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民主”比真专制更可恶

lixiaolan 收藏 2 208
导读: 这样说一点也不代表我喜欢专制,“假民主”在本质上与专制无异,它本来就是专制,反感“假民主”的命题已经把反感专制包含其中了。这个题目只说明“假民主”不但与专制同样坏,而且比专制更坏。 我反感“假民主”的恶劣表演,虽然我很清楚“假民主”表演产生的后果与每个人们的日常生活密切相关,每个人都应该关注它、了解它,但情感仍然迫使我拒绝了解与“假民主”有关的一切信息——我不看报纸、不看电视、不浏览任何与“假民主”有关的网页、甚至拒绝听任何人谈论“假民主”。这样做,次要的原因是“假民主”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这样说一点也不代表我喜欢专制,“假民主”在本质上与专制无异,它本来就是专制,反感“假民主”的命题已经把反感专制包含其中了。这个题目只说明“假民主”不但与专制同样坏,而且比专制更坏。


我反感“假民主”的恶劣表演,虽然我很清楚“假民主”表演产生的后果与每个人们的日常生活密切相关,每个人都应该关注它、了解它,但情感仍然迫使我拒绝了解与“假民主”有关的一切信息——我不看报纸、不看电视、不浏览任何与“假民主”有关的网页、甚至拒绝听任何人谈论“假民主”。这样做,次要的原因是“假民主”表演中的一切重大事项或所谓进展,都不会超出我的意料之外,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是新鲜的,我很清楚他们在干什么、他们能干什么、他们是如何干的;主要的原因是出于个人化的道德洁癖。我一直是一个坦率和真诚的人,从幼年开始就拒绝说谎,在整个读书阶段坚决不在考试上作弊、而且对身边发生的任何作弊行为都会公开表示强烈的厌恶,现在又长期在一个专门从事反假冒和保护知识产权的企业机构工作,这使人到中年、进入萨特所说的“理智之年”的我,仍然情感战胜理智,总是对作假表示出极度的反感、厌恶、甚至憎恨。而每年定期举行的“假民主”表演可能是我所能知道的、世界上最大的作假行为了。


“假民主”最可恶的首先是虚伪,与任何专制相比,装扮成民主的专制最令人反感。被强盗打劫,你损失的仅仅是财产,但如果被一个满脸真诚、花言巧语的骗子诈骗,你在财产损失之外还增加了情感损失,对这个结果你从心理上更加无法接受。强盗和骗子的目的本无二致,但骗子在得到你财产的同时,还在客观上对你的人格和智力进行了羞辱。他完全可以公开抢劫,但他仍然要以玩弄你智力的方式诈骗,这不是故意羞辱又是什么?对某些骗子来说,也许羞辱你并非其本意,他只是想用这种比较“温和”的方式取得你的财产,但任何一个诈骗案件的受害人都无法因此而原谅诈骗者。专制之所以要以“假民主”的方式存在,是因为民主的价值已经得到普世认同,连萨达姆这样当代最凶残的独裁者,也要让人民用选票装扮他总统身份的合法性,虽然他是用枪逼着人们投票的。人民被枪逼着投票,而他是被民主逼着举枪——连萨达姆也知道不能公开反对民主。独裁者的这种恶劣表演好像在表白自己不曾反对民主:“我没有反对投票,我只是不允许他们投我的反对票”。如果人类还生活在专制时代,人类政治文明尚未演进到英国光荣革命美国1776年《独立宣言》发表和巴黎人1789捣毁巴士底监狱之后,一个独裁者把自己装扮成民主的模样,那他与同时代的其他独裁者相比,也许还是可爱的,表示他希望以善意的方式奴役人们,不使被奴役者太难堪,但在民主得到人类普世认同的时代,独裁者再进行这样的恶劣化妆,就令人十分恶心了。


“假民主”的可恶之处,还在于把人们反抗专制的天然正义行为指控、污蔑为反对民主,剥夺了人们反抗专制的天赋权利。民主的核心价值就是主权在民,任何未经人民同意的统治都是非法的、罪恶的、应该被人民公开反对的。但“假民主”说你们已经“当家做主人”了,不应该再继续争取民主了,于是将人民以游行、示威、集会、结社、罢工、甚至发表不同言论等和平方式争取民主的天赋权利全部剥夺。如果有人坚持继续争取民主权利,则被宣布为犯罪,这种颠倒是非、颠倒黑白的谎言,可能是我所知道的人类最无耻的行径了!罪犯端坐审判席上,英雄戴铐阶下受审,是可忍孰不可忍!如果继续沿用强盗与骗子的比喻,这就是强盗公开抢劫,可以人人有权喊打,抓起来审判,讨回正义;被骗子欺负了,当你觉醒之后想讨回正义时,骗子反咬一口,抢先以正人君子的名义指控你是罪犯,遇到这样的事情,你觉得气愤不气愤?

“假民主”还造成无法估量的巨额财产浪费,这也令每个以诚实劳动纳税的善良人痛惜不已。如果是专制,直接专制就是了,简洁明快直截了当多快好省,不玩花活,不弄虚头。因为“假民主”是唱戏,就得有演员、有行头、有化装,还得搭台演出,还要众人捧场喝彩,这一场假民主的大戏演下来,得耗去多少钱财?经济学家如果算算,可能当场得吓晕过去。问题是还不是只演出一场,有开幕有闭幕,演完拉倒,点到为止。虽然每个级别的“假民主”大戏每年只演一场,小地方小规模大地方大规模,但其剧团规模庞大,演员众多,而且产生演员的过场复杂,还得天天排练,这造成的浪费恐怕经济学家也算不清了……尤其近来公开宣称还要继续演出100年,这就意味着纳税人还得源源不绝的为“假民主”掏腰包。


我用唱戏来比喻“假民主”表演,其实并不妥当,唱戏毕竟是娱乐,观众掏钱买个乐子,双方自愿,一方愿唱一方愿看,完全是诚实的商业行为,而“假民主”的演出花费巨大,非但无任何娱乐功能,还对任何一个智力正常的人都产生精神折磨和煎熬,更重要是,这种“假民主”是单方演出和强制观看,完全是非自愿的。那些以美国式民主的竞选花费巨大为由,给美国民主贴上资产阶级民主标签的聪明人,不知道是否核算过这种“假民主”所造成的浪费是多少?是否把两者的花费进行过比较?何况美国式民主的竞选花费是竞选者自筹资金,是捐献者自愿掏腰包的,而“假民主”表演花费的却全部是纳税人上缴的血汗钱、是未经纳税人同意而非法挪用的。


写到这里,我决定坦率的大骂一声作为结尾:他妈的“假民主”!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