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锦衣卫 第一部 第3章 南岭雄风(3)

3岁就很尜 收藏 22 4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3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32.html[/size][/URL] 杜森,也就是以后的南岭九嶷“刀剑归一”三豪杰的老二,江湖绰号“狂刀怒剑”,与周铁相识那一年,他还不满十四岁,虽然已经是一个长得虎头虎脑、矮胖敦实的小男子汉了,但仍然很幼稚、很单纯,还是处在年少不言愁的特殊年龄段。 说起来,杜森也和周铁一样,都是穷苦人家出生,家境贫寒,艰难度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32.html


杜森,也就是以后的南岭九嶷“刀剑归一”三豪杰的老二,江湖绰号“狂刀怒剑”,与周铁相识那一年,他还不满十四岁,虽然已经是一个长得虎头虎脑、矮胖敦实的小男子汉了,但仍然很幼稚、很单纯,还是处在年少不言愁的特殊年龄段。

说起来,杜森也和周铁一样,都是穷苦人家出生,家境贫寒,艰难度日,挖煤工出生的父亲,虽然昼夜辛劳,拼死拼活的下煤窑干活、挖煤,甚至有时都累得吐血,也是难以养活一个三口之家,一家人总是吃了上顿没下顿。

可以说,从母亲生下他来那一刻开始,杜森就一直是在苦水中泡大的。少年的辛酸日子和苦难生活,使他养成了坚强的性格。

同时,杜森也和周铁一样,也是身怀雏仇,悲愤满天。他身上的仇,他身上的恨,甚至比周铁还要深重许多许多。

杜森的父亲杜一平,一生本份厚道,与世无争,是湘东赣西安源煤矿里头一个老实巴交、最为普通平凡的挖煤工,按照当地人的说法,也就是一个普通的“煤黑子”,就因为两次挺身而出,保护过一个连连挨矿把头鞭子毒打的瘦弱同伴,而屡遭矿主和矿把头们的嫉恨,不断受到歧视和迫害。

就在杜森认识周铁和兰坚不久前的一个早晨,一件让他悲愤万分、真正改变了他一生道路的人间惨剧,突然在他的眼前发生了。甚至连一点预感都没有,天大的祸事就已经降临到了他这个十四岁的小孩子身上,真正使他遂不及防。

一天清晨,雄鸡鸣过,东方初起,朦胧的天空刚刚退去夜色,杜森就听见自家的门外响起了一阵紧张、凌乱的脚步声和吆喝、谩骂声,狗仗人势、阴险恶毒的矿主管家,带着一帮家丁、打手和社会无赖,疯狂地闯进了他的家,就一顿乱打乱砸,不但当场砸了他们家的所有家什和门窗,那帮可恶的家丁,还当着他的面,当场用木棍打和用脚踢,狠狠的毒打了他的父亲、母亲和冲进来替他们讲情的二叔。

二十多个家丁和无赖,在矿主管家的指挥下,一个个都下了死手痛打。不一会儿,他的父亲和二叔同时被打趴在地,皮开肉绽,身上的骨头多出断裂,顿时动荡不得,甚至连话也说不出来了。

由于受伤过重,他的父亲和二叔当场吐血而亡,两位长辈在临终前,都没有留下一句话给杜森。

打小青梅竹马、一直与父亲情意深厚的母亲,看到自己的丈夫抛她离去,顿时悲愤绝望。二话没说,从地上捡起一把剪子,挥手就扎入了自己胸口的心脏部位。

已经被这种悲惨场面惊呆了的杜森,马上反应了过来,悲愤地跑了过去,抱着母亲,一边哭啼,一边大声呼喊:“娘!娘!!你不能死啊!我不能没有你!”

泪流满面、鲜血汹涌的母亲,最后看了一眼自己这个可怜的孩子,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只留下了四个字:“孩子,报仇!”

说完,眼睛一闭,身子一瘫,便撒手人寰,离他而去。

看到这一幕幕惨绝人寰的人间悲剧,就在自己眼前发生,一向坚强、韧性的杜森,没有言语,也没有了眼泪,剩下的只是埋在心头的万分仇恨、万般怨怒。

十四岁的他,遥望天空,满天悲愤,恨不得老天爷马上降下来一阵天火,彻底的烧毁那些可恶的矿主、把头和形形色色的恶人们,甚至将这个让人憎恨、愤愤不平的可恶社会烧个一干二净,那才好呢!就是连自己陪进去,顿时被烧成灰烬,他也是在所不惜。

的确,这个突然失去父母、已经无依无靠、顿时成为孤儿的十四岁的苦命少年,确实已经悲愤到了极点,他确实需要有一个泄愤的机会,他也确实有报仇雪恨、向矿主把头讨还血债的理由和权利。

实际上,小小年纪的杜森,不但是这么想了,也确确实实是这么做了。

也就是说,在万分悲痛、满腔仇恨的驱使下,小小年纪的他,居然不计后果,不管自己的死活,迅速发动了一场简短、粗暴而又十分有效的报复行动,打了矿主家一个冷不防!

惨剧发生的第二天下午,当杜森在水井旁听说,矿主的老爹和独生子正在大矿后山游玩,抓鸟捉虫,而平时保护这一老一小两个恶棍的六个家丁,此时却没有坚守岗位,正在山下的小酒店里喝酒时,他便毫不犹豫,怀揣两把尖刀,并用破衣裳包起一把磨得锋利的小斧子,冲出家门,悄悄而又快速的潜入了后山树林之中,开始了他疯狂的报复行动。

他先是一声不响的潜入进去,从背后发动袭击,挥动利斧,几下就砍掉了那个同样作恶多端的老太爷的干瘪脑袋,让他身首异处,遭到报应,连一句话都没有留下。

紧接着,借助树林掩护,杜森继续潜行,一闪身,突然在小少爷面前现身,趁着那个小少爷惊愕之际,他手里的两把尖刀,一上一下同时出手,一把刺入了小少爷的咽喉,一把刺入了小少爷那肥胖的、满是板油的腹腔。

这个年龄与杜森相仿、平日里作威作福的小恶棍,也是一声未出,就去见了闫王爷。

杀了矿主那可恶透顶的老爹和独生子,真让杜森千分的解恨,万分的惬意,开心得不得了!

他心里想:我一定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自己那遇害的父亲、母亲和二叔,也好让他们知道,他们的孩子不是白给的,更不是孬种。他们的孩子已经给他们报了大仇,雪了大恨,真正出了一口恶气,也让他们在九泉之下,赞美他的正义举行,分享他的快意恩仇!

可是,他实际上已经做错了一件事!

按照常理,杀了人之后,他不应该再跑回家去,给父母亲跪拜。他应该选择逃跑,尽快地逃跑,一分一秒都不可停留,而且跑得越远越好,甚至跑到断绝了人烟、没有人能够找得到的地方,迅速躲藏起来,他才会获得一丝安全的可能和后续生存的一点希望。

可是杜森没有跑!而是马上回到了自己的家里,去告慰自己被害的三位亲人。一个情有可原但又简单愚蠢的决定,几乎差点让他送了命,走上了鬼门关。

要不是吉人自有天象,他可能早就被人杀害、化成灰烬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