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封的勋章 正文 第五十八章 拔个萝卜带出泥

新世纪流星雨 收藏 2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8.html[/size][/URL] 敌工部各个窃听小组收集到的情报显示,日军正在谋划一次大规模的扫荡。晋察冀军区立即积极投入反扫荡准备工作,各项工作有条不紊地开展起来。地里的粮食,可以收割的全部收割后埋藏起来,但是为了有利于反扫荡,作物秸秆全部留在了地里。后勤物资也该转移的转移,该埋藏的埋藏。部队重伤员全部隐蔽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8.html


敌工部各个窃听小组收集到的情报显示,日军正在谋划一次大规模的扫荡。晋察冀军区立即积极投入反扫荡准备工作,各项工作有条不紊地开展起来。地里的粮食,可以收割的全部收割后埋藏起来,但是为了有利于反扫荡,作物秸秆全部留在了地里。后勤物资也该转移的转移,该埋藏的埋藏。部队重伤员全部隐蔽到堡垒户家中,轻伤员能提前归队的提前归队,还不能归队的,也做好了随野战医院转移的准备。军区、军分区主力部队都集结到了有利位置,地方武装也做好了战斗准备。民兵、自卫队也加紧了训练。根据地理一派紧张备战的景象。

根据地里的老百姓和商家稍稍有些惶恐,地方干部耐心地做着安抚的工作。敌工部的工作更见繁重,不仅要常常去敌占区侦察,还要跑每个军分区指导地方政府的工作。

八月中旬的一天中午,大虎从保定城执行任务回来,走到完县蔡家关村时,有一个人引起了大虎的注意。这个人头上扎着个毛巾,一身庄稼人打扮,背着一支汉阳造,斜挎着子弹带,子弹带里面装的鼓鼓的,腰里还插着两颗手榴弹。

从打扮上看,应该是地方自卫队、或是区中队的战士,正在和村边一个老乡说话。大虎本来从他身边走过去了,不经意间的一瞥,大虎觉得有些不对。虽然这个人的脸色和庄稼人差不多,但是他的脖子却是比较白的。

八月天的河北,中午时相当热的,这个人的衣扣没有全扣好。从衣缝看进去,上身白白的。地方武装也好,正规八路军也好,经常光着膀子参加劳动,自卫军、游击队更是这样,所以全部都晒成了黝黑的皮肤。没有哪个能有白皮肤。

大虎假装停下来磕鞋里的土,就听这个人正在用话套问老乡八路军活动情况,大虎断定这个人是个汉奸,是来根据地搜集情报的。

大虎见到的这个人是望都县侦缉队的汉奸,是被望都宪兵队派出来侦察的。这小子有点鬼心眼,领受任务后就动开了心思。他知道八路军根据地戒备非常严,老百姓警惕性也很高,如果化装成小商小贩,没准儿会被识破,眼珠一转,决定化装成游击队员,这样就不容易被识破了。

大虎由于是去保定执行任务,所以打扮的像个买卖人。大虎磕完鞋又往前走了一段路,拐进一个胡同躲了起来。过了不久,这个汉奸走进村来,穿庄而过。大虎悄悄在他后面尾随而行,想看看他还要往哪里去。

这家伙从蔡家关村出来,又往南走进了魏家关村,还不时回头看看,幸亏大虎有着丰富的跟踪经验,才没有被他发现。这家伙并没有在魏家关村停留,从魏家关村出来奔西进了完县南关。

在完县南关一处高宅大院听了下来,看看左右无人,来到大门口敲了三下,稍停又敲了两下。不一会,大门吱呀一声开了一道缝,这个家伙哧溜一下钻了进去。大虎等他进去后,来到大门口,从门缝里望了望,什么也看不清。大虎围着这个宅子转了一圈,宅子挺大,但就一个大门。

正好这时宅子对面的一个小院里走出一个老头,大虎走过去问道:“大爷,这个宅子是谁的?修的这么气派。”老头看了看大虎说道:“这是我们完县有名的大财主姜德利的,他们家在保定府都有大买卖。”“那他们家怎么老是关着大门啊?”大虎又问。老头说:“去年八路军过来的时候,姜德利带着家人跑到保定城里去了,只留下一个老管家给他看宅子,老管家平时不出门,老关着门。”

大虎想了想又问:“这个姜德利为人怎样啊?”老头叹了口气说道:“老话说‘为富不仁’,财主老爷有几个好人啊。边区政府号召‘二五减租’,姜德利的管家就是拖着不执行,还不是姜德利指使的!后来拖不过去,才按着政府的政策办了。最近听说日本人要来扫荡,姜家管家又放出话来,说姜德利要回来了,少交的租子要补回来。唉!”老头说道这里,叹了口气,低着头走了。

听了老头的介绍,大虎觉得刚才那个汉奸进入姜家宅子,一定有其它阴谋。可是冲进去将他们抓出来肯定不是办法,没准一敲门那个汉奸就会藏起来,这么大的宅子藏一个人可不是什么难题。大虎打定主意,守株待兔!

大虎躲在大门旁边不远处埋伏起来,尽管天气很热,肚子很饿,大虎还是耐心地守在门外,像一只等待捕食的猎豹。

太阳快落山时,大门吱呀一声开了一道缝,一个头戴瓜皮帽,留着山羊胡子的脑袋探了出来,四下张望了一下,缩了回去。然后那个头裹毛巾的汉奸背着枪走出门来,奔霍家关村方向走去。

大虎跟在他后面走了一段,知道他是奔望都县城方向去的,就从侧面超了过去,在他前面隐藏起来。汉奸走到近前时,大虎突然跃了出来,一把卡住汉奸的脖子拖进玉米地,用枪逼住他说道:“别喊,喊打死你!”汉奸被这突然出现的情况吓傻了。

大虎看了看他那熊样,松开胳膊,用枪逼住他装模作样地说道:“说,你是干什么的?八路军在这一带的兵力有多少?有多少土八路?”这个汉奸一听大虎问话,喜出望外,连忙说道:“兄弟,别误会,咱们是自己人,我是望都侦缉队的。”

大虎假装怀疑地问道:“你是望都侦缉队的?”汉奸一看大虎不信,连忙将自己的情况一五一十地讲了。大虎恍然大悟般地点了点头,收起了枪,说道:“你还真有两下子,居然会想到冒充土八路。怎么样,没被人发现吧?”

汉奸得意地说道:“遇到过几回民兵,都蒙过来了。”稍停了一下,小心翼翼地问道:“老兄是哪部分的?”大虎一副高高在上的架势,那情形就像一个开大奔的人看一个开夏利的人似地,没有说话,先是从衣兜里掏出一盒哈德门香烟,撕开烟盒抽出一支烟在烟盒上墩了墩,叼在嘴上,然后掏出火柴擦着火点上,悠然地吸了一口烟,然后吐出来。这才随手递给汉奸一支烟,划着火给他点上,汉奸受宠若惊般地接过烟,放在嘴上吸了一口。

“听说过特高科吗?”大虎拿腔拿调地问道。汉奸鸡啄米似地点点头。“我就是保定特高科的”大虎眯缝着眼看着汉奸说道。汉奸眼睛瞪得溜圆。“怎么,不信?”大虎看着汉奸的表情,戏谑地问道。

汉奸先是点了点头,然后马上又摇了摇头,连声说道:“信,信。”大虎看着汉奸的眼睛说道:“看你还是挺有才干的,放在望都太可惜了。愿不愿意跟我到保定特高科干去?”汉奸一听,连声说“愿意”。

大虎问道:“你都收集到什么情报了?”汉奸慌不迭地将自己收集的情报报告给大虎。末了,大虎问:“你到完县南关干什么去了?”汉奸告诉大虎:南关大财主姜德利有个亲戚在望都侦缉队当小队长。姜德利密令自己管家联系了十几家仇视边区政府政策的反动地主,收集根据地情报、散布谣言,准备日军扫荡时给日军带路。自己是取联络着。大虎对汉奸说:“这个组织很重要,我们把这个组织名单送到保定去,皇军一定会重重有赏,你也能升官发财,你回去把名单取回来,我带你回保定。”

这个汉奸有些犹豫。大虎见状说道:“怕什么,你到了保定特高科,望都侦缉队长巴结你还来不及呢,还敢把你怎么样?”这个汉奸一听也是,立刻回南关村取来名单交给大虎。大虎接过名单,又问道:“没落下谁吧?”汉奸赶忙说道:“绝对没有。”

大虎听完一笑:“没有就好”,说完抽出手枪一摆,说了声:“走吧。”汉奸下意识问了句:“去哪里?”“去阜平”大虎说。“去阜平?”汉奸一愣。大虎朗声答道:“对”说罢用枪管在汉奸胸口一戳。汉奸这才明白过来,上当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