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市民替摊贩说情 遭城管喷一脸辣椒水

guanghuidaolu 收藏 3 530
导读:占道经营的瓜贩被城管队员暂扣了秤,买瓜及围观的市民帮瓜贩说情,没想到双方因此发生冲突,市民刘师傅被燕子矶街道城管的汽车连顶两下,还被喷了一脸辣椒水。对此,目击市民有话说:“整治占道经营没错,可也该注意尺度,更不该乱用辣椒水。”   城管执法市民说情   昨天上午9点多,栖霞区晓庄广场行知园路口围了几十位市民,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显得很气愤,走路的时候腿微微有些跛,“城管太过分了,竟然我人站在车前,他们还发动汽车撞我!”他满脸的汗水,双目红肿,眯着眼睛,不时用手擦拭。一旁的市民说,这位大叔不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占道经营的瓜贩被城管队员暂扣了秤,买瓜及围观的市民帮瓜贩说情,没想到双方因此发生冲突,市民刘师傅被燕子矶街道城管的汽车连顶两下,还被喷了一脸辣椒水。对此,目击市民有话说:“整治占道经营没错,可也该注意尺度,更不该乱用辣椒水。”



城管执法市民说情



昨天上午9点多,栖霞区晓庄广场行知园路口围了几十位市民,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显得很气愤,走路的时候腿微微有些跛,“城管太过分了,竟然我人站在车前,他们还发动汽车撞我!”他满脸的汗水,双目红肿,眯着眼睛,不时用手擦拭。一旁的市民说,这位大叔不单是被汽车顶了两下,还被城管队员用辣椒水喷了脸。



被喷辣椒水的市民姓刘。他在附近的栖霞区环卫所上班,刘师傅出来想买两个西瓜,结果刚走到摊子前,就来了一辆喷着“城管执法”字样的皮卡车。车上下来的城管队员二话不说,拿起瓜贩的秤就要走,没有打招呼,更没有开暂扣单。这样的行为让刘师傅有些看不惯,他还没来得及开口,旁边就有市民帮瓜贩求情,“瓜贩子也不容易,你们把秤还人家吧,让他马上走……”市民还没说完,城管队员就让他不要再说了。刘师傅不满,开口说话时,却被城管队员警告“不要多管闲事”。



开车顶,辣椒水喷



刘师傅心想,“我这怎么是多管闲事?城管执法还不允许市民监督?”他拦在城管的汽车前,要城管队员下来“谈谈”。结果城管队员没有理睬,一边让他闪开,一边发动汽车,连续两次试图顶开他,他的膝盖被撞到,疼得直冒冷汗,连喊“站不住”。现场不少市民指责城管队员。结果现场的六名队员又打电话喊人增援,赶到的城管队员把刘师傅架开。刘师傅刚要挣扎,城管队员掏出口袋里的一个小瓶子,他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到一股强烈的刺激气味,让他的口鼻呛得难受,眼睛更是无法睁开。



“城管竟然拿辣椒水喷雾来对付我,我没打人,没使用暴力,凭什么这样?”刘师傅双眼刺痛,眼泪直流,连忙去找水冲洗。其他目击者则帮他报警。栖霞警方迅速赶到现场,多位市民留下号码,愿意为刘师傅作证。



记者在现场询问了多位目击市民,他们的描述与刘师傅叙述的情况吻合。目击者刘女士建议,城管应该先带刘师傅去医院检查,膝盖有没有受伤,以后还应该改一改工作方式。



燕子矶街道城管道歉



上午10点左右,栖霞区燕子矶街道城管科的杨科长来到现场,他核实情况后承认,当时城管队员开车顶了刘师傅两下,并使用了辣椒水喷向刘师傅面部。一个小时过去,刘师傅仍然双眼刺痛,有点睁不开,不停地眨着眼睛。刘师傅还指着长裤上的污渍说,这就是刚刚被汽车撞击的地方,现在还隐隐作痛。



杨科长代表城管队员向刘师傅道歉,并表示愿意承担冲突造成的医疗费用。至于城管队员是否用脏话辱骂市民,他表示不能排除这样的可能性,但还要进一步调查,才能有肯定的答案。



“天气燥热,双方当时都比较激动,如果能冷静下来处理,事情也不至于这样。”他介绍,本来城管队员只想把秤暂扣,阻止瓜贩再占道经营。这是正常的执法,为避免引发纠纷才会迅速离开,虽然没有当场开出暂扣通知单,但这并非违规,24小时之内开出暂扣通知单都符合规定,实际执法操作中也经常这样做。可市民产生了一些误会,才引发了纠纷。



城管的辣椒水从何而来?有没有规定使用的范围呢?杨科长进一步介绍,城管队员使用的辣椒水是栖霞区城管执法大队发到中队的,城管队员在执法行动中有权使用。但目前没有规定,辣椒水具体使用对象是谁,主要是城管队员根据所遇到的情况,自行裁量。这一次用的是否适当,他们还要再了解更多情况,才好判断,队员也是想尽快平息事态。


“辣椒水不是常用手段”



谈起辣椒水,杨科长介绍,城管队员在工作中常会遇到小贩抗拒,一般都会耐心劝说做到文明执法,辣椒水并非常用的手段,万不得已才会用上。这次与刘师傅发生冲突的城管科整治组早晨7点就来上班,开始巡查辖区内早点摊的违章摆放,8点半稍稍回到办公室休息一下,又要出门再继续巡查,工作非常辛苦。



他介绍,晓庄广场是这一带最重要的主干道,瓜贩摆摊会影响交通通畅和安全,必须要加强管理。交警七大队多次向燕子矶街道城管科求助。杨科长感慨工作艰难,他呼吁市民能支持城管队员执法。同时,他也承诺,会加强教育,要求所有队员在执法过程中做到文明有礼。



柔性治理下,不太可能“喷辣椒水”



近日《半月谈》刊发中央编译局副局长俞可平文章称:我国经济发展的成就,在全球金融危机的背景下,尤其令人瞩目。但是,必须清醒地看到,我们也面临着严峻的困难。例如,收入差距和城乡差别持续扩大、社会稳定代价日益增高、生态环境严重恶化、政府公信力和社会公平正义面临挑战。只有解决这些问题,我们才能建设一个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现代化强国,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文章指出,所有这些问题都是改革开放过程中出现的新问题。解决这些问题,我们没有现成的经验可以搬用,没有既定的答案可以参考。只有解放思想,不断创新,努力寻找新的解决办法。中央已经把建设一个创新型国家当作我国的战略发展目标,这不仅需要政府的积极作为,也需要社会各界的努力参与。不仅要进行政府创新,也要进行社会创新。党的十七大报告强调要推进社会自治。社会自治是人民群众的自我管理,这种自我管理不是无组织的,而是有组织地实现的。社会自治的组织载体,主要是各种公民社会组织,而不应当是政府组织。没有健全的公民社会组织,就不可能有真正的社会自治。文章认为,社会创新对于实现政府自身的战略目标也有着重要意义。社会创新有利于提高党和政府的执政能力也有利于改善公共服务的质量。



俞可平的文章发表后,快报记者遂就相关话题与中央编译局比较政治与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社会创新研究室主任周红云进行了一番对话,她认为政府创新与社会创新是不可偏颇的两翼。3月曾专访过俞可平教授的快报记者以电子邮件和其联系,其助手告知,“俞可平教授十分感谢您的(采访)邀请”,由于他在外学习不便接受采访。



政府退出一些管理领域,不能一“甩”了之



现代快报:俞可平教授此时发表这一新论有什么特别含义吗?政府创新与社会创新的关系到底是怎样的?



周红云:5月26日,首届“中国社会创新奖”在北京正式启动,俞可平教授当天就社会创新有过讲话。社会创新是一个比较新的话题,“来”到国内也就几年的时间。政府创新和社会创新是不可偏颇的两翼,二者有着紧密的联系,社会创新针对的是公民社会的发展。2008年被称为公民社会元年,现在公民社会在我国的发展越来越受到重视。去年,深圳社会组织登记管理获“中国地方政府创新奖”,这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民间组织的发展过去是受到制度环境很大约束的,政府在这方面做了很大的改革,比如说,以前民间组织的登记是很困难的,而深圳在备案登记等方面的改革,对于公民社会的发展有很大的促进作用,也能给社会创新提供一个很好的环境。现在已经到了用社会创新来推动和引领政府创新的一个新的阶段,因为它对政府创新提出了很多要求。而原来我们说的是政府创新带动社会创新,现在我感觉,这两者是一个相互支持的关系。



现代快报:有人认为,在政府作为公共事务唯一主体的情况下,社会自治的空间被挤占,对这个问题您怎么看?



周红云:从学术上说,公共治理就包括政府、市场和社会三方的主体互动、相互合作。以前我们更多的是一种管理,政府管社会、管市场。当下,政府还是在不断地让渡,给社会一个发展的空间。行政过度的情况你也能看到,但是我们从另外一个方面来看,政府创新的方面很多,政府逐渐让渡的空间也很多。比如说,过去,向社会组织购买服务,是比较少见的,而向社会组织购买服务的一个前提就是政府要转变职能。



现代快报:如果政府不让渡空间,又该怎么办呢?



周红云:政府让渡空间,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发达国家也不是一开始就有一个很好的治理情况的。



现代快报:俞可平教授说,政府必须从一些传统的管理领域退出来,您觉得这些领域主要有哪些呢?



周红云:比如说社会管理,这是一个大的概念,但社会管理可以包括很多方面,如社区治理。政府应从这一领域退出来,政府应该起的作用是引导和支持。



现代快报:政府退出后,社会准备好了吗?



周红云:政府要退出一些管理领域,但是一些官员也说了,“我是想退出啊,可是社会承接不了啊”。那么,如何推动社会本身的发展,也是一大命题。我觉得这方面政府负有很大的责任,是第一责任人,不是说政府要亲力亲为,而是说政府不能一“甩”了之,要想办法推动社会本身的发展。



户籍制度须改革,这对社会发展有大推动



现代快报:有人认为,现在社会的刚性治理多了些,柔性治理少了些。



周红云:政府越来越多地让渡空间给社会,这是一个很大的背景。可能存在你说的情况,我们的政府在转变职能的过程中,也需要学习,政府原来习惯的方式,可能在治理的大背景下一下子转变不过来,过去的管理方式也好治理方式也好,它会遗留在转变的过程中。



现代快报:说到刚性治理,南京发生一件事,城管在执法时,向说三道四的市民喷了辣椒水,这种“刚性执法”受到批评,而沈阳27家医院聘任警察担任医院的安保工作副院长来对付医闹,尤其是后一条新闻,更被认为是滥用公权力。



周红云:具体的事件我不是很清楚,但是我总体的看法还是,你所说的刚性治理和柔性治理还是治理方式的不同。在政府传统的管理中,可能会用到很多你说的这种刚性治理的方式,所以我说政府还是处于一个学习的过程中。杭州在推行一个所谓复合主体的建设,除了政府,还有公民社会组织,反正是多方主体一起来进行公共治理。杭州搞开放式决策,希望在一些重大问题上老百姓能参与,这种治理更多是柔性的,政府会发现执行起来更容易了,这样一来,就不太可能出现你刚才说的南京、沈阳的有点错位的例子或现象了。



现代快报:《国际金融报》消息说,城镇人口5年内将第一次超过农村人口,这对社会治理带来了怎样的一种挑战呢?



周红云:如果说城镇人口要超过农村人口的话,在户籍制度改革上一定要有一个突破性的转变。这个东西不突破的话,那是很难的。户籍制度要改革的话,我觉得对整个中国社会的发展将有一个实质性的推动。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