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媒:中国善于“内化”西方游戏规则

台湾《旺报》6月29日发表文章,题为《中国崛起 内化西方游戏规则》,作者为该报记者杨芙宜。文章摘编如下:


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政治系副教授暨中国研究项目主任爱德华·斯坦菲尔德来台访问,接受《旺报》专访,他表示虽历经全球金融风暴、且社会内部仍存在种种问题,但整体来看中国大陆的政治经济表现令世人瞩目与赞赏,相对于20多年前的自给自足,中国已蜕变成一高度涉入全球生产的新兴国家,整合进入资本主义规则当中,正玩着西方社会的竞争游戏


许多评论家认为,“中国崛起”带给西方社会极大的威胁,因为中国丰沛的人力资源抢走了许多制造生产的工作机会,中国经济发展则消耗了许多天然资源、恶化了环境污染,中国的军事发展则对区域安全与国际政治带来威胁。


然而,中国研究的杰出学者斯坦菲尔德恰恰站在所谓“中国威胁论”论辩的另一端。他认为,中国已被整合进合球设计、制造生产、营销、技术创新当中,不但不会带来上述对西方世界的威胁,反而是拥抱、吸收各国发展的经验,找出适合自己的发展道路,逐步累积与平和发展


斯坦菲尔德说,中国经济实力的展现,不在取代哪一个国家或摧毁哪一种制度,而是“中国希望变成这个俱乐部的一分子,一起坐在同一桌”。他指出,自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以来,中国大陆已经悄悄走出结构转轨的调整,通过向世界各国的转型经验取经,借由外国直接投资与制造的国际厂商,吸纳了资本主义的规则制度与精神,甚至“制度”的创造与设计都被“外包”给企业,由下而上逐渐内化西方社会的游戏规则


也因为中国大陆采纳了这一套西方的游戏规则,整个社会共同找寻的是一种现代化价值,具体而微地表现在精细的动态运作过程,成为了一个不折不扣的资本主义社会。


过去15年这种渐进式的改变,斯坦菲尔德认为,有赖于中国政治领导者的实用主义,经由“略过法律予以非正式的施行”、“非正式施行的范围扩大”、“回过头来修改法律而成为正式制度”等三步骤,逐渐吸纳西方的规范制度。他说,以上世纪90年代的外资企业为例,中国大陆先免除外资企业关于劳动规范、健康保险等现行法令的运用,接着中国企业也要求比照外资,最后修改相关的法令政策而一体适用。外汇政策、中海油收购美国优尼科石油公司未成功,是另外两个融入西方制度的例子,而燃煤发电厂先是拒用而后采用脱硫设备,则是另一个渐进改变的制度化例子。


斯坦菲尔德表示,由于将制度设计“外包”给企业,一方面中国的政治控制力被削弱了,另一方面因为此一务实倾向,也开启了各种政治与社会转变的可能,这将使中国变成一个较不那么强大的国家宰制、但较强健的国家社会整体。


被问到中国大陆面对的挑战与机会时,斯坦菲尔德乐现地说,即使民主不总是美好且有时还很龌龊,但未来20年内中国一定会民主化,因为当前中国大陆已具备一些“原型民主”的要素,例如最近的一些工人行动,反映出公民社会争权利的精神,而体制内或体制外要求参与的政治意识展现,亦凸显公民与国家的互动过程。他表示,中国政治社会集体共同对“现代性”的追寻,是基于“明天一定要跟今天不一样”的信念。中国的发展道路虽然不是“特殊”的,但较美、欧、日等国家与地区更具有文化弹性与调适力。


长斯来看,斯坦菲尔德指出,中国政府应该注意人民公共利益的处理,比如健康保险、乡村接受教育的管道、劳工与社会运动的权益诉求等,因为当人民对政府的期待提高后,人民也希望与政府协商以获取应得的利益。


斯坦菲尔德说,如何让中国人民从怀疑论的态度,到心甘情愿地遵从法治、自我管理,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但在可见的未来我们可以期许看到这样的变化发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