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深南大道上 第五章 可爱山城 (15)半小时内不到家视为嫖娼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8.html


送完小雨,我顺路到了表弟自己的房子,把钥匙扔给他说:“油加满了,谢谢了哈!”


表弟把头往车里一探,吸了吸鼻子说:“妈逼,你是不是在我的车上干好事了?”


我赶紧把头探进去,闻了闻说:“咦,我喷了空气清新剂的呀,闻不到呀,你是怎么闻出来的?”


表弟哈哈大笑道:“上当了吧,小样,妈的,我都没有在这车上干好事,让你小子占先了,不行,你欠我一顿!”


我乐道:“没有问题啦,我走了啊,高中同学叫过去喝酒!”


表弟叫住我,招呼着我上了车,说:“在什么地方?我送你过去,反正我也要出去!和乌鸦他们一起?”


我点点头说:“是啊,你也认识的,要不要一起?在音轨!”


表弟赶紧摇头说道:“别,我和你的兄弟谈不到一块去,不是一个圈子的,改天我们哥俩再好好喝一顿!”


音轨KTV离表弟家很近,几分钟的车程便到了,和表弟告过别,我按照乌鸦跟我说的房号,在喧闹中找到了聚会的包厢。


我推门而进,扫了一眼,鸟人们都在。


乌鸦正和达令互相搂着肩膀说着悄悄话,我知道这两个在政府部门工作的小子肯定是在交流心得;强子正和土匪两个人鬼哭狼嚎地唱着B安的《真的爱你》。


我笑骂道:“妈逼,也不用等我,自己先开喝啊,不够意思!”


乌鸦瞥了我一眼说:“这个是谁呀?我怎么不认识呀?我的兄弟中好像没有喜欢迟到一个多小时的!”


达令笑道:“死大番薯,怎么现在才来?去DO爱了呀?”


土匪一边唱着歌一边指了指桌上的啤酒瓶,强子心领神会地提起,递了过来说:“自己看着办!”


我接过酒瓶,笑道:“不用这样吧,又不是读书的时候!”


乌龟面无表情地说:“你可以走了!”


达令嘿嘿一笑道:“我同意!”


土匪撇了撇嘴说:“不要说你认识我!”


强子比较客气,笑道:“喝吧!”


我一仰头,咕咚咕咚把一瓶啤酒灌进了肚子,空空如也的肚子顿时开始咕咕直叫,乌鸦笑了,开心地站了起来和拥抱道:“这才是我兄弟,不好意思啊,我实在是气你迟到这么久!”


我笑了笑表示不介意,我的这个兄弟乌鸦就是这么真性情的人,不会在兄弟面前隐藏情感,这也是我们两个当年的火爆鬼能想出融洽的原因。


不过我还是笑骂道:“乌鸦你个混蛋,老子没有吃晚饭,就不许我先吃点东西么?”


强子笑着指了指桌上满满一桌的食物说道:“不错不错,吃点东西吧,嘻嘻!”


我端起一个装满了年糕的碟子就往嘴里塞,不一会前面的碟子就空了好几个,我也满足地抹了抹肚皮,笑道:“真是滋润呀!”


达令打了我一下,扔了支烟道我面前的桌上,说:“你吹我‘大萧’的,你DO得连饭都不吃啦?”


我拿起烟看了看,笑道:“哎哟,我的打警官,五叶神呢,上档次了呀?”


乌鸦搂着我的肩膀说:“兄弟,这一年在外面过的怎么样?如果不开心的话,回来混嘛,哥几个又不是帮不上忙!”


我哈哈大笑道:“不要。你们两个从政两个从商,就是没有打工的,我就牺牲下自己,来填补下这个空缺,对了我说强大老板,你怎么不在海岸招待我们呀?”


土匪立刻跳了起来,捋了捋衣袖佯怒道:“难道音轨很差么?”


我立刻反应过来,笑骂道:“我靠你个土匪头呀,我说呢,以前你小子在这里的小饭馆去哪了,原来做这么大了呀?我说你小子也不够意思,尽和强子抢生意!”


土匪立刻笑道:“还是小削冰雪聪明,一点就破,嘻嘻,他走的是高端路线,我走的是大众路线,我们都说好了,这个市场,将来我们要垄断!”


达令冷笑道:“垄断个屁呀,老子天天来查,查死你!”


乌鸦翻了翻白眼说:“滚蛋,你个成天在监狱里呆着的家伙,有什么权力查KTV,回去管你的犯人去!”


强子哈哈大笑道:“你们就不要担心小削啦,这小子自由散漫惯了,真想做大事的时候,不会比我们任何人查,但是人脉就吓死人啊!”


我苦笑着耸了耸肩膀说:“都是过面之交,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强子面带狡黠地笑道:“过面之交?据我所知,郭老爸郭老大的女儿,和你关系非常不一般哦!”


乌鸦一拍桌子叫道:“我靠,郭老大你都攀上啦?兄弟,以后可得多照顾一下,郭老大和我们镇领导关系非常好的!”


达令嘿嘿直笑道:“我说死番薯,你不会吃拖鞋饭(软饭)吧?”


土匪切了一声说:“达令你给老子滚蛋,你就这么看不起自己的兄弟?”


我哈哈大笑道:“也就是偶尔一起聊聊人生,谈谈理想,研究一下后现代行为艺术与人类繁衍之间的关系而已!”


众人大笑,然后互相沟通着自己这一年来的工作、事业以及成绩,展望着未来,到最后便是回忆着过去,女人足球游戏机,啤酒桌球打群架,然后一起高唱《朋友》和《兄弟》。


闹够了,五个人半躺着靠在沙发上,临近的互相拍着别人的大腿,土匪高声叫道:“妈的,好久没有这么爽了,平时老婆都不让我疯,还好今天又兄弟们,我才可以彻底放松一下,哈哈哈,再来一打?”


乌鸦笑道:“没有问题,不过我可警告你小子别喝太多,小心你老婆不让你进门,又跑我家睡觉去,今晚我那没有地方睡,我女朋友住在我家!”


达令哈哈大笑道:“我靠,乌鸦小朋友长大了呀,有女朋友了呀,哇哈哈,好看不,奶子大不?”


强子骂道:“达令你个变态,给老子滚一边去,奶子大你能抓?好看你能睡?你说是吧乌鸦?不过呢,我还真想知道,好看不,奶子大不?”


我晃着乌鸦的肩膀说:“奶子大不大无所啦,胸大无脑嘛,主要是屁股要大,屁股大虽然败家,但是能生啊,哇哈哈!”


土匪笑道:“我见过,小家碧玉呢!”


我乐了:“切,土匪你就明说没胸没屁股又不好看呗,那么含蓄干嘛?”


强子和达令拍手叫道:“喊过来,让我们检查检查,哦不,把关把关!”


乌鸦站起来骂道:“娘的,老子好不容易谈个女朋友,你们这帮狗日的居然这么挤兑老子,老子去撒泡尿,靠!”


土匪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一挥手说:“我喊酒!”


土匪按了按服务等的按钮,不一会便进来一个推销啤酒的美女,昏暗的灯光加上浓艳的烟熏妆,让我分辨不出来她的容颜和年龄,但是却能清晰地看见那两座高耸的浑圆,还有窄群包裹下的挺翘。


我咽了咽口水,坏笑着看了看兄弟们,见他们也是流着哈喇子盯着我刚才用艺术的眼光欣赏过的地方,咳嗽了一下,见大家都看了过来,我把右手抬起,巴掌一横,在眼睛上别了比,几个鸟人淫笑着点了点头,表示明白我的暗号。


我尽量压着淫荡的心,很正经地指了指她的胸脯,笑道:“美女,推销什么啤酒?哦,我看清楚了,青岛呀,好,来一打!不过我要你亲自送过来哦,别人送来的我可要退货的哦!”


美女甜甜地一笑,说:“好的,几位老板稍等!”


美女一出包厢的门,我便走到了房门口等着她回来,不到两分钟,我便从小窗上看到了她的身影,赶紧很绅士地开了门说:“请!”


美女报以感激的一笑说:“谢谢!”


我慢慢关上房门,把手放在了灯光按钮上,心里坏笑道:“不用谢,等下你就知道我为什么要来开门了!”


美女放下啤酒,给我们一人开了一瓶,奇怪道:“几位老板不唱歌了?还是电视坏了?”


几个鸟人不说话,已经布好了包围圈,土匪作为强攻主力,强子、乌鸦和达令负责佯攻,我负责狙击援兵,然后回援强攻主力,五兵合一,这是典型的围点打援战术,我们屡试不爽。


美女见我们几个都在盯着他淫笑,似乎感觉到了不妥,捂了捂胸口说:“几位老板慢用,失陪啦!”


说时迟那时快,我把手往下一压,房间里顿时暗了下来,却可以利用外面通过小窗的微弱灯光分别出人影,这正是我们所需要的。


只听见美女一声尖叫,我知道土匪得手了,强子乌鸦和达令默不作声,但我随即听到了美女挣扎的声音,我也知道佯攻得手,随即反锁上房门,冲了过去,上下其手起来。


大腿真滑啊,哦不,应该是丝袜的质量太好;真是浑圆挺拔啊,妈的,那个狗日的喝多了一个劲地捏我的手……


一分钟后,在美女略带哭腔求饶的时候,我们迅速脱离了战场,各就各位后,我开了灯和门锁,大家装作很正经地看着美女。


强子笑道:“怎么了?刚才停电了?”


乌鸦和达令嘿嘿一笑,不说话,土匪点了点头说:“嗯,好像是,咦,美女你躺在我们沙发上干什么?”


我闻了闻手掌心,笑道:“美女你也喝多了?把这里当自己的床?”


美女娇嗔着抽泣对土匪说道:“你……你们……哼……,王总,你想就说嘛,干嘛这样糟蹋人,人家又不是不愿意给!”


我们几个顿时崩溃,土匪反而不好意思起来,说:“厄,不好意思啊,我们哥几个就是有点怀念以前疯狂的时候,那个,实在,那个……”


我赶紧摆手道:“什么我们,是你吧,我可是什么都没有做,美女,你让他负责,没有问题的!他的钱可以讨好几个老婆呢!”


强子他们几个纷纷附和,土匪满脸通红,不知道是喝多了还是害羞,摆手道:“不行不行,我老婆会杀了我的!”


美女整理好衣服,轻蔑地一笑道:“哼,不是男人,一群狗熊!”


说完慢慢转身,好像故意等我们挽留似地撩拔着头发,缓缓向门口走去。


我们互相看了看,乌鸦说:“我不行,女朋友在家等着!”


土匪摇头说:“我更不行,不能对不起老婆!”


强子挠挠头说:“等下我得陪女朋友家里人喝夜茶!”


达令看了看我,我笑道:“不好意思,正如您所说,我刚才DO了才来的,没体力了,再说等下女朋友要查岗!”


达令叹了口气,站起来好像很无奈地摇头道:“那,我就勉为其难,给兄弟们争口气,找回面子!”


在我们“一定要一夜七次郎!”“一次不得少于一个小时!”和“支持不住了打电话给我,我送蓝色小药丸给你!”的加油鼓励声中,达令消失在了房门口,一起消失的还有被他搂着的俗称的大波妹.


土匪开了电视,点了几首歌,拿起酒瓶说:“嘿嘿,少了一个人,我们可以多喝点,来,继续走一个!”


“预祝达令旗开得胜!”


“对,祝福达令像中国足球一样牛逼,九十分钟不射!”


“叮……”


十二点钟刚到,我们四人的收集不约而同地响起。


“老婆啊?哦,我马上过去,好的,等我哦!”这是强子的肉麻声音。


“亲爱的,等急了?嘻嘻,我马上回来?用完了?没问题,门口有药店!”乌鸦这小子丝毫不知道避讳。


“宝贝?嗯,还在喝呢,你在办公室呀?有糖水喝?宝贝我真是太爱你了!”不用说,土匪的老婆用送糖水的甜蜜借口,在办公室要求他赶紧脱离战斗。


小雨柔柔地说:“还在外面?”


我嗯了一声说:“是,准备散场了,你准备休息了没有?”


小雨打了个哈欠,笑道:“在床上看电视呢,赶紧回家,限时三十分钟,到家了给我用家里电话汇报,超过三十分钟按嫖娼处理,就这样,拜拜!”


哦买高的,我一拍脑门,叫道:“兄弟,赶紧走吧,都催了,三十分钟必须到家,不然视同嫖娼啊!”


……


二十五分钟后,我用家里的电话拨通了小雨的手机,说:“老婆,我到家了,准时吧?”


小雨吃吃笑道:“小样,被我骗到家里电话了吧,嘻嘻,笨死了,我睡啦,明天九点来接我,我要去买礼物,晚安哦,要想我哦!”


……


老爸站在我后面嘿嘿直乐:“终于有人管得了你了!”


老妈带着狡黠笑容的脸蛋从老爸魁梧的身躯后面探了出来说:“康饶生,搞定啦?真的是女同学?明天带来吃饭呀?”


老爸笑着对老妈说:“我看哪,明天能看到!”


老妈嗯了嗯说:“我看也是,你说我要穿什么衣服,你也给我穿好点,把上次见老情人的衣服穿上,别丢了咱小生的脸!”


老爸急道:“我说你能不能不提老情人,嗯,是哦,要穿好点,把我的表找出来,你的项链啊耳环啊什么的都戴上,嘻嘻……”


我很无语,飞快地冲回房间:“我要困觉,老爸老妈晚安!”


明天,带女朋友参加家族聚会,不知道那个感觉是不是真的很甜蜜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