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媒称 韩国必须做好准备,防范未来十年里中国更加强大

铸剑凤凰台 收藏 14 653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朝鲜日报/撰稿=LG经济研究院首席研究员 Park Rae-jeong (2010.07.06 17:05)


韩媒称 韩国必须做好准备,防范未来十年里中国更加强大


▲图=朝鲜日报“10年后的中国”是中国改革开放以来最受关注的话题。我们今后将面临的中国的变化同广东深圳或上海浦东的翻天覆地相比,在规模和本质方面都会截然不同。


过去30年里中国的变化给韩国企业带来了机遇。但未来10年很有可能不会成为韩国企业的机会。


我们来看一下中国共产党正在筹划的第十二个五年规划。从这一发展蓝图来看,10年后中国将在某几个产业领域同韩国并驾齐驱,在某几个下一代产业领域拉开同韩国之间的差距。中国同韩国竞争的领域不是“普通”领域,而是“先进”领域。在世界经济中占13%(考虑到购买力的比率)的中国经济虽然不会完全按照政府的意志发展,但从目前状况看,中国政府构想的“2020年发展蓝图”中,很有可能会实现其中的70%左右。也就是说,中国成为消费大国、全球产业强国指日可待。


打造“10年后中国”的推动力(driving forces)已于此时此刻在中国和全球市场内启动,正在考验韩国企业的能力。没有做好准备的韩国企业将面临史无前例的大考验。


韩国企业需要留意以下五个焦点问题和五种认识上的误区,以应对“10年后的中国”。


韩媒称 韩国必须做好准备,防范未来十年里中国更加强大


▲过去30年里中国的变化给韩国企业带来了机遇。但未来10年很有可能不会成为韩国企业的机会。图为,中国北京一家百货商店的服装卖场。照片=彭博社■五个战略焦点问题


考虑到日益飙升的物价,设立在中国沿海地区的劳动密集型出口据点的立足之地将会大幅缩小。得益于中国制造业据点的“集群效应”,“世界工厂”不会立刻衰落,但随着竞争优势的变化,世界工厂的生产品种也会有所不同。考虑到整体剩余劳动力的枯竭和产业发展阶段,服务产业的扩张趋势会比制造业更加明显。


但是,未来即便内需主导中国经济的增长,中国中部内陆地区也很难在10年内成为目前沿海大城市那样的消费市场。考虑到大规模基础设施投资和城市化投资等因素,内陆很有可能成为以资本品为中心的内需市场,沿海地区的消费很有可能会进一步提高。在这种情况下,进军中国的韩国企业需要共同留意的焦点问题如下:


①沿海地区出口企业要做好迁移准备


考虑到涨薪潮和人民币升值的可能性,企业必须要进行大规模结构调整。然而在地方享受了多年的税收、土地和低薪等优惠待遇,如果突然要撤离,必然会遭到所在地政府的抗议,在其他地区创业也会受到不利待遇。即便中国的地方利己主义仍然存在,但通过税务当局和共产党这个渠道共享外资企业的经营现状和社会贡献是中国社会的现实。


因此,现在制定退出战略也为时稍晚。中国中央政府在政策上支持沿海地区生产据点向内陆迁移,并且正在改善相关的物流基础设施,因此,具备高速铁路和水运设施的内陆物流枢纽是值得考虑的候选地。


②加强中国当地本部的职能


韩国和日本企业进军中国沿海地区时都根据本国(韩国、日本)事业总部的全球战略成立了地区本部。要想向内需型转变,就必须加强市场营销等因地制宜的职能。在加强中国地区本部职能的同时,还要调整同事业总部之间的决策权并整理中方合作伙伴的股份。在整理股份的过程中,事业总部和地区本部之间管理层的人事调整必然会成为核心焦点。实际上,最近有不少韩国大企业都面临混乱局面。


如果中国国内的事业规模扩大并因此带动收益增加,韩国和中国如何分配收益就将成为重要问题。中国社会和其他市场不同,对全球企业的社会贡献极其敏感,税务当局对企业利润外流的警惕性也越来越高。


③抓住中国人才是关键所在


在内需事业中,如果仅靠默默操作输送带的工厂型人力必然会以失败告终。企业需要的是能洞察市场趋势、建立有创意的事业模式或者至少是追求这种领导力的人才。


基于这一点,韩国企业有必要效仿积极聘请当地人才或华侨CEO的美国欧洲企业。由于地理位置上存在局限性,欧美企业一直致力于将中国企业的负责人培养为内需型人才,而非出口型人才,为此,他们总是积极提拔和重用当地人才。


而中国国内的韩国和日本企业“不使用英语,不愿意将权力向下移交”,因此其人才吸引力较弱。尤其是,中国人才的“跳槽可能性”比韩国和日本大,因此人力资源管理(HR)将成为衡量内需经营是否成功的核心焦点。


④内需市场也要确定投资先后顺序


即使是进入中国20年的跨国企业,在内陆经营方面可能了解得并不多。从“中部崛起”这一表述上看,中部6省像是一个整体,但这些省不论在消费水平还是在政策方向上都有不少差异,甚至在很多情况下,顾客和当地职员之间无法用普通话进行沟通。


内陆市场的消费潜力很大,但城市化进程落后于沿海地区,购买力分布广泛。再加上几乎所有的市场都在正增长,因此令人难以判断。对于不熟悉当地情况的跨国企业来说,确定投入经营资源的先后顺序,必然是一项重要课题。企业对顾客(B2C)模式的经营则,必须通过熟悉当地情况的零售企业了解市场和增长潜力,慎重对待。


⑤为政策不确定性做好准备


例如,中国政府如果大力推进财富分配政策,是否会像共产党宣布的那样,中国的中产阶级有所增加。著名咨询机构提出的中产阶层扩大预测是基于一定数额以上的收入阶层的扩大,而这种现象在中国这样的增长经济当中很常见。


但对于企业的市场战略来说,绝对的收入增加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相对的收入差距。政府统计的收入水平显示,中产阶层人口的比重正在逐渐减少。


在“长尾市场 (long-tail)”的情况下,如果不肯放弃必须与中国当地企业竞争的日用品(Commodities)领域,失败的可能性将增大。在专注于特定市场并扎稳脚跟后逐步向周边领域扩散的战略,将更为有效。


即使以刺激内需为主的中国政府计划成功70%以上,企业也不能放弃30%的宏观风险管理。中国曾于上世纪90年代后期针对韩国上调大蒜关税,报复性地征收手机关税,使韩国的手机出口商蒙受巨大损失。目前中国的贸易实力比当时更强大,而重视国家利益的倾向却丝毫没有改变。中国经济越是发达,韩国对中国的依赖性越高,这种宏观政策风险就越不容忽视。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