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个女兵做老婆 第二章 新兵连(上) 7、夜哨

老海豹 收藏 11 38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1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14.html[/size][/URL] 熄灯号响了,红生躺在铺位上,浑身的酸痛潮水一样涌来。连日高强度的队列训练,让他疲惫不堪,体内的骨头几乎变成了风化了的石头,风一吹,就会粉尘一样四处飘扬。邻床的陈平也吃不消了,先在被窝里喊了几声痛,还小声骂了几句脏话,接着呼噜连天了。尽管浑身酸痛得难受,红生睡不着,两眼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14.html


熄灯号响了,红生躺在铺位上,浑身的酸痛潮水一样涌来。连日高强度的队列训练,让他疲惫不堪,体内的骨头几乎变成了风化了的石头,风一吹,就会粉尘一样四处飘扬。邻床的陈平也吃不消了,先在被窝里喊了几声痛,还小声骂了几句脏话,接着呼噜连天了。红生睡不着,两眼盯住黑乎乎的天花板,心里泛出了一些奇怪的念头。他想。罗连长是基地宣传处干事,为什么要到新兵连来呢?这里好玩,还是这里很热闹?想着想着,自己都觉得无聊了,拥住被子偷偷地笑。

十二点前五分钟,是规定的换岗时间,上一班岗的新兵撩开红生蚊帐,递给他一杆五六式冲锋枪,一只小闹钟,一支歪脖子手电筒,然后告诉他当晚的口令,就打着哈欠回去睡觉了。

俗话说,老兵怕号,新兵怕哨。前方要打仗,连队的岗哨布置也变得特殊了,不但设置了固定哨、游动哨,据说还有潜伏哨。潜伏哨是昨回事,红生不懂。今晚他执行的是游动哨,一个人端枪在营区内巡逻。天空没有月亮,水东湾的深夜静寂得像块坚硬的石头,偶尔有带腥咸的海风温柔地刮过来,把水兵帽上带金锚的飘带高高拂起,发出冷悠悠的滋滋声。

人在黑夜,往往不在乎形象。红生端着冲锋枪,沿着营区小路蹑手蹑脚地转圈,像个幽灵,白天英姿威武的形象荡然无存。四处没一盏灯,黑咕隆咚的。平时,营区总是亮灯的,今晚为啥要关灯?或许前方真的要打仗了。据说,越南特工已经潜入湛江市,准备在麻斜军港搞破坏。隐蔽在黑暗中的营区,总要要比灯火通明来得安全些吧。

近处的村庄方向,传来了繁盛的鞭炮声,向黑暗宣示一个生灵离开了人世。和里下河哭丧不同,这里百姓家死了人,总是鞭炮声声,唢呐齐鸣。在午夜的黑暗中,远处的鞭炮和唢呐声不绝于耳,摄魂惊魄,让人有灵魂出窍的感觉。红生想到了家乡的牌楼口,据说那里闹过鬼。文革时期,半夜三更有人看到废弃的瓦砾中,有个身高八尺的女鬼,青面獠牙,吐着红舌头,追逐过路的行人。红生不怕,晚上路过那里,他会放缓脚步,然后对着那块荒芜的旷野撒一泡热尿。

来到那棵大榕树下,连部小楼黑魃魃的,巨兽一样蜇伏着。四周静悄得出奇,整个营区都进入了梦乡,什么也看不见,天黑得像块黑布,把四周严严密密地包裹起来。看来,陈平真的撒谎了。昨晚同样没有月亮,事实上他什么也没看见,也不可能看见。全班数他俩最哥们儿,他为何撒谎?仅仅是为了寻开心,还是为了一次简单的炫耀?

榕树下的红生僵硬地站立着,心中惆怅不已,仿佛看到了父亲那张伤感苍凉的脸。记忆中,他似乎从来没有认真地看过父亲的脸。在他面前,父亲永远是高高升起的太阳,那么耀眼。过去的十八年中,父子间朝夕相处,相依为命,从来没有真正离开过。有一回,父亲为平反的事去了里下河,住了一星期,那几天,对他来说是漫长的,晚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第四天晚上,他披衣下床,在漆黑的乡间小道步行了六公里,天亮时分,终于在县城边缘的小旅馆找到了父亲。父亲也没睡着,一根接一根地抽烟,也在想念他。父子俩紧紧拥在一起时,他们都哭了。现在,他和父亲相距万水千山,父亲在干什么呢,还在没完没了地编织柳条箱?想到这儿,一种前所未有的酸楚,从心底涌向喉结,温润的泪珠晶莹溢出,无声地洒落在午夜的黑暗中。

红生步履沉重,向大操场走去。操场北侧是女兵排驻地,原来是礼堂,陆军用来开会和放电影。据陈平说,女兵排有四十五名新兵,分成四个班,住在礼堂二楼走廊上。因为地方狭小,床铺一个挨着一个,晚上睡觉了,女兵们开始说梦话,唱歌的,磨牙的,打呼噜的,什么都有。因为地方挤,只要一人放了屁,全排女兵都能闻得到。

新兵连规定,男女新兵以操场中线各自为界,男兵在操场南侧活动,北半部则属于女兵领域,非经连首长批准,不得逾越操场中线,违者给予纪律处分。因为纪律禁锢,红生格外谨慎小心,从来不敢越过这道红线。白天训练期间,他顶多用眼睛瞟瞟远处的女兵队列,因为,罗连长更多地出现在她们队伍四周。

中线用石灰粉划分,白皑皑的,两端是无穷黑暗。他沿着白线一侧,在边缘上徘徊。突然,一个大胆的、明知故犯的念头在脑膜中涌现。越过中线又会怎样呢,写检查还是受处分?在午夜冷冰的黑暗中,勇气与怯懦搏斗着,渐渐勇气占据了上风。他想一试!也许他即将要做的,只不过是惯性的延伸,一种年轻的倔强和调皮,因为这一切,都在他的意识和情感之外。像旁观者一样,他看着自己的大胆设计、谋划和行动,心中也凭添了几份胆量。

这时,近处飘来断断续续的歌声,惊慌失措的红生忘却了问口令,哗啦拉开枪栓,炸开嗓子吼,谁?

黑暗中,传来女人胆怯的声音,别开枪男兵大哥,不要开枪,我们是女兵排的哨兵。

红生心里一乐,拉拉枪栓不过是唬唬人的,枪膛里没得一粒子弹,怎么开枪?他把冲锋枪背到肩上,打开手电照过去,俩小女兵裹着大衣蹲在光束中,怀里颤悠悠地抱着两杆上了刺刀的半自动步枪。

红生问,半夜三更的,你们唱那门子歌?

一个女兵走近了,说,男兵大哥,天太黑,我们害怕呀。

另一个也跟了过来,抱怨道,你怎么到现在才来呀?我们快被吓死了。

红生说,站岗有啥害怕的,你们手上不是有枪嘛。

说别误会呀,男兵大哥,我们晚上站岗,都是和你们男兵一起在这里的呀,要不然,这黑灯瞎火的,我们不被吓死啊。

感觉告诉他,和他说话的女兵已经越过了中线,好像她一点儿也不害怕。红生的心咯噔一下,有惊喜,也有诧异。他还是第一次听说,晚上站岗有女兵陪同这种好事。怎么没人告诉他呢?看样子,新兵连并不是他一个人心里藏匿着秘密。

女兵打开手电照住他,惊叹道,哇,你好高哦,有一米九吧?

身高对男兵来说很重要,女兵眼角高,把一米八零以下的男兵,统统归口为残废军人。红生不好意思地说,没有的,体检时是一米八六。

你就是林红生吧?

你怎么知道我是林红生?

我们排的女兵都知道林红生。

不会吧,我不认识你们呀。

另一个女兵咯咯大笑,我们认得你呀,会唱歌的大傻帽。

喂——你怎么说话呢?

第一天被罚跑步的大傻帽。哈哈哈……

傻帽?我怎么是大傻帽呢?

看把你傻得,不过呢,傻得挺可爱呢。

红生哭笑不得,心想可爱个屁!自己天天挨叶班长欺负,她们要是知道了,还说我可爱吗?他把冲锋枪端平了,正欲离开,女兵阻止道,喂,你不能走,你走了我们昨办?

我要巡逻啊,这是哨兵的职责。

有什么好巡逻的,你当真有坏人呀。

前方要打仗了,后方不太安全,听说,越南特工已到了湛江……

女兵像被虫咬了,尖叫起来,别吓我们好不好,这满眼黑洞洞的,你走了,真来了特务,我们不完了?

红生想,也是啊,凭这俩号胆小如鼠的小女兵,来了特务肯定玩完。他停下脚步说,你们这么胆小,干吗还来当兵?

谁想当兵了?被我妈逼得没办法才来的,气死我了。

人这一辈子,来部队锤炼一下有好处。

好个鬼,天天被排长管得半死不活的,晚上还要站岗,妈的!

红生吃了一惊,原以为只有男兵说脏话,想不到女兵也敢,看来,这女兵不一般。

林红生,听说你爱看小说,而且喜欢看外国爱情小说,是吗?

谁告诉你们的呀,尽胡说八道。

罗连长告诉我们的,她说你学习很认真,星期天不外出,在宿舍里看小说,决心书写得全连最好,还拿到我们女兵排念过呢。

像被人从背后猛推了一把,他的身体晃荡着,手里的冲锋枪也变得格外沉重起来。

女兵又用手电对他晃了晃,问,你还要坚守一小时是不是?

他用手挡住对面的光束,是的,我们要站两小时。

我叫刘艳。林红生,我们要下哨了。你真的很可爱。我记住你了,但愿下次站岗再碰见你,再见!

天!她就是刘艳。陈平和胡鑫多次提到过的女兵。黑暗中的红生竭力睁大眼睛,想一睹刘艳的真面目。四周太黑,什么也看不见。女兵彻底消失在黑暗中。

红生迈步越过操场中线,感觉既惊奇又兴奋。脚下属于女兵世界了,是规定中的禁区。他和纪律开了一个玩笑,勇敢地走过来了。这条所谓的中线形同虚设,被他重重踩在脚下,没什么了不起的,连女兵都不怕,他凭什么害怕?况且,今晚还在这里遇到了刘艳,这个成天被男兵挂在嘴边的女兵。她真的长得很漂亮,很温情吗?

☆☆☆☆☆☆

人和人的关系,其实很简单,一旦相互认识了,想躲避都不行。再次和刘艳相遇是半月以后,那次红生值后半夜二点到四点的岗,那班岗本来是胡鑫的,上午被叶班长莫名其妙地临时调开了。后半夜人最困顿,最疲乏,这时候调岗让红生很不舒服。无奈,既然是叶班长的命令,他只有执行。提枪出门的时候,他看到叶班长和胡鑫的床上都空着,被子叠得整整齐齐,俩人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海边的夜空,辽远而清澈,密密麻麻的星星闪烁着,璀璨得像无边无际的钻石。出了营门,红生猛打呵欠,直犯困。到了操场边缘,一个轻盈的身影从胧中闪出,一杆带刺刀的步枪对准了他——

放下武器,缴枪不杀!

困顿被吓跑了,红生用枪托抵过刺刀,然后一个扫膛腿,那家伙好像没设防,扑嗵一声摔倒了,步枪扔出了老远。红生的枪口抵住地上的脑袋,大喝一声,不许动!

地上的那人带着哭腔骂道,林红生,你妈的混蛋,我是刘艳呀……刘艳手捂屁股从地上爬起来,动作有些艰难。看样子,刚才那一跤摔得不轻。

红生目瞪口呆,醒过神儿后,才想起道歉,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对不起……

她使劲揉臀部,哭丧着脸说,人家想和你开玩笑,你干吗当真?妈呀,痛死我了。

红生从地上拣起步枪,挎到她到肩上,责备说,这半夜三更的,你怎么能开这种玩笑呢?我还以为是越南特工,差点惹出了乱子。

怎么了,你还想杀我啊!

刚才……如果你反抗了,说不定真要出人命……

想杀我?给你一百个胆,料你也不敢。

他嘻笑道,不敢不敢,给一千个胆也不敢,嘿嘿。说完就想溜之大吉。

刘艳横枪挡住他,说吧,我的屁股被你摔痛了,怎么办?

他轻轻推过枪刺,连连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光说对不起就行了?没这么容易,你得帮我揉。

红生以为听错了,傻子似的朝她瞪大了眼睛。

她把步枪像匪军那样斜挎在肩上,一呶嘴说,快点儿呀,帮我揉!

他浑身战栗,结结巴巴地说,这是……这是绝对不行的……

少废话,快帮我揉!

月光被云层遮盖了,大操场上蒙上了一层灰暗。刘艳的屁股是那种成熟女孩所固有的结实,像括号一样圆滚滚的,还有些夸张地翘起来。红生轻揉了几下,她闭着眼睛说,重一点儿嘛。他稍微加重了些力量,她仍不满意,说你再重一点儿嘛!他满头大汗,心惊肉跳,又揉了几下,央求道,这下行了吧?

她睁开眼睛,笑靥绽放,好了,一点也不痛了。

经历了这场意外,俩人的关系一下子拉近了。

刘艳说,我听说,你们苏北人会养猪,每家养了一大群,人和猪一样傻,总被上海人瞧不起,是这样吗?

红生气愤了,心说损人哪有这样的,太差劲了!想想和一个小女兵发火没意思,就把火气压了下去。

刘艳说,连你这样的人都是小傻冒,肯定苏北人傻得没根儿了。

红生说,骂我就算了,但你不能攻击所有的苏北人,要不然过了长江,家家户户的猪,都会排队咬你哦。

她听得哈哈大笑。都说这家伙傻拉巴叽的,平时不爱说话,看样子不是嘛,挺风趣的。

把她送过了操场中线,红生提枪往回走,刘艳还跟在身后。他说,干吗跟着一个和猪一样傻的人?她说,就跟你这头猪,不然我害怕。他问,万一你也变成了猪,怎么办?她说,猪憨厚,胖乎乎的,还傻得可爱,有什么不好的。他说,没听说有人想当猪的,你想当,我可不当呢。她说,我们就是两头可爱的猪啊。他觉得无聊,不想和她较真,转移话题说,你们平时站双岗的,今晚怎么就你一个人?她说,是双岗啊,李班长上厕所了。

提到班长,红生阴郁了,她的话仿佛一阵风,刮起了一大片乌云,遮蔽了他的身心。他想。这位李班长上厕所,时间也够他妈长的了。她得意地说,我们班长是世界上最好最好的班长了,非常关心新兵,我们都喜欢她。

你们班长还站岗?

柳叶眉来倒霉了,李班长代她的岗。

来倒霉?她犯什么错误了?

她嘻嘻一笑说,你真傻,连这个都不懂。来倒霉就是女孩子来例假啊。

顿时,他的脸像舰艇上的桅灯一样红透了。

说话的时候,俩人站得近。月色朦胧,天也清朗。她的脸部轮廓是那种瓜子型的,很端庄,眼睛亮晶晶的,差不多可以看清她跳跃的长睫毛了。他又忍不住多看了几眼,这是过去不多见的动作。心里有了些暖意。这些日子,他天天挨叶班长批评,心情忧郁到了极致,而现在,她的明亮恰如一缕温暖的阳光,把他心底的忧郁融化了。

俩人边走边聊,李班长迟迟没有来。红生估摸她可能掉进厕所里去了。刘艳挺能侃,一会功夫就聊了许多。她来自北京,入伍前在某歌舞团唱歌,父母都是国家部委干部,家里还有个做生意的哥哥,路子极广,生意都做到国外去了。说到哥哥,她异常兴奋,说哥哥很爱她,别看他在公司当老板,一到家里,就像她的仆役,给她端茶削苹果。她从小就野,敢和男孩子打架,如果在外面吃了亏,哥哥就去帮她打。说到这儿,她问,你来过北京吗?他摇头,我只会唱《我爱北京天安门》,但没来过北京。她说,以后你来北京找我吧,住我家,我家可宽敞了。他说,你把一头猪抓回去,你哥哥不用棍子赶我才怪呢。她哈哈大笑,说去你的,我带回来的朋友,他哪敢啊。

走到甘蔗林边上,刘燕站住了,心里有了某种异样的感觉,不知不觉,开始暗寻红生的目光,找到了,她勇敢地迎上去。

林红生,我知道你今天站后半夜的岗。

哦,是吗?

我有密探,随时通报你的信息。

密探,谁呀?

天机不可泄露,我才不会当叛徒呢。

夸张了吧,我一个普通新兵,天天挨班长批评,你有必要找密探?

为了见到你,今晚我和丹凤眼调了岗,信不信?

他的心里动了一下。

我们排很多女兵都喜欢你,说二排一班的林红生很傻,很可爱,不但爱读书,歌还唱得棒。开始我不相信,上次站岗遇到你,觉得你有些意思,就越来越想见你了。

现在后悔了吧?一个像猪一样笨的傻瓜。

你一点儿也不傻,其实,真的很可爱……

时间像水,在不知不觉中流过去。到了快下岗的时候,李班长从远处的朦胧中缓缓走来。月色下,她个子不高,身材纤巧而匀称,像个卡通玩具。她望望红生,再望望刘艳,一本正经地说,站岗时不许聊天。这话好像是有意说给他们俩人听的。刘艳把枪端正了,大声说,是!亲爱的李班长。说完,抿嘴朝红生偷笑。

红生的心大跳不止。可是,他连做梦都没有想到,像游在漩涡边上的鱼,他已经深深滑入到一场灾难之中。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