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学之:书香画韵在 浑然自天成

hanyubiancheng 收藏 0 67
导读:品任学之的书画,不能不先解读任学之其人。任学之,笔名. 东安,1954年6月出生河南原阳, 自幼酷爱书画艺术,学生时勤奋好学,深受王杰森老师的极大影响, 酷爱书画、 篆刻、摄影,入古创新,博众家之长,书画自成一格。 1991年从师著名的“领袖画家”胡忠元教授学习花鸟画. 近四十年致力于书法、写意花鸟画创作研究。 任学之的作品多次在杂志报刋上发表并获奖。1982年3月《春晓》获青年画展一等奖。1984年5月,主持绘画张海迪展览馆,1986年《梅花图》获奖并刊登在矿工报。2010年中央国家机关书画笔会《偶然伴

—著名书画家任学之书画艺术欣赏

作者 /尤中会



任学之:书香画韵在 浑然自天成

(任学之及其作品)

品任学之的书画,不能不先解读任学之其人。任学之,笔名. 东安,1954年6月出生河南原阳, 自幼酷爱书画艺术,学生时勤奋好学,深受王杰森老师的极大影响, 酷爱书画、 篆刻、摄影,入古创新,博众家之长,书画自成一格。 1991年从师著名的“领袖画家”胡忠元教授学习花鸟画. 近四十年致力于书法、写意花鸟画创作研究。

任学之的作品多次在杂志报刋上发表并获奖。1982年3月《春晓》获青年画展一等奖。1984年5月,主持绘画张海迪展览馆,1986年《梅花图》获奖并刊登在矿工报。2010年中央国家机关书画笔会《偶然伴我智慧生》、《秋趣》两幅作品入选。许多作品曾被美国法国新加坡、香港、韩国日本、台湾等海内外友人珍藏。

尽管任学之现任国际中国美术家协会常务理事、和谐中囯书画院常务理亊、中国老子书画院院士、中国老子书画院专职书画家、中国河洛书画研究院副秘书长,但用他的话说:我就是一个写字儿的,一个画画儿的。

当然,那是任学之自谦。字儿要写得有模有样,画儿要画得韵味十足,都绝非一日之功。

任学之的书法鉴比古代书贴与现代光盘历经数年砺炼,并亲受大家指授,熔化我国历代书法艺术之精华于一炉,独具个人书风,笔墨雄健,疾书露楷,点捺反扣,易读还书,舒展流畅,结构优美,超尘出俗,给人爽快的艺术享受,其书骨法魏、楷、行草综合巧妙之运用,行笔韵随时代,洒脱奔放不拘,大小相间,线条具有力量感,厚重不飘,充分运用书法一系列技巧互相配合,互相作用,力的动作加上正确的运用,呈现力的艺术效果,或重或轻,或高或低,或粗或细,或浓或淡,或枯或润,形成不同的组合节奏。书法自然质朴, 稚拙而妍媚相兼, 统一之中表现多样, 笔墨之外尚有韵味,书法粗放率意。可以看出传统的范体确系存在。

任学之对王羲之的《十七帖》读临深透;特喜欢赵孟頫《赤壁赋》(行书),对颜真卿标准正楷书贴长期磨炼,对张旭的《肚痛帖》爱不释手,甚喜王铎的行草,笔法大气,劲健洒脱,淋漓痛快。对我国一流书法大家的精品复读不怠,对近当代书画大家的作品感情深厚,感悟汲取行草气势连贯,如锥画沙,力透纸背,入古出新,充满流转自如,力道千钧的力量。今天能在自己的书法中得以体现,讲势而无束,痛快淋漓,魄力之大,古法一变,入古出新。其雄秀之气,出于天然,神采焕发,肥瘦相称,大小相间均出自然,把散见于前代、当代的书法作品中的一些用笔、结字优点,融合统一在一种个性的书法作品中。

尽管古人早有“书画同源”之说。但古往今来,真正样样拿得起放得下的并不很多,特别当今时代就更属凤毛麟角。而任学之却集书画为一体。三十多年来,任学之在苦练书法艺术的同时,一直致力于中国写意花鸟画的探讨和创作。为人诚朴、谦逊,淡泊名利、执著艺事的他,深居陋室寒舍,饱墨酣笔,力键沉雄,自然野放,韵致俱生;羡慕李苦禅的花鸟:沉墨铁干,铜枝舞动,鸟虫有灵,老辣独到;凝练王雪涛的花鸟:潇洒飘逸,自然生动,怡人性情,顾盼生辉;深琢赵少昂的花鸟:仕女风范,仙人气质,隽俏相生,绮丽无比;忆临郭味蕖的花鸟:清新酣畅,明快自然,雅俗共赏,不染时弊等众多著名画家的作品。

任学之上世纪80年代兼写山水人物,进入2000年,主攻写意花鸟,尤以牡丹、枇杷兰草等题材较多,博取众长,墨色兼用,画面不俗,气息清雅,赋传统笔墨以现代的气息,令人耳目一新。追求写意画特有的水墨渗化效果与画面的厚重浓润与生机,布局新颖独到,不随他人而别致,奇而不乱而耐阅,以气取胜,画韵灿烂。《卧金双栖》这幅作品,赋以自然以生命,浓重淡薄而清晰,前后虚实而分明,交错大胆而洒脱。枇杷果金光灿烂,远而生息隐则无限,鸟儿卧枝而顾盼,景色好不迷离,给人更多的遐想与留恋。

书画家笔下的《深秋顾盼寒也香》一幅作品,可谓是构图独到而脱俗,秋艳出篱而不拘、食之即鸣而招唤,组花浮动而互唤,布局脱俗而大雅,趣味展现无遗。

任学之牡丹构图最大特点,尊重中国人习惯占吉的数理上,这也与现代的数字时代十分吻合,这里的奥妙,只有细心读他的作品时才会品味出画家的笔笔处处之妙戓。

任学之外师造化,内化渐修,书画相牵,学习古人,走出古人,汲众家所长,立时代新风,以传统水墨为根基,揉合古今之个风,深挖细研写意之内涵,放大胆子,入境写情,营造出一种超逸的意境,让更多新作与世人见面。

任学之用墨的洒脱,气韵的不凡,那一笔一画,无不给人一种舞的快感,歌的流淌,以及诗的韵律,更重要的是他的字和他的画,都显岀了书画家少有的囊括宇宙之大志,藐视一切之霸气,博古通今之学问,勇于探索之精神。用业内权威人士的话说:任学之的字和画都颇具大家之风范,“一画之间,变化起伏于锋杪;一点之内,殊衄挫于毫芒”,其粗细不一的线条,无不给人以美的旋律,抑扬顿挫,提按起伏,满纸烟云,虽寂然无声,却有“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之妙趣,更有“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之豪迈,从而达到 “天人合一”、“道法自然”的完美艺术境界。

(作者/尤中会:中国书画研究会副会长,中国艺术投资协会名誉副主席,湖北大学艺术学院客座教授,中原工学院特聘教授,新西兰坎特柏雷大学荣誉教授。)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