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疑遭多名乡干部殴打并被逼下跪

但恃铁血报中华 收藏 0 522
导读:汪平均和驾驶员王国义是休宁县东临溪镇人。7月1日晚10时许,两人驾驶货车途经休宁县龙田乡政府对面的“双双饭店”,停车吃饭。   “当时车多,我把车停在了路左边。”王国义说,车停路左边确实不对,但当时实在没地方停。车停下不久,饭店二楼有人喊不能停车,随后里面出来几个酒气很重的人,说车子必须立即开走,并自称是龙田乡政府的干部。因附近车多,一时无法将车开走,双方就发生了争执,几个乡干部对他拉扯推搡,他被对方殴打后就跑掉了。   “我被他们拉扯着跌倒在地上,衣服被脏水弄湿。”汪平均说,他随后被拉

汪平均和驾驶员王国义是休宁县东临溪镇人。7月1日晚10时许,两人驾驶货车途经休宁县龙田乡政府对面的“双双饭店”,停车吃饭。



“当时车多,我把车停在了路左边。”王国义说,车停路左边确实不对,但当时实在没地方停。车停下不久,饭店二楼有人喊不能停车,随后里面出来几个酒气很重的人,说车子必须立即开走,并自称是龙田乡政府的干部。因附近车多,一时无法将车开走,双方就发生了争执,几个乡干部对他拉扯推搡,他被对方殴打后就跑掉了。



“我被他们拉扯着跌倒在地上,衣服被脏水弄湿。”汪平均说,他随后被拉到乡政府一楼的办公室。在办公室,他被几个乡干部打了,后脑、面部、嘴唇等部位受伤。“在场的有四五个人,都有酒气。我被打时,听到有乡干部喊‘叫他跪下’,我没有服从。于是,有两个乡干部拽着我的手,从身后强行将我的左腿按跪在地上。”汪平均称,他的合伙人许永跃赶到后,向他介绍了在场的乡干部,他才知道为首的是乡党委书记毕永茂。许永跃说,当时他看到汪平均脸肿了、嘴角有血,在场的人一身酒气。



而王国义表示,他跑掉以后就打电话给龙田乡桃林村(其妻子家)村委会主任张某,然后又回到乡政府,结果进了办公室就被打了。张某到后,王国义得知“在场的有龙田乡党委委员、副乡长程发亮。”王国义随后被放了,因气愤难平,他 打了110报警,他们在派出所做好笔录后到医院时,已是7月2日凌晨4时左右。



昨日,在黄山市人民医院,记者看到汪平均的嘴唇、脸部还有伤痕,脸部的划痕较明显,其膝盖处有块青紫。查看病历发现,两人均受了外伤。



“7月3日,毕永茂曾带鲜花、水果到医院来看望,表示歉意并称愿意处理好此事。”汪平均说,他们现在的3500元医疗费都是自己交的,他认为龙田乡政府没有诚意,因此拒受水果、鲜花,希望当地警方和纪检部门依法调查处理此事。



病床上的汪平均说,7月1日晚,他和同伴因停车纠纷被休宁县龙田乡党委书记带头打伤,自己还曾被逼下跪。龙田乡党委书记毕永茂却表示自己被冤枉了,自己当日不在现场,也没参与过打人,而在场的干部也没有逼汪下跪。记者昨日获悉,休宁县警方已对此案进行调查。

龙田乡党委书记毕永茂 我不在场,在场的也没逼他下跪



昨日,龙田乡党委书记毕永茂在电话中告诉记者,事发当晚他另有接待任务,并不在现场,未曾参与拉扯和打人。



毕永茂说,在现场的几个乡干部当晚一起聚餐,“当时,这辆货车违规停放路边,给交通带来安全隐患,乡干部得知后前去阻止。”毕永茂表示,乡干部可能和对方有拉扯行为,也确曾将汪平均带到乡办公室,但这是为了进一步了解情况,并没有逼迫其下跪的行为。他说,在场的乡干部当时喝酒没有、打没打人,相信警方会调查清楚。



毕永茂表示,事情发生后,他感到过意不去,便在7月3日和另一位乡干部代表龙田乡政府到医院看望汪平均和王国义,表示愿意处理好此事。但因当事人家属情绪激动,就没深谈下去。“我当时真没参与打人,真是被冤枉了。事发后,汪平均和其家属还曾对我进行人身威胁,我也很烦恼。”毕永茂说。



“确实有这回事,我们还在继续调查。”休宁县公安局东临溪镇派出所主持工作的副所长汪永红告诉记者,事发当晚,多位民警接警后立即赶到现场,连夜进行调查取证,并让汪平均、王国义等两人到医院治疗。 7月5日,该所民警再次前往龙田乡,找涉及此事的乡干部及现场证人等进行调查。



汪永红表示,伤者康复出院后,他们会对这起案件进行处理。对事发时乡干部是否喝酒、乡党委书记是否打人等细节,因案件在调查中暂时不便对外透露。

2010-07-06 13:14 北方网

本文内容于 7/6/2010 11:10:39 PM 被但恃铁血报中华编辑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