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风暴 第二章 临阵磨枪 第六节 大撤退C

tycwez 收藏 8 2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94.html


这时候停在厂办公楼北面的公路上的那辆59-D突然间对着大门就是一炮,炮声震的坦克旁边的几名士兵眼冒金星。那枚刚刚打出去的105毫米穿甲弹冲向大门,在门上打开一个洞然后——就是们那边剧烈地爆炸,一团火球升起,连带着一个BMP2的炮塔以及其它各种部件。

“你个破坦克开炮前不能说一声啊,鳖孺子差点把老子震聋了。”傅勇刚从振动中清醒过来,就抓起电台对着坦克手一顿臭骂,“对不起,我们忘了,不过现在还是老毛子对你的健康威胁最大吧。”坦克手“道歉”道。

那辆刚刚身首异处的BMP2的撞击没有把大门撞倒,但是它的爆炸却让大门完蛋了。收到爆炸冲击变形的大门缓缓的倒下,工厂里面的人看到了大门外面那辆BMP2的残骸却没有看到步兵。“开啥玩笑,大部队呢?坦克呢?”傅勇刚说完这句话,东面的一堵墙就被撞垮,然后一辆T55坦克气势汹汹的冲进了工厂。“呀,还真是不走寻常路呢。”傅勇说,那辆T55估计是被它刚刚撞倒的墙溅起的烟尘挡住了视线,所以还没有作什么反应,致使后已经有两枚40火的84毫米火箭弹朝它飞来了。火箭弹在命中那辆T55后那辆T55爆出一团火光,然后顿了顿——之后就像没事一样继续前进。

傅勇:“哎,你不要吓我们好不好?”但是那辆T55完全不顾傅勇的感受,用100毫米助跑对准刚才给它挠痒痒的火箭兵就是一发爆破弹。“怎么会这样……”火箭兵在被炸上天时才发现那辆T55前装甲上面加挂的沙袋和反应装甲。

好在看大门的59-D迅速转动炮口,105毫米口径的线膛炮发射穿甲弹穿过废弃仓库的墙迅速将刚才还死而复生的T55摧毁了,T55的防御性和乘坐舒适度都很差,估计里面的乘员除了被殉爆的弹药炸死意外很难逃生。“现在大家注意,敌人的步兵来了,还是很勇敢吗,没了装甲掩护还敢来。”钟林放下望远镜,说,“让迫击炮支援一下。”敌人的步兵在炸开B大门后迅速冲进了废弃仓库,并以它为掩护靠近办公大楼。好在迫击炮的攻势迅速迟滞了敌人的脚步。守军见敌人躲进了仓库,迅速搬出他们的大杀器——14.5毫米口径高射机枪,高射机枪的子弹轻易地穿透了仓库墙壁,并且在上面开出一个又一个洞,傅勇看见那些洞越来越大,他开始怀疑这间废仓库是不是会在14.5毫米口径机枪弹的打击下垮掉,他通过那些洞看见里面早已是血肉横飞,希望这间仓库还是不要倒为妙,否则里面那些不和谐的东西不但会将本小说的适读人群减少很多,还会让他恶心。

迫击炮弹划过天空,发出刺耳的尖叫,它们打破仓库的顶棚,钻进里面寻找着自己的猎物,炮弹爆炸的气浪将地面上的种种物体掀起,冲破窗户,将仓库窗户的玻璃全部毁掉。冲进B大门的敌人悲剧了,但是冲进A大门的敌人苦就是要制造悲剧了,他们居然从那里进入了修理车间后面,如果不是“鹰眼”金永烈发现了他们,恐怕到时候占领北部仓库的敌人和东面的敌人一夹击,修理车间就丢了。负责修理车间的排长很恼火:“是那个王八羔子布置的防线啊!我们修理车间的北面就靠着A大门,敌人一进去就看得见我们后背,我们可不像被两面夹击啊!”钟林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尽管当地平均气温还没有到零度以上,可以看出,他压力很大。

“注意,北面的敌人有动作了,他们又朝修理车间去了。”老金的报告真的是很及时,修理车间在搞定背面的敌人后转身面对北面的敌人(这里我打错字N遍,可真是绕口令啊)。可是有一群敌人在老金的视线盲区,他们从东面来,靠着工厂东面的墙壁,离修理车间就隔着一堵高墙,但是对于他们来说,一堵墙算什么?北面的敌军使用了T55坦克,沿着靠近墙的一条公路行驶,修理车间的人已经准备好了。上衫在吐完了自己的早餐后没什么可吐了,加上那具尸体被几名捂着鼻子的俄军拖回去(他们拖尸体的时候守军没有开枪,这种恶心玩意眼不见心不烦),所以他恢复了正常。

而在墙的另一边。俄军突击队在厂内烟囱上面的观察哨的视线盲区,接近了修理车间外围,突击队队长鲍里斯:“在这堵墙上面炸开个洞吗?”副队长苏沃洛夫:“就像动作片那样,在上面开个洞,然后将我手里的PKM伸进去扫射。现在他们还没有察觉我们,快装炸药”鲍里斯:“别那么急,等坦克靠近点。”T55发动机的声音越来越大了,鲍里斯:“再等会儿…再等会儿…好了,就是现在!”

仓库里面的人正准备对付从北面冲进来的敌人,但是这时候他们右边的一面墙上突然炸开一个洞,随即,两根PKM的枪管伸了进来,7.62×54毫米的机枪弹像瓢泼大雨一样扫了进来。乘此机会,从北面来的敌军步兵在T55的掩护下继续向修理车间进攻,修理车间顶不住两面夹击,很快被敌人夺取大半。

钟林从指挥部里面看见修理车间有了麻烦,一气之下抓起话筒,对正在烟囱上面望风的老金一通臭骂:“老金,你瞎了是不是,那么多敌人在修理车间外面你没看到啊?”老金听了之后也是一脸的委屈(尽管钟林看不到他的脸):“他们在墙外面的盲区啊,我又不是透视眼,我怎么看得到?”

现在修理车间只剩下后院迫击炮和机枪阵地那一小块地方了,钟林让预备队调了一个班上去堵住,如果连那一点也丢掉的话,那么炼焦车间的后路可是就没了。好在变电站除了指挥部这一个作用以外也是一个火力支撑点,上面布置的机枪和迫击炮火力足以支援火车站仓库,炼焦车间,以及只剩下一小块的修理车间。为了加强火力,上面还特地布置了三挺02式14.5毫米口径高射机枪(本来想把87式高射炮装到上面,但是俯仰角不够……),火力足以摧毁敌军装甲车。

“好大一群人啊,他们现在正在朝工厂办公楼那边去哪,这次我可看见哪!”老金的报告再次传来。钟林不知道自己现在这个漏洞百出的防线可以支撑多久,他接通火车站,询问货物装载了多少。

“报告,我们已经装载了60%左右了,请再给我们一点时间。”“请你给我加快一点速度好不好,”钟林的语气不像是在命令倒像是在请求,“我们有点顶不住了,对面可是老毛子啊。”在他们说话的时候,老毛子已经兵临工厂大门了。打头的一辆T55已经快要开进兵工厂大门了,由于先前那辆BTR60的残骸还挡在那里,T55将那残骸当盾牌推了起来,挡住了几发火箭弹,还连带着引爆了几枚埋在雪里面的反坦克地雷。后面跟进的步兵在坦克的掩护下继续前进,从A们进入的敌人迅速从大门旁边的小路与占领修理车间的敌人回合,然后向炼焦车间发起攻击。此时已经被挤进修理车间后院的上衫他们被车间前部敌人的火力压得抬不起头来,这时候他们也听到了从身后A大门传来的坦克发动机引擎声。

“搞什么啊,我们背后就是敌人要来的公路,现在我们腹背受敌——这是哪个马鹿设计的防线啊!”现在那辆撞开A大门的T55已经进入了厂区,就在它顶着的BTR60残骸落下的那一瞬间,停放在工厂办公楼前面的59-D已经对它发射了一发105毫米穿甲弹,迅速的摧毁了它。同时,敌人另一辆BMP2在撞开围墙后直接钻进了靠墙的仓库,身后跟着的一个RPG7V小组也和它一起冲进了仓库。那辆BMP2在钻进仓库后,又撞开仓库另一面墙,凸现在办公楼守军面前,它用自己的身体掩护后面的RPG小组向工厂办公楼前的59-D发射火箭弹。两发反坦克火箭弹击穿了59-D的装甲,在它的外壳上迸溅出锃亮的火花,然后是剧烈的爆炸。当然,那辆BMP2也没忘了用它的30毫米2A42机关炮问候一下兵工厂办公楼前的守军士兵,30毫米机关炮弹摧毁了不少用办公桌和板条箱搭建的掩体,很多士兵不是被炮弹的破片杀伤就是被BMP2的同轴机枪或者是敌军步兵的轻武器打中,甚至是被30毫米机关炮弹直接命中而四分五裂。但是反击也是非常快的,守军士兵很快就拿起40火、80单兵或者是RPG22朝那辆BMP2开火射击,虽然那辆BMP2有外挂装甲保护,但是面对这么多火箭弹,也是无力回天了,连带着它背后的那个RPG火箭筒小组一起倒霉。

与此同时,躲在修理车间后面沙袋组成的工事后面的迫击炮小组和机枪小组正趴在地上躲避老毛子那四处横飞的子弹,他们的运气很好,因为老毛子还没有把AGS17搬出来,要不忽然他们可就完蛋了。上衫:“喂!我说大家还是想想办法比较好,再在这里多下去,我们都要当俄国人的俘虏了。”机枪手:“那里说怎么办,现在攻进车间里的敌人正在打炼焦车间,办公楼那里也是打的热闹,我们一露头绝对变成马蜂窝,所以还是躲在这里比较好。”说话间一枚F1“柠檬”手榴弹扔进了沙袋工事里面,(F1“柠檬”手榴弹是苏联在二战时期大规模生产的一种无柄手榴弹,由于产量巨大,所以在战后还有一定使用)上衫眼明手快,抓起那枚“柠檬”将它们丢了回去,“这里怎么可能安全,我们还是快走吧。”“走?”机枪手瞄了他一眼,“你就不怕后面的人当督战队把我们给毙了吗?”“我是说快走到炼焦车间那里去,不然我们自身难保!”

老金:“我们在修理车间的人撤出来了,修理车间丢了!”钟林:“老金,我知道了,我们的人被压制在一小块地方里面,修理车间其实已经跟丢了没有什么区别了。”

攻击工厂办公楼的敌人干脆就在墙外面建立了桥头阵地,随时准备出击,夺取办公楼。钟林又调了一辆59-D上去帮助办公楼防守,炼焦车间在失去修理车间的侧翼掩护后,不得不修筑了面对修理车间的工事,这又消耗了不少宝贵的时间——因为他们的主要精力应该放在应对北面来的敌人上面。

鲍里斯:“这是怎么搞得,我们每一次行动,敌人总是能提前知道?”苏沃洛夫:“这还不简单?”说完他拉着鲍里斯指着工厂那两根又大又长的烟囱,“你看,那两根烟囱就是敌人的制高点,从上面可以观察到我们所有的行动。”鲍里斯:“嘿——你怎么不早说。”苏沃洛夫:“这么简单的事还要我给你提醒?”

鲍里斯来到一辆装载着双联23毫米高射炮的乌拉尔卡车旁边,跳上装载着双联23毫米高射炮的车厢,操纵高射炮,对准那两根烟囱就打。一连串23毫米高射炮炮弹打中老金所在的那根烟囱旁边的另一根烟囱,上面的碎砖烂瓦四处横飞,老金一看情况不妙,他知道自己很可能已经暴露,幸好上烟囱的楼梯是在背对着敌人的方向上,所以他再敌人的高射炮摧毁自己所在的那根烟囱前爬了下去。下去之后他没忘了给钟林说一声:“敌人发现了我,我没法再在上面观察敌情了。”钟林这下急了,炼焦车间烟囱上面的观察站被毁意味着他失去了一只眼睛,现在的局势显得更加棘手了。

在钟林因为失去了一只眼睛而感到麻烦的时候,傅勇的麻烦也来了,老毛子的大杀器到期了,现在正拿工厂办公楼当靶子。鲍里斯操纵着装载在乌拉尔卡车上的双联23毫米高射炮对准炼焦车间的烟囱一通狂轰后,又将炮口转向了工厂办公楼,办公楼是守军一个重要的火力点,它的高度优势使得守军可以在那里压制敌人的进攻。23毫米机关炮弹横扫着工厂办公楼,由于角度原因,工厂东面的几栋仓库遮蔽了射界,使得这些装载在卡车车厢上的23毫米机关炮只能炮击到办公楼上面的几层,但这也足以让守军失去一定的火力优势了。

“还有多少?”钟林再次询问火车站的装载进度,“我们已经装载了90%左右,就快要装完了,而且,接应撤退的装甲火车也快要到了。”钟林放下了电话,他觉得现在的局势坚守到装载完毕时没有问题的。

长时间射击使得双联23毫米高射炮的炮管已经发红,几名炮兵一边清理着地面上的弹壳一边挑着几桶融化的雪水赶来冷却炮管。正在此时,一列由坦克和步兵战车组成的车队接近了兵工厂。这是一支由T62坦克和BTRT55(好吧,这是老毛子对他们那些用T55去掉炮塔装上重机枪和自动榴弹发射器组成的土制步兵战车的称呼)组成的车队,T62指挥坦克的炮塔舱门打开,坦克车长谈出头来,看着正忙着清理炮兵阵地的摩托化步兵们说:“嘿,小伙子们,遇到麻烦了吗?现在让他们看看我们的力量。”

一辆又一辆T62坦克抬起了115毫米主炮的炮管,BTRT55步兵战车也已经准备好装载步兵,这时候炮兵部队的2s12式120毫米迫击炮也来了,让那些原来只能看着82毫米迫击炮面对中国军队的工事毫无办法的炮兵们松了口气,但他们同时也在心里面暗骂使得这些迫击炮迟到的someone(老毛子军队指挥混乱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好了,小伙子们,现在把我们的家伙都亮出来,让中国人看看什么叫做铁流。”鲍里斯站在已经集合完毕,准备登上步兵战车冲进工厂里面的突击队员们。

2s12式120毫米迫击炮的杀伤爆破榴弹开始清扫办公楼前停车场上的守军简易工事,它的爆炸威力足以让这些用板条箱和沙袋围成的工事变成碎片。同时,占领修理车间和仓库的俄军做好了向工厂内部进攻的准备。现在北面的敌人开始和东面的敌人协同进攻,北面和修理车间里的敌人攻击炼焦车间,东面的敌人攻击办公大楼。钟林也已经加强了防线,他将两门86式100毫米反坦克炮推到了办公楼后面,等待敌人炮击停止后再进入炼焦车间和办公楼的阵地。

炮击停止了,说明敌人要进攻了,很可能是总攻。苏沃洛夫掏出自己腰间枪套里面的斯捷奇金APS冲锋手枪,抽出20发弹匣检查了一下,然后装了回去。BTRT55的发动机起动,车上的炮手架起车上的AGS30自动榴弹发射器和NSVT重机枪,然后冲向了工厂。

鲍里斯:“小伙子们,上啊!前面就是美丽富饶的中国东北,只要占领了那里,我们就不用再忍受西伯利亚来的寒风了,现在大家上啊!”

以前老毛子战斗力不强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士兵们没有信念,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战,参加军队只是为了改善自己的生活。但是现在不同了,在东北那块富饶美丽的土地的诱惑下,在生存的压力的逼迫下,他们已经变成了一只“有组织有目的”的强盗部队,是的,强盗部队,虽然这个名词听起来不那么好,但是在这个年代谁还讲究什么名义,“强权就是公理”“真理在大炮射程之内”。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