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魂 上卷 较量 第六十二章 日本人的秘密(3)

beifanggulang 收藏 4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1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14.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58726.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14.html


听了番话,高奇的脸色一变,道:“不可能吧?我亲眼看见的啊!”

张铁鸥摇了摇头,拿过来一张纸,对着阳光看了看,他曾经听何元彪说起过,老毛子特工可以把重要的情报用特殊的笔写到普通的纸上,然后用特制的药水一抹,那些字就显现出来了,这些日本特务会不会也用这种方法来隐藏情报呢?他看了半天,没发现什么,就又换了一张,,那些纸他挨个看了一遍,摇了摇头,道:“难道我说错了?他真的把图纸毁了?不行,我得去问问他!”说着,张铁鸥就往门口走去。

高奇的脸上现出一丝慌乱,但是他马上就恢复了正常。

张铁鸥刚走到门口,迎面碰上了霍正霄,霍正霄趴在张铁鸥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什么,张铁鸥脸色沉了下来,他转身走了回来,把那些纸张收起来放进了公文包,然后把公文包交给了刘元庆,对高奇说道:“高先生,对不起,先委屈你一下,我们有点事情,办完事咱们还得接着谈呢!你好好想想还有什么要说的?”

高奇被两个喽罗带下去了。

张铁鸥对霍正霄说道:“三哥,你把这个高奇单独关起来,别让他和那两个日本人见面,我一会儿还得找他谈谈。”

霍正霄诧异地说道:“老四,他不是日本特务吗?干脆一枪崩了他算了!”

张铁鸥道:“三哥,您可千万别冲动!留着他们我还有事儿想问他们呢!”说着,张铁鸥冷冷一笑,道:“有些人就是自作聪明,却没想到会露出马脚!三哥,你放心,只要按我说的去办,咱们肯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霍正霄点了点头,走了出去。

刘元庆道:“张大哥,这位三当家的刚才跟你说了什么?”

张铁鸥冷冷一笑,道:“有个喽罗刚才找到了霍老三,他说昨天晚上树林子里闹鬼了!现在还在胡说八道呢!走,看看去!”

刘元庆把那个公文包递给张铁鸥,道:“张大哥,这个公文包……”

张铁鸥摆了摆手,道:“你拿着吧!以后你就跟着我,当个副官吧!你有文化,写个东西什么的,我们这些人都不在行。”

刘元庆道:“我能行吗?我怕我干不好。”

张铁鸥一笑,那意思很明显,你干就是了,哪那么多废话?

刘元庆也只好点头答应。

张铁鸥带着刘元庆先到关着那两个日本特务的房间外面看了看,见他们还是紧闭双眼,一言不发,张铁鸥冷冷一笑,转身走了。


那个喽罗是霍正霄的手下,此刻他正在后院的一间房子里,堆缩在炕上,双眼发直地自言自语。他的身边围着一帮弟兄,凌啸天和祈云也在。

见到张铁鸥来了,凌啸天说道:“老四,你来得正好,你看这小子,怎么吓成这样了?”

张铁鸥抓过那个喽罗的一只手,把了把脉,说道:“没事儿的!他只是受了惊吓,昨天晚上都谁和他在一起了?”

凌啸天低声道:“和他在一起的几个人都没事,怎么他会变成这样的呢?”

张铁鸥摇了摇头,道:“这个,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了!可他现在这样,神智不清,说不明白啊!也许和他在一起的那些人能知道一些吧!”

凌啸天点了点头,他认为张铁鸥说得有道理,转身起了出去。

不一会儿,凌啸天带着三、四个受了伤的喽罗走了进来。

凌啸天道:“他们几个昨天夜里劫杀那些日本人的时候受了伤,在山下看着那三个被他们抓住的日本人了,你问问他们吧!”

张铁鸥对其中一个说道:“昨天晚上你们都在一起了吗?”

那人说道:“是的,因为我们几个在抓那几个日本人的时候受了伤,我们炮头告诉我们几个在山下看着这三个日本人,他,”说着向那个受了惊吓的人一指,说道:“他说要上厕所,说跑到树林子里去了,等他回来的时候,他有些哆嗦,还说闹鬼了,我们几个人也很害怕,就让他说说那个鬼在哪儿,可他又不肯说了,我们也就没当成一回事儿,以为他是自己人吓自己,都没往心里去。”

张铁鸥沉吟半晌,又问道:“昨天晚上你们遇见那些日本人是什么时候?之后多长时间山上有了火光,你们才往山上冲的?”

那个人想了想,道:“什么时间遇到那些日本人的我倒不记得了,反正我们在树林里听见日本人说话的声音,所以炮头才带着我们突然冲了出去,一顿猛打,把他们打得晕头转向,当场打死了三个,打伤三个,有两个家伙大声喊着什么,一边朝我们开枪,一边玩命地跑了。我们冲过去的时候,发现打死了三个,还有三个受伤的,有一个弟兄被他们打死了,我们几个受了伤,炮头本想把这三个也打死,后来不知怎么又改了主意,说我们几个反正受了伤,一会往山上冲的时候,速度会受到影响,于是我们就留下来了。炮头让我们把那几个日本人的尸体挖坑埋了,他说,日本人不是人,咱不能跟他们一样,要不然的话,咱们不也成了畜牲了吗?为了防止那三个受伤的日本人逃走,我们就让他们三个坐在一起,由两个伤势较轻一点的弟兄看着他们。我们做完这些,坐到那刚想歇一会儿,山上就起火了,而且火势还挺旺,炮头就按照三当家的吩咐,领着没有受伤的弟兄们向山上冲去。”

张铁鸥点了点头,道:“那么他是怎么回事呢?”

那人道:“他们刚走,这个王老七说他肚子疼,要拉屎,我们就把他撵到离我们十多米远的地方去了,谁知道这小子回来以后,哆哆嗦嗦地说,他见着鬼了,我们都没当回事,还骂他胆小如鼠,他平时胆子就不大。”

张铁鸥道:“那是什么时候的事儿?”

那人想了想,道:“那时候山那边没有了火光,天也好象快亮了。”

张铁鸥道:“他看到什么了?能把他吓成那样?”

“不知道,他只是说见着鬼了。哦,我想起来了,他去的那个地方离埋着那三个日本人的土坑不远。难道那些日本人又活过来了?”说到这儿,那人也吓得哆嗦了一下。

张铁鸥心里犯了嘀咕,他从来不相信什么鬼啊神啊的,难道问题出现在那三个死去的日本人身上?这似乎不大可能,可到底是什么让这个王老七吓成这个样子呢?

想到这儿,他对那个人说道:“你还记得那三个日本人埋在哪儿了吗?”

那人道:“记得记得,四爷有什么吩咐?”

张铁鸥回过身来对凌啸天和祈云说道:“你们留在山上,注意看着点那几个受了伤的日本人,我带几个弟兄们去看看那个地方,难道真的是‘诈尸’吗?”说着,他对那个喽罗道:“走吧!带上几个弟兄,跟我去看看那个闹鬼的地方!”

张铁鸥等人来到了那片树林子里,找到了那个埋着三个日本人的土堆。

烈风也跟了下来,它抢先跑进了树林子。

张铁鸥一见那个土堆,他的心里就有些明白了,说是个土堆,其实并不大,那三个日本人的尸体也没有完全掩盖住,甚至还露出了一条大腿,两只胳膊。

最明显的是,旁边的土还有被扒过的痕迹,这些露在外面的肢体已经没有多少肉了,几乎只剩下了骨头。

张铁鸥笑道:“你们来看!这就是王老七所说的闹鬼!你们明白怎么回事了吧?”

那几个喽罗走过来看了看,也都似乎明白了,那个喽罗说道:“原来是这么回事啊!这是什么咬的啊?”

张铁鸥点了点头,道:“由于你们昨天晚上挖的坑并不深,只是给他们身上盖了一层土,可是他们身上的气味却引来了树林里的动物,看样子它们的个头并不大,所以只是扒开了这么一点,也许正是这些动物们正在啃食这些尸体的时候,王老七跑到这附近出恭,把这些动物惊着了,它们逃跑的声音吓着了王老七,所以他才会变成这个样子!”

这些喽罗们听了张铁鸥的分析,个个点头称是。

这时,烈风也跑到那个土堆旁边,用它的爪子扒土。

一个喽罗说道:“四爷!您看烈风在干什么?它不是也想吃那些日本人的尸体吧?”

张铁鸥仔细看了看,摇头道:“不是,烈风虽然吃肉,但它从来不吃人,这是发现什么了!你们动手,把这几具尸体扒出来,我要看一看!”

这些喽罗已经知道了所谓的“闹鬼”只不过是树林里的那些吃肉的动物干的,也就不在乎了,他们七手八脚地把那三个日本人的尸体扒了出来,并排地摆到那,让张铁鸥查看,烈风挨个闻了闻,坐到了一边,静静地看着张铁鸥。

张铁鸥找来一根树枝,把那几个日本人脸上的土拂掉,脸上有血污的,张铁鸥也给弄掉,然后仔细地看着这三个日本人的尸体。

当他看到最后一具尸体的时候,张铁鸥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这个日本人分明就是那个翻译高奇!

张铁鸥蹲下身子,在这具尸体的口袋里翻了一遍,从一个口袋里翻出了一个证件,他打开一看,上面的名字是:高奇。

他的心里一动,在另外两个日本人的口袋里翻了一遍,却什么也没找到。这一下,张铁鸥的心里顿时雪亮,暗道:“好狡猾的家伙!差点让他蒙混过去!”

那几个喽罗见张铁鸥一会儿表情严肃,一会又笑逐颜开,不知道张铁鸥这是怎么了,一个个面面相觑。

张铁鸥命他们把这些尸体重新埋好,然后带着烈风先回去了,他要抓紧时间弄清楚那个冒充翻译的日本人到底是什么人。

回到山寨里,张铁鸥先找到了凌啸天和祈云,把他的发现告诉了两个人。

凌啸天和祈云都对张铁鸥的新发现赞不绝口。

三个人商量了一下,派人把霍正霄找来,问了问那个人的表现,并把他们下山后的经过说了一遍。

霍正霄骂道:“这些日本人真他妈的诡道,我差点把他放了!要是你再晚回来一会儿,我就犯了大错了!”

原来,霍正霄对这个翻译的话信以为真了,并且他也相信这个翻译会痛改前非,跟着他们打日本人了,早就把张铁鸥叮嘱他的让他看着那个高奇的事忘到了脑后,甚至正在琢磨要和张铁鸥给他求求情,收下这个日本翻译。

张铁鸥笑了笑道:“三哥,这事也不能怪你,要怪就只能怪那些日本人太狡猾了,幸好咱们发现得及时,才没有铸成大错。好了,三哥,你现在领人把他带到客厅去,我们重新盘问他!我就不信他不说实话!”

不一会儿,那个翻译就被人抬到了客厅。

他一见到张铁鸥,就高兴地说道:“张先生,我想起来了,那个山原一夫把那张图纸交给那个跑掉的那个剌杀高手了!因为在我们这一行人中,他的级别最高,我们都得听他的。”

张铁鸥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说道:“高奇,我希望你能跟我说实话,我这个人不喜欢兜圈子,事情已经到了这个份上了,还想继续装下去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