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你知道一下真实的济南战役

963586 收藏 171 30122
导读: 济南战役前的7、8月份许世友心头一直斗志昂扬。 本来攻济南是老毛在兖州战役结束当天就交给山东兵团的任务,正积极备战时,隶属中原局的粟裕却进来掺和意见,要求山东兵团保护自己休整,结果战役就缓打了。见此情况,伤病复发的老许,按照组织关系就向华东局告了伤假,回牙山疗伤。结果,在8月下旬进行的华东局曲阜会议他也没参加,想不到的是,有人在会上搞了一个目标基本不清楚的作战方案,也就是所谓以攻济为手段,调动徐州蒋军北援进入山东,让水邯郸那个兵团帮助其歼灭5军的战役谋划。许世友很清楚,已经成为孤城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济南战役前的7、8月份许世友心头一直斗志昂扬。

本来攻济南是老毛在兖州战役结束当天就交给山东兵团的任务,正积极备战时,隶属中原局的粟裕却进来掺和意见,要求山东兵团保护自己休整,结果战役就缓打了。见此情况,伤病复发的老许,按照组织关系就向华东局告了伤假,回牙山疗伤。结果,在8月下旬进行的华东局曲阜会议他也没参加,想不到的是,有人在会上搞了一个目标基本不清楚的作战方案,也就是所谓以攻济为手段,调动徐州蒋军北援进入山东,让水邯郸那个兵团帮助其歼灭5军的战役谋划。许世友很清楚,已经成为孤城一座的济南,也就是全力以赴进攻下就会唾手可得,那些七缠八绕、既要攻城又想打援的弯弯套路,实在是搞笑。南有运河与南四湖的阻拦,兖州攻克后许世友早就控制了津浦铁路,没有十天以上的时间,敌人根本就集结不起来,更别说过来了。至于守城的主力吴化文,虽然曾经让外线兵团西进时大吃苦头,但是在兖州还不是被照样狠狠拿下!


直到8月底,按军委的最初意见,攻城集团的总指挥始终还是安给山东兵团的许世友。9月初,毛看曲阜会议纪要后是动了气的,说出“为什么没有许世友的名字,你们是啥回事,想要干什么?”的话头,看来主席较真了,粟裕等才赶紧把毛的电报转给许世友,让他动身参战了。行前的9月9日,他从华东局致电军委,要求增加东线的攻城力量。11日他到达益都一带华东局驻地,详细了解军队部署的情况。他又致电军委表明看法,大意是:拿下济南是有把握的,但这样的兵力部署是毫无重点的,援大不成不说,攻城更玄;目前只能如此,下一步他一定要照他想法办。毛知道许到岗后很高兴,当即回电,明确指出,“此次作战目的,主要是夺取济南,其次才是歼灭一部分援敌。”,这样,就把粟裕搞的那些弯弯绕一起去除了,明确了济南战役的宗旨就是攻城,而不是什么“打援”。此外,结尾处还有几句,称:如果以多数兵力打济南,以少数兵力打援敌,……不能歼其一部,因而不能取得攻济的必要时间,则攻济必不成功。这样一个“说服”,“军委意见”的意思就变了:打援不过是为攻下济南取得所需时间。呵,“打援”的地位又看跌!从“其次”目的,变成只是达到目的(攻济)的手段了。看看,毛为达到战役目的,是很会笼络人心的,即使你的方案再弯弯绕,军委也会奉陪你电报来电报往的,但是一到真正的关键时候,却是丝毫不含糊的。但之后,粟裕再次电报军委,要求放弃攻城而是南下徐州打五军,被军委一顿好批,从此,粟裕就在见你战役中不在言语,而是到了宁阳县的一个地主大院去与家人过中秋节了。


就在中秋节的这天,许世友一声令下,济南战役正式打响。西线的“主攻”还没有打出名堂,许世友一手带出来的9纵,却在济南东郊大打出手,真正喧宾夺主了。25师74、75团分头攻向茂岭山、砚池山,至17日早晨两山一一拿下,各歼灭“国军”77旅一个加强连。当天上午73师15旅向两山反扑,9纵守御很成功,将其指挥进攻的两个团座一毙一伤,敌只得退却。18日上午25、27师又在平顶山、马家庄与东援的83师19旅各战一场,9纵先头逼近千佛山。此时传来东北方渤纵攻击历城失利的消息,这堵着的这千佛山还打不打?许世友一阵大骂,狗屁千佛山,成不了啥气候,直接围而不打就行!再说你把里面的神仙炸了谁负责任!聂凤智抵近观察,这千佛山西坡脚虽然延绵上济南南外城,但是我攻城时,它只能开枪,必不敢打炮,这就中!聂遂遵令,绕山穿插,直薄外城。



这临敌功夫是许世友早就用过的。在1947年底的莱阳战役、1948年3月的周村战役,他都是舍弃外围于不顾,直取中心。后来的王近山好像也学了这一招,在1948年夏天攻襄阳时也是这么干。22日傍晚就压到外城墙脚,分属三个师的几个团包打正东和东南,放73团冲击永固门。炮响后,老聂喊来的五辆坦克越过永固门前开阔地,这家伙很管用,那守门的保6旅根本就不够它踩踏。各营一拥而上进了门,随坦克街战。战至23日下午,9纵打垮了77旅的各式抵抗,黄昏时,最南边的27师与13纵在南外城会师。许世友看到这个结果,与他预料的一样当然十分高兴,仅仅六天,就到内城边了,粟裕还说攻城必须至少廿月。用攻城吸引援兵,然后以“打援”为主,完全是根本不需要的事情。其实要依了许先前的主意,东线在加进几个纵队,例如十三纵的话,这仗还要快!老许在山东的优势,是粟裕完全不可以比较的。除了粟裕当初在山东是参与指挥而已,然后在1947年下半年就退了出去,到中原局报到去了,对山东的情况,岂能比这时几乎全部解放山东的许世友靠谱?济南的地势特点,就是东区的空间小,因此他主张东面为主攻方向,可粟不同意,非力挺西头。这下怎样?还不是瞎安排?伤亡大么热切战果小。许的爱将聂凤智曾经与许一起到过济南现场侦查,当然基本也是许这看法,所以聂在曲阜会议上发言,称最多二十天可攻下济南时,遭到粟裕兵团的一些将军好一顿挖苦。后来知道是许回来指挥战役时,就按照许的指引,向下传达文件时将东兵团的助攻任务私篡为主攻,结果真的如许世友所料一样,偌大的济南城,在没有攻坚经验的粟兵团看来是庞然大物,在山东兵团看来就是泥捏的城池,比其保安团为主力的开封城,打的还要迅速。


那个曾经让粟裕操心不已的吴化文部队,也吓得迅速起义了。其实许很清楚,他不起义的话,也就是半天时间,就把他办挺了。吴化文的起义就像是三十夜里打了个兔子,有它也过年,无它也过年。


结果是,济南战役很快就结束了。灰头土脸的打援兵团司令,实在看不过人家的战功,就根据自己所带部队在地理上的就近优势,带队南下搞一下徐州东部的敌人。又让军委一阵好批,结果是变成了军委意义上真正的“淮海战役”。而老许可从不是贪功、贪念军权不放的人,济南战役刚一结束,就再次向军委告假疗伤治病。之后,军委就安排了山东军区副司令员一个大的差事,到胶东组建了一个32军,监视青岛的美国第七舰队与驻青国军,以及动员全山东的力量,向淮海与大军南下提供全力支持。而济南战役前因决策大大失误而一枪未放的粟裕,却只能在中原局的领导下,率领外线兵团,与谭震林政委、王建安司令员率领的山东兵团一起南下,只得用新功来弥补过失去也!

本文内容于 7/9/2010 12:55:25 PM 被963586编辑

3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去你妈的,许怎能同粟裕比。匹夫之勇。你连起码的历史常识都不懂,少他妈的在这瞎鸡巴胡扯!!!

看了这么多回帖,怎生一个乱字了得。说到底还总设计师的原因啊。军史被篡改,才会有这么多的争论。这与粟裕本身也有关系,他是一个真正的“战争狂热分子”-心中只有战争的胜负,他所做的的一切作为都是为了获取最大的胜利,却从没考虑过自身的得失。至于许世友,是程咬金那样的外方内圆型,看似粗糙,实为狡诈的小人,只听命于于当前的第一领导,其他人不在话下,是真正的不倒翁,居然也有粉丝,呵呵!

17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