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评2010年7月1日-7月4日《参考消息》 zt

蓝色征衣 收藏 2 23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点评2010年7月1日-7月4日《参考消息》


作者:竖琴螺


2010年7月1日参考消息



《美军新司令或要“放开手脚”》,彭博新闻社网站6月29日报道,美国洛杉矶时报》网站6月29日报道,英国《独立报》网站6月30日报道。尽管美国更换了驻阿富汗美军指挥官,但是,这位新上任的美军司令并不打算改变他的前任所制定的政策,也就是要继续在阿富汗驻军并且扩大美军在阿富汗的作战范围,而且,彼得雷乌斯玩起了文字游戏,把原来美军从阿富汗撤军的最后时间转变成了美军从阿富汗撤军过程的开始时间,这就是说,届时,美军只要撤走一个人,就等于是启动了撤军过程,至于之后是否还会否继续撤人,那就说不定了,而且,所撤的美军还只是去年增兵计划中由奥巴马批准的那3万美军,当然,我们现在也没有看到这3万美军已经被增派到了阿富汗战场上,因此,换句话说,美国在阿富汗的驻军人数不会有任何减少,既然美国在阿富汗的驻军人数不会减少,那么奥巴马之前所谓的撤军诺言就有成了一句谎言,而这已经是奥巴马在此问题上第二次撒谎了。




当然,美国是否会从阿富汗撤军并不是问题的全部,真正的问题在于,前驻阿美军指挥官麦克里斯特尔之所以被迫辞职,其表面的理由是他反对奥巴马的从阿富汗撤军的政策,但是,现在我们看到的是,他的继任者彼得雷乌斯同样反对从阿富汗撤军,只不过他说得更加圆滑而已。可见,美国军方对美国政府的从阿富汗撤军的政策是坚决反对的,由此,我们也相信,无论奥巴马政府如何更换驻阿美军指挥官,都不可能改变美军反对从阿富汗撤军的政策。而美军反对从阿富汗撤军的理由其实很简单,因为只有不断打仗,从而使得美国始终处于战争状态,那么美军的后台——军工既得利益集团才能维持它的生存和发展,一旦美国远离了战争环境,那么军工既得利益集团就无法从军工贸易中获取利润,也无法从国会中获取大量的拨款来支持它的军工研发活动。




当然,单单是美国自己的消费是不足以满足军工既得利益集团的需要的,美国需要开发庞大的海外市场,比如这次通过制造天安舰事件,美国成功迫使韩国国防部要求大幅增加军费,而我们都知道,韩国增加的那些军费最后有相当一部分都是会落入美国军工既得利益集团的口袋里的。除了韩国之外,美国现在又在加紧向东南亚,诸如菲律宾这样的国家兜售武器,其所使用的理由当然就是南海问题。当然,还有对台军售问题。



美国军工既得利益集团自然有它们自己的利益所在,但是,这种利益诉求已经越来越和美国政府的既得利益相冲突。对美国政府而言,其首要解决的问题是美国政府自己作为一个巨大的既得利益集团所面临的问题,一个是美国政府所欠的巨额债务问题,另一个是美元的国际信用问题。从总的规模上来看,美国政府所要解决的是一个事关全局的利益问题,而美国军工既得利益集团所要解决的只是它自己的利益问题。对美国而言,如果只图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小利,那么就很可能失去解决美国债务危机这种大问题的时机,反过来,如果要解决美国所面临的债务危机问题,那么就必须暂时忍让,就必须牺牲美国在局部地区、局部领域内的利益,进一步说,就是需要美国的统治阶级的核心,即军工既得利益集团和金融资本,能够放弃乃至牺牲一部分的既得利益,然而,要美国的统治阶级核心牺牲掉一部分既得利益则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更何况是在美国已经获得了这场国际金融霸权斗争主动权的时候,要它们放弃乃至牺牲一部分既得利益就是难上加难的事情了。但是,对美国政府而言,如果军工既得利益集团和金融资本总是以各自的利益为第一位的话,那么美国政府这个被它们经营的对象就很可能会面临破产的危险。




对资本家们而言,他们是靠资本生活的,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他们到哪里都可以活下去,然而,对于美国政府、美国国会、美国法院这些上层建筑而言,它们有且只有在美国这个国家存在的情况下才能存在,因此,庞大的政府、国会和法院组成人员所形成的既得利益集团也只有在美国这个国家存在的情况才能生存,一旦美国破产的话,那么这些人都要面临失业。因此,对这些人而言,美国的债务危机是最大的危机,美元的国际信用是最大的问题。但是,对资本家们而言,美国政府等等的从业从政人员从本质上而言都是资产阶级的雇员,因此,他们是可以被更换的,换句话说,如果美国政府的债务问题大到不可收拾了,那么美国政府也是可以破产的,而只要一破产,按照资本家们的逻辑,美国政府所欠的钱就都不用还了,同时,资产阶级又可以构建全新的国家了。




这样,资本的反国家性在这里又体现出来了,准确的说,当资本主义的国家形态不能适应资本主义社会发展的要求时,这个国家形态就有被颠覆的可能,而且,当资本主义的国家形态和资本主义社会发展的要求相背离时,当资本主义危机尚不足以引起该国家形态的颠覆时,资本主义的国家形态也就被强化到了极致(也就是说,再前进一步就会走向它自己的反面),那么此时,这个资本主义国家就进入了帝国主义时期,也就是说,资本主义的国家形态反过来制约住了资本主义社会的发展。而现在的美国就处于这两种演变的十字路口,如果美国能够解决债务危机,那么美国就会因此进一步强化它的帝国形态,也就是美国政府将会获得更大的对美国社会,特别是对美国资本的控制权力,反之,如果美国不能解决债务危机的话,美国本土就会引爆严重的社会政治危机。





2010年7月2日参考消息


《武尔夫艰难当选德国总统》,美联社柏林6月30日电,德新社柏林6月30日电,法新社柏林6月30日电。当美联社还在以嘲笑的口吻来报道武尔夫当选德国总统的选举经过时,美国自己倒应该更加关注一下此事可能引起的不利于美国的后果。我们知道,德国执政联盟拥有国会超过半数的席位,默克尔推选的武尔夫本来应该可以顺利当选,但是,事实是,直到第三轮投票,武尔夫才勉强当选。之所以会造成这样的结果,就在于执政联盟内部出现了一批对默克尔现行政策强烈不满的人。而默克尔的现行政策中,存在最大争议的就是关于德国是否应该去援助欧元区其他国家债务危机一事,默克尔现在选择去救,而且德国方面还是出钱最多的一个,这引起了德国国内相当一部分人的反对,而这部分反对默克尔现行政策的人就是之前没有投票给武尔夫的那部分人(大约有44个)。然而,后来通过默克尔做工作,挽回了25张票,才使得武尔夫的得票数过半。这样就产生一个问题,就是默克尔在此问题上的妥协自然会涉及到德国对欧元区债务危机的态度问题,当然,25张票还不足以改变默克尔的现行政策趋向,但是很可能会在一些细枝末节的关节点上做一些手脚,而我们知道,欧洲人是最擅长此道的,一些看似微不足道的问题到了他们手里就可能变成威力无比的法宝。而对于美国来说,它现在最急迫的是要看到德国全力以赴地去救援发生欧债危机的国家,只有德国把真金白银投下去了,这样才能使得欧债危机向德国自身转移,也只有让德国深陷欧债危机之中,美国才有把握彻底打倒欧元。然而,现在就德国总统选举一事上所发生的那点小小的变故,很可能延缓德国在具体施救行动中的步伐,也有可能会导致默克尔政府在施救问题上提出新的要求,这样反过来也可能使得欧债危机的解决时间被进一步拉长。然而,时间不等人,美国自己的债务危机也是处于岌岌可危的状态之中,如果德国陷入欧债危机的步伐被放缓了的话,那么美国自己倒有可能先于欧盟引爆自己的债务危机了。




《中美股市二季度惨淡收场》,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7月1日文章,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7月1日报道。如果按照主流观点,即股市是经济的晴雨表的话,那么我们无法解释,为什么中国在前两个季度实体经济总体向好的情况下,股市却出现了暴跌,而且跌幅为全球主要股市第一。可见,所谓的主流观点十分不靠谱。现在事实已经摆在了我们的面前,要分析清楚这个问题,首要的一点,就是要破除股市走势和经济形势之间存在所谓的紧密关系的那种迷信,只有破除了这个迷信,我们才能从更本质的层面入手看到一些真相。因此,我们首先要坚信股市和实体经济之间没有那么紧密的联系,它们各自具有相当的独立性,所谓的联系最多不过是资金在两个市场里转来转去。由此,我们只要根据资金的流向和各种可能改变资金流向的条件,就能大致理解为什么会出现眼下这些状况了。




股市是实现资本的集中的一个经济工具,而且是一个十分高效的工具,其高效之所在就在于它不需要经历实体经济的危机过程就能实现资本进一步向极少数人的手里集中这个运动,换句话说,它所展现的危机过程是一个虚拟经济的危机过程,更重要的是,这个危机过程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也就是说,虚拟经济的危机周期要比实体经济的危机周期短的多得多,因此,它对资金的敏感度比实体经济要高得多,换句话说,就经济总体状况而言,实体经济是处于矛盾的主要方面地位上的,而虚拟经济是处于矛盾的次要方面地位上的,因此,实体经济较虚拟经济更容易将自身所受到的矛盾给转移给对方,也就是说,实体经济更容易将资金短缺的这个问题转移给股市。因此,当实体经济碰到资金短缺的问题时,股市就会面临被抽血的压力,而当实体经济因为资金短缺而要到股市上来融资的时候,那么股市的资金压力就会更大。总之,股市的不断下跌所反映的信息是实体经济处于资金短缺的状态之中,因此,我们也就可以理解,为什么此时万万不能加息的原因所在,因为一旦加息,那么等于是进一步增加了实体经济的运营成本和融资压力,反而会导致实体经济被最后一根稻草压垮,而那样一来,反而会导致被实体经济挤出来的资金流入股市,从而造成股市繁荣的假象,最后吹大股市泡沫引出新一轮的崩盘,这种情况我们在2005-2008年已经看到过了。




中美作为世界经济的双引擎,现在股市纷纷下跌,自然是反映了中美两国都十分缺钱的现状。美国通过打击欧元的行动,已经为美国争取到了一些资金,当然还是很不够的,因此它又逼迫中国进行汇率改革,以图通过颠覆人民币体系来达到其颠覆中国经济的目的。不过,中国方面由汇改而产生的人民币不断升值的形势也至少在短期内能够从国际上吸纳大量的流动性,这样或许能够缓解国内资金方面的压力,但是,对中国而言,问题还不在于能否吸收到国际流动性,关键在于能否消化这些国际流动性,其中一个指标就是中国能否对外大量发行人民币计价的国债,如果中国中央政府不能大量对外举债的话,那么人民币升值的行为就会显得毫无意义,而且贻害无穷。






2010年7月3日参考消息


《奥巴马不满共和党拖延移民改革》,美联社华盛顿7月1日电。随着中期大选的临近,移民问题已经成为美国政坛现在的棘手问题,一方面,大量的外来移民已经成为了美国失业率上升的原因之一,由此导致美国的保守主义越来越有市场,因此也就有了现在的要求改变既有移民政策的改革建议;另一方面,那些已经获得美国国籍的移民和移民的后裔们成为了那些支持既有移民政策的既得利益集团所要争取的对象,特别是成为那些为这些既得利益集团代言的议员们所要争取的对象,就简单的一点而言,外来移民是资本利益集团压低本地工人工资的有效手段之一。




《乌议会终审放弃“加入北约”》,法新社基辅7月2日电,美联社基辅7月2日电。乌克兰议会正式确立乌克兰的不结盟地位,除了明确抛弃之前加入北约的抱负之外,实际上也排除了加入其他联盟的可能,换句话说,乌克兰既不可能加入欧盟,也不可能加入俄罗斯所组织的联盟。这也是乌克兰目前能做到的最好的可以平衡各个大国对乌克兰影响的决定,当然,乌克兰的这种不结盟状态尽管使得乌克兰获得了外交政治上的某种自由,但同时也使它会受到由此产生的诸多不确定性的影响,换句话说,由于乌克兰没有一个明确的立场,因此也就不可能受到有关方面尽全力的保护,反过来就会导致乌克兰在大国的争衡过程中左右为难,最后反而受到出卖和伤害。一仆二主,乃至一仆三主的日子并不是好过的,我们在新加坡的身上就看到不少可怜或则无奈的事情。真正的自由是要建立在强大的力量保护基础之上的,那种靠平衡政治所获得的自由最终不过是寄人篱下的奴才的自由罢了。



《严重“粮荒”威胁印度发展》,新加坡《海峡时报》6月28日文章。只要国籍经济金融危机没有结束,那么这场危机在某一时候总会以粮食危机的方式在发展中国家内部爆发出来,制造粮食危机是发达国家向发展中国家转嫁危机的一种常用的手段。印度的粮食生产力长期不能发展,关键一点就是因为印度的土地私有制制度严重阻碍了印度农业的发展,由于土地私有制导致土地资源不能有效集中,结果就使得粮食生产无法形成规模效应,粮食生产的成本也就无法降下来,本土粮食价格由此不断高涨,因此反而导致印度越来越依赖粮食进口,从而进一步抑制住了印度国内的粮食生产的发展,印度实际上已经进入了一种粮食生产的恶性循环之中。




当然,对印度而言,粮食短缺或粮食生产力落后还不是最严重的问题,更严重的问题是美国已经开始利用印度的粮食短缺问题,以所谓共享先进农业技术的名义向印度推广转基因粮食的种植技术。现在,印度也和中国一样,在国内的一帮卖国卖族专家的帮助下引进了转基因粮食,这能否解决印度的粮食短缺问题,我们尚不清楚,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印度现在也和中国一样都走上了被转基因粮食灭种的道路上。




《澳弃征资源“超级利润”税》,路透社堪培拉7月2日电。税率从40%降至30%,必和必拓、力拓等对澳大利亚政府的这一决定便是欢迎。澳大利亚徒有发达国家之名,却无发达国家之实,也就是说,澳大利亚自己并不能掌控本国的资源和资源开发进程,完全就是被国际金融资本所驱使,从本质上说,澳大利亚经济的半殖民化被进一步增强了,从另一个意义上说,这也是资本的反国家性的一种表现,只不过这次资本反的是它的利益所在国。





2010年7月4日参考消息


《美政要商人竞相对中国发难》,中央社 7月3日电,彭博新闻社网站7月2日报道,路透社华盛顿7月2日电,英国《金融时报》网站7月2日报道,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7月2日报道,路透社北京7月1日电,英国《金融时报》网站7月2日文章。美国的50名来自两党的国会议员联署,要求美国政府禁止中国企业鞍山钢铁集团在美投资,同时由此50个议员所组成的美国国会钢铁核心小组呼吁,就是否应以国家安全为由阻止中国投资美国钢铁业看开调查。然而,与此同时,美国通用电气首席执行官抨击中国政府对外国跨国企业越来越不友好,并且指责中国政府的保护主义倾向日益浓厚。我们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但是,我们现在从美国身上看到的正好相反,美国一方面在国内大搞贸易保护主义,排斥中国投资,另一方面美国又反过来无理指责中国政府在搞贸易保护主义。我们知道,通用公司之所以至今还没有在经济金融危机中倒下,关键一点就是美国政府救助了它。因此,按照这50个美国议员的逻辑,通用电气的投资对中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通用电气在中国的投资使得美国政府得以充分利用其影响力和资金从中国本土剥削中国的制造业市场,并且由于通用和美国政府的关系,可能使得通用会成为美国政府扰乱中国市场的一个工具。而且,中国的汇改反而让美国当局更加得寸进尺,由此可见,中国在国内外都受到了美国剥削和压迫,这种已经十分明显的事实除了几个老而不死的信资姓资的狗男女视而不见,反而还要为崇洋媚美的卖国行为狡辩外,每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都应该本能的反对美国的这种霸道行径。



《波获IMF200亿美元信用额度》,法新社华盛顿7月2日电。波兰之所以能够获得IMF的格外青睐,根本原因就是波兰和美国刚刚签署了部署弹道导弹防御系统的补充协议,这200亿美元的信用额度是美国慷他人之慨给波兰的一些奖赏。更有意思的是,IMF给出的贷款理由是波兰是2009年惟一逃过经济衰退的欧盟国家,可见,要IMF雪中送炭是不可能的,IMF只会锦上添花和落井下石。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