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镜 正文 四十八 柳青的异能

秋硕 收藏 0 9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0.html


十几年前柳青就咬舌自杀过,她知道自己的舌头不是轻易能咬断的,见傻子脱了衣服,向自己扑过来了,柳青急得眼睛要喷出火来。再怎么着,自己的身子也不能让我么脏的一个傻子玷辱,可现在手脚被捆着,柳青是一点反抗能力也没有,只能用喷火的眼睛盯着傻子,歇斯底里地喊道:“又脏又傻的王八蛋,你去死吧!”

这一喊,她的双眼竟喷出一团白光,击在柱子的额头上,这傻子身子一歪,跌到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听到人跌到的声音,门吱呀地打开了,又脏又丑的老婆婆脸探了进来,嘴里喊道:“柱子,你睡了她就是了,可别弄出人命啊。”等看清自己的儿子倒在地上,老婆婆扑过来看儿子怎么了。

探探鼻息,见柱子已经没了呼吸,老婆婆哭天喊地地叫道:“儿啊,你怎么了,怎么让这妖女人给害了,醒醒啊,柱子,娘帮你按住她,你起来睡了她。”

不管老婆婆如何哭喊,躺在地上的柱子却一点动静也没有,身体逐渐发凉。柳青手脚被绑,在又脏又臭的床上扭动着身体,吓得不知所措。哭够了的老婆婆突然抬起头来,恶狠狠地盯着柳青:“你这妖女,是你害死了我儿子,我要让你也死,要你给柱子陪葬!”

老婆婆跌跌撞撞地出去,一会儿手拿一把劈柴的斧头,向柳青走了过来,柳青吓得悚悚发抖,嘴里喊道:“不是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没杀他。”

失去理智的老婆婆哪里听得进她的话,举起斧头恶狠狠地向柳青的头上砍了过来。老婆婆年事已高,可拿起斧头砍下来却一点也不手软,柳青在床上艰难地滚着,躲过了第一下,老婆婆踉跄着第二下又要砍下来。

眼见性命不保,柳青再次眼中喷出火来,喊:“你这杀人的恶鸡婆,从我一进屋子就对我起坏心眼,你也去死吧。”又是一团白光击在她的额头上,高高举起的斧头落下来,砸到那颗苍老的头上,汩汩冒出鲜血,身子一歪,倒在地上,眼见是活不成了。

柳青被眼前的情形吓得说不出话来。过了好久,见地上的老婆婆血已经流干了,柳青挣扎着跳下床,双手是被从后边绑起来的,她扭动身体在粗糙的木床架上磨着手上的绳子。磨了很久,终于断了,再解开脚上的绳子,拿起自己的包,跌跌撞撞地出门了,这恶心肮脏的地方,她是一分钟也不想呆了。

几只狗早就把她当成熟人了,并没有咬她。她跌跌撞撞地离开那间发黑发霉的卧室的时候,看见一只狗窜了进去,在舔地上老婆婆流的肮脏的血液。“也许那些狗饿极了,会把他们的尸体啃着吃了的,”柳青这样恶毒地想着,全身起满了鸡皮疙瘩。

自己的衣服已经不能遮体了,本来想找户人家弄件衣服换上的,可在这样恶心的人家中,肯定是找不出件象样的衣服的,刚才又被傻子这样一撕,上衣就更成布条了,柳青只好把衣服拉平,尽量的盖住胸脯,匆匆地逃离。

她顺着来时的原路,走回河边,再顺着河边小路向下游走去。河流总有出山的时候,向下游走总不会有错的。

虽然刚才手脚被绑,又那样拼命地挣扎,费了不少力气,可柳青急于尽快地离开那恶心的是非之地,也就顾不得累和脚疼了,一气走了大约一个小时,离那傻子和疯婆子家已经很远了。柳青回头看看后边。见有一个高大的山象椅子圈一样从三面围着一大片平整的土地,一个不小的村子在山下,象是靠背椅的椅面似的。看来这就是什么椅子山了。那村子已经离自己很远了,柳青不想回头,就继续顺着河谷向前走。

有一条山谷和这一条会合了,路也变得宽了不少,路面上铺着些山石子,看样子已经能通农用车了。终于走出大山了,柳青迈开步子,继续向前走去。

柳青现在是衣衫褴褛,她自己都能闻到身上有一股臭味,长长的头发粘结成一缕一缕的,她知道这样子和讨饭婆没什么两样了,前边的路上有一条石桥,有一条小路和她走的这路汇在一起了,桥下有几块石板,河水很是清澈,柳青来到桥下,洗了把脸,再洗洗头发,尽量把自己挂成布条的衣服拉平整一点。

稍稍收拾一下自己的形象后,她又上路了,走不远,就到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村子,路边一家人的门口站着位三十左右的小媳妇,她去和人家搭话,说自己和朋友在山里旅游时遇上了山洪,朋友不见了,自己被河水冲到了这里,尽量把自己说得可怜兮兮的,混到了一顿饭,外加换上了一身象样的衣服,农妇帮她打听到有拖拉机去镇上,柳青搭乘着拖拉机来到了一个小镇。这已经是邻县的小镇了,她再转车从邻县回到仙源县城。担心着萧影的安危,再搭乘最后一班车回到驿站,

天已经黑了,柳青的大多行李还在小旅馆,回到旅馆的房间,柳青才彻底的放松,先洗洗澡,洗去一身的疲劳和晦气,吃饱肚子,美美地睡上一觉,打算第二天出发去自己和萧影进山洞的地方,打听萧影的下落。已经离自己和萧影一起进山洞四天了,前边的三天到底发生了什么,在柳青的记忆里一=是一片空白,到了仙源县城柳青才知道了现在的时间,在心里就更为萧影捏一把汗了。

太疲乏了,柳青一睡就睡到了第二天天大亮。柳青睁开眼睛的时候,被吓得尖叫了起来。有人坐在自己的床边,正盯着自己。这个盯着自己的不是别人,正是柳青。

“你,你是什么人,是怎么进来的?为什么和我长得一模一样?”柳青结结巴巴地问。

邱笑苍也进来了,开口问道:“你还活着,你是怎么脱险的?”

柳青盯着另一个自己,脸色苍白地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到底是谁?怎么会和我长得这么象?”

另一个柳青象镜中影像似的,同样盯着她,并不说话。邱笑苍出门,等柳青穿上衣服后进来开口问她:“柳青,你这几天怎么过来的,你是怎么从山洞里脱险的?我们还以为你已经不在了。”

柳青不回答他的话,象见鬼似的指着在她对面的另一个柳青问邱笑苍:“她,她到底是谁,你怎么会和她在一起?”

“你跳进水里救萧影时沉在潭底不见了,我下去捞你,却把她给救上来了。”邱笑苍解释道。

“我不明白你的话,怎么可能无端的从水中捞出个人来,还和我长得一模一样,这道底是怎么回事?”面对着自己镜像似的一个人,柳青觉得她要疯了。

“你忘了吗,她就是走在河对岸的那个,移形分影,还是你告诉我的,她就是另一个你,一切都和你一模一样的。”邱笑苍也觉得这事解释起来太费力。

对面的柳青开口了:“我和你,是面对镜子的两个,有同样的形象,同样的经历和同样的思想,你有什么,我也有。在山洞里不知道哪儿出了问题,进山洞的三个人都多出了相同的镜像,可惜,已经死了好几个了。”

柳青更是听得糊里糊涂,看着他们发呆。邱笑苍见她的样子,估计她失去了一段记忆,就问道:“先别管那么多了,你先说说你是怎么从山洞里脱险的。”

“我和萧影在路上碰上了大雨,无意进一个山洞躲雨,后来发现我们进去的山洞已经封闭了,就开始向里边走找出路,后边的我记不清了,我醒来的时候是躺在一条河中间的沙滩上,后来才知道是在邻县的深山里,后来又遇上了些事,差点没命了,好不容易才找回来的。“柳青对他们说。

邱笑苍和另一个柳青对视一下,慢慢说道:“看样子她是被那潭底的水流冲到另一个出口,被流进另一条河中,不知道在水里淌了多长时间,真是命大被冲上了沙滩,有可能曾被撞伤过脑袋,一些记忆失去了。真是万幸,她还活着。“

然后邱笑苍给她讲起了她失去的那一部分记忆,从密室中和邱笑苍相缝讲起,再到分影离形,河对岸的血腥残杀,再到萧影失足,柳青跳进水中救萧影,邱笑苍救上萧影后下水底救柳青,鬼使神差,救上来的是对岸的那个柳青,而她自己却不见踪影了。

听这样一讲,柳青把自己的记忆衔接起来了,问道:“对了,萧影怎么了,我正要回去找萧影的。“

邱笑苍缓缓地摇摇头,然后禁不住流下泪来。另一个柳青又开口给她讲起了她被水冲走后发生的事情,听到萧影为救邱笑苍而受伤,后来为不连累他们,跳崖而死,柳青感动得哭出了声。再然后说到了他们回到密室准备火把,那密室再次封闭,无意中摇醒了灯魔的事来。

“那么你们是怎么从密室里出来的?“听到他们被困在密室,所有的生机都没了,柳青也觉得着急。

“我们要比你少受了好多的苦,在密室里有我们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最后弹尽粮绝了,主要是没有水喝,好在那密室没受到过什么袭击,不然我们肯定是死定了,在洞里不知道呆了几天,最后我们不得不喝自己的尿,然后我就昏过去了。邱大哥最后也饿昏了。今天等我们醒来,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们躺在了我姐商店后屋的地板上。饿了好几天,我们的精神竟然还不错,就赶紧回旅店了。“

邱笑苍停着看看另一个柳青,继续向下说,”真不知道是什么神秘力量把我们送出来的,在那山洞里陷入绝境的时候,常听到有男人的叹息声。反正那山洞里的古怪太多了,从你姐的商店里出来,我们的肚子好象一点都不饿,只是这全身的衣服太不成样子了,我们的行李都在这儿寄着,就急急忙忙过来了。“

几人呆坐着,都为这几天的经历感到不解。在那山洞里,几个人明明已经被神秘的力量弄到绝境了,可以说他们几个人已经是死定了,可是又是什么神秘的力量不让自己死,又奇怪地把他们离奇地救过来了?

更让他们困惑的是,以后该怎么办?两个一模一样的柳青又怎么走出门和别人见面,就是再好的解释,也很难给别人解释清一个人突然变成两个的原委。如果让外人知道她俩是什么分影移形一个娈俩的,还不被别人当成妖怪,还不被相关部门拉去搞人体研究啊。

柳青看着坐在她对面的另一个,发愁地说道:“现在突然出来两个一模一样的我,这下完了,可怎么给别人解释啊?“

另一个柳青见她这样说,冷冷地问:“你这话的意思,是不是要让我消失?“

柳青跺着脚说:“我也不知道谁该消失,反正我们两个之中,一定有一个是凭空多出来的。“

另一个柳青冷哼一声说:“这个还用问吗,你难道不知道自己是镜像吗?“

柳青脸色发白,说道:“我不是镜像,不是影子,你才是!“

对面的柳青挽起袖子问:“你的印记还在吗?在哪一面的胳膊上?“

柳青昨天洗澡的时候已经发现原来在右边的死亡印记突然跑到左边去了,这东西出现的时候也很突然,再莫名其妙的换换位置,她也没觉得奇怪。就开口说:“这鬼印记出现的奇怪,怎么就不可能再奇怪的换个胳膊?“

对面的柳青走到她身边来,爬在她耳朵上,悄悄地说:“你还记得吗,我们的左胸上有一颗红痣的,我们是不是进卫生间去查看一下,换位置了没有?“

柳青顿时脸色白得没一点血色,紧紧地捂着脑袋喊道:“我不是影子,不可能的,我不可能是影子。“

------------------------------------------


终于在逐浪上架了,我将继续在搜狐上传,直到把公众章节传完,就不得不停更了。说的情节需要,马上要写一段幻境了,里边需要短暂出场若干人物,有想名字进小说的报名,角色有将军,公子,仕女若干,还有一个变态的草头皇帝。83376939书友群,欢迎进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