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鬼子死磕 第一部 血色苍茫 第四十章 惊天大劫持(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61.html


左腾依男、川崎善弘走了,日本兵也撤了,街上的人也散了,屋里只剩下贾九一个人!他觉得自己这一回应该比前两次上报纸还出名。看来满洲国第一汉奸的名号自己是背定了!贾九懊恼极了。

倪志忠突然从外面走了进来。“打听得怎么样?”

贾九回手给了自己一个嘴巴,“妈了个巴子的,我去干什么了?把这事给忘了!”贾九一脸的自责。

倪志忠见贾九的样子,不解地问:“日本人怎么给你这么大的礼遇?就是溥仪寻访也没有这阵势啊!”

贾九一脸尴尬,无奈地摇了摇头,他没敢说自己和这两个日本人拜把子的事。

第二天一早倪志忠拿着一份报纸扔给了贾九。“看看吧,‘中日亲善,共创满洲新生活!’你又成满洲国第一红人了!是全满洲国人学习的榜样啊!还什么十里长街送贾九,日本满洲亲如一家……”倪志忠一边指着报纸一边叨咕着。

贾九接过报纸看了看,他不认识多少字,但那张自己坐在车里,面带微笑向外观望的照片却看得清清楚楚。他想这回是无论如何也说不清了。“这两个狗日的拉着我在哈尔滨人面前做了一个广告!日本人可够毒的!”贾九忿忿地骂道。

倪志忠哈哈大笑,讥疯着伸出了大母指,“贾九你可真有本事啊!获此殊荣,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啊!哈哈哈哈!”

“少爷,你就别取笑我了!”贾九显得很无奈。

“那两个人的事,你不用打听了!”倪志忠突然严肃地说。

“为什么?”

“这两个人今天中午枪毙!”

贾九极为震惊,“怎么会这么快?”

“他们既然已经承认自己就是贾家四侠,就没有什么值得再审的!日本人也想以此来震慑一下国人!”倪志忠忿忿地道。




十点钟,将近一个中队了日本兵,押着两辆囚车从正阳大街驶过。贾九又看到了被日本人折磨得不成人样的中国人!这两个人的胸前都挂着牌子,上面写着他们的名字“贾天超,贾天飞!”贾九想不明白他们为什么非要冒名顶替!

汽车从同享布行门前开过,不少百姓纷纷感叹:“这是做的什么孽啊!唉……”贾九也觉得日本人是在做孽,他们霸占了中国人的土地,将中国人逼得没有活路,还不许中国人起来反抗!这世上哪有这个理!贾九忿忿地回到店铺。

贾九正坐在铺中没事可做,突然李二虎慌张从外面跑了进来!“九爷您快去看看吧,出事了!”

“什么事?”贾九已然站起身。

“宪兵队的小队长徐四林带着人喝酒不给钱,傅掌柜上前说理,他们便要将傅掌柜抓走,你快去看看吧!”李二虎一边说,一边往回跑。

贾九忙跟着跑了过去。一进屋便听到徐四林正破口大骂,“妈了个巴子的,老子上哪喝酒给过钱?老子烧了你们的店,把你送去七三一!!”说着,徐四林狠狠地给了傅掌柜一个嘴吧!

贾九一看到这种人就气不打一处来,他认为这种人比自己可恶多了。自己虽然是名义上最有名的汉奸,但并没做什么实质上的坏事。这帮家伙可谓是坏事做绝!贾九心里暗骂:“老子有枪先崩了你个狗日的!”贾九大喝一声:“这是谁啊,上这里来散野?”贾九低气十足,因为他知道,有那两位鬼子大哥撑腰,自己在哈尔滨谁也不用怕。

徐四林回头一看是贾九,不禁一下子呆住了!贾九的名号他是太清楚了。从中央大街检阅到正阳大街的事,虽然只有一天,但他的耳朵都快磨出茧子了。想到这里忙躬身陪笑道:“这不是贾九爷吗?”

“你是?”贾九用鼻子哼道。贾九认为这种人就不应该给他脸!

“小的,宪兵队小队长徐四林!”说着给贾九敬了一个军礼。

“你在这里大呼小叫的干什么?”贾九的两只小眼睛紧盯着徐四林。

徐四林像矮了半截!探着头说:“喝酒!”

没想到贾九突然抡圆了胳膊,狠狠地给了徐四林一个嘴巴。这一声爆响把全场的人都惊呆了!贾九觉得手掌发麻,但心里却是无比的痛快。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痛快地打人,以前尽挨打了!“妈了个巴子的!喝了酒,不给钱!这是哪国的理?老子明天就毙了你个狗……”贾九又想骂“狗日的”,但觉得不对,便顿了一下,改口道:“毙了你个狗娘养的!你信不信?”

徐四林见贾九如此强硬,想发火,但又没敢,他是太怕贾九身后的主子了。想到这里,忙作揖道:“九爷您饶了小的吧!您大人不见小人怪,您饶了小人吧!”

“给钱!”

徐四林从兜里掏出钱递给傅掌柜。

“滚!”贾九厉声骂道。

徐四林带着人屁滚尿流地跑了。

酒店里突然响起了一阵热烈的掌声。贾九此时真有了做爷的感觉!他觉得这是大家对他的一种肯定,一种赞许。

“九爷,真是多亏了你了!”李二虎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算什么,咱们都是老邻老居,和你们过不去就是和我贾九过不去!”贾九还想说“就是和大日本皇军过不去。”但话到嘴边又觉得不合适,便又咽了回去。

贾九在傅家老店伸张正义的事很快在正阳大街上传开了。贾九此时真的成了哈尔滨的“爷”!以后谁有了难办的事都来找贾九,贾九是能帮便帮,能办便办。在贾九的护佑下,正阳大街竟然过上了太平的日子。一些警察、便衣、宪兵,甚至包括一部分日本人没人敢再到正阳大街撒野。有人私下里说,这叫“好狗护三林,兔子不吃窝边草”!这话传到贾九的耳朵里,贾九不但没生气而且还觉得说得也挺在理,很形象!

1943年的春天冰雪初融,春风中还带着一丝寒意。哈尔滨这座年轻的城市却还处在严寒之中,而且越发的寒冷。

为了最大限度地供给前方的军用物资,这座被日本人统治已久的城市此时已然成了日本人的给养供给站。大批的能源及物资被源源不断地运往各地的日军手中,而哈尔滨人却处在水深火热之中。左腾依男与川崎善弘最近忙得焦头烂额。日军在其它地方的处境极为不利,他们隐约感觉到自己在哈尔滨的统治也不会太长了。为了不引起太大的观注,稳定后方,关东军总部早已调整了寻宝计划:找到宝藏的下落,暂不挖掘。两个人认定贾九知道宝藏的下落,所以就一直没有急着下手。

同享布行最近生意特别不好,有时一天卖不出一尺布。倪进财着急上火,寝食难安。贾九倒不担心,布行挣不挣钱自己都有工钱拿,倪进财是不会拖欠他的工钱的。

贾九每天除了吃饭,上厕所便是打盹。没有人买东西,又没事可做,便只有睡觉了。

王三杆子从外面跑了进来,“九爷!有人找,并让我给您一样东西!”王三杆子说着将一张纸扔在贾九的面前。

贾九被王三杆子这一叫吓了一跳!“妈了个巴子的王三杆子,你遇见鬼了?大呼小叫地干什么?”贾九一边骂着,一边拿起了桌上的那张纸,直吓得魂飞天外。这正是一张血红的“杀倭令”。“见令者死”贾九失声叫道。

王三杆子没有注意贾九的反常,低声叨咕道:“不是鬼,是个女的找你!说你一看这个张纸就知道谁要找你!”王三杆子眼里闪出一丝羡慕。

“妈了个巴子的,谁找我,鬼找我!!!”贾九惊恐地骂道。

王三杆子被骂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低声嘀咕道:“他说和你去挖过宝!”

“白骨精啊!”贾九失声叫道。

“是挺漂亮!”王三杆子快流出了哈喇子。

贾九也很奇怪,如果照王三杆子这么说,这个女人不一定是来杀自己的,就是自己出去,对付个娘们也不一定吃亏。贾九打定了主意,决定亲自出去看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