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记者在儿科病房重症室见到了集体喝农药的其中三名孩子,据悉,此前他们曾聚众喝酒。浩浩和小豪(化名)讲述了整个事情经过。


记者:为什么喝酒了?


孩子:我也不知为啥。7月1日,一位同学买了一扎果啤,还有5包锅巴和火腿肠,我们中有人把果啤喝了一瓶,倒了一瓶,锅巴吃了4包,还给其他同学留了一包。


记者:你们是在哪里喝的?


孩子:在学校外面,当时还没上学呢,喝完后我们就到河边玩了一会儿,下午就去上学了。


记者:7月2日在学校发生过什么事情?


孩子:在学校被语文老师、班主任——杨美玲扇了耳光,老师还揪了我们耳朵。


记者:老师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打你们的?


孩子:是下午第二节课刚上课的时候。是在我们班教室里。当时老师问我 (浩浩)有没有打三年级的小岳(化名),我说没打。老师说“你嘴再犟”,然后就啪啪打了我两个耳光。后来老师又把小豪叫上去问,小豪也说没有打,结果他也挨了老师两个耳光。


记者:后来又发生了什么事?


孩子:老师揪着我们的耳朵,把我们拉出门外,然后在楼下的三年级教室外,问小岳我们有没有打他,小岳说没有。然后老师就让我们回到楼上,让我们把喝酒的事写下来。当时心情很不好。


记者:后来呢?


孩子:后来我们那次一起喝酒的一位同学在教室里写遗书呢,结果被一位同学看见了,那个同学就大声在教室喊,说×××写遗书了。我们知道后心情都很不好。后来我们就一起到×××同学家去了,她家当时没大人在家。我们就商量说晚上不回家了,明天再回家。


正说时,又来了几个同学说我们写遗书的事,还说要是家长知道了会把我们打死。当时我们五个一听就都很害怕,就说那咋办啊?后来不知谁说咱跑吧,我们就同意了,但又不知该往哪里跑,就说那就胡跑。所以我们就开始走了。走到哪里我们也不知道。大概是下午5点走的,到了后来我们被120救走的那个村子,大概是晚上7点吧。


记者:你咋知道时间呢?


孩子:我们有人带着电子表呢。


家长说法:


在校遭殴打孩子想不开


昨日上午在杨凌示范区医院儿科病房三楼,五位集体喝农药的学生分别躺在两间病房,见到有生人来,几个孩子都选择了用被单捂住脸部,或者是干脆面朝下趴在病床上。在护士工作站的信息上显示,这五位扶风县杏林镇汤房小学六年级的学生喝下的农药叫“玉草净”。


在医院的走廊,其中一孩子的父亲翟先生情绪激动地说,是因为学校老师把孩子打了,而且当着学校三年级的很多学生的面当众羞辱,所以孩子想不开。给孩子看病的钱都是家长们掏的。在1号病房,浩浩(化名)的母亲说,当晚发现孩子没有回家,她和家里人四处找无果,无奈才报警。后来派出所的民警还带着他们去附近的网吧寻找,都没有结果,“第二天早上(7月3日)我们又全都出动去找孩子,结果上午接到医院电话说娃出事了。我们赶紧就赶到医院,听医生说是杨陵区五泉乡上湾村一位姓杨的人打120把娃救了,我们还专门上门去感谢了那位杨师傅。这是救命之恩啊!”回忆起见到孩子时的心情,浩浩的妈妈禁不住哭起来,“当时我在医院病房门外见到我娃躺在床上,医生已经给他洗过胃了,我就在病房门外大哭了一场……”


据浩浩的妈妈说,孩子是在学校挨了老师的殴打和羞辱,所以想不开。她表示,孩子平时学习成绩一般,而且又不爱说话。


在同一商店买了食品和农药


当晚,这些孩子就在杨陵区五泉乡上湾村度过了心情复杂的一个晚上。他们还在村子里面的商店分三次分别购买了水和方便面。


在第三次去商店时还向店主要电话想给家里打电话被店主拒绝。于是,这些孩子又回到了这个村里的一座庙宇前的小凉亭前,在这里,用他们的话说,是在这里胡乱谈了一会儿,晚上就睡在凉亭下了。


第二天上午,浩浩和小豪又去村里这家商店,一次购买了3瓶农药玉草净 (绿瓶红盖包装的)。“当时店老板还问是不是给玉米喷的,我们随口说是,然后老板还说用前要摇匀,然后我们拿着药就走了”。小豪说,当时他们喝了一瓶扔在亭子外面一瓶,他自己用脚踩碎了一瓶。当时是浩浩和另外一个女孩儿喝得比较多,其他人喝得少。“喝下去时有点苦吧。”面对记者,小豪有些不好意思,并且,使劲地绞扭着自己的手指头,把头歪向一边,不愿意面对记者。“后来浩浩又去那家商店买了三瓶水,我们用水漱了口,洗了脸。一会儿,浩浩和另外一个女孩儿都难受得不行。那个女孩儿抱着肚子在地上滚来滚去的。我们看见一个村民,就给那个村民说,让赶紧打120”。


教育局表态:


老师没打人她压力很大


昨日下午,记者赶到扶风县杏林镇汤房小学,希望能见到该校负责人和学生所说的杨美玲老师,遭到该校门卫的阻拦。


在杏林镇镇政府见到了镇长白玉劳和扶风县教育局的相关负责人。


杏林镇镇长白玉劳说,7月3日接到派出所电话说是有孩子集体喝了农药,当时把情况给上级作了汇报,并随同两位县领导到医院看望了那几位学生。


事发以后,镇政府和县有关部门都很重视,并且组织了教育、公安等部门,成立了善后慰问小组,开展救治和慰问。


“家长看到我们救治得很及时,都感到很高兴。这五名学生都是一个年级一个班的”。


记者在杏林镇政府见到扶风县教育局副局长付会强和一位李副局长一行4人。


付会强强调说,现在是救孩子要紧,这件事情不能简单地责怪谁对谁错,万一老师压力过大,出现意外也会让人感到不安。


记者:能否见一下学校负责人和杨老师?


付会强:杨老师是一位女同志,长期在农村工作,出事后精神状态也不好,从当晚到现在,到处找学生,老师压力也很大。


记者:目前事件的原因调查清楚没有?


付会强:县上已经成立了一个领导小组,正在全面调查此事,首先给学生治疗。


目前全县都正在召开学生安全教育紧急工作会议,重点抓学校的安全教育工作。


记者:杨美玲老师有没有打过学生呢?


付会强:现在不是探讨这样一个事情的时候。


记者:那孩子喝农药自杀跟学校有没有关系?


付会强:我认为不应该说是自杀。说是自杀会给孩子带来阴影,他们就是在一起玩儿呢。而且自杀这个名声很不好,以后男娃找不到媳妇,女孩儿嫁不出去。


记者:那目前调查结果出来没有?老师有没有打学生呢?


付会强:有些话不方便讲,讲出来了不便于事情的处理。据我了解,杨老师没有打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