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个女兵做老婆 第二章 新兵连(上) 6、班队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14.html


队列训练。内容:踢正步。

条令要求:腿脚蹦直,脚尖下压,脚掌与地面平行,离地面约二十五公分。刚开始,新兵们觉得挺好玩儿,正步走是队列操的魂魄,哪有学不好的呢?就跟着叶班长的口令,一遍遍喊得震天动地,脚下踢得虎虎生风。踢着踢着就不好受了,叶班长先在一步一动的基础动作上练功夫,让新兵把脚尖蹦成一根直线,悬起脚掌,练金鸡独立。这套动作,十分钟也许还行,但半个小时站下来,新兵扛不住了,胸口发冷,浑身打哆嗦,一行人马活生生累爬下七八个。

叶班长大为光火,冲着脚下乱七八糟的一溜屁股,大骂,正步走一步一动的法则,是一个小时不动,两个小时不倒。你们这帮蠢猪,统统给我滚起来!新兵爬起来了,好歹排成了队列,看叶班长的目光,如同看马王爷。心里头都在骂,这个王八蛋,真他妈的会折腾人,好好的正步训练,成了他整人的手段,变态了!

当天,叶班长好像受到了某种刺激,情绪极端反常,黑着脸,像吃了一肚子炸药,动辄就要发火。陈平稍不留神,提腿动作慢了一步,叶班长上来就是一脚,把陈平踢得东倒西歪。陈平是那种敢说,也敢干的家伙,哪里受得了这一脚?冲叶班长挑衅,太猖狂了吧,再踢一脚试试?!

队列里一阵骚动。叶班长眼睛跟着横过来了,牛红血红的。红生看看不对劲,赶紧用胳膊捅陈平,意思是说,算了,兄弟,让着他。陈平扭了扭脖子,不再冲动。

你们俩个,叶班长指着红生和陈平,给老子出列。

俩人出列。

叶班长命令,正步走,一步一动,开始!

见俩人“金鸡独立”了,叶班长将他们暂时放到一边,开始收拾其它新兵。他从队列里抽了五个人,由胡鑫当基准兵,玩起了行进间转法。这套动作一星期前学过了,叶班长的意思,还要“炒冷饭”。他说,学过的东西,要经常复习,否则就忘掉了。其实,事情哪有这么简单呢?敬爱的叶班长心里正偷着乐呢。

行进间转法,是列队形训练的基本内容,要领简单,容易掌握。然而,行进间转法的指挥口令,如果掌握到班长嘴巴上,新兵出错的概率,就会百分之百增长。

扫视着面前的五名新兵,叶班长下达了口令——向后转。

新兵向后转。

向左转。

新兵向左转。

向后转。

新兵向后转。

转了几大圈,看到无人出错,叶班长心有不甘,又开始玩起了变态,嘴巴里的口令,突然变得机枪扫射似的疯狂,闪电般地发出一连串向后转,向前转,向右转,向左转,向后转……到了后来,他自己的口令都发不清楚了,成了右转、后转、前转、南北转、东西转……

五个倒霉蛋儿,被整得够呛,动作完全乱了套。转到最后,班长突然下达了立定口令。队列全没了,五人像棋子一样,分布在五个不同方位上。胡鑫更加不可收拾,倒在地上了,像刚刚经了二十公里急行军,喘息不止。

叶班长问,你怎么了?

胡鑫说,头晕得厉害,好像在天上……

叶班长高兴地说,不错嘛,转几下就上了天,再转几次,你不是下地狱了?

胡鑫愤怒了,从地上站起来,第一次对叶班长发泄不满,我受够了,有你这样行进间转法的吗?我简直不知道怎样才好,两分钟不到,你就改变了许多次主意!

惭惭,陈平有些难以支撑,身子左摇右晃,叶班长怒视他一眼,继续让他和红生“金鸡独立”。

叶班长将队列中的最后五个人喊出来,让他们排成一行队列,齐步走。这几个人还挺高兴的,在队列动作中,只有齐步走最简单,傻瓜都会。叶班长再变态,也整不出什么新花招。但是,新兵到底是新兵,幼稚了,天真了,可爱了。叶班长是谁?五年的老兵痞了,什么花招使不出来呢?

五个新兵成一排队列,朝操场边的杂物房齐步走,当离杂物房的后墙还有十几步的时候,他们忽然意识到,叶班长没有留下足够的时间,下达向后转或立定的口令,所以,他们马上就要撞墙了。结果,他们一个接一个撞到了墙上,发出很大的声响。

叶班长幸灾乐祸地说,如果你们确实排成一直行的话,你们撞到墙上时,我只能听到一个声音!

叶班长来到陈平身边,挑衅似地问,我很猖狂是吗?

陈平继续“金鸡独立”,不再吭声。

到了红生面前,叶班长又问,我很猖狂是吗?

红生说,是的,还很变态。

哈哈,叶班长大笑,将胡鑫从队列中拉出来,胳膊挞在他肩上,洋洋得意地说,谁让我们是班长呢?胡鑫也跟着干笑,站在红生面前,裤子又被撑起来了。

恰在此时,休息的哨声响起了,真是救命的哨声啊,累坏了的新兵们躺倒在地上。红生也累得满头大汗,一屁股坐到沙子地上,腿肚子筋像被抽走了一样。

大操场另一端,有个女兵班,该休息时不休息,还在太阳底下热火朝天练正步。身材高大的于排长昂首挺胸,站在一边,女兵们被她整得够呛,不时尖声喊口令,踢得大操场上黄尘滚滚。

陈平悄悄问红生,知道为首的那个女兵是谁吗?

红生认不得,摇头。

是于巧巧啊,女兵排长。陈平指着女兵队伍,一一向他介绍,前排第一的是班长李小莉,第二个是刘艳,女兵排第一大美人,激情四溢……

红生惊讶道,你小子怎么都认得?

何止是认得呢。

想不到,胡鑫过来搭腔,说,在女兵排,只有刘艳长得最漂亮,其它的,都不昨地。

陈平本来是无遮无栏的刀子嘴,胡鑫如此评价李小莉,当然受不了,讥讽道,瞧你那副尖嘴猴腮的熊样儿,满嘴的白字错字能把人吓出神经病,你有什么资格评论女兵?

胡鑫说,你小子别太得意,有你的好果子吃的,不信我们等着瞧。临走时,胡鑫脸上掠过狡黠的阴笑。

陈平像注射了兴奋剂,脸上有莫名激情在涌动,他告诉红生,昨晚站岗,我在连部门前大榕树下,看到女兵排的一个“土八路”,可能是拉稀了,急不可耐地拎着裤子上厕所,笑死我了。

“土八路”是男兵对女兵的谑称。据老兵说,这种称谓来自于抗日战争时期,日本鬼子进山扫荡,凶相毕露盘问当地老百姓,土八路的有?部队男兵多,女兵少,男兵每到一处,第一句话总是问,你们这儿有“土八路”吗?

躺在操场的沙子地上,咀嚼着陈平昨晚的故事,红生觉得不可思议。陈平站在远处的榕树下,怎么能看到连部的女兵上厕所呢?连部是二层小楼,离一班不远。楼下是指导员和几个男兵副连长宿舍兼办公的地方,二楼则住着罗连长和女兵排的几名干部。一楼二楼之间,横贯一道大铁门,到了晚上,大门锁得死死的。陈平的胆大妄为在新兵连是出了名的,不但敢当面顶闯叶班长,就是面对排长李学军,也是一边掏烟,一边拍拍对方的胳膊,弄得亲兄热弟似的。但不管如何,陈平就是吃了豹子胆,他也不敢爬过连部的大铁门,去偷窥女干部上厕所吧?

红生断定陈平在吹牛。转念一想,今晚恰好轮到他站岗,何不趁此机会,到大榕树下探个究竟?黑夜是一种契机,也许会侥幸碰见罗连长呢。这么一想,站岗的意义超过了事情的本身,为即将到来的时刻蒙上了一层动人色彩。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