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J:法外之法 正文 第七章 重庆·重庆⑥

无汗哈哈 收藏 0 10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3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37.html[/size][/URL] 两人去洗了脸,陆德伦回到位子上把自己的两个包拿出来,带上,去餐车。不是他不信任车上的人,实在是包里的东西太过惊人,除了几十万的现金,还有枪。陆德伦的银行账号已经被冻结了,但是他早就多做了一手准备,把一部分现金藏在家里。 两人点了几个菜,要了些喝的。 “你的那位——联络员,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37.html


两人去洗了脸,陆德伦回到位子上把自己的两个包拿出来,带上,去餐车。不是他不信任车上的人,实在是包里的东西太过惊人,除了几十万的现金,还有枪。陆德伦的银行账号已经被冻结了,但是他早就多做了一手准备,把一部分现金藏在家里。

两人点了几个菜,要了些喝的。

“你的那位——联络员,有没有给你透露过什么关于组织的事情?”陆德伦问。

“没有,他说这些我还是不知道为好,我们希望把我们的关系分为私人的和工作的,界限分明,当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就不谈工作的事;而工作的时候,绝不谈私事。”

陆德伦点点头,“你接过多少任务?杀过多少人?”

“不算很多吧,我入行没你久,以前一直在学习,除了杀人技巧还有社交。他们给我的身份是影视学院的毕业生,我在平时的身份就是一个演员。我想,应该不会有人把一个演员和杀手联系起来吧。”

“但是不太方便吧,演员抛头露面,容易被目击者认出来。”

“我的特长是远距离暗杀。”颜雨欣说。

“你呢?你很有名,光是报纸上登得有名有姓的目标就不少。”颜雨欣接着问道。

“我已经习惯了,一开始的时候我会问自己这样做到底是不是对的,我们是不是可以私自代表法律,后来慢慢的看了很多事情,你知道现在在网络上没有事情是能够瞒住的,许许多多令人气愤的事情不断曝光,一些有权利的人同时又是执法者,没人敢惹。于是,我开始说服自己,我们是很有必要存在的。”陆德伦说。

“为什么要留下‘J’字卡片?”

“我们最核心的杀手成员是按照26个字母来编号的,我是J。但其实,J并不是我一个人,我是J的继任者。这个组织很早就有了,或许新中国成立之前就存在,那时候是对付资本主义国家渗透进来的间谍、暗杀匪徒首领、逮捕反动分子等等。我们是一群秘密存在的人,许多人牺牲了,但是没人知道,只在一个神秘的地方,保存着那些无名英雄的详细资料,而这些资料,或许永远不会公开。我的前任,死于任务中,他一死我就接替他成为杀手J。为了对违法犯罪分子进行威慑,我在现场留下‘J’字卡片。”

“这么说,我还不是核心的杀手。”颜雨欣说。

“核心的杀手基本上都是男性,据说,从组织建立之初至今为止,只有三个字母杀手是女性。她们的身体素质达到了男性水平,所以才会被选入。”

“那为什么似乎只有J一个杀手在活动,其他人呢?”

“大部分派往海外了,国内只有不到五个。具体是哪五个,我也不知道,但是新疆和西藏是必定各有一个的。我知道有几起东突分子头领的死法是我们的人下的手。”

“我们到底是在干什么呢?”颜雨欣问。

“保卫国家和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陆德伦这话说的铿锵有力。

“那现在这算什么!他们连自己人也要铲除。”

“因为内部出了叛徒,这是一起很严重的事故,有可能会毁掉我们的整个组织。一旦我们组织曝光,将会尸横遍野。我们所有海外的特工人员都会被暗杀,国际上也会集体指责我们。尽管每个国家都有这样的组织,CIA更是明目张胆,大家心照不宣,但是曝光的话,他们肯定落井下石。”

“那我们岂不是承担着拯救组织这么大的任务?”

“我说句电影台词,能力越大,责任越大。现在我们深处漩涡中心,既是自救,也是救人。”

“好吧,那我们养精蓄锐,去执行光荣的任务。”颜雨欣笑道。

两人回到车厢,位置再次被占。陆德伦礼貌的请他们离开,现在坐在他们面前的已经换了两个看上去很年轻的女孩。

车上已经下了不少人,空出的一些位置迅速被站票乘客占领,车厢里也比原来更开阔了。

陆德伦和颜雨欣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打发剩下的漫长旅程了,他们已经睡了一个下午,所以此刻睡意全无,陆德伦很后悔没有买本书消遣一下。

坐火车有三宝:书报杂志、方便面、扑克牌。

过道另一边的位置上坐着六个人,只有两个男的。一个人拿出一副牌,问那些女的有没有人要斗地主,结果没人理他们。他们很无奈,看了看这边的陆德伦,一人说道:“嘿,哥们,过来斗地主吧。”

陆德伦对他们笑了笑,看了看颜雨欣。

“你去玩呗,反正我们这儿也只有你一个男的。”她说。

陆德伦起身过去,他们对面坐在最外面的那个女子起身坐到颜雨欣旁边去。

其中洗了牌,然后轮流抓牌。

“哥们,去哪儿呢?”刚才洗牌的人问。

“我?重庆。”

“出差?”

“私事,出差就不会坐火车了。”陆德伦说。

“呵呵,也是,中国的火车实在是太难坐了,据说以前有个倒霉劫匪抢什么不好,要在火车上抢劫,愣是没挤下车给逮住了。”

“深有感触,”陆德伦说,“你们是一起的吧?”

“我们六个都是研究生,去四川帮导师做田野调查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