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T两房债券“套牢”中国?

收藏 0 39
导读:宋鸿兵痛心疾首:在我大声呼吁后居然增持到4800亿

宋鸿兵痛心疾首:在我大声呼吁后居然增持到4800亿


作者:张静 文章发于:乌有之乡 点击数:19465 更新时间:2010-7-1 顶 荐 ★★★ [字体:小 大]

[复制本文] [下载本文]


两房债券“套牢”中国?


为什么华尔街海啸最大的损失者竟然是中国的普罗大众?中国老百姓最不能理解的是,我国怎么就成了两房第一大债权人?


新民周刊 记者/张 静


“开着宝马进去,骑着自行车出来。”比起中国投资者,输得底儿掉的“两房”投资人现在连自我调侃的心情都没有。6月16日,美国联邦住房金融局发表声明,“勒令”房利美和房地美两家公司从纽交所摘牌。


这一此前没有任何风声走漏的“深水炸弹”,不仅瞬间重伤普通股民,还惊扰了中国持有的数千亿债券。


“2007年中国持有2400亿美元的两房债券,在我大声呼吁后居然增持到4800亿,老夫当时气得半死。两房最终会被分拆,资产将被打折拍卖。届时,中国的损失将会显性化。 ” 6月21日下午3点50分,宋鸿兵在微博里痛心疾首。


优贷危机愈演愈烈?


“上个月差点被人忽悠买两房股票,一听说退市就吓得我出一身冷汗。若不是老公英明, 我也为美国人民做贡献了!”一位多伦多的中国移民心有余悸地说。


房利美与房地美已于第一时间表示接受退市要求。截止到16日收盘,两房股票遭遇投资者疯狂抛售,暴跌近四成。房利美股价不足40美分,房地美股价仅为50美分左右。早在2007年9月,房利美最高位每股99美元,房地美是48美元。3年间“两房”股价缩水高达99%,相当于被“清零”。


美国股民也迷信“政策市”。有位投资者对记者说:“当年很多人打死也不卖两房,以为有政府做靠山可以高枕无忧,现在恐怕连跳楼的心都有了。”


“从前年9月份被美国政府接管后,两房业绩未见好转,股价一蹶不振,房利美的股价已经连续30个交易日低于1美元每股,而房地美的股价也长期在1美元左右徘徊,违反了纽交所对上市公司股价的最低要求,不得不退市。”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和政治研究所国际金融研究室副主任张明表示。


房利美和房地美是美国两大住房抵押贷款巨头,一直被认为是“大到不能倒”,否则购房者将无款可贷的企业,其股票一度是安全投资的代名词。


房利美成立于1938年美国经济大衰退时期,是罗斯福“新政”的一部分,成立的目的在于帮助、鼓励美国国民购买住房。后来大家觉得市场上只有一家公司,缺乏竞争,于是在1970年又成立了房地美。


“几十年来,两家公司一直是近亲繁殖,这边的人到那边去,那边的人到这边来,有些人已经反反复复跳了很多次了,包括我自己。”曾在两房任职的宋鸿兵说。


他认为:“房利美和房地美之所以能成功运作这么多年,其前提条件是,它们能帮贷款人锁定30年的利率。凭什么做到这一点?因为它们有一个机制,能够把利率风险转移到海外,让外国人帮它们买单。现在很多外资银行在中国使劲推行利率掉期、利率互换这样的产品,不用看产品怎么设计,一听这个概念,你就应该知道,它是在把利率狂涨的风险分散给中国同行。”


金融危机后,美国政府为了挽救两房,已经累计投入了1450亿美元,但2009年两房共亏损936亿美元,今年第一季度又亏了182亿美元。是什么让已带有国有化色彩的“两房”,最终要走到退市这一步?


“两房在美国住房抵押贷款中占有超过40%的市场份额,所以两房的股价,集中反映了美国房地产金融市场所的萎靡。”张明说,“美联储通过定量宽松政策,向市场注入了大量资金,但迄今为止,美国的房地产市场下跌的趋势虽然止住了,但房价并没有反弹。银行现在普遍处于惜贷的状态,在发放新的住房抵押贷款方面比较谨慎,房地产信贷增速比较疲软。一个是房价停滞不前,另一个信贷非常紧,导致整个美国房地产市场处于一个比较萎靡的状态,两房业绩难以好转。”


在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副研究员钱立伟看来,两房退市在某种程度上早已成为必然。他特别提到,高失业率仍然是限制房屋所有者偿贷能力的重要因素。而原本的“次贷危机”正在向“优贷”和商业地产抵押贷款领域蔓延,具体表现为本来集中在中低收入群体的止赎事件开始向破产或失业的中高收入人群扩散,本来集中在住房市场的违约案越来越多地在商业地产市场出现。这才叫旧伤未除,又添新痛。


“优贷危机”已经不是一个新鲜的概念。从2009年5月媒体便有相关报道,自2010年1月8日开始,以央视《东方时空》为代表的权威媒体连续报道关注美国楼市继次贷危机后迎来的第二波违约潮。央视评论员认为,如果说此前的次贷危机就像一个啤酒杯里的泡沫,那么引发本次违约潮的优贷危机则是波及泡沫下面的啤酒,美国整个危机的性质都发生了变化。郎咸平曾在节目中对该观点进行了充分阐述。


优质房贷占了美国整个房贷市场的三分之二。两房退市,是不是果真意味着“优贷危机”愈演愈烈?会不会对全球经济产生新一轮的冲击?


“我认为高违约率不会从次贷蔓延到优质抵押贷款。从现在看,美国优质抵押贷款总体而言还是比较健康的,违约率保持在低位。从美联储开始实施定量宽松政策后,美国同业拆借市场的利率(即联邦基金利率)和商业贷款利率都保持在低位,优质借款者还本付息的压力是比较固定的,只要他们没有失业,还是有偿还能力的。失业率去年是10%,今年一直比较稳定,控制在9%以上。优贷危机是不是会从高失业率传导,我觉得还需要进一步观察。”张明认为。


尽管认为优贷危机不至于爆发,但他认为两房退市反映出美国经济的复苏更加脆弱。


“尽管美国今年一季度经济的增速还不错,但消费和投资都比较疲软,失业率依然保持在9%-10%。失业率很高,美国消费者信心很低,消费增长比较乏力。此外,虽然整个美国银行业信贷短缺现象有所缓解,但依然处于惜贷状态,无论企业固定资产投资还是消费者消费,目前不能获得充分的信贷支撑。


因为消费在过去几年为美国GDP增长贡献了70%,消费起不来,经济增长就比较堪忧。尤其在今年欧洲主权债务危机爆发后,如果美国政府也开始缩减财政开支或者增税,政府对经济增长的支持力度会下降。如果把二次探底定义为欧美经济重新回到负增长,这个可能性我认为不大。根据IMF的预测,发达国家今年增长是2.3%。但如果定义为增长率的下滑,或者增长率不能达到预期目标,那么二次探底的风险还是存在的。据IMF预测,发达国家今年增长是1.5%-2%,虽然美国一季度的增长率在3%以上,但全年发达国家增长可能是前高后底,由于受到欧元区和日本的拖累,现在来看来最多是1.5个百分点。”


血本无归?


两房股票退市的消息同样刺痛了中国老百姓的心。


中国曾经是两房债券最热情的买家。“中国政府很早就在买两房的债券。次贷危机爆发后,我们大概减持了近1000亿美元美国的机构债,到目前为止还持有5000多亿,80%是两房的债券,大约3000多亿。”张明谈到。


2008年7月中旬香港区全国政协委员、金融专家刘梦熊写了一篇“声讨檄文”《我为人民鼓与呼》,因两房退市,近日重新大热。在文中,刘梦熊透露了一组数据:“据通讯社报道,中国竟然是两房名列榜首的外国债权人,一共持有涉及该两家公司约3763亿美元(相当于29328亿港元)债券,约占中国外汇储备总额21%!是另一个亚洲大国印度两房债券持有量的16000倍!”


前美国财政部长斯诺访华时曾告诉中国记者:“我知道中国购买了很多两房债券,因为总是有中国官员问我两房的问题。”


美国前财长保尔森也在他的回忆录《峭壁边缘》中提到,王岐山副总理不止一次对两房债券安全性表达关切。从两房问题见诸媒体的那一刻起,美国财政部就不时接到重仓投资于这两家公司的中国官员们打来的紧张的电话。


为什么华尔街海啸最大的损失者竟然是中国的普罗大众?中国老百姓最不能理解的是,我国怎么就成了两房第一大债权人?


刘梦熊也在文中质疑道:“以3763亿美元巨额外汇储备如此集中投入两房,究竟是谁的建议?由谁拍板?为何没有风险防范?当中有没有不可告人的黑幕?按国际金融交易惯例,购买债券、股票的中介有佣金可收,中国投入两房债券数额惊人,其佣金也惊人。这些佣金真正流向如何?”


在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2009年举办的一次研讨会上,记者曾听宋鸿兵表示,不能买两房债券,他在两年前就已预警。有关方面不但不规避风险,反而加大了对美国垃圾债券的投资力度。


2007年2月24日,宋鸿兵还在房利美任职。当时房利美已经连续3年评为美国最受雇员欢迎的公司,向员工提供了很多福利,比如免费的现磨咖啡、午饭、晚饭。就在这天,当他照例去公司茶水间喝咖啡,却发现咖啡豆没了。这个事情一般人都不会那么警惕,但宋鸿兵以前在世通公司工作过。他记得那家公司6月份把免费咖啡壶收走,7月份公司就倒闭了。于是连忙联络其他楼层的同事,才知道房利美已停止供应免费咖啡。当这么一家大公司开始算计小钱的时候,已经在两房工作了5年的宋鸿兵感到,这家公司的财务状况出了严重的问题。打听的结果是,2月房利美利润暴跌40%。


“危机肯定不远了。”一杯咖啡,让他在6个月后出版了《货币战争》一书,并于年底“逃离”华尔街。


“2007年5月份我写了一篇文章,对两房债券再度预警。这是写给中投公司和中国外汇管理局的,通过我的一些朋友,递到这两个机构里面。我说两房债券要出问题,应该要秘密地大量减持。”在2009年底宏源证券北京召开的投资策略报告会上,宋鸿兵透露。


不过张明认为:“事实上两房并没有很深地卷入次贷,出问题还是因为次贷市场的危机转移到了整个住房抵押贷款的信贷。次贷危机爆发前,世界上没有人知道两房会跌得这么惨。两房有美国政府的隐含担保,信用等级是3A,收益率比国债高一点,既然安全等级相同,收益率又高,中国持有那么多外汇储备,不买这个,买什么呢?”


“两房的股票退市与两房的债券价格并没有直接关系。”这是目前唯一让人们感到安慰的观点。但坏消息是,6月17日,美国众议院达成一致,将把“两房”列入可能遭到清算的金融实体,正等待参议院的表决。这意味着,中国持有的两房债券,有可能血本无归。


“两房已经发行的债券,有政府的隐含担保。美国政府解救两房的时候,已经对两房债券的偿付能力进行了承诺。债券价格不会像股票一样一落千丈,到期还本付息的问题不大。当然如果美元大幅贬值,这个损失我们是避免不了的。”张明认为,美国政府不会坐视两房破产。“两房对美国房地产金融市场太重要了。两房发的债券,不但是被中国这样的外国投资者持有,美国的商业银行也大量持有。两房倒闭,马上会传导到美国商业银行,爆发新的危机,导致美国房地产金融市场彻底停摆。它在前年9月没倒闭,未来更不会倒闭。”


不过宋鸿兵近日在微博表示了他的担忧:“2008年9月9日我在《经济观察报》写的文章题目就是‘美国政府很可能会让两房安乐死’,我当时的原话是:安乐死的可能步骤是,首先托管,托管一年到两年的时间,短期时间内防止房地产市场崩盘。等过了这个危险期后,美国政府再将两房拆解使国家不必承担两房的债务。1年半之后,美国果然在朝这个方向行动。”


值得重视的是,两房是美国政府保荐企业,在政府保荐是不是等同于政府担保上,美国政府一直态度模糊。2000 年3月22日,时任美国财政部部长的金赛尔在国会作证时曾表示,联邦政府对政府保荐企业发行的证券不提供担保。今年4月3日,美国财政部长盖特纳也提出,房利美与房地美发行的债券是否不应该视为主权债券。


另一个危险的声音是,美国一些政客和民间智库正极力游说政府别再花纳税人的钱为贪婪的“两房”债券投资人埋单。他们既然贪图更高的回报率,理应风险自负,承担更高的风险。


也许这个问题的最终解决,并不在经济层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