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90.html


孔庆福说:“政委把你抓回去了?”


老孔摇了摇头:“没有,俺问你嫂子能不能把俺藏一下。她叫俺上楼,她来应付。政委他们进来后她说俺没上这来,政委他们不能上楼来查看,只能走了。


他们一走俺也横下心来了,船是不能回了,俺问若是留下来娶她下一步咋办?


她说很简单,明天俺和她去市政府办个结婚登记,再找律师给俺办身份。


事情到了这会,俺也横下心了,第二天她说是先去找律师办文件,俺德文一点不懂,就跟着她走,到了律师那律师让俺签些文件,俺都签了。刚签完,代理给律师来电话了,是船上叫代理找俺,代理追到这来了,代理说船长政委要见见俺,律师说叫他们去移民局见面。


俺们先到的移民局,移民局的人找来了一个华人,那人用中文问俺是不是签了宣布政治避难文件,俺一听就蒙了,你嫂子说刚才在律师事务所里她对律师说俺是因为违反计划生育了才决定在德国避难。律师叫俺签的不是结婚文件,都是宣布政治避难的文件。


没办法了,俺签都签了,不认也不成了.俺只能对移民官说是。


船长政委和代理来了,他们一听律师和移民官的说法,没办法了。船长还不错,拉了拉俺的手说:“希望你在这过得好!”


政委那眼光就能杀了俺,俺也知道俺这一跑,船回到国内政委第一个被处分,船上其他弟兄都得吃点挂落.”


孔庆福说:“觉得对不起他们么?”


老孔说:“有点,可已经走到这一步了,俺也认了,后来俺娶了你嫂子,俺们生了两儿两女,这么年也就这么过来了。”


孔庆福说:“这些年没回老家?”


“回什么?俺这样的算叛逃,俺去中国大使馆领不着护照,入了德国籍中国大使馆也不给签证.就算大使馆给签证,你嫂子也不给俺钱。这些年俺寄钱回家她不反对,就是不让俺回老家,她是怕俺回去就不回来了。”


孔庆福说:“说句不该问的话,大哥,你后悔么?”


“说不好后悔不,现在俺在老家的儿子女儿都大了,俺都有孙子,外孙子了,这些年他们靠着俺寄回家的钱,生活过得不错,现在也没人说他们是叛国人员家属了。”说到这老孔眼里露出了点快意。



“兄弟我还没问你哪,你是大学毕业干上船员的?”老孔问。


孔庆福点点头。


“你家属是琴岛的?”老孔又问。


“是,老婆,女儿,丈人家都在琴岛。”孔庆福回答。


“你真有本事啊!大学毕业这么年青就当了大副,用不几天就能干船长,家属又是琴岛的,有福气啊,俺那会要是家属能办到琴岛,俺也不会跳船啊。”老孔端起杯子来和孔庆福碰着。


孔庆福咽了一口酒呛得咳嗽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