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火线 上篇 热血征途 第一章 新兵蛋子

龙之传奇 收藏 3 30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3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31.html[/size][/URL] 杨少平被编入一营侦察班,连他自己也深感意外。不过,他觉得和他连续三次被连长黄秋生叫去问话不无关系。 第一次是在连队组织各排班进行步枪实弹射击评比的时候。 五班新兵杨少平无论是立姿定标射击,还是卧姿运动射击,弹无虚发,十发十中,打靶成绩在连队鹤立鸡群,遥遥领先。 打全靶的倒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31.html


杨少平被编入一营侦察班,连他自己也深感意外。不过,他觉得和他连续三次被连长黄秋生叫去问话不无关系。

第一次是在连队组织各排班进行步枪实弹射击评比的时候。

五班新兵杨少平无论是立姿定标射击,还是卧姿运动射击,弹无虚发,十发十中,打靶成绩在连队鹤立鸡群,遥遥领先。

打全靶的倒有好几个,但杨少平是打得最轻松的一个,瞄准快,击发稳,枪抢命中红靶心,然后搂着56式半自动步枪轻松地坐在树荫底下。

成绩排名还没统计完毕,一个腰板笔直的中年军人就来到他身边,来的人杨少平熟悉得不得了,是一连长黄秋生。

杨少平还没蹦起来立正敬礼就被黄连长按住,连长蹲下去说道:“打得很漂亮,说说吧,为什么能打得这么好?”

杨少平答道: “班长说了,准星、缺口和胸环靶心三点一线,准星放在缺口中央,保持两边的空隙等距,准星的上缘和缺口上缘平齐……”

连长一打断道:“还有吗?”

杨少平搔搔头皮:“排长说了,瞄准姿势要好,动作要领要标准……”

连长一挥手道:“套话!以前打过枪吗?”

杨少平愣愣,答道:“噢,这个没有。”

心里边嘀咕开了:打枪?这怎么可能呢!父亲是个老实本分的生产队长,母亲在村小学教书,三代贫农,哪来的抢打?

连长皱起眉头问:“以前玩过弹弓吗?”

杨少平笑了:“报告连长,从小玩到大,我们村里的小屁孩都玩这个。”

黄秋生看样子很满意自己的推测:“打了不少鸟吧?”

杨少平颇为自负道:“那当然,不要说树上的,就是飞起来的麻雀也甭想跑掉。”

连长颇有感触道:“神枪手是子弹喂出来的,我看你的好枪法是小石子喂出来的。”

言毕拍拍杨少平的肩膀,走了。

班长就跑过来问道:“连长说什么了?”

杨少平一本正经道:“连长想玩弹弓了。”

班长搔了搔后脑勺。

第二次被叫去连部谈话和杨少平毛遂自荐有关。

同在五班的新兵张国富,在部队备战动员会上听说边境吃紧,快打仗了,翌日便卧床不起,整天猫在床上泡病号,不是头疼脑热,就是腰酸腿疼,隔三岔五再来一次拉稀涨腹,出操基本没了身影。

连队卫生员蔡晓峰来检查几次,没发现什么毛病,便向连队领导汇报道,该兵病情严重,而且有恶化趋势,不过病根不在身上,在脑子里。

这个报告让一连大为紧张。一连是什么?一六三师赫赫有名的英雄连,举起连旗都要让兄弟连矮半截,居然出了这种糗事?

为了张国富脑子上这病,五班长,三排长,一连指导员忙坏了,车轮转般轮流做思想工作,却见效甚微。

一次部队操练回来,杨少平见到连值日官三排长罗水生正陪着指导员胡书怀,坐在张国富床边耐心地做功课。

胡指导员不愧是连队最高级别的政工干部,口若悬河,举一反三,从革命大道理到生活小事情,深入浅出,谆谆善诱,让人不得不感慨其良苦用心。

张国富用被子蒙着脸,依旧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瓮声瓮气应答道:“指导员,罗排长,我真的不舒服,头晕,恶心,还胃疼……其实我也挺难过,辜负了领导的关怀,我想我真的不能打仗了……”

连队最高级别政工干部的笑脸终于僵住了,不太准确点说,是有些老羞成怒了,遂怒气冲冲道:“你这逃兵,等着挨军事处分吧!”

说罢便甩手走人,罗排长瞪了张国富一眼,赶紧追上去。

五班长气得脸都变成了猪肝色,指着张国富吼道:“他娘的,你把五班的脸全丢尽了!新兵们个个都在写请战书决心书,就你一人泡病号……你,你这孬种!”

接着又拍桌子又摔帽,气咻咻地团团转,像老虎遇到缩头乌龟般束手无策。

杨少平有点可怜班长,官不大责任压死人,便把他拖到营房外,说:“班头,不如让我来试试吧。”

班长怀疑地看着他,杨少平就当默许,大模大样将手伸进他口袋里掏香烟。香烟不咋地,是包“大前门”,没开封,看样子刚买的。

五班长瞪起了眼睛,杨少平说:“瞪什么瞪?干啥不用点成本?种瓜还得点个秧呢。”

傍晚,忍受不了香烟诱惑的张国富跟着杨少平来到军营边上一个小山头抽起了卷烟。

没了约束,大家一根接一根吞云吐雾好不痛快。都是新兵仔,彼此没什么戒心,一来二去就打开了心扉。

张国富告诉杨少平,他是独子,父亲在广州一家粮油外贸公司任总经理,家里食有鱼出有车,经济状况相当不错,从小就没吃过什么苦头,到了部队才知道生活环境和家里相去十万八千里。

杨少平担心道,你这样会被全连通报的,弄不好捅到上面还会上军事法庭的。

张国富吹出一个烟圈,漫不经心道,无所谓啦,反正比打仗死了强。

杨少平嗤然道:“你怕死?我告诉你,其实你这样做反而会死得更窝囊!”

张国富仿佛被烟头烫到一般跳起来,随即又放松笑了:“扯鸡巴话!”

杨少平冷笑道:“扯什么鸡巴?你也不想想,部队吃军粮有这种想法的海了去了,谁不想回家娶媳妇养老人?谁想死?要是临阵退缩都能得逞那部队早散了!我要是首长,到时侯你还这副熊样不是一枪毙了你,就是一屁股将你踢上战场,而且是第一个!”

张国富脸色有点发白,狠狠吸了几口烟,明显没了底气:“不会吧?你唬谁?”

杨少平“哼”了声道:“什么会不会?抢打出头鸟!杀一儆百的道理你不会不懂吧?”

张国富抱着头闷不做声。

杨少平将烟头狠狠啐出,劝道:“既然躲不了,那就得想想打仗的事,你不出操不训练,打枪投弹格斗自救样样外行,打起战来不是自寻死路么?划不来呀兄弟,学点真功夫吧,说不定捡个军功章啥的还能光宗耀祖……好了,扯远了,你自己琢磨琢磨吧!”

杨少平说完拍拍屁股走人。

张国富追上来,结结巴巴道:“杨少平,我出操,明天我出操。”

一连最棘手的窝囊兵一夜间洗心革面,不仅激动人心地写了几份请战书、决心书和入党申请书,还火烧屁股爬摸滚打在训练场上,恨不得一天时间将所有的战术要领学到手。

这是件小事,但在特殊时期就是涉及部队政治思想工作的大事,此事一经上报立刻惊动团司令部。

黄连长将杨少平叫到连部,详细了解了他们谈话的内容,尔后不无感慨地说:“我们那么多干部,白吃饭了,花了那么多天做思想工作,竟然还不如个新兵仔抽根烟吹个牛皮,真是笑话!”

杨少平从连里回来,五班长急忙问道:“连长说什么了?”

杨少平嘿嘿笑道:“连长说,做思想工作不如吹吹牛皮。”

班长瞪圆了眼睛。

第三次被叫到连部谈话,和杨少平管不好嘴巴有点关系。

时值大仗临头,军营气氛逐渐紧张,新兵们除了大强度的实战训练外,还安排看电影,《地道战》、《上甘岭》、《南征北战》、《董存瑞》、《英雄儿女》,老掉牙的电影一部部放,不断重温老前辈们视死如归的英雄气概。

团司令部的宣传干事天天下来讲课,做战前动员,抑扬顿挫地控诉越修小帝侵食国境、排华挑衅的可恶行径,末了将讲义一合,问道:“同志们,我们应该怎么办?”

台下响起整齐划一的慷慨宣誓:

“提高警惕,保卫祖国!”

“头可断,血可流,祖国寸土不能丢!”

……

接下来便是一浪高过一浪的自由发挥:

“反了小崽子,宰了它!”

“揍他娘的。”

……

就这样,所有人的神经都绷得很紧,随时准备一声令下千军万马潮水般涌过去。

但作战的命令迟迟没有下达,临战应急训练日复一日,士兵们焦躁不安地等待着,既担心又渴望,就像一群准备起跑的选手却迟迟听不到吹哨。

步兵班一天训练完毕,士兵们又发起了牢骚,说这到底怎么回事?天天动员日日操练还不见来真格的,是不是不用打啦?

杨少平蛮有把握道:“同志们,大家不用急,急也没用,打是很快要打,不过还要再过两个月啥的。”

战友们掐指一算,瞪圆了眼睛:“元月不会打?”

“不会。”

“春节(1月28日)呢?”

“不会。”

“元宵(2月11日)呢?”

“我看不会。”

战友们调侃道:“参谋长,你定个时间吧。”

杨少平煞有其事道:“依我看,不是二月底就是三月初。”

战友们哄然大笑。

杨少平底气十足道:“不信?咱们走着瞧。”

正说着,集合哨响了,新兵们拍拍屁股走人,杨少平却被连长“请”进了连指挥所。

杨少平对这个毛主席语录下挂着大幅作战地图的连部并不陌生,但这次气氛明显不同。

连长黄秋生和指导员胡书怀坐在会议桌前,军容严整,正襟危坐,神色严厉地审视着这位一九七九年的新兵,似乎眼前的人不是他们手下的一员战士,而是深挖出来的一个国民党特务。

杨少平感觉气氛不对,顿时紧张起来。

连长单刀直入问道:“你说你知道打仗时间,还告诉了战士们,有这回事吗?”

杨少平脑子一转,立马明白怎么回事,暗骂了一句班长缺德,思想汇报比撵兔子还快,然后老老实实回答道:“有。”

指导员严厉道:“杨少平,作为一个士兵,不该知道的事,绝不打听,不该说的事情,决不乱说!这是部队一贯的纪律,你听清楚了吗?”

杨少平忐忑不安道:“报告,听清楚了!”

连长劈头盖脸问道:“说,部队作战命令还没有下达,你为什么知道?”

杨少平小心翼翼道:“连长,我是猜的。”

连长冷笑道:“猜的?喝,一连的兵还有这水平?我倒想听听!”

杨少平知道问题严重了,遂硬着头皮道:“我是这么想的,连队伙食越来越好,隔三差五杀猪吃肉,炊事班也剃光了头,锅锅盖盖都顾不上了,端起了枪杆搞临战训练,不是要打仗了是什么?还有,部队思想动员不搞了,都在安排大家写遗书了,不是要打仗了是什么……”

连长不动声色道:“说,继续说。”

杨少平豁出去了:“但是现在还有一批新兵补充进来,新兵不训练是打不了仗的,投弹打枪应急训练没有一两个月不行的……

胡指导员有些恼火了:“杨少平,你有完没完?你还自作聪明?你对自己违反部队纪律的错误行为到底有多少认识?”

指导员是湖北人,三十岁不到,看起来斯文沉稳,但说起话来中气十足,政治腔调浓厚,颇为严厉。

黄连长目光却变得深邃,依旧腰杆笔直挺坐着:“说,继续说。”

杨少平索性放开了:“我和广西的战友聊过了,南疆进入三月雨水多,雾气大,打仗就像狩猎,天气不好很难打到猎物……”

连长的表情一点点凝固起来,盯着杨少平沉默不语。

杨少平暗想这次祸闯大了,还是识趣点认个错吧。于是像个乖学生模样低声下气道:“连长,我违反部队纪律,我错了,我接受处分……”

黄秋生若有所思道:“你没错,是我错了。枪打得好,脑子转得快,是不应该把你放在五班。”

杨少平更慌了,任凭小九九怎样拨拉也猜不透连长的意思。

黄连长问副连长康世红:“一营侦察班现在在什么位置?”

康世红用粗大的铅笔在桌面的军事地图上点厾几下,推断道:“现在应该在野人岭那里搞山地捕俘训练。”

连长大手一挥:“找个车,把杨少平送过去,告诉唐国伟,这个兵是不会让他失望的。”

康世红有点踌躇道:“合适吗?侦察班的人选是营里报团部定下来的。”

黄连长说:“我给的兵那块不是好钢?好钢就要用在刀刃上,营部那边我给电话。”

杨少平愣住了,临走前却没忘记问道:“连长,我猜得准不准?”

黄秋生一巴掌盖过去:“准个鸟,你当我是中央军委主席呀?!”

回到营房收拾东西准备走人,班长屁颠屁颠跑过来问道:“连长说什么了?”

杨少平悻悻道:“连长说了,打小报告的人都是缺心眼。”

班长一脚踹在杨少平屁股上。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