比鱼雷推进器和设计图,指出比例、尺寸都不合;又有人从放大的设计图中看到日文字样质疑……


这一次,联调团无奈何承认鱼雷设计图跟鱼雷是不相符的。


“起初公开的鱼雷设计图不是攻击天安舰的'CHT-02D',而是另一种北韩产鱼雷'PT97W'的。由于时间紧迫,为了给大家确认实物大小,就将相似的另一种鱼雷的设计图按实物大小印出公开",“后来发现CHT-02D的设计图并公开了”。据说,发表三天后就发现错误,却捂了一个多月才承认,还遮遮掩掩的,可悲可笑可叹!“由于时间紧迫”一语,实际上暴露出韩国保守右翼企图利用“天安”舰事件打赢6月2日“地方自治制选举”的内心。须知,韩国是先定下公布结果日子——520后,再进行调查,凭“天佑神助”(参谋长联席会议头子的话)14日捞出了关键物证——“攻击‘天安‘舰的’北韩鱼雷‘残骸”。花招不是明摆着吗?而那个残骸又居然刚好跟韩军手中的“北韩鱼雷设计图”相合,上帝真是厚爱韩国呀。


而这个设计图是从哪儿来的呢?联调团又“翻供”了。


朝鲜方面5月28日举行记者招待会时由国防委员会政策局局长朴林寿曾就这个问题回答记者提问:




(我来)简单地(给大家)说说。南方这次主张是我们鱼雷的(理由)中(有一个是鱼雷残骸和他们)自己拥有的与我们的鱼雷有关的小册子中的那幅图、设计图一样,所以这是北方的鱼雷云云。(我本来)也可以从各方面讲讲,但要简单地说说。


第一、那些人宣称得到的与我们的鱼雷有关的小册子,不知到底是从哪里偷走的?那么个跟鱼雷有关的小册子,他们说是我们向别的国家出口时做介绍的小册子。我们没有给过(人家)那样的小册子。


第二、世上哪有一个国家出口鱼雷时还附送该鱼雷的设计图呢?就算出售自己的鱼雷时附送鱼雷小册子,但连鱼雷设计图都放进去送人的国家,哪里会有呢?


这个,所以,那些人连那个小册子介绍都不敢介绍。我们南方的记者们说“看看那个小册子吧”,(调查团)终究不敢拿出来。


这也是胡编乱造。




韩国方面要求看到小册子的声音很高,国防部答辩“要是公布具体的形态等等,就可能暴露出处及获得途经,不能公开”,后来不得已给国会查明“天安”舰真相委员会的一个成员——民主党议员崔某看了。这个崔某是媒体人出身,执着地追究“天安”舰真相,他对媒体表示:我看到的不是“册子”,而是几张纸。军方说就这些了。此言一公布,又是一阵风波。


这一回,联调团对此也算是做出了解释,却又好笑得很:


设计图是从得到的CD中打印出来的;设计图中出现类似于日语的字样,是因为(软件问题)韩文无法转换导致的;对“册子”存在与否,附言:“是通过其他途经获得的,不是册子的形态,而只是几个单张纸”。介绍“北韩产鱼雷”的catalog中载有关于联调团认定攻击天安舰的CHT-02D和另一个重型鱼雷PT-97W以及另一种鱼雷等3种鱼雷的信息,而鱼雷的详细设计图在CD里。当初,奉命印刷“北韩鱼雷设计图”的业务人员误将PT-97W鱼雷的设计图扫描打印,因此错误的印刷品被送到520发布会上。


不管怎么解释吧,确切无疑的是韩国方面首次自招了手中并没有朝鲜出口武器时附送的小册子,当然也没有小册子里的设计图。


还有一个比较雷人的是判断鱼雷推进器腐蚀程度的韩式鉴别法:肉眼鉴定。呵呵!


联调团这次比较谦虚地表示对鱼雷的腐蚀期间是“不可能测定”的。要是分析鱼雷的腐蚀程度,当能推定大致的爆炸和沉没时机,但国防科学研究所有关人士表示“虽然进行了鉴定,但由于各部位腐蚀层厚度不一(最高相差6倍)等偏差大,未能推定准确的腐蚀期间”。而原先纯粹凭着肉眼观察估计推进器柚浸在海水中一两个月,与天安舰沉没期间相似,故而判断为攻击天安舰的鱼雷!韩国有网友嘲笑:50%,误差如此之大,还敢亮出来!


联调团这次公布的一项巨大成果是分析出油墨成分。


对蓝色“1番”字样的油墨成分进行分析后,国防科学研究所宣布一个伟大结果:检查出了“solvent blue(溶剂蓝色)”色素,是“青色油墨中多多使用的成分”。与韩国的各种油墨对比结果,认定并非“韩国所用的”,还与中国的5种油墨对比,也不合。“北韩”的油墨呢?因为没有获得样品,尚未对比。就算以后能对比,也因为“北韩”可能进口油墨原料,所以难度很大云云。唉,扯了很多,等于白说。


前后进行8小时之久的说明会上还解释了其他疑问,由于专业性较强,就不必一一介绍了。


真正雷人的是联调团不可动摇的立场:


“拿杀人事件打比方的话,因为发现了相当于杀人工具的北韩鱼类,其他疑问是没有意义的。”


证据细节全是错误的,从中得出的结论却是正确的。世上有这样的逻辑吗?正应了中国一句话:死鸭子嘴硬。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