婊子的大学和大学的婊子(转载

trust99999 收藏 4 976
导读:蔡元培认为,大学是人格养成之所,是人文精神的摇篮,是理性和良知的支撑,但不是道德楷模,不是宗教之所。大学者,研究高深学问者也。为囊括大典,网罗众学之学府。他还提出了中国现代大学的三项基本原则:第一,大学应当是独立的和自主的;第二,大学应当具有思想自由和学术自由;第三,大学学术与思想自由需要相应的自由的社会政治环境。正是蔡元培先生的治校方略:兼容并蓄、独立精神、科学与民主,使大学出了陈独秀、胡适、梁漱溟等一代名师,有了毛泽东这样的图书管理员,有了'少年中国学会’的一群精英:如李大钊、张闻天、朱自清、田汉、左舜

蔡元培认为,大学是人格养成之所,是人文精神的摇篮,是理性和良知的支撑,但不是道德楷模,不是宗教之所。大学者,研究高深学问者也。为囊括大典,网罗众学之学府。他还提出了中国现代大学的三项基本原则:第一,大学应当是独立的和自主的;第二,大学应当具有思想自由和学术自由;第三,大学学术与思想自由需要相应的自由的社会政治环境。正是蔡元培先生的治校方略:兼容并蓄、独立精神、科学与民主,使大学出了陈独秀、胡适、梁漱溟等一代名师,有了毛泽东这样的图书管理员,有了'少年中国学会’的一群精英:如李大钊张闻天朱自清、田汉、左舜生、高君宇、李劫人、卢作孚等文化名人。这才是真正的大学,才会有大学魂!


大学,曾经是许多学子眼中美丽的象牙塔,心灵中最圣洁的栖息地。但今天,当大学的招生开始暗箱操作,大学生开始“鄙视自己的学校”,当“没有钱就不要上大学”的理念成为现实,当大学教授恬不知耻地剽窃……蔡元培时代“兼容并包,思想自由”的大学精神,已经岿然不在。我们不禁要问,大学何在?大学,你是谁的大学,大学里的一群乌合之众又是谁?难道真是婊子的大学和大学的婊子吗?!

中国的高等教育已失去了脊梁,泯灭了精神,道德沦丧,学术腐化,只余下赤裸裸的追名逐利。更有人说,中国20多年来根本没有大学,也没有大师的存在。二十多年的中国高等教育,其实就是一场轰轰烈烈的自慰运动。


一、婊子的大学


1、2005年10月10日《江南时报》报道,在全国成千上万梦寐以求想读研的莘莘学子复杂目光的注视下,“飞人”刘翔开始了他在上海华东师大的硕博连读生涯。善于跨栏的他这一步就跨越了两个栏杆:硕士生入学考试和博士生入学考试。但实际上刘翔并没有跨什么栏,他不过是在众多高校发起的对自己的“争夺战”中,出于对母校情谊的考虑而选择了华东师大。华东师大对刘翔的态度,不像是对待一个学生,而像是对待一个国王:培养方案是“量身定制”,授课是由10多位教授组成导师组上门提供。对所有这一切,刘翔没有表现出一个学生应有的谦恭。


2、2006年暑假期间,东北某高校部分教职工因不满学校在今年的招生中对其子女的优惠政策作出改革,集体向校方抗议,提出“要公平、要公正、要上学”,要求学校对其子女予以大幅度降分录取(降低100分是公开秘密)。事件发生后,在校内外引起了强烈的反响,也使高校降分录取本校子弟这一半公开的秘密更加公开化。上述的东北某高校所在省今年的一本分数线为理工类570分,文史类550分。而该校第一批在本省的最低分数线,理工类为593分,文史类为579分,分别比省一本线高出23分和29分。据该校一名知情人士透露,“我省的二本线史类科理工类都是480分,本校教职工的要求是,凡是够480分的,校方都要录取,不录取就是不公平,就是不公正。”教育部在《2006年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工作规定》等文件中,也多次规定,“高等学校不得降低录取标准指名录取考生,并负责处理因调整计划使用不当造成的遗留问题。”

3、没钱就别接受高等教育?教育部发言人王旭明在新闻发布会上说“教育是一种消费,北大清华不是所有人都消费得起的”。当希望工程轰轰烈烈开展起来的时候,当全社会都被白芳礼感动的时候,教育部新闻发言人在答复两会代表和媒体时对国人说:穷人,你没钱就不要接受高等教育,因为你消费不起。本周,网络上最热闹的话题之一莫过于教育部发言人王旭明针对两会代表们反映“上学贵”问题的答复而引起的争论。

4、从1999年开始到现在,中国高等教育有了“大跃进”式的发展。1998年,全国高校的招生人数为180万,1999年扩招比例高达47%,其后三年分别以25%、17%、10%的速度增长,到了2005年,高校招生人数已达到530万人。


5、北大:毕业生出国留洋不归的比例排亚洲第一。从小就知道中国最好的大学是北大和清华,因为招收的学生都是各省市应试教育中的翘楚,考试功夫没得说,进了大学后再进行一番所谓的“人文包装”,就成了各大公司争相递橄榄枝的“人才”。也许他们在学识上才高八斗,但我在这里想说一下一个人的基本良知,因为这也应该是考量一个大学是否真正成功的重要因素。


国家每年花费巨资培养了无数了人才,到最后却是为发达国家做贡献。这些研究生,硕士,博士,一旦瞄准了机会,撒腿就窜,只留下祖国母亲无尽的伤感和哀叹。中国如今是世界知名的“制造工厂”,不仅在工业和高科技领域,却也包含了高科技人才领域。而后者对中国来说,并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


为了支持北大、清华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目标,从1999年起,国家分三年累计单独给北大、清华各拨款18亿元。但是,2000年北京大学本科毕业生有 2154人,研究生1596人,直接出国留学的有751人,占毕业生总数的20%,其中有587人同时选择了美国,比例高达78%。2000年清华大学毕业生直接申请出国留学的更是突破千人大关,以后每年都是持续增长。在北大、清华,很多学生在大二、大三的时候,就手里捧着新东方的教材准备GRE和托福考试。北大物理、化学等理工科毕业生出国学习的非常多,几乎全班学生都出国的现象也并不罕见,因此在美国举行同学会也就很自然了。


《中国青年报》曾在清华校园做了一个随机采访,被采访的18位学生中,明确表示希望出国深造的有14位。在被问到是否会回国时,表态坚决回国的只有3位。


二、大学的婊子


1、2005年12月3日,方舟子在网上撰文发布《安徽师范大学常务副校长刘登义如此成批伪造论文发表记录》。在文中,他对安徽师范大学网站刊载的刘登义简历中刊登的国外学术期刊质疑。在简历里的“代表性研究成果”一栏中, 列出了据称是刘本人发表的26篇论文,其中大部分发表在国内刊物上,有7篇 登在国外学术期刊。在对其中的4篇国外学术期刊的目录检索后发现在论文数据库中根本找不到。仔细再一一搜索对照,竟然是把别人的论文换上了 自己的名字,改了发表年份和页码。

2、日前,位于常州的江苏技术师范学院上演了一幕惊世骇俗的活剧:身为“人体艺术与人性文化研究”这一国家级研究课题主要负责人之一、江苏技术师院学院副教授莫小新,在最近一次“人体艺术与人性意识教育”现场教学研讨会上,当众脱光衣服,赤裸着身体向几十名学生及老师阐述自己对人体艺术和人性文化的理解。莫小新教授为艺术研究“身体力行”、挑战禁忌的举动引发了极大争议。(9月27日《扬子晚报》)


3、2006年09月21日QQ新闻刊发了《北大教授公布工资单穷:4786元工资活不下去》一文,孔庆东歪着“正宗的斜靶子脸”称阿忆那张工资单绝对真实,自己的基本收入跟阿忆差不多。并称自己和阿忆已属幸运,还有许多年轻老师的收入连这个都达不到,每月仅有微薄的2000元。孔庆东和阿忆“狼狈为奸”,道出心中压抑许久的怨恨(孔庆东还对阿忆的勇气表示赞赏,表示以前不想说这些)。我不是排斥物质欲望。一个社会一个人尤其是一个学者、大学教授,当他所有的人生追求,都放在房子从80平米到100、120、160、180、260平米这样折腾的时候,他还有可能去追求一种纯粹的智慧吗?不可能。


4、2006年9月18日,本来是国耻日。然而《博导以论文过关威胁 长期*女博士》的新闻出现。就读于国内某知名高等学府的在读博士生林文,大学里恋爱因坚持传统保守处女之身而遭失恋,期间,遭遇博士生导师*,本科毕业后才摆脱了纠缠;读研时,却被其导师高齐以再*。几番实施无法得逞之后,甩出“文凭”这张牌,说“要想通过他的论文答辩其实并不难,关键就是看我会不会表现了”。这所谓的表现,就是满足其兽性。最终,高齐得手,得到了林的处子之身,也给林带来了人生最大的屈辱。


5、9月16日新华网消息:每逢星期五下午放学时,在海口市一些高等学院门口就可看到各色高级小轿车接走那些衣着光鲜的女学生,“周末二奶”是人们对她们的称呼。她们有的来自山区,曾经面临失学,因为一份与广东老板的“协议”才可以继续读书;她们有的在亲人病重无钱治疗的困境中拨通了某老总的求援电话。然而,面对生活的贫困,女大学生只有这么一条路可走吗?


三、婊子的大学和大学的婊子


上述假成果、假学问、假效益遍地都是,学术会议、成果鉴定、资格审查、项目审批过程普遍玩手段走过场,吃喝、游玩、送礼、拉关系、作交易反倒成了实质内容。尽管高级职称和高级学历四处泛滥,学术思想水平的绝对值却在下降。高校只是以课程教授知识,训练技能,文化活动只是偶尔出现的点缀,感受不到高雅文化的熏陶,高尚人格的感染,学校向外界几乎发不出任何积极的声音。平时关心的几乎只有吃喝、异性、赚钱、明星之类话题,什么专业最热,如何建立关系网等等,很少有思想、趣味的考虑。

中国大学里,校长、书记各1人,副校长、副书记多达10人,校级干部一走廊,处级干部一礼堂,科级干部一操场。官僚们主持着经费切割、出国名额的分配,沉迷于迎来送往、住房分配、福利待遇,根本没有心思去考虑办学方向,学科建设,机遇竞争。中国特色的官本位造成人身依附,造成知识分子丧失独立的思想和判断,失去头脑,失去灵魂。


反观今日之大学,除了规模之大,还有多少大学精神?官本位、评职称、忙评估、批量制造。最近,山东聊城大学校门在网络上被称为“高校最大、造价最高的大门,造价居然达8000万元,此外有消息说南昌大学校门2000-3000万元、合肥工业大学校门500万元、浙江城市学院北大门800万元、西安文理学院校门据说为888万元都被称为中国最贵校门之贵。


大学已经成为如名人、有钱人、关系户等婊子们的大学,大学里那些不少教育工作者如莫小新、刘登义、孔庆东等,已经成为大学里的婊子。哀哉!婊子的大学和大学的婊子。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