佣兵之泪 正文 第五十八章 刑讯的快感

bingzu 收藏 0 2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66.html


十几分钟后,在我的陷阱大致布置完毕之后,那几个畏畏缩缩的身影也进入到我的视线,我将狙击步枪背在身后,拔出腰上的MK-23装上消音器蹲在一棵树杈上,准星反复的在几个如出一辙的脑袋上晃来晃去。

“扑!——扑!扑!扑!”在一行五个人毫无察觉的踏进陷阱的中心时,我抬手一枪打掉束缚住机关的藤蔓,几根被削成顶尖的木棍在巨大弹力的作用下,几乎没怎么遇见障碍便径直插进两个家伙的小腿中,手中武器掉落在地上的同时,身体也被痛苦的固定在了杂草丛中。

不由得他们发出惨叫声,我接连两枪将另外两个幸免于难的家伙爆头,正如所料,呜咽声戛然而止,我纵身跳下树杈几脚将他们的武器踢出安全距离。

“邦!——”的一声,在我清除其中一人身上的危险物时,在他旁边的一人已经从手里掏出了武器,情急之下,我朝旁边侧身的同时“嗖”的一下甩出手中的军刺,直接从侧面刺进了他持枪的手腕,不给他反抗的机会,我上前反手一刀将其半拉脑袋削落在地上,白花花的脑浆流了一地。

“恶魔!恶魔!……”拿着蛇皮袋的家伙痴心疯似的叫喊着,让我不得不一拳将他打昏。

现在地上已经倒下了三具尸体,使劲蹭了几下血迹斑斑的军刺,我悄无声息的挪到最后一个像根树桩一样战栗的家伙身前,而他在看清我狰狞的诡笑的一瞬间,身子不由自主的哆嗦了几下。

我继续保持着一开始的沉默,只是颇有耐心的蹲下身子,用刀尖挑破他的裤腿,露出泥土一样的皮肤,稍加迟疑,锋利的刀刃开始一下接一下的削在他小腿中被鲜血覆盖的木尖上,每削一下,那家伙的全身都忍不住的抽搐一下,但还是死撑着不肯松口,一时间,寂静的空气中只剩下利刃摩擦木屑的声音,一下、两下、三下……

“你是谁?你是谁?……”在一边的木棍只剩下筷子一样的粗细时,那个家伙终于忍不住我施加在其精神和肉体上的双重折磨,开始歇斯底里的冲我低声吼叫。

“哼!——”甚至都懒得刮去密密麻麻的腿毛,我手中的刀子就自上而下闪现出一道鬼魅似的光影,一片薄如蝉翼的肉片便从我刀子的一侧掉落在了地上,两秒钟之后,杀猪般的惨叫才在丛林中响起,但很快便被我接下来的第二刀给硬生生的止住。

十几刀之后,我的耳朵里只剩下了轻微的喘息之声,我慢慢的将刀子瞄向他的另一条小腿肚。开工之前,我特意用刀尖扎起一片晶莹剔透的肉片在他眼前晃了晃,在良好光线的帮助下,上面的纹路甚至都瞧得一清二楚,最为难得是上面还依依不舍的挂着几滴俏皮可爱的鲜红晶体……

轻轻的甩了甩刀尖,我开始有条不紊的刮着他小腿外侧的毛发,而那家伙的整条腿也早已颤抖的不成样子。

“你想知道什么?只要我知道!通通告诉你!快点!快点!……”就在我的手即将落下的瞬间,头顶也飘来一阵牙齿激烈碰撞的声音。

“所属派别!首领的名字!”我漠不关心的停下手中的工作。

“掸邦联合革命军,约色……”

“现在何处?”

“啊!——”又是一道光影闪过,他刚刚指向旁边那个正昏迷家伙的一根手指被我无情的砍落在地上,因为之前的切肤之痛消耗掉了其大部分的体力,所以这次我也只是听到类似蚊子扑闪而过的声响。

“啊!孟乃!孟乃!……头儿和其他派别的领导人今天有个聚会,商讨如何分割地盘!他肯定会出现在那里!我知道的只有这些了……”

“克伦!克伦!不要告诉他!不要……”我刚想挖出点更有价值的信息,不料那个一直死死攥着蛇皮袋的家伙却突然的睁开两只布满血丝的眼睛。

“扑!——”军刺轻松的从他的眼睛进入,稍一用力,那只瞪得正圆的眼珠便被我轻而易举的挑了出来。

“继续!”掏出枪抵在那张残缺的面容上,冷漠的扣动扳机,子弹径直穿过他的另一只眼珠,近距离的爆炸让我们两个人的脸上或多或少的溅上了些咸腥的脑浆和血液。

“陷阱!是个陷阱!头儿想一人霸占金三角全部的出货渠道,就和美国人合作,趁此机会一举干掉其他派别的领导人……我们就是去负责和美军接头的!……”

“石头?”我的脑海里第一时间冒出一个长长的问号,“你们就打算拿他来糊弄美国佬?”我粗暴的割开他膝盖上的一层破布,用刀柄尾座上的扁平铁锤轻轻的敲击了两下。

“翡翠!翡翠!……”见我不耐烦的再次撩起刀尖,那家伙的嗓音都变了腔调。

“聚会时间!地点!”

“明天正午,孟乃军营!”

“扑!——”

捡起蛇皮袋里的那几块灰头土脸的石块,我拿出地图确认了一下自己所在的位置,然后在地图上标出那家伙嘴里的孟乃军营,计算出将要推进的大致距离,最后看了眼手腕上的时钟刻度,简单的整理了一下装备,朝着目的地奔袭过去。

行至中途,暮色低垂,我停在一棵不起眼的树杈间稍作休息,顺便将刚刚牵来的一条幼年蟒蛇填充进几乎快要粘贴在一起的肠道里。

“咝咝……”我手中的刀尖刚一削掉其身上的一块肉,耳后突然传来的几声异响便让我不由自主的一个激灵。

不等我转过头来,一束金黄色的闪电便直扑我的脖颈而来,条件反射的一缩脖子,根本来不及躲闪,我的眼前便一片漆黑,紧随而来的一股尸体腐化的恶臭和硫酸一样的液体便顺着我的肌肤流进我被越缠越紧的身体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