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柔情之古道惊风 第二十二卷 青海借粮 第四百六十三章 一声叹息

古道惊虹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4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45.html[/size][/URL] 第四百六十三章 一声叹息 小书道:“江湖上嘛倒有一事,武当宋子都准备广邀天下各派精英弟子,举行一个试剑之会,只是地点还没有定下。” 有人奇道:“既然是武当发出邀请,当然是在武当举行了,还有什么考虑的?” 小书道:“这你们就不懂!武当现在是武林盟主,一心筹划五年一度的武林大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45.html


第四百六十三章 一声叹息

小书道:“江湖上嘛倒有一事,武当宋子都准备广邀天下各派精英弟子,举行一个试剑之会,只是地点还没有定下。”

有人奇道:“既然是武当发出邀请,当然是在武当举行了,还有什么考虑的?”

小书道:“这你们就不懂!武当现在是武林盟主,一心筹划五年一度的武林大会,当然不想将试剑之会放在武当举行!”

有人问:“哎,小姑娘!刚才你不是说朝廷要通令各地郡县举哀么,这试剑之会办不成吧?”

小书道:“这你们又不懂!朝廷有朝廷的规矩,江湖有江湖的规矩!朝廷不管江湖的,江湖也不管朝廷的,你有你朝廷举哀,我有我试剑之会,各不相干!”

有人笑道:“看来这江湖也挺有趣!”

“有趣?”小书讽笑道,“当你在睡梦中无声无息被人一刀砍下头来,不知被谁砍的,也不知为什么被砍,那才叫有趣!”

众人又哄然而笑。

小书道:“好了,今日到此为止,谢谢各位官爷赏脸,还望各位官爷打赏一两个铜板,凑个路费!”

众人却是不依,有人嚷道:“小姑娘,我们正听到兴头上,你怎就不说了?再说一段!再说一段!”其他人亦附和起来。

小书眼珠一转,掠过楚枫和公主,乃道:“大家有没有听过,近日江湖上出现一个身穿蓝衫,背着一把古长剑,脸上带着一道指痕的小子?”

“听过听过!那小子姓楚,听说有点傻傻的!”

公主几乎笑了出来,楚枫很是懊恼:有没有搞错,我怎么看也不像傻傻的吧。

小书继续问:“那大家知不知道,日前匈奴骑兵与朝廷大军相持在天山脚下,朝廷派十九公主和亲域外?”

“知道!听说送嫁将军还是那个姓楚的小子!”

“没错!那么你们可知道公主如今身处何方?”

“听说匈奴正在撤军,公主自然是已经和亲域外了!”

“非也非也!公主非但没有和亲域外,还给人掳走了!”

“阿?给谁掳走了?”

“就是那位送嫁将军——楚枫!”

众人一听,登时来了劲,七嘴八舌叽里呱啦议论起来。

“哎呀!这小子胆生毛了,公主都敢掳?”

“听说这小子一出道就破了鬼子先生棋局,还灭了震江堡一门,是灭门凶手!”

“还不止,他闯入云梦泽而出,打落汉水不死,大闹丐帮,生杀河怪,赈救凉州,独挡铁骑,有三头六臂呢!”

“听说这小子还挺风流,出则烟花之地,入则风月场所,处处留情!”

公主不由望向楚枫,楚枫正咬着一枚肉丸,连忙吞下,几乎被咽着,急道:“别信!纯属乌有!纯属乌有!”

公主抿抿嘴,有人问:“那姓楚既然当上送嫁将军,为什么要掳走公主?”

众人唰的都把目光投向小书,小书瞄了楚枫一眼,然后道:“你们不知道,这姓楚的是个好色小子。和亲当日他见公主长得如花似玉、国色天香,唰就动了色心,竟乘夜闯入匈奴军中把和亲公主给掳走了!”

“哇!这小子胆子可真大!”

“这叫色胆包天!”

有人问:“听说是华丞相保荐他当送嫁将军的,华丞相怎会看走了眼?”

小书道:“你们不知道,这小子在京城听得和亲公主长得漂亮非凡,马上色心大动,千方百计走门路求华丞相保奏他当送嫁将军,又是送礼又是磕头,结果还真让他当上了,再趁机掳走公主!”

楚枫几乎一口茶喷出来,见公主一双秀目一眨不眨望着自己,真有冤无处诉,连忙道:“别听她的,她喜欢中伤人,尤其喜欢中伤我!”

公主奇道:“她为什么喜欢中伤你?”

楚枫道:“她小气得很,我跟她有点睚眦之怨!”

公主不由笑了笑。

有人问小书:“小姑娘,公主金枝玉叶,肯跟着姓楚那小子么?”

小书道:“当然不肯!那小子腰大十围,两耳垂肩,面阔口方,勾鼻突眼,脸上还有道疤痕,公主怎肯跟着他!”

小书这里一边说着,公主那里一边目不转睛打量起楚枫眼耳口鼻来,楚枫讪讪笑道:“你现在知道她多胡扯吧!”

小书继续道:“不过公主纤纤弱质,那小子又有手段,威逼恐吓之下,公主也只能屈从了!”

“哎呀!这样说来,那和亲公主岂非刚离狼窝,又落魔掌!”

“公主如此娇弱,怎经得起那小子折磨,真是可怜,可怜!”

“就是!白让那小子糟蹋了去,可惜!可惜!”

众人很是为公主嗟叹一番,认定公主是让楚枫给糟蹋了去。

楚枫一脸的委屈,却见公主抿嘴偷笑,乃狠声道:“公主,今晚我不‘糟蹋’你,还真对不起自己!”

公主唰的通红了脸,又羞又嗔。

有人问:“哎,小姑娘,那小子不是喜欢天魔女么,怎又扯上一个公主?”

小书道:“这小子没心肝,见一个喜欢一个,早把天魔女抛到九霄云外了!”

楚枫一黯,有人道:“这怎行?听说天魔女是因他重出江湖的,屡次救他生死,还为他恶战三大派掌门,那小子忘恩负义阿!”

小书瞄着楚枫道:“那小子怎会知道,当日他护送公主过十九折谷,被魔道高手伏击,命悬一线,是天魔女孤身挡在谷口,让他逃过一劫,而自己却遭到魔神宗两大绝顶高手合击,身负重伤,几乎命丧十九折谷!”

“哎呀!天魔女也会受伤?”

小书道:“天魔女伤的是心!你们想想,那小子见一个喜欢一个,天魔女能不伤心么!人家是搂着公主温柔,只丢下她一个人孤影独行!”

楚枫呆呆听着,小书每一个字都刺痛他心,他脑海中不断掠过天魔女在谷口被重重魔影、鬼影包围的身影。那道身影果然是她,她始终在保护着自己,不惜一命。

自己已经护送公主和亲了,她为何还不来寻自己?他心中忽然响起盘飞凤的话语:“……她走时似乎很伤心,那身影真是孤单!”

她真是伤心了,是自己伤了她心,她不会再寻自己了,她要继续漂泊下去,带着孤寂的身影,孤寂的眼神,还有一把孤寂的的长长头发……

小书和天机老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下了酒楼,楚枫还呆呆听着。

“楚大哥!楚大哥!”

公主喊了两声,楚枫机械般望向她,茫茫然然,甚至有点空洞。公主一惊,急欲再喊,楚枫身形突然飘出窗外,一下落在小书和天机老人跟前。

“小书,你告诉我,她为什么不来寻我,为什么?”

小书没有回答,只是望着他。

“小书,你说,为什么?”

天机老人携着小书径从楚枫身边走过,带着一声叹息:“她一直都在寻你,只是你没有去寻她!”

楚枫呆呆立在街中,耳边回响着天机老人那一声叹息。

雨越下越大,雨点一粒粒打在他脸上,然后沿着那一抹指痕滑落而下,也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直至公主出现在他身后,轻轻拉了拉他衣袖……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