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盗风云 第四章犯罪克星 第六节

ddtt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8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81.html[/size][/URL] “原来是这样。”中年男人点点头。 “我听说伊拉克的狙击手只看电影《猎鹿人》就能学会狙击技巧,还有就是从实践中变成王牌狙击手的祖巴,除了有好武器好的体能和技能之外还要多收集一些别人成功的经验,一个好的侠客应该具备狙击手的技能,而且还是武器和特种作战的专家,侠客不可能带一个营或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81.html


“原来是这样。”中年男人点点头。

“我听说伊拉克的狙击手只看电影《猎鹿人》就能学会狙击技巧,还有就是从实践中变成王牌狙击手的祖巴,除了有好武器好的体能和技能之外还要多收集一些别人成功的经验,一个好的侠客应该具备狙击手的技能,而且还是武器和特种作战的专家,侠客不可能带一个营或者几个连去打三不管地方的贩毒武装,更不能带着军队和警察去,侠客除了消灭贼寇只能是以少胜多那有以多为胜的,我有钱但是我能找一群雇佣兵跟我去么,那除非是我力不能及的时候。”锦山随便的一说,林思涵听着十分受用,看来只有自己越厉害才越容易不失败。

“那我不明白的是,你们俩从没接受过警察学校的训练,也没有在军营内受训,如何拥有专业的战斗技能,我是亲眼看过你们打的,比电影《第一滴血》更过瘾,你们是怎么做到的呢?”中年男人的口气越来越像刨根问底的记者,锦山说:“找个允许私人拥有枪的地方,每天买几盒子弹去打,简单的可以自学,复杂的可以看教学片、专业书籍,实在不能自学的,请SAS,SBS,三角洲,绿色贝雷帽的退役军官士官教,SWAT退下来的老警官也可以,另外再听听雇佣兵们的经验,学会了马上用否则就记不住,就这么简单,还有什么要问的么,没有我们就走了。”

“真想跟你们切磋一下,可是。”中年男人还没吃晚饭呢,饿着肚子聊天怎么能舒服呢,此时跟他一起来的年轻女孩已经吃过了,走过来就说:“爸爸,给你点的饭菜都快凉了,你再不吃还要我打包带走呢,先吃了饭再聊。”

“遇高人不能失之交臂呀。”中年男人犹豫的说。

“没关系,我坐着陪他们聊一会,你吃饭完再聊也不耽误么。”年轻女孩见了生人也不拘谨,拉椅子坐下之后把中年男人给送走了,女孩看着桌边坐的三个人,感觉十分奇怪,她的目光立即就落在锦山的脸上,看得锦山十分不自在,他们三个误会了这个中年男人。

沉默的气氛很快被打破,年轻女孩十分自然的就开聊了,“他是我父亲,他做的事情我很不赞成,我从小记得他回家总是满身带伤,伤刚养好了就走了,我只能跟母亲长大的,我父亲出去十次只有一次给我买礼物,他总说赚钱不容易,他做什么后来我也知道了,上次就在海边玩,他又惹了麻烦,海边的一艘私人豪华游艇上正在搞派对,灯火通明的十分热闹,听说是个珠宝商过生日什么的,结果来了几艘快艇,一群蒙面人冲到游艇上打劫,游艇上的宾客大多都是有钱人,带着不少贵重的东西,枪声响了之后我就没心情玩,父亲拿出枪就去救人,结果他又多了几处伤,游艇上的人他只救出一个,就是那个女的,她很不幸呀全家人都遇难了,包括很多参加派对的亲属,那些贼也真过分,抢劫就抢劫,为了从别人身上拿下首饰,他们干脆砍断人的手脚,什么手链脚链,戒指手镯项链都被抢走,我父亲拼命跟他们打,贼基本都完了,东西也没被他们带走,我还亲眼见了被砍下的手指呢,上边还戴着戒指,哎,从这次开始我才理解我父亲为什么每次满身是伤的回到家里,我觉得他比电影里的英雄强多了。我听父亲说,你们救过他,真感谢你们呀,要不他就回不来了。”

锦山心想这丫头真能说呀,比林思涵还能说。

阿虎发现遇到的人都是属狗皮膏药的多,一旦沾上也就有大麻烦了,看来今天不能喝够了酒睡觉,还要听他们废话,生活真是痛苦呀,为了及早摆脱他们,阿虎只好拿起半瓶白兰地,嘴对瓶口往进喝,一口气喝光了放下瓶子,“今天我的喝多了点,我先上去休息了,你们随意。”

锦山看着阿虎走了,心说话又扔给我一摊,真麻烦,搞不好又要有人入伙,又不是搞老鼠会,弄进来这么多人干嘛,他只好继续喝着饮料听不认识的女孩继续闲聊。机灵的林思涵已经看出来又有人要入伙了,她可不愿意看见这样的结果,不是因为她嫉妒一个满身是伤的中年男人,她知道最稳定的是三角形,现在三个人正好,再加进来一个人多麻烦,况且这人年纪大本事还一般,多个他不是多了个累赘么,谁想多个累赘呢,她站起来对锦山说:“我去下洗手间。”然后拿着自己的小包就离开餐厅。

林思涵跟着阿虎到了前厅,打算看看他到底干嘛,阿虎已经定了两个总统套房,把一个钥匙给了林思涵,“都是自己人,都是一样的待遇,给你也定了一间,不愿意跟陌生人闲聊就早点回去休息,告诉锦山我的房间号,让他完事了就过去找我,别忘记了。”

拿着钥匙的林思涵只好回去先跟锦山打了招呼,然后才回到总统套房里。她出来闯荡了一段时间,赚到的钱也都花在装备上,很少拿着钱四处享受,今天她是第一次住进总统套房,烦人的贴身管家还跟着,她要了一些东西后就坐在舒适的沙发上,这可比自己家里舒服,也比她住过的其他地方舒服,不知道锦山他们住了多少次了,他们可真会活,过的每一天非常值得,甚至他们一天花的钱超过普通人一辈子花的。

锦山并不想认识更多的人,也不想知道他们的名字,女爱跟他闲聊了一大堆,他只听见一少部分,女孩很认真的对锦山说:“现在我父亲有两个麻烦,一个是生活上的,一个是工作上的,做事么他总败多胜少,我从小到大总搬家,他没把贼打死,反而被人家追着打,他十分想跟着你们干,虽然这并不合适,不过我还是想替他跟你们说一下,能不能一起合作呢?”

“这并不难,自古入伙都是一个规矩,投名状,他如果不知道怎么办,我可以指定给他一个目标,当然不是杀了,杀戮并不能征服人心,找个多余活着的人废了也就是了。”锦山说完了看看女孩,此时中年男人吃了饭从新坐在锦山身边,他不好意思跟一个比自己小很多岁的人说入伙的事情,也就委托女儿说了。

“人家同意了。”女孩对中年男人说。

“太感谢了,那我什么时候动手?”中年男人问。

“留个电话给我,到时候通知你,今天也不早了,我们忙了一天也该休息了。”锦山站起来准备走,中年男人写了电话号码交给锦山,锦山点点头,“最好不要关机或者停机,办事没有效率,经验和能力也就没有用了。”

锦山往餐厅外边走,年轻的女孩追着锦山又说出了最后一个问题,“我还没问完呢,现在还有个难办的事情,你看见跟我们一起来的那个女孩了吧,就是她家人在游艇上遇难的,是我父亲唯一救出来的人,看了很多次心理医生呢,先是要死要活的,好了点又说什么报答之类的话,反正她也没父母了,没人管她了她可以自己选择自己的生活,她打算嫁给我父亲,以报答救命之恩,不过我父亲感觉没救下她的家人,等于把事情办砸了,所以很不好意思接受她的要求,另外我也觉得不接受的好,我妈就是受不了我父亲才走的,家里总是被一群带着面具的匪徒打的乱七八糟呢,还要总准备防弹背心,没人喜欢这样的生活。”

“自己的路,自己去吧,我还没遇到这样的事情,别告诉我你的名字,我也不想知道你父亲的名字,我不想认识太多的人,晚安,年轻人。”锦山钻进电梯,把跟在身后的女孩摆脱掉。

阿虎在房间里看着电视新闻,不是因为喜欢看,而是需要从电视上无数信息中寻找自己用的着的,锦山走进总统套房,把门关好了才说,“这样下去可不好,身边的人越来越多不方便。”

“你打算怎么办。”

锦山说:“保持联系不用见面。”

“只好这样,你应付他们好了,我该躲着还躲着,估计那艘船暂时不能找麻烦,不过本地还是有很多事情要做,贼是杀不完的,少一行不成世界,找危害最大的对付就好。”阿虎继续看着电视屏幕,新闻频道正说本地前段时间发生的一件事情,两个帮派发生枪战,为了地盘大打出手的事情多了去了,本地还比较少见,不过伤及的路人和无关人员很多,看来他们的枪法都不怎么样。

看似平静的城市里正在酝酿另一场风暴,一处废弃的工厂仓库里,关押着上百个人,一个穿着作战服的年轻小伙正在认真的擦手中的武器,地上摆满了武器弹药,关押着的人都是他亲自抓来的,他还在看着地图研究下一步的行动,该抓的人基本都在这里,就等着到时候一起处决。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