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重重陷阱!我们能否逃脱?


列宁告诉我们,垄断是今天国际经济的常态,金融寡头统治着今天的全球经济,资本家国际垄断同盟已经在瓜分全球的市场。而列宁百年前的警句,正以《郎咸平说:新帝国主义在中国》书中所描绘的方式进行着。


1. 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仍然不死,也是因为我们内部一直有形形色色的首席谈判代表在帮忙,由于不理解金融寡头所建立的国际游戏规则,从而造成国家巨大损失,例如轮胎特保案、兰州丧权辱“市”的水价和力拓铁矿石谈判等等。


2. 金融寡头加上农业寡头(华尔街+孟山都+四大粮商)不但操纵全世界的农业,同时也开始敲开中国的农业大门,从大豆的强迫进口,升级到在中国种植玉米,再升级到中国自愿进口美国棉花,手段真是层出不穷,我们根本无从应对。


3. 产业资本寡头的核心转变在于过去他们只是建立垄断联盟瓜分全球市场,现在更进一步利用自己强大的产业链整合能力,控制了整条产业链,从而操控了整个产业。例如沃尔玛收购好又多。


4. 有些人可能会说,今天帝国主义不再那么赤裸裸了吧?过去的帝国主义是通过战争来瓜分土地从而占领市场,现在省事多了,通过资本或者垄断联盟来直接瓜分国际市场,进而实现资本的目的。也就是说,过去的“瓜分土地”已经演变成现在的“经济殖民地”了。这就是为什么欧美仍然掠夺非洲,今天非但没有停止,反而愈演愈烈,以经济殖民地的方式进行。新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的另一个表现就是挑拨中非关系,它们简直无法容忍中国以任何形式对非洲大陆的开发与合作。


5. 现代美帝国主义虽然放弃了小布什“不是朋友就是敌人”的单边主义,但是美国对中国的敌意也是不可能改变的。最可怕的是《郎咸平说:新帝国主义在中国》的最后一章预测中国经济将面临三大危机——资产泡沫化、经济停滞化、通货膨胀化。而奥巴马针对我们的三大危机,精心策划了三大战争——汇率大战、贸易大战、成本大战,正好对付我们的三大危机,其目的就是完成中国经济殖民化的企图。


《郎咸平说:新帝国主义在中国》在于根据列宁的警句重新诠释新帝国主义,案例讨论不多。但是《郎咸平说:新帝国主义在中国2》的目的就在于完全以案例形式详细解剖新帝国主义的操作手法和技巧。我希望透过第一本书,让读者全面了解新帝国主义的本质,透过第二本书让读者熟悉新帝国主义的操作手法。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我总共规划了十四个章节。


我首先在本书第一章讨论美国最近发动的汇率大战的点点滴滴。到底美国对中国发起的汇率大战会以什么方式进行值得我们关切,我认为乘人之危就是个关键。为了了解美国的操纵手法,我们在第二章先行研究美国是如何乘人之危对付亚洲其他国家/地区。我们的结论是美国唆使其代理人,主要是华尔街的金融炒家,在某个国家/地区挑起了资产泡沫的危机,从而误导这个国家/地区的资源远离实体经济而进入泡沫经济追逐高利润。其最后结果不但金融炒家在泡沫爆破之前席卷一把撤出,而且在泡沫爆破之后,由于这个国家/地区的资源被误导而脱离了实体经济,从而打压了这个国家/地区的长远经济发展。我具体的把泡沫大战分成了几个模式,而每个模式都以不同国家/地区的案例作说明,包括泰国、越南、中国香港和日本。


第三章,美国是如何乘中国之危挑起战争的呢?我详细讨论了我们的“危”来自于:第一,资产泡沫化;第二,经济停滞化;第三,通货膨胀化,以及美国利用三大战争——汇率大战、贸易大战、成本大战恶化我们的三大危机。但是我认为汇率大战才是主战场,而另外两个战争只是辅助手段。具体而言,美国透过贸易大战为辅助手段,逼迫我们在汇率大战中让步,从而打击我们的出口。此外,美国透过成本大战为辅助手段,全面拉动国际农矿原材料价格,不但恶化我们的通货膨胀,而且抵消了人民币升值所带来的进口的好处。但是我认为汇率大战除了打击我们的出口之外,还有另外一个目的,那就是美国精心策划的“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让我们重蹈日本模式的覆辙,逼迫我们开放金融市场,也就是所谓的一箭双雕。


何谓日本模式呢?20世纪80年代美国表面上逼迫日本开放农业和服务业,由于日本无法开放这两个市场,所以必须在开放金融市场上让步。因此美国迫使日本引入了金融衍生工具戳破了日本的泡沫,让日本陷入了20多年的萧条。这一次,美国对人民币施压打击出口当然是第一个目的,但是由于人民币升值5%以上将严重打击我国出口制造业,中国政府不愿大幅升值,因此中国必须在其他方面屈服。我判断美国汇率大战的第二个目的和对付日本一样,就是逼迫我们开放金融市场。中国政府网发布的《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做好利用外资工作的若干意见》果然确定了我们即将开放金融市场,完全与我的看法吻合。


第四章我们将讨论一个和狙击亚洲其他国家/地区完全不同的另类泡沫大战——迪拜。


我觉得美国对日本的战争最有意思,也最值得我们学习经验。第二章讨论了美国在1985年如何透过泡沫大战打击日本,而日本的损失超过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战败的损失。美国在2010年又针对日本丰田展开贸易大战。美国的借口是丰田汽车的质量有问题,其实这是胡说八道,丰田汽车的质量可能有问题,但是同样的问题一样存在于美国汽车。举例而言,2010年1月底之前的六个月美国总共召回了216次,丰田只有6次,其他大部分都是美国汽车,从数据上实在看不出丰田的质量问题。我认为美国的真正目的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那就是为了解决美国庞大的失业人口,美国必须打破美国人的消费习惯——第一是购买日本高品质的产品,第二是购买中国的低价产品。只有打破这两个习惯,美国人才会回头买美国货,工厂才会开工,工人才能就业,美国失业人口才会降低。第三章就讨论了汇率大战造成人民币升值,中国产品廉价神话自然被打破。而丰田大战就是美国版的《潜伏》,也是一场精心策划的惊天大阴谋,目的就是为了打破日本产品高品质的神话。这个所谓的“阴谋论”就是第五章讨论的主题——丰田大战,美国版的《潜伏》。


第六章到第九章,我们讨论气候和新能源大战。由于气候变暖的议题持续发酵,节能减排已经渐渐成为中国的国策。我们天天议论“节能减排发展新能源”,可是读者有没有想到所谓气候变暖的议题就是欧美的惊天大阴谋,甚至可以被理解为气候大战。第六章气候大战,我们用详细的数据和图表驳斥了气候变暖的论据,我们发现根本不是二氧化碳造成地球暖化,而是太阳黑子。第七章低碳美元大战,本章讨论为什么欧美要搞这个阴谋呢?那就是为了透过这个概念逼迫我们购买欧美的碳减排设备或缴付碳关税,从而形成“低碳美元”回流欧美,拉动他们的经济。第八章新能源大战,中国为了节能减排,竟然又用了荒谬的“大跃进”思维发展新能源,包括太阳能和风能发电,最后造成了严重的产能过剩。更严重的是,制造新能源的过程当中,产生了大量的污染遗祸我们的子孙万代,而欧美得到了绿色环保。产能过剩和污染已经敲响了中国新能源战败的丧钟。第九章新能源汽车大战,我们为了节能减排,又开始利用“大跃进”的思维发展可笑的新能源汽车。请读者想一想,握有新能源技术和汽车发动机技术的欧美,以及日本都不发展电动汽车,我们既不掌握新能源,又不掌握汽车发动机的技术,我们凭什么领先全世界发展新能源汽车呢?大概就是凭着“大跃进”的愚昧思维,最终图利外资,让他们有绝佳的机会在中国进行活体试验,并且搞出来一套他们握有专利的标准。


各位朋友记不记得东印度公司?大清末期,东印度公司本身就带领着英国的炮舰打开了五口通商,对不对?它想通商,我们不让,它就动用炮舰,就是说,以武力为后盾,以通商为借口,然后来剥削我们中国人。但是东印度公司到了19世纪末期慢慢解体了,取而代之的是怡和洋行。因为它想,为了让中国五口通商,派军队,这个成本太大了,太费事了。干脆咱们来点秘密的。透过怡和洋行,它就已经确定了今天的一种形态,那就是它有两个翅膀,一个叫做金融资本,一个叫做产业资本,两个互相配合到中国来掠夺。它的产业资本干了什么事呢?它投资了一家公司叫福公司,就在我们山西跟河南挖矿。那它的金融资本呢,和汇丰银行合作,向汇丰银行借来钱在中国建了很多铁路,包括京沈、沪宁、沪杭甬,都是怡和洋行干的。你看到没有?金融资本和产业资本已经开始慢慢分家了。到了21世纪的今天,我们将分成三个章节来讨论21世纪的两大资本如何玩弄我们中国人。

第十章 金融资本大战:一个华尔街的幽灵——高盛;

第十一章 产业资本大战:世界很小,必和必拓很大;

第十二章 转基因大战:来势汹汹的产业资本孟山都。

它们对中国的侵略绝不亚于大清王朝的末期,只是它们的手法翻新了。为了愉悦各位读者,我临时决定加入了第十三章焦炭大战,我们透过中国的焦炭大战的悲剧,谈谈定价权大战的失败。中国曾经是全世界最大的焦炭出口国,但是在金融资本和产业资本的联合操纵下,我们连自己的焦炭都没有定价权,无法控制焦炭的国际价格。读者可以想象一下为什么我们出口稀土的价格总是最低的,因为我们依然没有定价权。


最后,第十四章讲文化大战,我想谈一谈美国的文化侵略。我们把2010年年初上映的《孔子》跟《阿凡达》做一个比较。它们的母题是相同的,都是在讲述救世者的形象。《孔子》这部影片基本节选的是孔子十四年“累累如丧家之犬”周游列国,它描述的是这么一个老者来救世。而《阿凡达》描述的是一个地球人的叛逆者去拯救潘多拉星球。可是一比较,中美文化产业的很多问题就浮出了水面。《阿凡达》跟《孔子》的目的是一样的,都是宣扬一种文化。《阿凡达》宣扬美国文化,《孔子》宣扬中国文化。可是手段呢?那是天差地别。《阿凡达》将美国所要宣传的***精神、罗斯福的坚忍不拔和摩尔根的救世情怀统统融合在了男主角身上,成为一个三位一体的载体,同时演绎着我们最关心的环保话题,从而打动了我们,美国成功地输出了文化的价值观。而《孔子》之所以不被人看好的主要原因就是把《阿凡达》的三位一体还原成为基督传、罗斯福传和摩尔根传,请问读者,你会看这三个传记电影吗?当然不会,因为这种直来直去的宣传手法太缺少创意,这就是为什么《孔子》会失败。类似的问题也出现在各地的孔子学院那种直来直去的手法中,从而遭到各地政府的抵制。我十分怀疑到底我们懂不懂宣传,我们目前应该警惕的已经不是简单地学习《阿凡达》的问题了,而是以《阿凡达》为主的美国的文化侵略已经进入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新境界,这才是我们应该警惕和学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