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

冷眼观红尘 收藏 0 84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邹卫东和杨君从小就是邻居,住在家属楼里,也就是北京人所说的筒子楼。每家都是两室一厅,像豆腐块一样,三十平米左右,两家共一个厕所。那个年代就是这个样子。他的父母都是职工,还有一个姐姐,下有一个妹妹。杨君是家里的长女,下面还有两个弟弟。杨君的父母都是上海人,上海交通大学毕业以后,参加大会战来到了这个长江边的城市。孩子们经常在一起玩,在院子里跑来跑去。夏天,就在阳台上打扑克,那时的天非常纯净,星光灿烂。他累了,就睡在水泥地上,这使她很惊讶。六七十年代的人过的都很简单。

转眼两人高中毕业了,虽然已是七十年代末,高考还没有恢复。他报名参了军,看上甘岭、董存瑞长大的他,一心要完成梦想。而她听从知识分子兼父母亲的忠告,在家里老实的读书。他走了,她没有去送。两人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对。

他在新兵连里,很快就显露出作为军人的才华,五项技能全军都能排得上号。很快西南战事爆发,他理所当然的上了前线,

初夏,她依旧认真地读书,准备着秋季恢复地高考(春季没有赶上),她发现每到星期天的早上,只要阳光灿烂,周爸爸就会背着一个穿旧军装的人出来,放那人坐在周妈妈事前放的躺椅上,在院子里的大柳树下,那人静静地晒着太阳,一言不发。他回来了。

杨君慢慢地知道了他的事情。

他一口气投了十七颗手榴弹,摧毁敌人两个火力点以后,在连排级干部不死即伤的情况下,他带领战士们向敌人发起了冲锋。胜利在望,一发迫击炮弹凌空爆炸,他倒下,弹片在他身上划下无数个伤口。

后来的事,他记得不多,好像在不停地作手术,不停地转院,。。。。。。。。。

那时的医生、护士是非常受人尊敬的,他(她)们绞尽脑汁、精心护理,重伤的他总算没有截肢。签于他的身体,他复员了。

军首长看了他的事迹,得知他还是一个刚入伍的新兵时,十分感慨,手书‘虎兵’两字,制成锦旗相赠。他荣立一等功,并获“战斗英雄”称号。他完成了自己的理想。

人的一生往往就是这样,一个选择,短短半年,一切都改变了。

重伤后的他身体机能严重衰竭,这让他很痛苦。他仿佛是一个烟花,瞬间的辉煌后留下的只是灰烬。

于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她听到了一阵阵的哭声。

她忍不住,过去看他,他正在发呆,满眼的忧郁。

从那以后,人们看到她每天背着他出来,在大柳树下晒太阳,她读书,他听着收音机,那是她十八岁的生日礼物,他依旧瘦弱。

她把麦乳精、炼乳一口一口地喂给他,这些稀罕物都是她的上海亲戚寄来的,让她准备高考时增加营养。人们看着他们,觉得他们象神仙一样。

她的父母只是在心里暗暗叹气,却从不说什么。

入学通知书来了,她考上了父母亲的母校。他看着通知书,笑了。

半年以后,他下了班,忽然想见见万里之外的她,他依旧瘦弱,精神已经好了很多。

上海的春节异常的热闹,他先去买了很多东西,然后慢慢地向女生宿舍楼走去,门卫大妈怀疑地看着这个外地人,他掏出了自己的荣誉证书。

大学的校园让他感到很新鲜,很有意思。这里真好,没有枪声,也没有炮声。他看见了她。

她很洋气,跟上海姑娘一样。“你总算来看我了”,她笑着说。“我早该来了”。

晚饭。他们边吃边聊天,他喝了好多酒。她扶着他到了小旅店,自己慢慢地回宿舍。上海的春节真是热闹。

第二天,他来道别,火车票在下车时已买好了。两人来到火车站,看到那绿色的长长车厢,她仿佛如梦方醒,他要走了。这让她不知所措,她两手使劲地拽着衣角,轻轻地道:“多留一天吧”。“不留了,没假啦”。她突然觉得很委屈,发起火来,“非走不可吗?”,他静静地看着她,满脸地忧伤。她终于忍不住,伏在他的肩头大哭起来。她哭地很伤心。

一个人放不下的东西有很多,比如生命、金钱、权力、虚荣心等等,爱情只是其中之一。红尘俗世,谁又可以笑谁呢?

这个故事到了结局:她留在了上海,大学毕业两年后,和一个本地人结了婚。婚姻维持了两年,无子女。九十年代随着企业改制,她一跃而起,成了上海滩新富豪。现移居美国,终身一人,同时跟几个精英阶层的男士在交往。

他从上海回来,两年后成了家,爱人是单位上的同事。不久生有一女。终日饮酒,微醉而已,单位上安排的工作很轻松。他酷爱听收音机,特别爱听上海台。病退以后,搬回老家去住,种有一块小菜地。或许只有天际间那隐约的耳语,还在追寻他俩的传说。

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2010-05-18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