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寒冰:朝鲜枪击我同胞隐藏着什么

(一)朝鲜枪击事件的背后

2010年6月4日凌晨,朝鲜边防军开枪打死3名中国公民,打伤1人,理由是“涉嫌越境从事边贸活动”。

这绝非小事,因为,相关细节证明它并非意外那么简单,而且,它发生的时间实在过于敏感——朝鲜正因为“天安号”事件被弄得焦头烂额。

6月17日的《中国新闻周刊》披露了相关细节:孩子”们的船是在晚上开到朝鲜新义州附近的,翻译用朝鲜语与对方来人搭话,在手电筒的光照下,才发现对方是朝鲜边防军。而朝鲜士兵没有确认来者身份就开枪了……第一枪打在翻译身上,一旁的3个中国人没反应过来,又是一声枪响,众人跳船,“孩子”跳船时,腿上挨了一枪,他不敢动弹,闷在水下,躲在朝鲜军的艇子下面,等对方走了,他开始往回游。事发江面“有一里半的路程”,“多亏他水性好,要不也回不来了”。浪头边防派出所婉拒了《中国新闻周刊》记者的采访。很多村民说,被打死的3个人,都已经火化了。政府和对方交涉,赔偿的事情也谈妥了,“一人赔3000美金”,这样的说法已传遍整个村子,不过官方至今没有给出正式的确认。

朝鲜边防军在没有确认来着身份的情况下就开枪,恰好说明了他们已经确认了来者的身份。

事实上,朝鲜所谓“涉嫌越境从事边贸活动”的借口是绝对说不去的。研究国际关系的人都知道,鸭绿江是中朝两国以河两岸为界的界河,江面为共有,本国公民只要不登上对方的河岸,就不算越境,而朝鲜边防军是直接开枪,且逐个击毙,显然意在把事态做大。要知道,朝鲜对军队的控制极其严密,没有上级的授意或命令,边防军是绝不敢擅自开枪的。更何况是在“天安号”事件闹得最凶的敏感时刻,对中国公民开枪绝非小事!可以说,没有金胖子本人的命令,都不可能发生。而且,在我国外交部提出严正交涉后,朝方并未兑现所谓的严肃处理,只是“一人赔3000美金”了事。倘若朝鲜政府真的认为是边防军误杀我公民,一定会对开枪者严惩不贷的!蹊跷之处恰在这些细节上。

这说明了什么?

乃有意为之!

在枪杀我同胞事件发生后,我国外交部“立即向朝方进行严正交涉”。这种对朝方前所未有的强硬态度,也说明我方也是如此判断的。(《中国新闻周刊》是这样描述的:……引起的关注度,要比以往任何一次江面上的事故来的强烈。中央台都报道了。外交部秦刚也发言表示抗议了。)

这种态度是必须的。任何国家,无论是友是敌,只要伤害或侮辱我同胞,都绝不可容忍,一定要追究。然而,最终却是本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原则,为这件事情画上了一个句号。

难道我同胞之命,3000美元就可买断!其他国家怎么会敬畏中国公民的生命!枪杀我同胞之事,如果这样了结,不仅可能置国民生命安全于危险境地,更是国之耻,同时也忽略了危机后面隐藏的层层危机与凶险,后患无穷。

我们知道,3月26日晚,韩国“天安”号警戒舰在西部海域值勤时因发生爆炸而沉没,舰上104名官兵中仅有58人生还。在韩国海军历史上,巡逻舰级以上大型战斗舰因爆炸而沉没这还是第一次。韩国于5月20日正式发表有关事件原因的调查结论显示:“天安”号是受到朝鲜小型潜水艇发射的鱼雷攻击而沉没的。

5月24日,韩国总统李明博通过“对国民谈话”说,““天安”号警戒舰遭朝鲜突袭而沉没,朝鲜将为此付出代价。为了追究朝鲜的责任,从这一刻起,朝鲜船只不得再根据《南北海运协议》进入韩国海域航行,韩朝间贸易、交流与合作也将中断。韩国的领海、领空和领土如遭朝鲜的武力侵犯,将立即进行自卫。同时也将与国际社会进行合作,韩国将与有关国家紧密协商之后把这一事件提交联合国安理会。而将进一步强化韩美联合防御姿态。”

5月28日,温家宝总理在访问韩国期间会见韩国总统李明博时表示,对韩国的调查很重视,在“天安”号事件上不会偏袒任何一方,希望韩国政府妥善处理“天安”号事件。

朝鲜最担心的是美国的态度。如果朝鲜因天安号事件再度被美国列入支恐国家名单,它将受到《武器出口管制法》、《出口管理法》、《国际金融机构法》、《对外援助法》、《敌国贸易法》等五项美国法律的制裁。同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等国际金融机关将被禁止向朝鲜提供贷款。美国将彻底切断朝鲜资金链。

中国一向把朝鲜当成一道天然屏障,朝鲜比中国更明白这一点。

因此,它需要摆平的是美国,哪怕牺牲中国,用中国公民的鲜血来表示诚意!它深信中国会忍气吞声,接受枪击乃偶发事件的事实。同时,朝鲜此举也给国际社会传递了一个血淋淋的信号:连盟友的人我都敢动手枪杀,别逼我!这听起来不可思议,但的确就是专制政府的逻辑和伎俩。

6月4日,韩国政府正式将“天安”号事件调查结果提交联合国安理会。当天,发生了朝鲜边防军枪杀我同胞的事件。这一枪声实际上是在告诉美国:它并非中国的铁杆盟友,是可以向西方靠拢的,是可以为美国所用的——至少有这种可能性。继2000年后,朝鲜再次故伎重演,以中国同胞之血向西方示好。6月5日,朝鲜驻联合国代表申善昊警告称,如果联合国安理会因为韩国“天安”号军舰沉没事件制裁朝鲜,朝鲜将做出军事回应。

如果大家对这一结论感觉到荒唐可笑。那么,翻一下新闻看看朝鲜枪杀我同胞后态度的微妙变化吧。

对朝鲜的新的更严厉的制裁并没有发生,只是将针对朝鲜的“全国紧急状态”延长一年。6月15日,当美国总统奥巴马宣布这一决定时说,这样做是应对朝鲜核扩散活动对美国国家安全和对外政策构成的威胁。

也就是说,对朝鲜的制裁仍然是源于朝鲜2009年5月25日进行的地下核试验,与“天安号”无关。

作为一个专制的独裁政府,朝鲜内外交困,民不聊生,它迫切地需要回归到国际社会中,缓解其巨大危机。因为,它也认识到,仅靠堵的办法是难以为继的,还需要疏导,这种疏导必须依靠国际社会,尤其像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的支持。

回顾一下2000年,当奥尔布赖特访问朝鲜时,金胖子谄媚态度表露的这种欲望吧,而在朝鲜与美国及韩国关系缓解的同时,它对中国的疏远之意马上显露出来。如果不是中国还有利用价值,如果不是还需要继续打中国这张牌与美国更好地讨价还价,中国的尴尬处境可想而知。中国必须清醒:在国际关系中,永远是利益至上,中国之于朝鲜,只是一张牌而已。所谓鲜血铸成的友谊的说法,只是我们的一厢情愿。

2000年,朝鲜是世界瞩目的明星。2000年6月14日,韩国总统金大中和朝鲜领导人金正日在平壤会面,两人在朝韩合作协议的签字仪式上举手共庆;2000年7月19日,俄罗斯总统普京抵达平壤机场访问;2000年10月24日,美国国务卿奥尔布赖特访问朝鲜……在与奥尔布赖特会谈时,金正日抱怨他自己的通译员缺乏精力和没有水准,要求奥尔布赖特研究委派不分族裔的美国人到朝鲜,改善朝鲜语言训练课程的可能性。金正日告诉奥尔布赖特:“我希望你会想出一个委派一些英文教师到朝鲜的办法。如果他们是韩裔美国人,那也没问题。”——《联合早报》2000年10月27日

金胖子走向西方的迫切之情溢于言表。

2000年,是中国最失落的一年。

而这种失落并非始于2000年。此前,朝鲜拿掉了板门店谈判桌上的五星红旗;朝鲜刻意抹杀中国抗美援朝志愿军的作用,所以,中国游客会因为朝鲜战争纪念馆里看不到志愿军在这场战争中所起的作用而感到惊奇、难过。是的,朝鲜在塑造自己的领袖神话,而中国几十万将士的鲜血已经被遗忘。

作为一个中国人,每每想到这一点,忍不住哀叹!写到这里,有一件事情不能不提:我做记者时候的总编,曾经是一份著名战略研究杂志的主编,因为刊发质疑朝鲜的文章,遭到朝方的强烈反弹,压我国政府把杂志停刊,而他也只能另谋出路。

2001年9月11日,9·11事件终结了朝鲜回归国际社会的努力。2002年1月30日,美国总统布什在提到反恐战争时,称伊朗、伊拉克和朝鲜是与美国敌对的国家,并称他们是“邪恶轴心”。从此,朝鲜被打入冷宫。也许,最恨拉登的不是布什,而是金胖子,让它失去了拥抱西方的机会。

独裁者从来都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毫无信誉可言。回想2000年6月,金大中拿出4.5亿美元的厚礼,与金正日发表了《6·15南北共同宣言》,韩半岛和平与稳定得以恢复,并因此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然而,时隔两年,朝鲜军方即发动延坪海战,导致尹永夏少校等6名韩国军人阵亡。2006年10月,朝鲜进行了第一次核试验……致使金大中在韩国威望扫地,含恨终生。

至于虐杀不同政见者、穷奢极欲等恶行,更是罄竹难书。朝鲜政府在连温饱问题都不能解决的情况下,却计划斥资7.5亿美元(相当于朝鲜GDP的2%)打造高约330米,总共105层的柳京饭店,计划在2012年4月15日前完成,以纪念已故朝鲜国家领导人金日成诞辰100周年。从1987年至今,已耗时23年,由于资金缺乏1992年停建,2008年4月续建。据韩国媒体估算,完成柳京饭店余下的所有工程,还将再耗资20亿美元!那些思维仍然停留在五、六十年代的人,对朝鲜到底了解有多少呢?源自于独裁者的信息,真的就不值得质疑吗?看看附录中,朝鲜教科书对抗美援朝将士的描述吧。

(二)缅甸果敢事件包含着同样的信号


朝鲜边防军枪杀我同胞事件,与缅甸军政府屠杀果敢地区华人事件如出一辙。

对缅甸,美国采取双管齐下、两手准备的策略。一方面,全力支持反对党领袖昂山素季,另一方面,美国对缅甸军政府又打又拉。

2009年7月22日,希拉里说,“建议东盟可以改变政策,考虑驱逐缅甸出盟”,除非缅甸释放反对派领导人、缅甸全国民主联盟总书记昂山素季。“如果她(昂山素季)获释,至少可以使美国有机会扩大与缅甸的关系,包括对缅甸的投资,”希拉里同年7月23日在接受媒体记者采访时再次强调美国的这一立场,“这一机遇取决于缅甸(1997年加入东盟)。”

希拉里在对缅甸军政府发出最明确的信号。

缅甸军政府随后为了讨好美国,发动了震惊世界的“8·8”排华事件,时间距离希拉里讲话不到半个月。

果敢在清朝以前属于中国,被英国入侵后划入缅甸,后成为缅甸共产党的控制区,在通过与缅甸中央进行停火谈判后,果敢特区拥有高度的自治权,自行管理内部事务并拥有自己的军队。彭家声就是果敢特区的领导人,拥有果敢同盟军和政务最高权力。由其领导的果敢似乎与中国内地没什么两样:使用人民币,学校教的是云南汉话,手机是中国移动号码,座机也是云南区号,法律也完全照搬中国,完全借鉴中国改革开放政策,大量吸引中国的人才与资金……走在果敢老街街头,当地居民90%以上是中国人,而“果敢族”亦是缅甸的中国汉族,可谓与中国唇齿相依、血脉相连。

2009年8月7日,缅甸军方以果敢枪械修理厂制造毒品为由,派出30名警察欲搜查该厂,遭到拒绝。8月8日,缅甸军政府向果敢调派军队,与果敢特区政府主席彭家声领导的果敢同盟军形成对峙。8月23日,100多缅甸军人突袭彭家声在果敢主要城镇老街的家,但彭家声逃脱。8月24日,缅甸军队下令果敢军队退出同盟军,加入受政府控制的边防军,被果敢同盟军拒绝,双方再次对峙。8月27,靠近中国云南省的缅甸果敢地区发生战事,引发缅方边民大量涌入中国境内。

“8·8”排华事件给果敢特区经济及百姓财产造成了数亿人民币的重大损失。

中国对这一震惊中外的针对华人的事件依然实施太监外交。事实上,作为缅甸的邻国,中国更有能力影响其军政府,对缅甸军政府严厉制裁,让其服服帖帖,永远敬畏华人,尊重我同胞。但是,这种无为的政策,纵容了缅甸独裁军政府的专横——我始终无法理解中国外交的长远战略到底是什么?

中国必须认识到,中国与朝、缅专制政府的关系,是极其脆弱的,而对这种独裁者,该强硬的时候必须强硬,否则,实行绥靖外交甚至太监外交,必然导致严重后果。专制政府惧怕政权旁落,而中国作为可以影响这些国家的大国,应该在它们试图利用我方讨好别国时,予以严厉制裁,以彻底绝灭其念头。

我在研究美国的国际关系史时,发现,它常常通过利用相关国家的矛盾和牵制之力牟取利益最大化。比如:美国利用朝、韩矛盾,牢牢控制了韩国及朝鲜半岛的局势;利用中国大陆与台湾的矛盾,同时牵制住了中国大陆和台湾,在两者之间渔翁得利;利用日、韩矛盾,同时让对方求于美国,达到了经济上得利,并常住军事基地的战略目标;利用中东与以色列的矛盾,分化阿拉伯国家,掌控以色列和中东石油。而中国的外交缺少这种灵活性,中国当年不知道利用苏、美争霸得利,反而成为其中的一枚棋子。外交之弱,令人扼腕。

中国外交最大的悲哀是,没有长久的朋友,即使曾经共患难,确切地说,即使曾经接受过中国无数援助的国家,依然与中国反目为仇。越南是一例。缅甸、朝鲜,都存在着这种隐患。这些,难道不值得反思吗?

现在想想,中国外交之弱势,除了外交人才、国力问题,更大的问题源于价值观与普适价值观与西方和周边国家的断裂。美国与那么多国家可以结成友好同盟,价值观的普适性是一个重要方面。民主、保障人权、尊重信仰、法制健全等等,都很容易形成共鸣,而中国信仰缺失、道德残缺、价值观破碎,除了跟人谈房地产,不知道还能谈论什么,即使与泰国、印度这样的国家,恐怕也难以找到共同话题,因为中国的执政者是无神论者——这样说或许有点偏激,但这的确反映了中国与西方世界,甚至周边国家共同语言的缺失。而这种隔阂是无法短期弥补的。中国与相关国家关系的脆弱性,与此或不无关系。

中国与周边外交关系的脆弱性,是一大巨大隐患。不正视这种隐患,一味隐忍退让的自宫之举,最终只会让自己的国民承受更多的痛苦和更大的风险——在边境公民屡遭伤害后,我的这种担忧更为强烈。但愿我只是杞人忧天吧。

出于对祖国未来前景的关注,我一直在密切关注着国际局势的变化,哪怕很细微的变化,也不轻易放过,虽然现在看来这种努力并没有什么用,但一直难以放下。当然,对于国际关系,我只是一个业余爱好者,知识面不足,或许,无法理解中国外交的大策略,如果此文纯属谬论,不妨一笑了之吧。

当鸵鸟把脑袋埋在沙粒中,它其实是最幸福的。现在已经没有人愿意大声疾呼,唤醒人们的美梦。仅有的几个呐喊者,犯下的共同错误是,让鸵鸟拔出深埋在沙粒里的脑袋,重新目睹现实和自己的伤疤。所谓师夷长技以制夷,如果现在连说一下西方国家的好处就被视为卖国,那么,只能恭贺洗脑成功的伟大成就了,只能看着那些真正的卖国者暗地里偷着乐了。历史证明:愚昧的忠诚和拥戴,从来都是独裁者和腐败分子的屏障。诚如英国作家、批评家塞缪尔·约翰逊所说:“爱国主义是流氓的最后庇护所。”除此,还曾有多位历史名人对爱国有着独到的认识和定义。如:英裔美国思想家、作家、政治活动家、理论家、革命家Thomas Paine(托马斯·潘恩)说:“爱国者的责任就是保护国家不受政府侵犯。”俄国诗人尼古拉·阿列克塞耶维奇·涅克拉索夫说:“对祖国来说,没有比一切都满意的爱国者更可怕的敌人了。 ”胡适说:“争你自己的自由就是争国家的自由,争你自己的权利就是争国家的权利。因为自由平等的国家不是一群奴才建造得起来的!”

作为一个生于斯也必将死于斯,深深爱着这个国家的平民,我更知道民众之苦苦在哪里、因何而苦,更知道它应该在哪些方面改进,在哪些方面努力,才能真正做到民富国强。赤诚之心,苍天可鉴!但是,在当下,所有的努力都可能是一种悲剧。有关国际关系及周期之文章,到此为止。所谓术有专攻,留给专业人士去操这个心吧。

游离于世俗之间,亦非心之所好,当回归田园,一切如过眼烟云。此即“往事随风”之意也,而后必然是归隐之琴声,于天际间轻抚。往事皆随风。

于2010年6月17日

转自时寒冰的搜狐博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