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也搞“党指挥枪”

lixiaolan 收藏 1 912
导读:   美国可以说是典型的“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国家。   因为不满宗主国未经许可乱征税,13个殖民地揭竿而起,宣布独立。英国国王乔治三世以为这群武装起来的乌合之众见到战无不胜的英国正规部队就会做鸟兽散,于是派兵平叛。8年之后,美国抗战胜利,伦敦只好承认美利坚合众国。   8年抗战,美国大陆军的总司令一直是华盛顿,胜利之后,他的威望可谓登峰造极,完全可以用自己的功劳、苦劳和掌握部队的权力要挟大陆会议,主掌大权。然而,在英美和平谈判结束后华盛顿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向大陆会议交出佩剑



美国可以说是典型的“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国家。


因为不满宗主国未经许可乱征税,13个殖民地揭竿而起,宣布独立。英国国王乔治三世以为这群武装起来的乌合之众见到战无不胜的英国正规部队就会做鸟兽散,于是派兵平叛。8年之后,美国抗战胜利,伦敦只好承认美利坚合众国


8年抗战,美国大陆军的总司令一直是华盛顿,胜利之后,他的威望可谓登峰造极,完全可以用自己的功劳、苦劳和掌握部队的权力要挟大陆会议,主掌大权。然而,在英美和平谈判结束后华盛顿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向大陆会议交出佩剑,回家务农了。


再之后,美国面临政治危机,解甲归田的华盛顿又出山主持宪法会议,并在宪法通过后当选美国第一任总统。宪法规定第二条第二款规定,“总统是合众国陆军、海军和征调为合众国服役的各州民兵的总司令。”华盛顿是总统和总司令两个位置最为和谐的统一。而且,这个位置他可以一劳永逸的做下去,因为宪法没有规定他可以做几任总统。


八年两任之后,华盛顿再度决定退休,没有当过兵的亚当斯当选美国第二任总统。这可以说是美国“党指挥枪”的开始,因为在华盛顿任内8年美国还没有出现政党政治。华盛顿在位时,亚当斯已经跟杰弗逊开始了勾心斗角,碍于华盛顿对政党政治的厌恶,党派纠纷没有公开化。华盛顿前脚走,他们俩后脚就开始了“你死我活”的党派之争。按照宪法的规定,无论是哪个党派的人出任总统,他都是武装部队的总司令,“党”是必定要指挥枪的。


建国之后,美国没少打仗,而且好像是每打一次仗国力都增加一次。打仗靠军人,军人自然讨厌不懂军事的“政客”。军人的天职一半是征服,一半是服从。然而军人目空一切、靠枪杆子打天下和治天下的本能一直被美国至高无上的宪法所约束,很少发生过军人无视“政客”的事,但不是完全没有。


1860年,林肯当选总统还没入主白宫,南方几个州就宣布独立了。之后是旷日持久的内战。林肯没当过兵,虽然是总司令,但是他的那些曾经参加过1812年对英战事的将领都瞧不起他,有的将领甚至不愿意见他,更不用说让“党指挥枪了”。起先犹豫不决的林肯毕竟有宪法条款的支持,不久便挺直了腰板,一连撤换了4联军个司令,最后选定了格兰特。格兰特将军按照林肯总统的既定方针,把南方军打趴下了。后来,他凭借战时的功劳也当选了总统。


1950年,北朝鲜决定以武力统一南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突破38线,一口气打到了釜山。韩国眼看就要被灭了,麦克阿瑟将军出人意料地发动仁川登陆,又把朝鲜的部队推回了38线,联合国军随后大摇大摆挺进鸭绿江。中国担心自己的安全,志愿军随后入朝。


联合国军连吃了几个败仗,气急败坏的麦克阿瑟将军提出要把战火烧到中国境内。担心苏联介入并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杜鲁门总统一而再、再而三地告诫麦克阿瑟将军,韩战是有限战争,不可轻举妄动。当他提出与麦克阿瑟将军会晤商量战事,老麦居然声称他太忙,不能飞回华盛顿述职。杜鲁门总统只好屈尊俯就飞到威克岛与麦克阿瑟会谈。后者还是不听杜鲁门的劝阻,继续提出要统一朝鲜半岛,并攻击中国。老麦在一封给老兵组织的信里公布了自己与杜鲁门的分歧。后者无奈,毅然决然撤换了麦克阿瑟,并任命李奇微为联合国军司令。美国民众一时怒发冲冠,老麦回国受到了东西两岸民众的夹道欢迎,国会两院也请他演讲。当时有人说,如果麦克阿瑟将军52年参加总统竞选,他可以高票当选。然而今天,没有人说杜鲁门总统临阵换将的决策是错误的。


60年后,北约驻阿富汗总司令麦克里斯特尔将军在接受美国著名反战期刊《滚石》采访时信口雌黄,不仅指责奥巴马总统在白宫与他见面时极度慌乱和不安,还羞辱奥巴马内阁负责阿富汗事务的外交高官,他身边的助手更是出言不逊,在记者面前公然辱骂副总统拜登。


此事一经媒体报道就引起轩然大波。奥巴马总统立即召麦克里斯特尔将军到白宫听命。尽管包括国防部长盖茨和很多专家学者都指出战时换将会引起麻烦,没有当过一天兵的奥巴马该出手时就出手,接受了麦克里斯特将军的辞呈,并在当天下午宣布提名美国武装部队中部指挥部司令、伊拉克“增兵战略”策划人皮特乌斯将军顶替麦克里斯特尔。


从麦克里斯特尔对《滚石》记者所说的话里我们可以推断他瞧不起没有当过一天兵的年轻的总统奥巴马,并且认为奥巴马和他身边的人都只讲政治而不懂军事,不仅会误军,而且会误国。白宫如果不对他和五角大楼信马由缰,阿富汗就会是美军吃败仗的地方。但是麦克里斯特尔忘了美国治国的基本准则:军人只有执行命令的义务,没有干预政治的自由。


一贯把奥巴马视为大搞社会主义的洪水猛兽的美国保守党人在奥巴马撤换麦克里斯特尔的问题上多站在奥巴马一边,认为无论怎样,宪法的精神和条款不能逾越,总统的权威不能消弱,部队参政的先例不能开。著名保守派评论员乔治·威尔在《华盛顿邮报》的时评中写道,对那些说麦克里斯特尔将军不可或缺的人我想告诉他们另一位著名将领的一句名言:“戴高乐将军曾说,‘墓地里埋着很多不可或缺的人。'”


从林肯到杜鲁门到奥巴马,时间过了140多年,美国靠枪杆子打出了统一,打出了强大,打出了超级大国的地位,但是流血牺牲的将领只能听命于那些没有当过兵、打过仗、可能“不懂军事”和“国防”的“政客”。


这些“政客”们不一定比军人聪明、能干或骁勇,但是他们的确更懂政治,更了解民情,因为他们是民选的。


这就是美国的“党指挥枪”。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