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地 正文 第六节血战山谷[19]

愤怒的炮手 收藏 6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6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68.html[/size][/URL] 第六节血战山谷[19] 张医生正在给郑大龙汇报刘冰的病情,他焦急的说道:“郑司令,刘参谋长的病情严重情况不妙。” 郑大龙迫不及待的问道:“有多么严重?” 张医生面色沉重的说道:“刘参谋长的病情有两个方面,一是被炮弹震伤,虽然没有外伤,但是伤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68.html


第六节血战山谷[19]


张医生正在给郑大龙汇报刘冰的病情,他焦急的说道:“郑司令,刘参谋长的病情严重情况不妙。”

郑大龙迫不及待的问道:“有多么严重?”

张医生面色沉重的说道:“刘参谋长的病情有两个方面,一是被炮弹震伤,虽然没有外伤,但是伤及了内脏内腹,是主要的。再有就是急火攻心,是次要的。两种病因加之一人身上,是谁也不可能承受的了的。刘参谋长能活到现在,也是个奇迹了。”

“什么?”郑大龙惊诧,眼含热泪说道:“怎么会这么严重,刚才我看他不是强多了吗?”

“那都是我们紧急抢救,让刘参谋长的生命延续了一段时间。”

郑大龙两行热泪流了下来,呜咽着说道:“张医生,你们要尽力抢救,能让刘参谋长多活 一天是一天。”从来都是宁愿流血也不流泪的一个铁骨铮铮汉子,今天为刘冰流泪,可见刘冰在他心目中的地位。他的心在滴着血,他为就要失去一个重要的战友,失去自己的臂膀而惋惜。他在为刘冰的英年早逝而痛惜,他在为因牛三战的鲁莽而愤慨。

张医生在一旁见郑大龙如此激动,自己也忍不住鼻子一酸,滚下两滴眼泪,但是马上冷静下来,对郑大龙劝道:“司令,不要过度伤悲,别哭坏了身子,现在我们根据地就要失去刘参谋长,你可不能再有个好歹的,根据地就没有能代替你指挥的人了。”

郑大龙听见,立即强迫自己没有发出哭声,哽咽说道:“张医生,你还是回去,要尽一切努力,延续刘参谋长的生命,也许奇迹就会在刘参谋长的身上发生。”

张医生点点头,说道:“司令,我们会尽一切努力的。”

郑大龙抹干泪珠,问道:“张医生,刘参谋长的伤病,就一点没有活下去的希望了吗,是不是有我们 没有想到办法。”

“刘参谋长生命能够延续到现在,主要是我们使用了缴获的西药。虽然很管用,但只是暂时的缓解疼痛,刘参谋长的病情太严重,脏腑中有大量的淤血,并且受伤的部位还在继续产生淤血,仅凭西药恐难以治愈。如果有其他的办法将淤血消弥,还是有一丝希望的。”

郑大龙虽然不懂医学,但是还是听懂了张医生的病情介绍,说道:“只要有一丝的希望,你们就百般的努力,你说的其他办法是什么办法。”

张医生摇摇头说道:“现在条件不允许做手术,即便是做手术也是九死一生,能不能下手术台都难以预料。治愈刘参谋长的病,我们是无能为力的。”

“那我们去看看刘参谋长。”

“好的,我带路。”

两个人出了司令部,来到隔壁的临时医院,是一处四合院,现在没有伤病员的时候显得很宽敞。

刘冰仰躺在病床上,双目紧闭,依然是睡着的样子。牛三战坐在一旁,全神贯注的用手巾给他抹去嘴角和鼻翼下的血迹和脸上的汗珠。

郑大龙和张医生轻手轻脚的走近,连牛三战都没有发现。张医生轻轻的拍了一下牛三战,牛三战转头正要说话,张医生用手指挡住嘴唇,示意他不要说话,惊醒了刘冰。

牛三战望着郑大龙,一脸的愧疚之色,眼含着热泪。但他看到郑大龙眼泪顺着面颊滴落,自己的眼泪不由自主的就流下来。再坚强的人,都难以越过生离死别的情景而不流泪。而且是自己一手造成的结果。

刘冰感觉到牛三战停止擦拭,听到了一丝的声音,慢慢的睁开眼睛,见郑大龙站在跟前,泪迹未干,有气无力的说道:“郑....郑司令,我.....我.....我不....不.....不行....行了。”

郑大龙强制自己不再流泪,轻声说道:“刘冰,你的伤病没有关系,张医生会为你治好的。”

“你别....别骗我了。我....我自己....知....知道。”

郑大龙握住刘冰的手,说道:“我们一定会治好你的病,你就放心吧。”

刘冰晃晃头说道:“司...司令员,我....有...有一...一个请求。”

“什么请求?”

刘冰闭着眼睛,小声说道: “我....我...我是......是....是...一...一个....个....军人,就...就...就让...让我...我...死...死在....在...在...战场....上。”

牛三战听完,不由得激动起来,大哭道:“参谋长,你没事的,张医生说你没有事的。都是我害得你啊,都是我害的你啊。”

郑大龙愤怒的一把把牛三战扯到一边,说道:“滚,滚到一边。”

牛三战不肯,还要过去。郑大龙用手压压配枪,牛三战看见,无奈哭喊着跑出病房。”

郑大龙说道:“刘参谋长。”说到这里,眼泪再也支持不住,就像雨点般的落下。

刘冰说道:“司...司令...员,不...要...骗...我...我了。也...也...不...用...安...安慰....我,就...就....让...让我...死.....在...战场...上。”

“不行,你现在的病还可以治好。”

刘冰眼中流出眼泪,说道“我...不...行...了,我...自....己...知....道,我...是...一...名...军...人...啊!就...让我....死...在...战...场...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