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半壁一柱——孟珙

小早川隆景 收藏 0 851
导读: 孟珙(1195—1246),字璞玉,原籍绛州(今山西新绛),南宋杰出的军事家、统帅。 孟珙生于将门世家。曾祖孟安是岳飞部将,祖父孟林也是岳飞部属,随军至随州,定居于枣阳(今皆属湖北)。父孟宗政(?—1223),字德夫。开禧二年(金泰和六年,1206)宋军北伐时,率领义士进行游击战抗金,被任为枣阳县令,后升京西路钤辖军职,驻守襄阳。嘉定十年(金兴定元年,1217)四月,金军南攻襄阳,围枣阳,孟宗政与扈再兴、陈祥等率军出击,连败金军,又驰援枣阳,枣阳解围(参见枣阳之战),遂兼权枣阳军(县升军


孟珙(1195—1246),字璞玉,原籍绛州(今山西新绛),南宋杰出的军事家、统帅。


孟珙生于将门世家。曾祖孟安是岳飞部将,祖父孟林也是岳飞部属,随军至随州,定居于枣阳(今皆属湖北)。父孟宗政(?—1223),字德夫。开禧二年(金泰和六年,1206)宋军北伐时,率领义士进行游击战抗金,被任为枣阳县令,后升京西路钤辖军职,驻守襄阳。嘉定十年(金兴定元年,1217)四月,金军南攻襄阳,围枣阳,孟宗政与扈再兴、陈祥等率军出击,连败金军,又驰援枣阳,枣阳解围(参见枣阳之战),遂兼权枣阳军(县升军)使。嘉定十一年二月,金军主将完颜赛不率军数万攻枣阳,枣阳军使孟宗政在援军扈再兴、刘世兴的协同下,抗击达三月之久,金军不支退兵(参见第二次枣阳之战)。嘉定十二年二月,金军再次攻枣阳,在孟宗政多方抗击后,金军溃退。孟宗政又奉命出击金境内的湖阳县城(今河南唐河南湖阳镇),“一鼓而拔,燔烧积聚,夷荡营寨,俘掠以归,金人自是不敢窥襄、汉、枣阳”。后任荆鄂都统制仍兼知枣阳军,积官至右武大夫、和州防御使、左武卫将军。嘉定十六年(1223),病死于枣阳任上。后赠太师、永国公,谥忠毅。


自嘉定十年(1217)起,孟珙从父孟宗政抗金,以功入官。嘉定十四年(1221),任光化县(今老河口)尉。宝庆元年(1225),升任峡州(今宜昌)兵马监押兼在城巡检。三年,改任京西第五副将、权神劲军统制,回到枣阳任职。孟宗政在世时,招收金朝境内的唐(今河南唐河)、邓(今属河南)、蔡(今汝南)三州壮士2万多人,编为“忠顺军”。孟宗政死后由江海统辖,军情不安定,此时改由孟珙权管忠顺军。孟珙将忠顺军分为三军,军情遂平定。绍定元年(1228),又于枣阳城西创修平虏堰,溉田10万亩,由忠顺军与民户分屯;同时命忠顺军每家养马,官供刍粟,于是粮丰马增。次年,升任京西第五正将、枣阳军驻扎,总辖本军和屯驻忠顺三军,后升京西路兵马都监,又升兵马钤辖。


绍定六年(金天兴二年、蒙古窝阔台汗五年,1233)十二月,金哀宗逃至蔡州,金将武仙、武天锡、邓州守将移刺瑗(袁)等聚兵邓州,进攻光化。次年五月,孟珙奉命进讨,一举歼灭武天锡所部并杀死武天锡,金邓州守将移刺瑗投降。七月,又击败武仙于浙江石穴山寨(今河南淅川南)。孟珙升任鄂州江陵府副都统制,成为节制一方的大将。十月,奉命与蒙古军会攻金朝行都蔡州,京西忠顺军统制江海等从征。


端平元年(1234)正月,蒙古军攻城北,孟珙所部宋军攻城南门,“至金字楼,列云梯,令诸军闻鼓则进,马义先登,赵荣继之,万众竞登”。金哀宗当时正在进行传位给末帝完颜承麟的仪式,典礼刚完,“而南面已立宋帜,俄顷,四面呼声震天地,南面守者弃门”。宋军首先攻入城内,而蒙古军还在西北城外与金军作战。孟珙部宋军打开西门,放下吊桥,接蒙古军进入城内。联军攻下蔡州,金哀宗自焚,金末帝为乱军所杀,金亡。孟珙以功升任建康府诸军都统制,又兼权侍卫马军行司职事。


六月,南宋不顾盟约,进军中原失败,与蒙古战事从此开始。孟珙被京湖制置使史嵩之留任屯驻襄阳兼镇北军(后改御前忠卫军)都统制。次年,孟珙移驻黄州(今属湖北),又历兼任光州(今属河南)知州、黄州知州。端平三年,蒙古军攻宋,襄阳府、随州(今属湖北)等地相继失守,江陵危急,孟珙奉诏救援。蒙古军在枝江(今枝江南)、监利(今属湖北)一带编造木筏,准备渡江南进。孟珙“变易旌旗服色,循环往来,夜则列炬照江,数十里相接”,连破蒙古军二十四寨,火烧船、筏二千余。蒙古军被迫退走。


嘉熙元年(1237)三月,孟珙升任京西·湖北安抚副使、江陵知府。秋,改任鄂州诸军都统制。蒙古军攻至汉阳境内,孟珙进至汉阳西南的沌口反击。蒙古军转攻黄州,并准备渡江,孟珙又率部进驻黄州城中,百计抗击。月余,蒙古军攻城不下,渡江无望,终于退兵。嘉熙二年初,孟珙升任鄂州·荆江府诸军都统制,又升枢密副都承旨、京西·湖北路安抚制置副使,置司松滋县(今松滋西北);又兼任岳州(今湖南岳阳)知州,出兵收复郢州(湖北荆门东北)、荆门(今属湖北)。嘉熙三年春,又出兵收复信阳(今属河南)、襄阳、樊城,孟珙以功升兼枢密都承旨、鄂州知州。十二月,收复夔州(今重庆奉节)。嘉熙四年二月,升领宁武军节度使,改任四川宣抚使兼夔州知州;不久,又兼京湖安抚制置使,全面承担长江中上游防务。


淳祐元年(1241)春,孟珙改任京湖安抚制置大使兼夔州路制置大使,后进封汉东郡开国公。淳祐四年春,又兼江陵知府,兴置屯田以供军需。淳祐六年,自春至秋,孟珙因病五次申请辞去实职,以宫观闲差养病,但均未被允许。加上蒙古河南行省范周吉,暗中愿向孟珙投降,孟珙向朝廷报告,并准备受降又未被批准,孟珙叹曰:“三十年收拾中原人心,今志不克伸矣”。病情遂加重,九月初以节度使致仕,随即病死。享年52岁。后特赠太师、封吉国公、谥忠襄。





宋代民族矛盾尖锐,随着战火蔓延,汉族先进的生产方式受到严重破坏,各族人民生命财产受到极大威胁。适应时代的需要,宋代出现许多名垂青史的民族英雄。在随州,以一门忠烈的孟家最为世人所敬仰。


孟宗政(?—1223年),字德夫,原籍绛州,随其父孟林迁居随州,成为随州人。自幼有胆略,对边防军事颇感兴趣,成长为抗击金军入侵的英雄。他在抗金前线连续取得五捷:第一次在开禧二年(1206年),金将完颜董犯襄、郢,孟宗政率领义士据险游击,夺其辎重,金军仓皇而逃。因建此功被任命为枣阳令,很快提升为秉义郎、京西钤辖,驻守襄阳。第二次在嘉定十年(1217年),金军犯襄阳、枣阳,孟宗政奉命指挥神劲、报捷、忠义三军,与扈再兴、陈祥所率领的两军配合,喋血奋战,金军败走。接着枣阳围急,孟宗政急行军赶到,因其驰突如神,金军大骇,乘夜色苍茫而遁。他因这次战功而权枣阳军。上任伊始,一仆违犯新颁布的禁令,立即被斩首示众,军民震惊,因此能令行禁止,威震四方;在筑堤积水、修治城堞、训练士兵方面皆能顺利成功。在第二次取得胜利后的次年,即嘉定十一年,金帅完颜赛不带领步骑围城,孟宗政与扈再兴密切配合,经过3个月大小70余战,每战孟宗政必身先士卒,勇猛异常,锐不可当,金军每战必败。因这次战功,孟宗政转武德郎,并得到朝廷特赐的金带。嘉定十二年(1219年)有第四次大捷,这年金帅完颜讹可带领步骑至城下,采取各种攻城措施,皆为孟宗政所破。金军掘城,孟宗政以“掘深坑,防地道”作为对策,当敌军一打通城墙,他即施放毒烟烈火;当敌军以湿毯防卫,另觅途径,他则“架火山以绝其路,列勇士以长枪劲弩备其冲”。经过肉搏战15回合,金兵死者千余,弃辎重牛马万余而逃。孟宗政升为武功大夫兼〓门宣赞舍人,重赐金带。第五次大捷是孟宗政奉命主动出击,“燔烧积聚,夷荡营砦”。从此金军不敢窥襄、汉、枣阳。孟宗政成为百姓拥戴的保家卫国的英雄。他代为荆鄂都统制,仍知枣阳。许多逃亡在外的百姓纷纷归来,孟宗政赈济粮食,还给田亩,创屋以居;将勇壮之士组成“忠顺军”,出没于唐、邓间,威振四方,金人呼为“孟爷爷”。《宋史》卷403《孟宗政传》。


孟宗政病死,其子孟珙(1195—1246年)继承其父未竟之志,驰骋于抗金前线,在抗金战斗中战功显赫,远远超过其父。孟宗政所组织的“忠顺军”在孟珙的指挥下,农战结合。他创平堰于枣阳,自城至军西18里,由八叠河经渐水侧,水跨九阜,建通天槽83丈,溉田10万顷,立十庄三辖,使军民分屯,一年收粮食15万石。他又命忠顺军家自养马,官给刍粟,马匹蕃息,利国利民。朝廷视他为国之栋梁,任命为京西兵马钤辖。绍定六年(1233年),大败与金军狼狈为*的武天锡。武天锡是邓县的农民,聚集20万人马为患。孟珙逼其垒,一鼓拔之,获首级5000,俘其将士400余人,得其户12万余。接着在吕堰与金军交锋,金军弃辎重奔窜,获甲士52,斩首5000,得马牛驼数以万计,收其民3.2万余。金朝行省邓的主管官移刺瑗投降,得县5、镇22、官吏193、马军1500、步军14,000、户35,300、口125,553。这一胜利使抗金形势巨变,金顺阳令李英以县降,申州安抚张林以州降,金军将领刘仪领壮士200降。乘有利形势进攻,岵山之战,杀金将兀沙惹,擒730人,金军弃铠甲如山。继而攻破石穴九砦,复战于银胡芦山,降金军7万之众,获甲兵无数。金军妄图作垂死挣扎,以2万骑由真阳横山南来,孟珙迎击,金兵退却,追斩首级1200。孟珙与蒙古军联合攻蔡州城,迫使金主完颜守绪自焚死。金亡,还军襄阳。因“破蔡灭金”之功,特授武功郎、主管侍卫马军行司公事,提升为建康府都统制,兼权侍卫马军行司职事。朝廷对孟珙非常器重,帝问中兴大计,他答以“宽民力,蓄人才”。帝问和议,他答曰:“臣介胄之士,当言战,不当言和。”孟珙属于坚定的抗战派人物,他知黄州时,加强防御建设,“增埤浚隍”,边民来归者日以千数,为屋3万间居之,厚加赈贷。为避免兵民杂处,在地势较高处建齐安、镇淮二砦,安顿诸军;筑章家山、毋家山两堡为先锋、虎翼、飞虎营。黄、蕲、光、信阳四郡军马皆由他节制。


蒙古军来犯,孟珙在抗蒙前线,屡立奇功。蒙古军攻蕲州,孟珙派兵解其围。蒙古军来犯时,随州、荆门、郢州地方官皆弃城而逃;复州施子仁守城牺牲,江陵危急。蒙古军分两路而来,一攻复州,一在枝江监利县编筏窥伺渡江。孟珙不辞艰险,“循环往来,夜则列炬照江,数十里相接”。孟珙被封为随县男,擢高州刺史、忠州团练使兼知江陵府、京西湖北安抚副使,继授鄂州诸军都统制。未几,升制置使兼知岳州。在他的指挥下,收复郢州及荆门军,在樊城、郎神山等地捷报频传,收复信阳军及襄阳,实现了他“得郢然后可以通馈饷,得荆门然后可以出奇兵”的战略部署。由是指授方略,发兵深入,所向披靡。


当蒙古军大举进犯四川时,孟珙提出“宜为藩篱三层”的计谋:布阵〓、涪,为第一层;备战鼎、澧,为第二层;设防辰、沅、靖、桂,为第三层。峡州、松滋各屯万人,归州屯3000人,鼎、澧、辰、沅、靖各5000人,郴、桂各千人。更应与思、播、施、黔州取得密切联系以为呼应。孟珙非常注意蒙古军的动静,当探知蒙古军于襄、樊、随、信阳招集军民布种,积船材于邓之顺阳时,他分别派人秘密去进行破坏活动,纵火焚烧其所积船材及粮储,以削弱敌人实力。


孟珙善于充实自己的力量,他借鉴其父组织忠顺军的宗旨,招集麻城、巴河、安乐矶、管公店沿边久经征战之士,组成“宁武军”;回鹘爱里八都鲁(改名艾忠孝)率壮士马匹来降,创建“飞鹘军”。他治军重视将帅之间的团结,军纪严明。权开州梁栋藉口乏粮擅离职守,孟珙立令斩其首,以明“不许失弃寸土”之令,由是诸将奉命唯谨,不敢稍有懈怠或疏失。孟珙的军事思想最可贵的是“不择险要立砦栅,则难责兵以卫民;不集流离安耕种,则难责民以养兵”。兵以卫民为天职,民以养兵为义务,兵与民相依为命,“立砦栅”与“安耕种”相辅相成。粮饷是军事胜利的有力保证,他大兴屯田,从秭归至汉口,为屯20,为庄170,为顷188,280,“调夫筑堰,募农给种”。这些措施和谋略很完善,对挽救当时的危难无疑是有益的。孟珙在生活上“远货色,绝滋味”,在学术上,邃于《易》,通佛学《宋史》卷412《孟珙传》。 他是一位文武双全、德才兼备的民族英雄,称他“忠君体国之念,可贯金石”不为过誉。


孟珙一家祖孙几代人都通兵事。孟珙的四世祖孟安,尝从岳飞征战有功;祖父孟林,也是岳家军中一员;父亲孟宗政是宋代名将。孟珙的兄孟(王景)、弟孟璋与孟瑛,孟珙的儿子孟之经都协助孟珙屡立战功。为抵抗蒙古军从四川东下,孟瑛以精兵5000驻松滋为〓州声援;孟璋选精兵2000驻澧州防御施、黔来犯之敌;孟珙镇江陵时,其兄孟(王景)帅武昌。父子兄弟齐上阵,公而忘私,国而忘家,这是中华民族的优秀品德,孟家的表现,光前裕后。为纪念孟家忠烈,随州城西乡孟家故里迄今犹名孟家桥。


最得孟珙赏识的李庭芝(1219—1276年),字祥甫,原籍河南开封,后徙随州。他出生时因“芝产屋栋”而名“庭芝”。他在孟珙的荐引下,权施州之建始县。他在建始“训农治兵,选壮士杂官军教之”,经过一年的苦心教导,民皆知战守,善驰逐,“无事则植戈而耕,兵至则悉出而战”。这一宝贵经验在附近地区得到推广。他直接得到过孟珙的教育与熏陶,在孟珙部下主管机宜文字。孟珙临死时,向其继任者大力称许李庭芝李庭芝确实才德非凡,在南宋末年表现了其卓荦不群的政治才能与爱国热情。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