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余渔民争渤海资源爆发"海战" 1死1失踪

伯彧 收藏 171 54961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10_7_6_21168_11421168.jpg[/img]   “海上雄鹰”船队开足马力前去“参战”。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10_7_6_21166_11421166.jpg[/img]   被撞坏的渔船。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10_7_6_21167_11421167.jpg[/img]   

200余渔民争渤海资源爆发


“海上雄鹰”船队开足马力前去“参战”。


200余渔民争渤海资源爆发


被撞坏的渔船。


200余渔民争渤海资源爆发


被撞坏的渔船。


冲在河北船队最前面的李晋锁看到迎面驶来的辽宁渔船因开足马力冒出滚滚黑烟,明白一场恶斗在所难免,于是加大油门迎了上去。只听“砰”的一声巨响,李晋锁驾驶的渔船首先与杨志威驾驶的渔船相撞,两艘渔船都被撞开了豁口。随后,双方其他几条渔船也都加入战局。顿时海面上一片混乱,双方用船只互相撞击,用石头、网角子互相抛掷。得知已经开战,双方的“大部队”都开足马力,赶往“战场”。


全国首例海上聚众斗殴案引人深思


美丽富饶的渤海湾以盛产皮皮虾、螃蟹等海产品闻名,沿岸河北、辽宁等地的渔民世代依靠这里丰富的渔业资源生活。近年来,由于渔业资源日益匮乏、渔民数量不断增加,一些地区的渔民之间为争夺有限的渔业资源,频频出现摩擦、争斗,且呈愈演愈烈之势。


今年3月17日上午,在渤海湾一片公共海域,为了争夺海上渔业捕捞资源,以孙月东(在逃)为首的辽宁省绥中、葫芦岛渔民船队和以田彰为首的河北省昌黎、乐亭渔民船队上演了一场“海上争霸战”。双方用渔船和石头做武器互相冲撞殴斗,造成1人死亡、1人下落不明的严重后果。


河北省秦皇岛市海港区检察院近日以故意杀人罪批准逮捕了嫌疑人杨百,以聚众斗殴罪批准逮捕了嫌疑人田彰、李晋锁、李间太和王保林。


争夺网地,调解不成海上见


东经120度10分、北纬39度18分,这个坐标点附近的海域盛产皮皮虾,且个大肉肥。根据公安部边防管理局《关于划定公安边防海警执法办案管辖范围的通知》规定,该海域属河北省边防海警管辖;按渔政划分排序为25渔区,属国家管理的公共海域,由黄渤海区渔政局管辖。


25渔区渔业资源较为丰富,与附近其他渔区相比每条渔船的年收入相差十几万元甚至更多,成为海上捕捞作业的一块不可多得的“肥肉”。多年来,25渔区主要由河北省秦皇岛、唐山两地渔民捕捞作业。最近几年,一些辽宁籍渔船也时常涉猎此海域,为此两地渔民多次产生小规模摩擦。由于河北籍渔船数量占优势,辽宁籍渔船在争斗中始终处于劣势地位,25渔区一直被河北籍渔船占据。对此,辽宁籍船队一直心有不甘。


2009年7月,辽宁省绥中县渔民以孙月东为首组建了“海上雄鹰”船队。该船队由24条渔船组成,大部分是600马力以上的大船。由于该船队刚刚组建,一些新船没有网地捕捞,时常侵入河北籍渔民占领的25渔区捕捞,因此他们与河北籍渔民为争网地产生的摩擦更加频繁。


今年3月7日,冀辽两省三市有关部门和边海防领导召集双方渔民代表在绥中县召开第三次见面协调会(之前曾经召开两次),但因为河北渔民不愿意让出网地,辽宁渔民志在必得,双方各不相让,协调会最终没有达成协议,不欢而散。


“既然没谈妥,咱就海上见!”“海上雄鹰”船队代表王保生会后放出“狠话”。


“海上见就海上见,谁怕谁!”昌黎船队代表田彰毫不示弱。


一场大规模的海上殴斗自此埋下了伏笔。


各自谋划,为“决战”精心准备


3月9日,双方谈崩后的第三天,孙月东召集“海上雄鹰”船队船长,密谋争夺25渔区的捕捞权。


孙月东要求所有渔船3月10日必须出海占领25渔区,并用抓阄的形式将渔区网地分给每条船。他说,如果河北船队过来捕捞,就用撞船的方式解决。他让每条船都装上100斤鹅卵石,用于近距离砸船和打击对方的武器。同时,“海上雄鹰”船队组建时,每条船交了10万元会费,大家商议撞船造成的损失从这些费用中支出。最后孙月东发狠地说:“就是把我的4条船都搭上,也要争到这块网地。”


随后,孙月东对抢占网地的行动进行了周密的部署。他将船队的24条船分成3个组,第一组由杨百、杨童等8条船为先锋,并要求杨百、杨童撞船时率先往前冲。第二组由郭立隆等8条渔船组成,余下的8条船作为第三组,各组之间互相呼应。


孙月东安排船队中马力最小的一艘船作“诱饵”,即让李中伟驾驶他的375马力小渔船,先去与河北船队接触,激化与河北船队的矛盾,一旦发生船被撞沉的后果,大家就一起出击,攻击河北船队。孙月东向李中伟承诺:“如果你的渔船被撞沉,就另建造一条新的大船赔给你。”3月16日,因孙月东乘此船离开网地返回陆地,此渔船未参加3月17日的斗殴。


由于海上较远处手机没有信号,在岸上进行“遥控”的孙月东无法和船队取得联系。于是他特意安排一艘渔船在网地和陆地间抛锚,作为指挥海上撞船的通信联络中转站。


在辽宁渔民为抢占网地密谋策划时,河北渔民也在为即将进行的海上“决战”精心准备着。


今年春节前后,昌黎田彰船队(21条渔船)已经与乐亭苏革新船队(15条渔船)结成同盟,联合起来共同与“海上雄鹰”船队争夺25渔区。3月8日,田彰组织其船队船长召开会议。他说,前一天的协调会没有达成协议,辽宁船队已发话说要在海上分出高下,25渔区网地可能会被“海上雄鹰”船队抢占,大家如果想继续占据这块“宝地”,就必须迎战,将网地争回来。田彰还要求每条船拿出5万元作为备用金,用于撞船出现损失时的赔偿修缮费用。


随后,田彰与苏革新船队进行了认真的谋划,约定两个船队协同作战,撞船发生的损失共同承担。苏革新买了3部对讲机送给田彰,作为海上联系使用,并将其船队去山东的4条渔船调回“参战”。苏革新开会要求其船队每条船交2万元风险金,作为造成损失后的开支。


9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7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