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事变中的二十九军二十七旅

榆林096 收藏 0 1695
导读: 这一材料,是陆军独立第二十七旅司令部于1939年8月1日,为纪念北平突围两周年而印行的小册子,记述了二十九军二十七旅于卢沟桥事变后守卫北平城,及沦陷后不甘于被日军收编而突围抗战的史实。从中可以了解到七七事变中北平城防部队的战守情况,反映了二十九军爱国官兵的奋起抵抗。 ——选编者 刘苏 一、北平突围血腥录序 神圣的抗日民族革命战争,已经英勇

这一材料,是陆军独立第二十七旅司令部于1939年8月1日,为纪念北平突围两周年而印行的小册子,记述了二十九军二十七旅于卢沟桥事变后守卫北平城,及沦陷后不甘于被日军收编而突围抗战的史实。从中可以了解到七七事变中北平城防部队的战守情况,反映了二十九军爱国官兵的奋起抵抗。


——选编者 刘苏


一、北平突围血腥录序


神圣的抗日民族革命战争,已经英勇的斗争了两个整年,虽然敌骑纵横,铁蹄踏遍南北,敌机肆虐,轰炸无分西东,军事遭受暂时之失利,土地亦被部份之损失,然而军民合作的交流,已激起了民族抗战的怒潮,各党联结的阵线,已筑成了抵抗侵略的长城。

日本帝国主义〔的〕法西斯强盗,自从 “九一八 ”不战而占东北,它便“ 夜郎自大 ”,“数典忘祖 ”, 企图灭亡我国家,奴役我人民,造“七七事变”,更暴露了日寇的狰狞面目。沈阳之血泪未干,卢沟之烽烟又起,狼子野心,无有底止。但卢沟桥畔的号炮,惊醒了东方的睡狮,发出了最后的怒吼,是中华民族求解放的起点,是中华民族划时代的界碑,而这为民族解放射出第一枪的射击手,便是我二十九军英勇的战士。我隶属于二十九军之二十七旅,当时尚布防于任邱一带 , 旋因平郊激战,奉令兼程进驻北平,警卫故都。七月二十八日下午二时南苑失守,副军长佟公麟阁、一三二师师长赵公登禹,皆于是役殉职。二十八日晚军长宋公明轩奉令离平,视师保定,于是乎北平几等于弃守矣。然我二十七旅尚孤军困守 城内,四外无援、困兽犹斗。暴敌始则施以利诱,继则加以威迫,我全旅官兵抱定“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的崇高意志,不做亡国奴,不当汉奸,不妥协,不投降,以保持我军人应有的人格,粉碎了日寇“以华制华”的毒辣阴谋。

当时被敌围困城内,孤军无援,降则为民族之罪人,战则作无谓之牺牲,最后决定突围北平,赴察继续抗战。乃于八月一日下午十时,率领我同患难共生死之三千战友,突破敌人围线,经昌平直趋居庸,但在暴敌大炮、铁骑与唐克车联合夹迫之下,在二十余架敌机追踪轰炸之下,我全旅官兵因而死伤、失踪者达千余人。山岳黯黯,谁归先轸之元,碧草凄凄,洒遍苌弘之血,至今思之,曷胜悲怆。然自“八·一 ”以后,千年古都,沦于敌手矣!

在我最高统帅坚决领导之下,抗战两年,长期消耗敌人,粉碎了敌人“速战速决”的战略。敌人以军事不能征服中国,于是变为政治的进攻, 肆其“速和速结”的毒辣阴谋,企图制造汉奸政权,瓦解我国家的独立与生存,虽有一二民族败类叛党卖国,时代渣津投降乞和,但我四万万五千万不愿当亡国奴的中华儿女、黄帝子孙,誓以热烈的鲜血爆炸出中华民族解放之火花,钢铁的头胪来奠定中华民国独立之基石。行见山岳陵丘,都是日寇自掘的坟墓,江河湖沼,都是日寇灭顶的深渊 , 最后胜利之神,一定张开两臂欢迎我们,拥抱我们。

兹应胡君应信之请,将北平突围的事实,庄重的、诚意的、不加粉饰的、毫无吝色的贡献给民族解放战争中所创造出来的抗战史上去,使它得与天地同其长久,得与日月同其光辉,以之勉励生者之奋发,并慰死者之英灵。但因当时军书旁午,戎马仓皇,于这英勇的史料,未有文字的记载,现在只凭脑海中的记忆,坦白的口述出来,由胡君笔记之,以之就正于全国贤明人士,是为序。

刘汝珍于北平突围两周年纪念日

北 平 突 围 血 腥 录


刘汝珍旅长口述

胡应信 笔记




二、北平突围的意义


一、和日寇清算总的血债

一部中国近百年史,简直是一部中日外交痛史,而这部中日外交痛史,是蘸着血和泪来写成的,殷红的血痕,斑斑可考。远之如琉球、台湾、高丽的被灭亡,拆毁了中国四周的藩篱,渐渐地伸其血手于中国内部。近之如“五·七” 二十一条的提出,压迫袁世凯政府承认,“ 五·三 ”出兵济南,阻挠国民革命军的北伐,惨杀我山东交涉员蔡公时等及无辜平民,“五·卅” 枪杀工人顾正洪,造成“ 上海惨案”,以及蔓延到南京、芜湖、九江等地的大屠杀。尤其是民国二十年“ 九·一八”沈阳事变,捕我官吏,杀我人民,占我土地,掠我财源,破坏东亚的秩序,造成世界的恐怖。接着便是二十一年“ 一·二八”侵略我东方巴黎的大上海,十九路军起而抗战,英勇的斗争了一个月零三天,结果是签订了淞沪停战协定。二十二年长城抗战,我二十九军虽然在喜峰口得了很大的胜利,但结果是于“五·三一 ”在塘沽签订了所谓塘沽协定,这些是比较大的事件。至于上海的“萱生事件 ”,南京的 “藏本事件”,以 及“……事件”,“……事件”, 等等 , 都是闹得满城风雨。像这类似的小小的血痕泪斑,真是数也数不清,太多了。

被强奸而私生的冀东伪政权,由准汉奸殷逆汝耕沐猴而冠的扮演于冀东二十二县,弄得河北半壁乌烟瘴气。以混血儿出来,强争硬夺去的张北六县,也由叛逆德王和李逆守信认贼作父的拱手送给日寇,割得西蒙支离破碎。这是日寇准备演第二个“九·一八”的前奏曲。到了“丰台事件”的发生,直是类乎“九·一八”前夜的“万宝山事件”, 所谓跛子上高山,一步紧一步了。

自从甲午之战,中国失败以后,近百年来的奇耻大辱,真是“罄竹难书”。旧痕新创 , 真是“体无完肤”。被日寇强占的土地,等于三四个倭国本部的面积;被日寇杀害的军民同胞,流血成渠,要比三岛的日本海还要深;堆骨如山,要比三岛的富士山还要高。“七七”卢沟桥的号炮,虽〔正〕是第二个“九一八 ”北大营的爆炸弹,日寇的野心,完完全全的暴露〔了〕于全中国、全世界的爱好和平人士之前,明白公开的要灭亡我国家,奴役我人民。可 是,于卢沟桥事变,神圣的首先回敬了第一枪,这便是中华民族要求解放的第一个信号,充分地表明了中华儿女到了民族生死的最后关头,是再不甘受侮辱,誓死不当亡国奴,要和日寇拼个他死我活,也就是中华民族近百年来被日寇造成了许许多多的血债,要在这个回敬第一枪的神圣射击之下,和日寇总的清算一下,替我们近百年来被日寇所杀害的死难同胞报仇!雪耻!!

“八·一 ”二十七旅北平突围,是紧接着卢沟桥事变二十五天后,出现于北平的最英勇的军事行动,是紧接着我二十九军亲爱的战友,跟日本帝国主义清算总的血债而独在孤城与敌清算的最艰苦的军事行动,索取了敌人偿还的数十条生命。这仅是清算的开始,等到取得了最后的胜利,才是清算的总结。

二、树立军人应有的人格

当南苑失守、北平被围、天津吃紧、宋公离平的时侯,我二十七旅已孤军困守城内凡七日,到了七月二十八日,日寇派中岛顾问向我们肆其如簧之舌,蛊惑利诱,无所不至。最所痛心的,是满清余孽的一般遗老和丧心病狂的一般遗少们,如江朝宗、齐燮元等辈,企图组织伪政权的所谓治安维持会,利用我们正在艰苦危急的时侯,阴谋诱骗,企图使我们屈节投降,去做他们的爪牙。当时的城鼠社狐充满了封建的故都,情势十分险恶,内无援军,外无救兵,降则为民族之罪人, 战则作无谓之牺牲,千钧一发,稍纵即逝,只得一方面虚与委蛇,一方面准备突围。如突围不能,则宁愿率我三千战友,同殉于千年古都的北平城,以留天地间的正气。

虽然当时的环境是十分恶劣十分危迫,但我们所凭藉的只是我们三千人所共有的一个大决心,决为民族利益、国家利益而奋斗,决为神圣的抗日事业而牺牲一切,不顾一切的艰苦危难,终于八月一日下午十时突破了敌人包围得像铁桶似的北平城,又于清河镇及马房突破敌之警戒线、主阵地,杀开了一条血路,向我们神圣的伟大的民族解放战争的康庄大道上迈进。

二十七旅于八月一日突围北平,不仅单单的是军事上的英勇行动,博得全国人士的赞扬,实实在在是树立了中华民国革命军人所应有的人格,是保持了中国立国五千年以来悠久传统的天地间的正气,是发扬了中国五千年以来“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的宝贵道德,是光大了三民主义的创立者、国民革命的导师孙中山先生的革命军人“不妥协 ”、“不投降”的宝贵遗教,是继承了“只有断头将军,没有降将军”的千古不磨的全部遗产。

三、加强南口抗战的形势

当时二十七旅被围在北平城内,弹尽援绝,战既不能,降又不可,于是最后决定,与其坐以待毙,不如起而杀条血路,突破敌人的包围线,赴察哈尔与我二十九军之刘师会合,继续为抗日事业而努力。

平津既告沦陷,察绥因而感受威胁,因为敌人必须攻占南口,控制北平外围,才能防我察绥国军的出击。同时进而略取山西,攫取西蒙,以断我中苏国际路线,这是敌人进兵察绥军事上必然的趋势。所以敌人于攻陷平津的不久以后,便转其凶锋,在陆空联合的猛烈炮火之下,大举进犯南口,当时南口的形势十分危迫。我二十七旅突破北平包围以后,如取南路经大红门、南苑、固安、雄县而至保定,与我二十九军取得联络继续抗敌,则因南苑已失、琉璃河已发生战事、平汉北段的铁道亦已被重敌兵控制,难以突破。于是,审时度势,暗渡陈仓,经太行山脉,直趋居庸背侧与我二十九军之刘师 ( 现在的×××军 ) 会合,加强了南口抗战的形势。


三、北平突围的事实


一、警备北平城

当“七七卢沟桥事变”的时侯,我二十七旅布防于任丘一带,于一月十八日奉到军部电令:“令该旅进驻固安,掩护平大公路,并掩护卢沟桥右侧之安全。”

于是十九日到达固安,部署一切。二十日又奉军部电令:“令该旅为左地区右侧支队,以固安、庞各庄、黄村为据点,北宁路为轴线,左援协攻卢沟桥,另一部协攻丰台,右与廊坊取切实联络”。

先是三十七师之二二一团与二二二团担任北平城防,因为二十二年长城抗战,获得喜峰口大胜利便是该两团,因此,日寇要求将该两团调离北平40 华里,以一三二师调至北平担任城防(这是日寇阴谋,企图分化二十九军,笔者)。我方一面答应日寇的要求,一面将该两团换穿保安队军服,仍驻城内,仅将保安队调离北平,以缓和日寇无理的要求。我独立第二十七旅(当时拨归一三二师节制), 奉令由固安以急行军进驻北平,石旅长振纲(“八·一 ” 突围时,石行至马房,脱离部队,折回北平,即由六七九团团长刘汝珍氏继任,笔者)任北平警备司令,当时部署如左:

旅部及六七九团团部驻天坛,六七九团第一营警戒骤马市、广安门(通丰台公路)、右安门之线;第二营警戒东便门(通通州及北宁铁路 )、永定门以东之线(主力配置于南缺口 );第三营为预备队,随团部驻天坛。六八一团团部驻禄米仓,六八一团第一营警戒东直门、安定门之线; 第二营警戒齐化门,及东缺口之线;第三营为该团预备队,随团部驻禄米仓。至于阜成门、西直门、德胜门之线,仍由三十七师之二二一、二二二两团担任警戒(临时归二十七旅节制)。

驻于北平城内交民巷之敌兵,约有五百余人,附有唐克车等武器。

当时北平城内,汉奸充斥,四出扰乱,时闻枪声,既要警戒敌人的蠢动,又要防范汉奸的陷害,彰明昭著的敌人,尚易于应付,而神出鬼没的汉奸,则难于清除。因为民众未曾动员,不能帮助军队肃清汉奸,以致军事上的运动,反不如敌人的便利与灵活,这是抗战开始的时侯,感觉最困难的问题。

二、大战广安门

七月二十六日下午,日寇派中岛顾问、樱井顾问、佐藤茂书记官等到广安门,与我刘(汝珍)团第一营第一连守兵接洽,适遇刘团长巡视城防,佐藤茂等便向刘团长说:“我们日本军只有七八十人,想来观光北平城,请你们开放城门,让我们到城里逛逛,并无别意。”刘团长一面暗自下令,教[叫]弟兄们注意,准备厮杀 ;一面和佐藤茂说:“我们中国军很欢迎你们贵军,请他们来逛北平城吧,来到了,再开城门。”佐藤茂等信以为真,马上跑回去引了一群兽兵来,约有五百余人,附有唐克二辆,载重汽车十二辆,坐车五辆,浩浩荡荡奔向广安门来,看见我们还没开城,有的竞爬起城来。刘团长便下令一齐射击,弹如雨下,只打得日本兽兵纷纷溃逃,佐藤茂书记官先受枪伤,后被我军斩首,樱井因逃跑失足陷落于粪坑中,后经熊少豪、周忠靖(现均当汉奸)二逆将其领去,中岛则已鼠窜远去。敌兵阵亡三十余人,受伤八十余人,夺获载重汽车三辆、坐车五辆 , 子弹十余箱,掷弹筒十余个,望远镜、照相机、文件等。击毁敌载重汽车一辆,坐车一辆,又击毁唐克车二辆,已被我夺获,惜我无人驾驶,无法运回,旋又被敌夺去。我阵亡七人,伤重殒命五人,负伤10余人,内有官长1员。残余的寇兵,溃不成军,纷纷逃到我民家,作摇尾乞怜状,口称爷爷,请你们保护我的性命,不要叫中国军把我的头砍掉了,我今生不能报答你的鸿恩,等到来世变猪狗也得报你们的恩。后因奉到绥靖公署的命令,不准扩大事态,并准许日寇领事收容残兵,收容了三四个钟头,还没收容齐,可见寇兵怕死,躲在民宅,不敢出来,毫无战斗意志。敌伤兵亦准领回,并由日寇领事保证不再发生此等事件。我军人以服从为天职,只得含泪收军,忍痛复员。

日寇先拟攻下广安门而占北平,因受我军严重打击,故于二十七日上午五时攻团河,由我一三二师之第四团猛烈抵抗,但敌机十八架,骑兵四五百名,步兵千余名,大炮十余门联合进攻,我全团官兵生还者仅五百余人,余均作壮烈之牺牲。二十八日拂晓,敌步炮骑联合兵种共三千余人,敌机三十余架,攻我南苑,并先以大炮轰击,我佟副军长(麟阁)、赵师长(登禹)率步兵二团、骑兵一团坚苦抵抗,终因伤亡太多不支,佟赵二公亦均于是役殉职。

三、血泪话当年

七月二十八日,宋公明轩奉令离平,视师保定,张公荩忱忍辱负重,留平折冲,敌派中岛游说,以我二十七旅改为保安队,仍负北平治安之责,但日寇其言愈甘,其心必愈毒,一因当时敌尚无力统治北平,便本其“以华制华”的毒计,企图制造傀儡政权,以为过渡。一因二十七旅之刘团,曾于二十六日大战广安门(事实见前),予了打击者以严重的打击,敌人知我二十七旅不能以武力[使我]屈服,因此,欲以阴谋诡计,甜言蜜语来软化我官兵,使我们屈节乞降,以达其“以华制华”的阴谋。可是当时为了环境的逼迫,又因已被敌人层层包围,如不延长空间,争取时间,以为充分准备,恐怕突围是不可能,如与敌作无谓之牺牲,于事无补,虽死奚益,于是饮恨吞声,虚与委蛇。然我三千官兵之赤胆忠心,都被民族解放的火炬和国家独立的烈焰燃烧得像热铁一般,准备以鼎沸的热血,来冲洗北平的城门——突围。

二十九日敌顾问中岛率周逆思靖(现当汉奸)为翻译,以狞笑的面目,在旃坛寺讲话:“大日本和你们支那是同文同种,应该共存共荣,这次卢沟桥发生了不幸的事件,是你们支那不认识大日本在东亚的主人地位,误解了大日本和你们支那提携合作的意思,真是遗憾之至。现在你们二十七旅负了北平治安的责任,我看你们都很忠实,想借重你们的力量,把你们改成保安队,继续维持北平的治安,保证对你们没有恶意,请你们大家放心。 26日你们在广安门,把大日本的佐藤茂书记官打死了,还伤亡了许多日本弟兄,这不幸的误会,更是遗憾,可是你们的主官是那一位,我要和他见见面,做个朋友。”

上面这些荒谬麻醉的鬼话,任何傻子都不会去相信他,当中岛贼追问到二十六日大战广安门部队主官姓名的时侯,我六七九团第一营的官兵们,首先便发出忍无可忍的最后怒吼,当时有人大叫:“是我们中华民国不愿当亡国奴的英雄们,起来打你们的”,有人便叫:“你们打吃亏了,还想报仇吗?要干咱们马上就干”。声势汹汹,几乎马上要和他——中岛拼个死活,官长们便都把暗藏在身上的手枪掏出来,士兵们也都把暗藏在身上的手榴弹掏出来,一齐瞄准日贼中岛,将要发射和投掷,吓得中岛贼魂不附体,连忙作讨饶的口气说:“我是钦佩你们的英雄行为,问出你们官长的姓名,想和他做个朋友,那里敢想报仇呢,请你们不要误解了我的意思。”战憟抖颤的说完这几句话,狼狈得很,抱头鼠窜而去。我们的官兵,气愤得痛哭流涕,怒形于色,我(按即刘汝珍氏,笔者) 便说:“好男儿不要流泪,我们准备流血吧!”这是多么有力的一句话啊。

四、突围中的战斗

八月一日下午四时,石旅长振纲、张参谋长傅焘、刘团长汝珍、赵团长书文四人开军事紧急会议,首由刘团长发言:“日寇欺我太甚,北平环境太劣,改为保安队等于投降敌人,投降便是民族的罪人,我们宁死不屈。”张参谋长首先附议赞成,并以去就力争。刘团长继续又说:“我们马上准备突围,在突围以前,先把北平城内的日寇杀个一干二净,杀一个够本,杀两个便是一双,杀尽以后,再拼着我们的头胪和热血,突围而出。”结果对于突围,全体赞成,不过对于先把城内日寇杀尽以后再突围,不但要毁坏千年以来的北平文化城,恐怕对于突围要受到更多的困难,于是前议作罢。最后议决突围的方向,是南(经大红门、南 苑、国安、雄县 , 到保定)不如北(经安定门、小关镇、羊房,到南口),并决定分多路,走小径,由安定门、小关镇、报房、马房、清河镇,到羊房( 距南口卅余里)为主要道路,官兵不准放枪,士兵一律上刺刀,准备白刃战。

散会后,即于下午十时开始突围,六七九团在前,由刘团长汝珍( 河北人,俄国基辅军官学校毕业,曾于民国十七年任第二集团军总司令部卫队旅旅长,行至马房,石旅长脱离部队,折回北平,刘即继任旅长,现仍任本旅旅长) 率领,六七九团第一营营长李延瓒留平未出,由营副张文宾(安徽人,第二集团军军官学校毕业,现任六七九团第三营营长)代领,第二营营长杜春堂留平未出,由营副梁学信(山西人,第二集团军军官学校毕业,后继杜任本营营长)代领,第三营由龚营长乃强(安徽人,西北陆军干部学校毕业,后继刘任六七九团团长,现任副旅长)率领,六八一团由赵团长书文( 行至察省后,因病脱离部队)率领,六八一团第一营由张营长幸堂( 山东人,后任本团团长,现仍在职,所遗营长缺,由营副张华斌继任)率领,第二营由营长田明祥( 河北人,后任四二七旅副旅长)率领,第三营由营长陈瑞武率领。石旅长振纲(行至马房,脱离部队,折回北平) 、张参谋长傅焘(安徽人,安徽炮兵学校毕业,后任本旅副旅长,现任六七九团团长),随六七九团行进。

当时真是衔枚疾走,鸡犬不惊,雪亮的刺刀上在崭新的捷克式枪上,更显得亮晶晶的比月亮还要光明,我们是朝着光明的大路上走,走向民族解放的战场。我们像怒潮巨浪般的冲出了安定门,到了小关镇,分路向目的地——羊房集结。在突围前已将平郊电线割断,障碍敌之消息,以迟缓敌之追袭,因北苑(为围阮旅置有重兵)四周,敌有重兵,如被发觉,便不易突过,如能突过,而损失必大。因电线已被我割断,城内敌人四处通话,都因此而发生故障,所以西苑北的敌人,尚未发觉,我们已经小关镇、报房,冲过马房(石旅长到此即脱离部队,折回北平,由刘汝珍氏继任旅长 ),越平绥铁道向羊房集结。

在马房南有小河一道,上架一独木桥,我先头部队当与敌在此发生战斗,被敌击毙及负伤十余人。我后续部队赶到后,敌兵纷向村中逃去,并无多大战斗能力,被我田明祥营长夺获战马四匹。小河上的独木桥,敌亦未及破坏,我们过河时,还隐约可以看见村的东头,架有机关枪,但是敌兵胆小如鼠,并不敢向我们发射,可见敌之战斗意志,甚为薄弱。到了清河机场与敌发生战斗,我阵亡排长魏万清一员、兵三名,到清河镇时又遇敌之主阵地,当又发生战斗,我伤亡百十人。被我夺获二八式步枪二十余支,子弹四千余粒,轻机关枪三挺,尚有汽车等笨重物品,无法运走。我由马房向西北沿铁道行进之部队,与敌警戒部队发生激烈战斗,敌之唐克车十余辆,飞机二十余架,追踪轰击,我伤亡五百余人。到羊 房集结后,才脱离危险界线。我到察省后,旋敌拟由青边口(在宣化北三十余里) 偷袭宣化,妄冀不战而下南口。当派我六八一团把守青边口,机动出击,当发生青边口之激战,计我伤亡三百余人,敌伤亡约有千余人,击破敌之偷袭企图。总计北平突围,我全旅伤亡及失踪者一千二百余人。损失迫击炮四门,步枪二百余支,掷弹筒二十余个,骡马二百余匹。总计敌伤亡约有一千一百余人,夺获敌之步枪二十余支,子弹万余粒,轻机关枪二挺,战马四匹,载重汽车三辆,坐车五辆,掷弹筒十余个,望远镜、照相机、文件等,击毁敌之唐克车两辆,载重汽车一辆,坐车一辆。

敌攻我卢沟桥、广安门、团河、南苑,及追袭我突围部队,均系敌寇河边旅团所属之牟口田、萱岛两联队。


四、写 在 后 面


中华民国二十六年八月一日,光荣的二十七旅在日寇层层包围下,突围北平,造成了军事上空前的英勇记录。当时笔者随侍冯公于南京,感觉无限的兴奋。现在得有机会同二十七旅站在民族解放战争的岗位上,负荷神圣的历史任务,这是笔者的荣幸。同时得有机会来写这部富有历史意义的抗战文献,更是觉得无上的光荣。只因笔者当时未曾参加这个实际的英勇的军事行动,未能深刻的把这英勇的事实描写出来;又因笔者学识浅陋,纵然努力,也写不出精彩的文章来。好在这只是事实的记载,并非文艺的欣赏,只须忠实的、不加虚饰的写作,文字虽然拙劣,自有伟大的事实去证明。

因为社会文化遭受了日寇的摧残,关于有关的一切参考书籍和报纸,不但无从搜集来强调我拙劣的笔墨,就是一纸一笔的购买,也颇不易[易]。费了三日夜的构思写作,才把这部《北平突围血腥录》,降生于千灾万难、凄风苦雨的民族解放战争声中。


胡应信谨记于桐柏山脉

中华民国二十八年七月十日

1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