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穷人子弟初中生的惊恐生活 zt

蓝色征衣 收藏 5 1111

一个穷人子弟初中生的惊恐生活


作者:王虹剑


本文来源于西部时报,原题:《东东快跑,学校危险!一个初中生的惊恐生活。》


***社区


文章内容提供者: 王虹剑先生 由***首家网络转述。


东东快跑,学校危险!


一个初中生的惊恐生活


真不敢相信这一幕发生在今天,真不敢相信这一幕发生在中国,真不敢相信这一幕发生在中国的中原大地上。一个本该生动活泼地生活在校园里的初中学生,却几乎天天生活在梦魇般的恐惧之中。是孩子的过错吗?是孩子家庭的过错吗?即使孩子或孩子的家庭有再大的、不被老师看好的所谓过错,孩子就该遭受如此的不公和如此的凌辱吗?


我们天天讲学校是人间的花园,天天讲老师是人类的灵魂工程师,天天讲老师为人师表、注重师德,可河南省确山县第一初中的这位班主任这样对待学生,他还像一位灵魂工程师吗?他的身上还有人们希望看到的一丝一毫的师德吗?东东被人为制造的恶劣环境所困扰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可学校领导对这一长期存在却“一无所知”。更叫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是,这所学校几乎每一个班级,都设有一个类似东东这样的“座位”,对于这样具有“示范”意义的行为,学校领导层居然长期让其存在,这到底是为什么?

我们是不是应该反思,这所学校到底出了什么故障?管理这所学校的教育行政部门,到底出了什么故障?再往深里一步,如此恶劣的现实存在告诉人们,教育界到底出了什么故障?


■本报记者 王虹剑

他是一个14岁的花季少年,一个初中二年级的学生。当其他同龄人都在阳光下快乐成长的时候,他却生活在这样的境遇中:


——他坐在教室黑板斜下方的一个角落里,面对全班同学“上课”。要看到黑板和黑板上的文字,真比登天还难。


——“啪啪”,几个耳光落在他的脸上。打他的是一个刚被老师批评过,满肚子不舒服的男生:“好了,现在我舒服多了”。


——课堂上,他双手举着书包,左抵右挡同学用弹弓射来的飞弹。


——他也想讨好同学,双手递上糖果和零食,没想到糖果和零食被照单全收,而得到的报偿却是一阵拳打脚踢。


——他穿新衣服上学,立刻被几个男生用打火机烧成千疮百孔。


……


同学们这样对他,老师总该好些吧?


——“你们,所有人,谁都不许跟他说话,否则,我就狠狠地罚你们!”班主任李改名向所有学生宣告。


——为了看清黑板,他悄悄挪动身体,“面向墙,不!罚你蹲在桌子下面!”班主任老师暴喝,他不寒而栗,赶紧钻到桌子下面。


……


身心的蹂躏、尊严的丧失,是谁给了他这种摧残和虐待?孩子幼小的心灵还能承受多久?


这不可思议的一切,就真真切切地发生在河南省确山县第一初中二年级 (2)班一个叫东东(化名)的同学身上。


噩梦发生在校园:


2008年,心怀美好梦想的东东兴奋了好久,因为他如愿考入确山县第一初中,开始他向往已久的中学时代。踌躇满志的少年把这里看成他人生的一个新起点。


东东所在的初二(2)班共有72名学生,其他71名同学都有一个正常的座位。但是,在教室最前方墙下、黑板斜下方的一个角落里有张小桌子。这是李改名为东东特设的“专座”。在这个位置上,即便是视野360度的蜻蜓也无法看清黑板上的一字一句。


祸起一次排座位。东东刻骨铭心。那天,他被安排到墙角的位置,背对黑板上课。班主任李改名当着全班同学宣布:以后禁止任何人与他说话,否则就会遭到重罚。在随后的日子里,李改名对他的讽刺与鄙视,毫不留情地表达了李改名的立场。从那时起,被“隔离”的东东丧失了一个学生最基本的尊严和权利,随处遭受冷落和鄙视,随时感受身份的不平等,使东东很快成了全班乃至全校一些师生嘲笑、殴打、发泄的对象。


翻开东东被烟头烧过的千疮百孔的书包,仅有的一本书也已经破烂不堪。记者要很吃力地才能看出这是一本数学基础训练册。一个学生怎么没有课本呢?据东东说,上学期开学,新课本很快被同学抢走了,拿到厕所里尿湿。“后来我从厕所里捡回来,拿回家晒干后带到学校,又被撕了。”


后来,没有了课本的东东,却一直堂而皇之地坐在老师的眼皮底下上课了。


2010年4月份的一天课间,像往常一样蜷缩在墙角的东东连大气都不敢出。尽管如此还是有几个男生坏笑着围了过来。一男生说:“东东,两手十指交叉抱起来,快点!”极度恐惧的东东无力反抗,威逼之下只能按照他们的要求,双手十指交叉成抱拳状。其中一位男生打开一瓶502强力胶水,回过神儿来的东东见事不好,拼命挣扎,试图挣脱抱着他的两名男同学。但已无济于事,围观的同学越来越多,兴奋地齐声高喊着“东东,握紧!东东,握紧!”……伴随着一声声惨叫,一瓶502强力胶水一滴不剩地倒进了他的每个指缝。强烈的灼痛感渗透全身。接下来的3节课,东东瘫坐在属于他的那个角落里,双手抱拳,屈辱的泪水打湿了脚面。


长期以来,每天放学的铃声一响,全校第一个冲出校门往家飞奔的人一定是东东,这是妈妈教他的“防身术”(东东经常在放学路上被敲诈和围殴,小臂上的伤疤就是放学路上被同学用香烟烫的)。那天,他却没有第一个冲出学校,而是选择静静地坐在角落里。因为他能够想象得到,十指粘在一起,妈妈看见了该有多伤心!他忍着撕心裂肺的疼痛,用力掰扯双手,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等到双手慢慢分离却已是血肉模糊。


暴力伤害不断升级:


面对记者,东东的妈妈总是泣不成声,“谁的孩子谁不疼?这都是我们做父母的没本事,连累了孩子啊!”这个老实本分的中年妇女,不断地责怪自己。


东东的爸爸是铁路上的电工,听说家里来了记者,他特意请假赶回家中。然而,“软弱”的父亲面对哭泣的妻儿还在担心记者的出现会不会得罪班主任。


应记者的要求妈妈拿出了几件东东穿过的衣服。记者看到,一条裆部有一个明显被火烧了一个洞的裤子,“这条裤子上的洞是被同学用打火机烧的,孩子当时该有多疼……”拿着裤子的妈妈双手颤抖。


另一条裤子的两条裤腿上用涂改笔醒目地写着几个人名。“我费了好大的劲还是洗不掉。”东东的妈妈哽咽着向记者哭述。


“东东的衣服从来没有能完整地穿过几天,衣服上的洞补都来不及”。


采访期间,有同学悄悄对记者说,东东很少穿新衣服到学校,经常穿着破衣烂衫,新衣服被几个男生用打火机烧破的那天,东东跪在地上哀求,哭得比哪一次都伤心。


东东说因为这是爸爸给他买的过年新衣。


后来这件上衣被妈妈补好了,又被某男生强行扒下来,扔到学校围墙上。东东好几天后才弄下来。得知事件经过的班主任李改名,还在全班同学面前“表扬”了他:“看看人家东东多节俭,扔掉的破衣服还捡回来穿,大家要向东东学习呀。”


忍无可忍,东东的妈妈曾经到教室里哭着哀求同学们不要欺负东东,但换来的只是学生们的哄笑。


有一次,东东的爸爸给班主任打电话,了解东东被罚站的原因,结果是东东又被罚站了整整一个下午。


事实证明,“软弱”的父母试图改变孩子的处境显然已是无能为力甚或适得其反。一味地忍受不能阻止暴力的不断升级。


就在不久前,几名男生当着众多同学的面,用刀子在东东的右臂上割了6条口子,“他们是几个人,我要是反抗一点,他们就立刻勒住我的脖子。”鲜血染红了衣袖的东东,依然再次选择了独自忍受。记者问:“为什么不告诉老师?”“老师?他亲眼看到都没有用,更何况他没有看到。”


事态的发展已超出记者的理解和想象。


背对黑板上课的少年不仅东东一个


东东的班主任李改名,这位被学生们称为“老板”,被老师们称为“校长”的老师,同时又兼任该校的教务主任和党支部书记等职。


对于班主任的处处刁难,东东非常费解。他也曾经无数次在心里揣测原因。听同学们说可能是因为自己家里穷,才被班主任看不起。善良的孩子告诉记者,可能是自己学习成绩差受班主任鄙视,才招来如此噩运。


6月9日,记者在学校里采访了东东的班主任等老师。当知晓记者的采访内容后,李改名脱口骂出:“提起这个孩子,×他妈,我心都操碎了,还找记者告我!”


东东为什么坐在墙角的位置上?


“那是为他好,娘里个×,这个没良心的东西!”。


连黑板都看不到,对一个学生意味着什么?


“对于他来说,看到看不到黑板都一样”。


东东学习成绩如何?


“他还谈什么成绩?”


教室里既然有空位子,为什么不让他坐?


“我也给他分过座位,是别的同学不让他坐。我们采取的是分组自治,别人不让他坐,我有什么办法?”


记者问到东东长期在班里被同学欺负是什么原因时,李改名说“是东东引诱别人打他……”说到兴起时,李改名当着校长和记者的面手舞足蹈的现场“模仿”了一段东东“引诱”别人的动作。


按照班主任李改名的分析:东东在班级里受欺负除了他自己引诱别人的原因外,东东还经常借同学的高利贷还不起,被人追债挨打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


为了证明他对东东是公平的,李改名带着记者来到了英语组办公室。“东东家长把我们告到报社了,你们说说,我哪里对不起他了?”东东的英语老师站出来说话:“我举个不恰当的例子,东东就像个卖弄风骚的女人,风骚女人是一天不勾引男人就难受;他是一天不勾引同学揍他就浑身不自在。”“哈哈哈”,此话一出顿时引起办公室里的老师们一阵哄笑。


一位老师接着说:“其实,也不能算殴打,同学们主要是恶搞他。说句难听的,像他那样,长得又难看,学习也不好,又懦弱,不恶搞他搞谁!”


采访中记者发现,东东其实也并不孤独,在该校,几乎每个教室里都有一个类似东东“专座”的座位,每个专座上都有一名像东东一样在默默背对黑板上课的学生。不知道这些“东东”又是什么原因享受这种待遇。


对此,该校校长王鹏举告诉记者,他对学校存在学生背对黑板上课现象一无所知。




1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